当前位置:首页 > 全站书库 > 奇幻·玄幻书库 > 第1页
小说:权宠之将女毒谋,作者:璧夏莲

权宠之将女毒谋(2018-05-29)

作者:璧夏莲

他是荣亲王府次子,自小体弱多病流落在外,一朝归京众人轻贱,杀机四伏…… 未婚妻以死相逼要退婚,伪善兄长半路截杀要他命,生父嫌恶处处打压,皇族子嗣轻视侮辱…… 姬弦音这个病猫公子一派从容尚未发作,谁知那位冠盖京华名动天下的少年将军却兀自动了怒。 “他”是冠盖京华的将军府上公子慕流苏,面有皓月之容,心怀权谋丘壑,年少奔赴沙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从无败绩。慕少将军大败敌军战捷而归,一时风头无两。 岂料京中闺秀望穿秋水等回来的英勇将军,竟是个不爱美人爱男人的断袖! 甫一归京便看上了荣亲王府的病娇美公子,仗着一身武艺嚣张跋扈的护犊子。 未婚妻以死相逼美公子,慕流苏言笑晏晏:“要么求姬二公子休了你,要么你就真的去死。” 伪善兄长毒辣刺杀层出不穷,慕流苏笑靥生辉:“你的贱命我要,你的世子之位,我也要。” 老不死昏庸王爷偏心打压,慕流苏笑意盈眸:“是好好的认下这个世子,还是想我覆了你的王府。” 皇族高高在上轻视践踏,慕流苏眉色飞扬:“想用权势毁了弦音?那我便先毁了这西楚江山。” 世人皆道西楚战神将军为了一个病弱世子,扬断袖之风气,欺手无寸铁之妇孺,灭朝廷之忠臣,一世英名毁于一旦,担不得少年英杰。 慕流苏轻笑,她本已经厌倦了权谋,如此强势归来,锋芒毕露,只为守护好前世辜负的他罢了。只是,前世印象中病弱儒雅的美世子,怎的突然成了妖艳天下,无上尊贵的北燕摄政王? 看着步步逼近姿容绝色的摄政王,慕少将军表示,本将军是要护你一世,然而本将军真的不是断袖。 摄政王微微一笑,魅色生香:“小苏儿,你莫不是以为本王到现在还不知道,名动天下的慕少将军,其实是个女儿身?”

小说:农门辣女:媒婆俏当家,作者:昕玥格

农门辣女:媒婆俏当家(2018-05-29)

作者:昕玥格

美女白领穿越成人人可欺、丑名远扬的农家小胖子,大婚当日尚未拜堂便克死新婚夫婿。   沈瑶痛呼失声:这样的日子,太憋屈!   夫家亲戚上门抢财产,还骂她们婆媳是绝户;   村里百姓担心霉运上头,叫着嚷着撵她们走;   甚至连老光棍儿都色胆包天,天天登门调戏。   沈瑶忍无可忍,一把操起锄头:如此都不反抗,是要当包子被人捏吗?!   嘴皮子一碰,小手儿一动,亲戚家儿媳出墙女婿跑路,从此家宅不安鸡犬不宁;   老光棍儿如愿娶到老寡妇,从此色狼变病猫出门软脚虾......   赶走亲戚打跑色狼,身无长物的沈瑶发现,嘴皮子利索也是发家致富一大法宝。   于是,立志成为富可敌国的丑胖子的沈瑶,踏上了一条说媒拉纤发家致富的不归路!   只是,时时跟在后头为她保驾护航的冷面男人又是打哪儿冒出来的?   ???关于男人,绝对是最好的???   某冷面男温柔地牵起她胖嘟嘟的小手儿,一脚踢飞第一百零八个登门提亲的男人:   “娘子,听说你要给自己做媒找个英俊帅气又多金的男人做夫婿?不知为夫这样的条件,可还入得你的法眼?”   娘子?!   摸着自己恢复本来面貌的小脸儿,沈瑶大惊:难道真的应了那句“大姑娘做媒自身难保”?   ???关于缘分,绝对是天注定???   第一次见面,她“好心”做媒给他一只鸡做妻,   第二次见面,他礼尚往来送她一只鸭做夫,   第三次见面,鸡鸭拜堂成亲,她也被他扛进了洞房......   ???关于传言,绝对是大实话???   听说,女主出身农门,还是个丑兮兮的小胖子?   听说,女主太过刁蛮无人敢娶,只好当起媒婆给自己说媒?   听说,女主爱财、爱美男如命,没钱不美的男人绝对不嫁?   沈瑶柳眉一竖,声音狠厉:这些传言都是谁说的?真是太贴切了有木有!   本文又名《农女撩夫有一套》《农家媒婆进化史》《丑女翻身大作战》《花式恋爱手册》   【一对一,无虐无小三,全程甜宠爽文,欢迎喜欢的妹子跳坑】   推荐本人完结文《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美食甜宠无虐爽文,等着妹子们翻牌宠爱

小说:医色撩人:丞相,请接驾,作者:时九

医色撩人:丞相,请接驾(2018-05-29)

作者:时九

九年前,初遇。 她是权倾天下,心狠手辣的摄政王爷;他是无依无靠,遭人刺杀的孤伶稚子。 九年后,再逢。 他是惊才绝艳,玉质华盖的少年丞相;她是再世为人,强势来袭的风府庶女。 重回帝京,风云际会,阴谋斡旋,权势争斗,当孤高清傲的他遇到冷魅玩世的她,当腹黑对上狡猾,当阴险对上狠辣,是他棋高一着还是她更胜一筹? 一场智谋的较量,权势的争夺,谁会笑到最后?谁将于波云诡谲中笑谈乾坤,谁又在生杀予夺间运筹帷幄? 当棋逢对手,难分伯仲,自然就是苦了那些别有用心的看戏人!阴你诈你坑你玩你,不带半点犹豫和商量! 小剧场一 “男女有别。”看着歪坐在床上的男子,某女冷道。 男子勾唇一笑,“这四个字用在我们之间不合适吧!” “我觉得再贴切不过。” 男子玩味一笑,“你对我呢,看也看了,摸也摸了,睡也睡了,难不成醒了就不认账?” 看着床上颇为香艳的一幕,女子微顿了一下,嗯,她确实看了他,不过不算彻底,摸了他,也只是胸膛而已,至于睡了……她拒不承认。 这也算睡,有点基本常识好不好! 男子托着下颚,意味深长地看着女子,缓缓道,“如果你想睡得彻底些也不是不可以,”说话的时候已经拉下了本就敞开的里衣,优雅地躺在床上,绝美的眸子含笑地看着女子。 看着男子这么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女子彻底黑了脸! 小剧场二 “你居然用我的钱去嫖别的男子?”言络微微眯起眼前。 风清持一歪脑袋,“大不了下次不用你的钱了!”言络什么都好,就是太抠了! “你还想有下次?”目光骤然危险。 “那要不....嫖你?”眼眸一转,戏谑地说道。 男子扬唇一笑,天地失色,缓缓道:“嫖我?可以,代价是一辈子。” “一辈子?可以,还可以让你做大。”风清持笑地玩味。 男子顿时咬牙切齿地看着女子,他做大?也就是说还会有做小的? 男主:清姿傲岸,心有千窍…慵懒散漫;女主:冷魅轻佻,玩世不恭…阴险狡诈。 本文双处,男强女强,美人多多,欢迎入坑!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