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海中来客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五十四章 海中来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时候的刘炟已经满脸都是惊异之色,比较起先帝刘庄来,这位新皇帝的心智要要高出不少。网  不过就是这样也还是被广孝的话吓到了,缓过来心神之后,皇帝对着面前的和尚说道:“方士一门真的会崩塌吗?光武皇帝时期,广仁不是刚刚中兴了方士一门吗?这才几年就会崩塌?”
  
      “陛下,如果不是方士一门要崩塌,广孝又怎么会离开?”和尚双手合十,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天下万物有始便有终,当年始皇帝一统天下的时候何等威风,又怎么会想到帝位只传到了二世手中便终了?之前在武帝时期,方士一门本来就应该崩塌。是广仁不甘心宗门毁在自己手上,这才逆天中兴了方士一门。不过该崩塌的早晚还是要崩塌,广仁可以推迟却改变不了这个结果。想来这个时候那位前任大方师已经明白过来,这才学了徐福大方师,早早将大方师的位子传给自己的弟子火山,省的落下一个方士宗门最后一任大方师的恶名。”
  
      “天下万物有始便有终……该崩塌的早晚还是要崩塌……”刘炟默默的重复了这句话之后,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看着已经默然的广孝继续说道:“那么在大师看来,我大汉的终点又在哪里?”
  
      广孝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皇帝叩道:“终点自在终点之上。”
  
      “你这等于没说”刘炟苦笑了一声之后,已经没有了再和广孝说话的性质,当下他冲着和尚摆了摆手,说道:“朕劳乏了,大师你也回去休息吧。本来想和你说说方士的风闻解闷的,谁想你说完朕更加烦闷。”
  
      不过就在广孝准备要走的时候,刘炟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已经到了殿门口的和尚说道:“禅师留步,朕想起来一件事。你在方士一门之时,是否听说过能操控死人行走、说话这样的术法?”
  
      广孝‘愣’了一下之后,向着皇帝回话道:“有,这样纵神弄鬼的术法,广孝知道的,方士一门不下二十种。不知道陛下想问哪一种?”
  
      “没事了,朕之时随口问问……”听到了广孝的话之后,刘炟的脸色已经沉了下去。最后连客气话都懒得说了,直接挥了挥袍袖,示意这位广孝和尚可以离开了。
  
      就在广孝转身离开的一瞬间,他的脸上流露出来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笑容。不过等到他转身之后,门口侍候的内侍、侍卫等人看到的又是他挂着微微笑意的高僧模样。
  
      广孝和尚由内侍引领走出了皇宫,本来皇城门前已经准备好了送他回白马寺的马车。不过被广孝婉拒,趁着天色尚早还不到禁夜的侍候,广孝和尚一个人溜溜达达的向着白马寺的方向走去。
  
      广孝刚刚走出去一百多丈之后,他的身后缓缓跑过来了一架马车。马车到了广孝身边的时候便减下来了车,与和尚保持着一样的度在大街上慢慢的行驶着。
  
      “别说,看惯了你光头的样子,老人家我都快忘了你还是方士那会的样子了。”车厢里面传来了归不归的声音,顿了一下之后,里面又有小任3的声音传了出来:“老不死的,你也把头剃了看看是什么样子。反正你也没几根头了,还不如学学人家和尚…...”
  
      “和尚也好方士也罢,广孝还是广孝”这个时候,广孝转头冲着马车看了一眼。就见赶车的是二愣子妖物百无求,车厢里面坐着吴勉、归不归和小任3。
  
      “说的好,听着好像和尚就是方士似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将车门打开,随后对着广孝继续说道:“上车吧,咱们这是多久没有同乘一架马车了?怎么说你也是从皇宫里出来,走着回去再连累了皇帝被人家说小气。”
  
      广孝冲着车厢里面的归不归微微一笑,说道:“还是让我走走吧,在皇宫里坐的累了,也该活动一下了。”
  
      “那就随和尚的意吧”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不轨老家伙并没有就手关上车门。顿了一下之后,归不归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受累问一句,和尚你刚才在皇宫当中,都和皇帝说什么了?”
  
      听到了归不归的问话之后,广孝突然停住了脚步,转头冲着车厢里面的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也没说什么,都是一些释门和方士的风闻而已。陛下在深宫当中没什么消遣,听着这些风闻解闷而已。”
  
      百无求驾车的手艺也是炉火纯青了,就在广孝停下脚步的同时,它也将马车停下。归不归与和尚对视了一眼之后,竟然少有的迟疑了片刻之后,看着还在冲他微笑的广孝说道:“那么和尚你是怎么回答的?”
  
      “实话实说而已……”六个字说完之后,广孝不再理会车上的那几个人,自己一转身再次向着白马寺的方向走去。
  
      百无求刚刚想要继续驾车追过去的时候,车厢里面的归不归叹了口气,冲着驾车的二愣子说道:“该说的他都说了,回吧……”
  
      二愣子没有听明白,一边将马车掉头一边对着车厢里面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都说了?老子怎么没听出来?实话实说也叫说了?”
  
      “实话实说就够了”没等归不归说话,吴勉难得的替老家伙说了一句。随后他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风向又要变了,上次是广仁硬撑了一次。就看这次火山怎么办了……”
  
      “随他们的便吧,你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老人家我又不是他们的爸爸,管不了那么多。”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小矮子纲元都带徐福老家伙的话了,不让我老人家插手方士们的乱账。不管了,让他们去折腾吧。傻小子,去张寡妇那家酒肆。晚上吃点喝点,老人家我也实话实说,张寡妇家的丫头长得也一般。”
  
      听着归不归评论人家酒肆老板的女儿,小任3开始还是哈哈大笑。不过笑声过后便有些黯然,随后看着车厢外面的街景,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们人参向席应真老头了,这么多年不见他,也不知道他哪去了……”
  
      就在小任3惦记老术士的时候,几百里之外的海边。一个白胡子老头被海浪冲到了岸上,也不知道他在海里被泡了多久,身体已经肿胀了起来。五官相貌已经肿的看不出来本来的样子,只是在左脸之上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难得被海水泡成这个样子,脸上的巴掌印竟然一点都没有褪色。
  
      这时候天空中打了一个旱天雷,这人的身体跟随着雷声哆嗦了一下。随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摇摇晃晃爬了起来。原地转了一圈之后,勉强睁开了他已经肿胀成一条缝的眼睛。看了一眼周围的景色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是在哪?徐福……大船……怎么都一段一段的?我是谁……谁打的我……又把我扔海里了…….徐福吗?怎么想不起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走过来一老一小两个人。年纪大的也是个白胡子老头,小的是一个**岁的男孩。两个人看到了这个死人一样的老头从海边爬起来之后,便过来看看出了什么神情。
  
      走到近前之后,那个**岁的孩子冲着自己身边的老头子说道:“妖王爷爷,我看着这个老头儿可有点眼熟,又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本王也看着眼熟”老头子和小男孩正是下了妖山访友,正准备要回去的妖王和另外一个人参娃娃曹石头。妖王走到了对面那个泡胀了的人身边,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一边看,嘴里一边嘀嘀咕咕的说道:“眼熟、真是眼熟。这人怎么会这么眼熟?你认识本王吗?你到底是谁……”
  
      这个时候,天空中再次响起一道炸雷,随后倾盆大雨浇了下来。随着这一声雷响,那个人的脑海中突然将所有的事情都想了起来。想起来自己是如何费劲了千难万险找到了徐福的船队,结果又被他一巴掌达到了海里。
  
      想起来以往的经过之后,这人满腔的怒气泄不出来。突然伸出巴掌,对着面前的妖王扇了过去。“啪!”的一声,将这个天下群妖之王翻着个的打到了海里。
  
      “现在想起来术士爷爷是谁了吧……”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