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神厨狂后 > 第867章 家暴是犯法的

神厨狂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67章 家暴是犯法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凤浅回到房间,换了身衣裳,便有弈宫的下人前来传信,三王子殿下请她去前厅用膳。手机端

    等她来到前厅,司空圣杰、慕清萧和小太子三人已经入座,在等着她的到来。

    远远的,小太子朝她招手:“母后,快来用膳了!”

    凤浅走前,说道:“今天怎么都起这么早啊?”

    小太子回道:“母后,昨晚师伯来过了,他说是时候启程去雪域了,今日午时他在城门外等我们,让我们早一点出发。”

    凤浅有些意外:“师兄昨晚来过?我怎么不知道?”

    小太子摊摊小手:“昨晚母后在和父王拼酒,后来又去了洞房,所以才没见到师伯啊!”

    凤浅囧了个囧,居然连儿子也知道这件事,她真是没法活了!

    小太子侧了侧头,看向她的身后:“母后,父王呢?他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用早膳?”

    凤浅咳嗽掩饰道:“母后又没有跟你父王一起住,我怎么会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用早膳?”

    小太子毫不留情地戳穿:“母后骗人!夜儿早去母后房间找过母后,母后根本没有回房间住,他们都说母后和父王在王叔的洞房里过的夜!”

    凤浅满头都是阴影,她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在这时,小太子欢快地喊了声:“父王!”

    凤浅回头,看见了朝前厅走来的轩辕彻,脑海不由地浮现出昨夜部分旖旎的片段,她有些心虚地垂了头,努力避开他的视线。

    轩辕彻见她露出羞态,暗暗勾唇,但面依然冷若冰霜,不动声色。

    凤浅见他面无表情,好像对昨晚发生的事丝毫不在意,忍不住在心底吐槽,他把她当成什么了,暖床的工具吗?

    越过他,她看到了跟随在他身后的兰心公主和冷仙儿,所有的遐想都消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腔的愤怒和不悦。

    “夜儿,快吃饭,再不吃该凉了!”

    她边说,边在儿子身边坐下了。

    轩辕彻走前,要在空位坐下,凤浅立刻开口道:“不好意思,这一桌已经满了,你们去别桌吧!”

    轩辕彻淡淡瞥了她一眼,哪里看不出来她是在跟他怄气?但他是想跟他们娘俩一起用个膳,已经有多日,他不曾与他们母子同桌了。

    兰心公主插话道:“姐姐,这不是还有三个位子吗?”

    凤浅端起一碗汤,往那三个座位一泼,然后摊摊手:“现在没有了!”

    兰心公主立刻往旁边一跳,躲过了汤水的攻击,她目瞪口呆,凤浅为了不与他们同桌,居然做出如此幼稚的事来,简直太可笑了!

    轩辕彻见状,不再坚持,挪步到旁边一桌坐下了,兰心公主和冷仙儿也先后在他身边落了座。

    凤浅虽埋头喝着粥,但隔壁桌的说话声不时传入她的耳,令她心烦意乱。

    “王,咱们今天要回北燕国吗?兰心离家数月,好不容易回到南燕国,还真有些舍不得离开。”

    “兰妃若是想留下,那便留下吧!”

    “真的吗?王真的允许我在南燕国逗留?”

    “兰妃姐姐,瞧你说的,好像王很不近人情似的。”

    “冷妃妹妹说的对,王体贴兰心,让兰心留在南燕国,兰心感激还来不及呢!”

    “……”

    听着他们三人其乐融融的对话,凤浅越听越生气,没有注意到,自己不小心拿了司空圣杰啃了一半的馒头。

    “小凤儿,那是我吃过的!”

    凤浅一愣,将已然咬了一口的馒头又递了过去:“不好意思,我刚刚咬了一口。”

    “没关系,我不介意!”司空圣杰又将馒头拿了回去,着她刚刚咬过的地方吃了下去,美滋滋地嚼着,像是在咀嚼什么山珍海味。

    凤浅不由地看呆:“你不是有洁癖吗?我吃过的,你还能吃下去?”

    司空圣杰微微一笑,倾国倾城:“是呢,很怪,自从遇见你之后,我的洁癖症好了很多。”

    他说的是实话,别人碰他,他浑身难受,唯独她碰他,他一点事也没有,甚至还有些心生喜悦。

    “算牵你的手,好像也不排斥。”他边说边实践,牵住了凤浅的手。

    凤浅没感觉任何异样,只当他在做试验,邻桌的轩辕彻却是周身的温度骤降,冷冷地盯住了二人相牵的手。

    刚刚看到司空圣杰间接吃浅浅的口水,他已经不能忍了,现在看到他牵浅浅的手,他差一点要暴走。

    “王后,请你自重!”  凤浅一愣,反应过来,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人牵手,的确有些不成体统,但一想到他左拥右抱,享齐人之福,她心的怒火蹭蹭蹭往外冒,不但没松手,反而回握住了司空圣杰的手,由衷赞美道

    :“阿圣,你的手真漂亮,是我见过的男人里面手最漂亮的!”

    “是吗?”司空圣杰愉悦地笑了,余光淡淡瞥向对面的师兄,他此刻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

    他心里也清楚,小凤儿是在和师兄怄气,他本不该插一脚的,但师兄对小凤儿的态度实在太恶劣了,无论任何理由,他都站在小凤儿这边,帮她义不容辞。

    但内心里,听到小凤儿的赞美,他还是很开心的。

    “那……你夫君的手如何?”

    “他啊?根本没法!”凤浅故意提高声调,“他的手全是老茧,又粗糙又难看,怎么和你的手相提并论?”

    轩辕彻眯了眯眼,漆黑的眼底凝成黑色的漩涡,溢出危险的光芒。

    凤浅感受到了他的怒火,心里有点发慌,不自觉地松开了司空圣杰的手,但嘴还是不饶人:“你的手是艺术家的手,而他顶多是一介武夫的手,说难听点,跟杀猪的手差不了多少!”

    “杀猪的手?”司空圣杰掩嘴而笑,小凤儿损起人来,还真是狠,幸好他没有得罪她。

    邻桌,那双“杀猪的手”猛然一用力,一只瓷杯在他手捏个粉碎。

    轩辕彻忽然起身,阴侧侧的声音地说道:“时辰不早了,王后,随孤入宫,去向南燕王辞别吧!”

    分明是一派要找她算账的架势,凤浅才没那么傻,主动送门去受虐。

    “哦,好啊,你们先去,我随后坐三王子殿下的马车去!”

    话音刚落,手臂被人用力一扯,轩辕彻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旁,将她从座位拽离,拖出门去。  “喂,你放开我!家暴是犯法的!救命啊——”

b
神厨狂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