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神厨狂后 > 第866章 虚心求教

神厨狂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66章 虚心求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时,躺在床的轩辕彻睁开了眼睛,侧头看着她蹑手蹑脚做贼一样的身影,忍俊不禁。

    他的浅浅怎么这么可爱?

    不过,他没有出声惊动她。  其实他早醒来了,只是顾及她的感受,才故意装睡,而且他并不想这么快打破现在的局面,不想让她现在回到他身边,也只有昨晚她醉酒之时,他才能袒露心声,现在她醒了,他自然要让一切回

    归原位。

    直到房门关闭,他才从床坐了起来,望着大门的方向出神。

    “浅浅,对不起。”

    离开洞房后,凤浅便要返回自己的房间,经过另一个房间时,恰好撞见轩辕辰蹑手蹑脚地从房间里走出来,她微微一愣,远远地冲他挥手打招呼。

    “小六,早啊!”

    “嘘!”轩辕辰冲她嘘声,“小声点!”

    待他走近,轩辕辰才稍微放大些声音,说道:“王嫂,你怎么这么早起了?王兄呢?他没有陪你起吗?”

    凤浅的脸抽了抽,他怎么知道昨晚她是和轩辕彻一起睡的,难道全世界都知道她昨晚和轩辕彻睡了?

    “你怎么知道的?”她压低声音问,“除了你,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轩辕辰讪笑道:“王嫂放心,知道的人不多,也喜宴的那些人而已。”

    凤浅满头黑线,凌乱在风。

    “对了,王嫂,能不能跟你请教一件事?”轩辕辰忽然不好意思地问道。

    凤浅说道:“什么事啊?”

    轩辕辰吱吱唔唔道:“那个,是不是做那种事,必须女男下啊?”

    “那种事?哪种事?”凤浅一时没反应过来。

    轩辕辰红着脸道:“是那种事啊!昨晚你和王兄做的那种事!”

    凤浅呆了一呆,然后满脸爆红。

    轩辕辰尴尬地咳嗽两声,又问道:“王嫂,是不是每次做那种事,都是你在面,王兄在下面啊?”

    凤浅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热得要炸开了,狠狠地瞪向了轩辕彻,冲他吼:“小六,你学坏了,你居然连这种事都敢偷看?”

    轩辕辰被她追着打,他一边逃,一边解释道:“王嫂,我不是故意偷看的,我只是没经验,学习一下而已,真的只是学习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凤浅一个移形换步,追了轩辕辰,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使劲地拧:“你还想有别的意思?谁借你的胆子?”

    轩辕辰叫嚷着道:“王嫂,我没骗你,我真的是去学习的!可是我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还请王嫂指点一二。”

    凤浅看他一派认真不像是在胡诌的样子,便松开了他,古怪地打量他:“不会吧?小六,你不但是个处,还是个连洞房都不会的处?那你们昨晚是怎么入的洞房?”

    她忽然来了兴致,八卦地追问。

    轩辕辰尴尬地挠了挠头:“是……是抱着公主睡了一晚啊!”

    凤浅八卦脸到底:“除了抱,没有干别的?”

    轩辕辰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有,还亲了公主的眼睛。”

    凤浅眼睛铮亮:“还有呢?”

    轩辕辰摇了摇头:“没有了。”

    凤浅不可思议,摊摊手:“这样?没有别的了?”

    轩辕辰诚实地摇头:“没有了。”

    凤浅扶额,彻底败给他了。

    “小六,你让我说你什么好?白白放着一个美人在枕边,你居然只是抱一抱、亲一亲,什么也没干?你怎么对得起一生只有一次的洞房花烛夜?”

    轩辕辰嘴角抖了抖,既然你也知道洞房花烛夜一生只有一次,那你和王兄昨晚还强占他们的洞房?

    “我也想干点别的啊,可是公主一直不来,我也没办法啊!”

    他很是苦恼。

    凤浅傻眼:“谁告诉你,这种事一定要女男下的?”

    “我是偷看之后学习到的啊!”轩辕辰好地问,“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

    “呃……”凤浅一时语塞,红着脸道,“倒也不是不可!不过,偶尔也是可以男女下的。”

    轩辕辰虚心求教脸:“那我具体要怎么做呢?”

    凤浅满头的黑线:“这种事,你为什么不去问你王兄,偏偏来问我?”

    轩辕辰挠了挠头:“这不是因为王兄还没起床,我先遇到王嫂你了嘛!而且我看昨晚,王嫂你好像王兄出力更多的样子……”

    凤浅的脸更黑了,她一世的英名啊,全毁了!

    “咳咳,小六,我建议你还是去问你王兄吧。这种事,我一个女人,怎么好教你呢?”

    轩辕辰脱口而出道:“可是之前不都是王嫂你教我怎么和女孩相处的吗?”

    意思是,她在他心目,一直都是近乎女流氓的形象,根本无须避嫌。

    凤浅扶额,人家也是很纯洁的,好吗?

    最后,她还是把轩辕辰给打发了,不想再跟他继续这个羞人的话题。

    无奈之下,轩辕辰唯有去请教王兄,他去敲门的时候,轩辕彻已经穿戴整齐,下了床,开门见是弟弟,他侧身让他进门。

    “一大早不去陪新娘,来孤这里做什么?”

    轩辕辰讨好地为他斟了一杯茶,然后笑眯眯地说:“王兄,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

    “什么问题?”轩辕彻慢条斯理地接过茶杯,优雅地抿了一口。

    轩辕辰思索了下,问道:“被王嫂压在下面,是什么感受啊?”

    “噗!”轩辕彻一个不察,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喷了个彻底。

    轩辕辰没来得及躲开,被喷了一脸,苦哈哈道:“王兄,我不过问了一个问题,你至于这样报复我吗?”

    轩辕彻黑着脸,说道:“谁让你问这种问题的?”

    轩辕辰脱口而出:“王嫂让问的啊!”

    “她?”轩辕彻脸色好转,“她让你问孤这些?她还说了什么?”

    轩辕辰说道:“王嫂说,你们做那种事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面你在下面,只有偶尔几次才是你在面她在下面。”

    “胡说八道!”轩辕彻嘴角抽了抽,黑着脸,说道,“根本没有的事!”

    “那……”

    轩辕辰还想继续追问,轩辕彻无情地打断了他:“你再多问一句,孤下道旨,让你入赘南燕国,以后哪里也别想去了!”

    轩辕辰一听,立刻急了:“我不问了,我不问了还不行吗?”

    轩辕彻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咳嗽一声道:“也是孤的疏忽,忘了教你一些必要的常识,回头孤让落影教你,你跟着他学吧!”

    守在暗处的落影被突然点名,莫名地抖了三抖,仰望苍天,为什么又是他?  谁不是个纯洁的宝宝?
神厨狂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