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神厨狂后 > 第861章 我要闹洞房

神厨狂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61章 我要闹洞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啪!啪!啪!啪!啪……

    酒一碗接着一碗,转眼连喝了七碗,凤浅双颊绯红,眼神迷离,神志已经开始恍惚了。

    祝酒的词也从一开始的琴瑟和鸣、情投意合变成了同床异梦、貌合神离、最后还唱了起来:“分手快乐,祝你快乐……”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原来女人醉起酒来,男人还可怕!

    轩辕彻无奈苦笑,但也知道这段日子以来,她忍受了太多的委屈,需要寻找出口发泄,所以他没有阻止她,陪着她继续喝,任由她继续发泄。

    司空圣杰却看不下去了,前扶住了凤浅:“小凤儿,别喝了,你醉了!”

    “我没醉,我还能喝!”凤浅踉踉跄跄着身子,又端起一碗酒,往嘴里送,司空圣杰将酒夺下,放在了一旁。

    “乖,你不能再喝了,我送你回房休息!”

    司空圣杰搀扶着凤浅,欲离开喜堂,轩辕彻拦阻了他,伸手捉住了凤浅的另一条胳膊:“孤的女人,不劳三王子殿下费心!”

    司空圣杰冷嗤道:“可惜,现在已经不是了!”

    轩辕彻面色一寒,冷冷地瞪着他:“孤说是,她是!”

    司空圣杰摇头轻笑道:“是你自己把她气跑的,她已经把凤印交还给你,现在的她是自由的,她不属于你,也不属于任何人!”

    他的话,戳了轩辕彻的痛处,面容阴沉无。

    “算她把凤印归还,只要孤不写休书,她永远都是我轩辕彻的女人!”

    司空圣杰讥讽地笑:“既然这么在乎她,为什么还要伤她?”

    轩辕彻一时语塞,若非情况特殊,他又怎么忍心伤害她呢?伤害她,他的心她更痛。

    “孤无须向你解释!”

    司空圣杰步步紧逼:“我不管你有任何的理由,你让小凤儿伤心,害她落泪,我便不许!算你是我的……我也不许!我说过,如果你不能好好待她,我随时都会把她抢回来!”

    轩辕彻脸色一变:“你敢?”

    司空圣杰直直地逼视了回去:“我有何不敢?”

    二人对峙着,紧张的气氛急剧升。

    这时,被二人抓着双手的凤浅开始不安份地动了起来,挣脱二人的手,去解衣领的盘扣。

    “好热啊!”

    轩辕彻和司空圣杰双双一惊,连忙阻止。

    “不准脱!”

    “小凤儿,不能脱!”

    凤浅挥舞着双手,掸开他们的手,嘟囔道:“你们好烦好吵啊!别抓着我的手,我要脱衣服,我好热!”

    眼见着她解开了第二颗盘扣,轩辕彻无奈又好笑,一把抓住凤浅的肩膀,将她扯入自己怀:“把她交给孤!”

    还没等她倚入胸前,司空圣杰将她揽了回去:“不行,把她交给我!”

    轩辕彻扣住凤浅肩膀,冷冷地说:“她是孤的王后!”

    司空圣杰长眉邪魅一挑,用力将凤浅往自己怀拽:“已经不是了!”

    轩辕彻面沉如铁,将凤浅扯回,咬牙切齿:“那她也是孤的女人!”

    司空圣杰再次将凤浅拽回,言语充满了挑衅:“那可未必!”

    轩辕彻目射寒光:“司空圣杰,你找死!”

    司空圣杰毫不相让:“轩辕彻,你不信守承诺在先,休怪我不守信义!”

    二人一边一个拽着凤浅的肩膀,你来我往,不断使力,凤浅在二人的拽拉下,摇来晃去,犹如不倒翁,原本已经喝醉的她,神志更加迷醉了。

    众人看着这一幕,乍舌不已。

    真是一出好戏啊!

    一个是一国之君,一个是一国王子,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争夺一个女人,眼看着要打起来,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一国王后,这样的场面,真是百年难遇!

    步镜月看戏看得津津有味:“没想到浅妹的魅力如此之大,能引得一国之君和一国王子为她唇枪舌战,如果两个人打起来更有意思了!小天,你说他们两人若是打起来,谁的赢面更大呢?”

    孤傲霜冷冷地回了他两个字:“无聊!”  紫云公主见状,双拳紧握,原以为阿彻封了冷仙儿为妃,让她看到了些许希望,以为阿彻不再独宠凤浅,谁知算他冷落了凤浅,算凤浅交还了凤印,但他还是那么在意凤浅,尽管他努力掩饰,但

    他的眼神骗不了她,他还深爱着凤浅,这样的真相,实在太残酷了,她无法接受。

    兰心公主暗暗跺脚:“王不是不再宠幸王后了吗?怎么又跟我三哥抢起凤浅来了?我三哥也真是的,凤浅到底哪里好了,值得他们两个男人不顾体统当众争抢起来?”  冷仙儿低低一笑,不置一辞,起紫云公主和兰心公主,她早看透了事实,不管王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说到底都是为了凤浅,宠幸凤浅,是为了凤浅,伤害凤浅,也是为了凤浅,试问天底下哪里

    还有如此痴情专一的君王?

    凤浅她何德何能,可以碰轩辕彻这样的男人?

    而她呢?

    她处心积虑接近陵王,原以为是攀了高枝,从此以后可以改变命运,平步青云,可谁知大难临头各自飞,从事发到现在,她连陵王的影子也没见着,更别期盼着他会派人来救她了。

    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怎么如此大呢?

    司空君烨脸的表情丰富极了,忽青忽白,他前阻止道:“阿圣,你疯了吗?还不快放手?”

    司空圣杰一动不动,冷然的口吻道:“该放手的是他,既然他不能好好待小凤儿,应该放手,让小凤儿去寻找她的幸福。”

    轩辕彻恼怒:“她的幸福?你是指你吗?”

    “有何不可?”司空圣杰冷笑,“你只会一再地伤害她,而我,至少我不会让她流泪。”

    “你……”轩辕彻顿时哑口无言。

    他不得不承认,他的确伤害了浅浅,但起让浅浅留在他的身边,面对随时可能降临的危险,他宁愿伤害浅浅,也不想让她丢了性命。

    他很矛盾,他矛盾极了。

    但他不得不作出抉择,而他选择了让她暂时远离他。  这时,凤浅再次挣脱了二人的手,东倒西歪着吵闹:“洞房,我要闹洞房!你们放开我,我要去闹洞房!”
神厨狂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