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丢媚眼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丢媚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琳琅原因为自己搬出荣亲王爷,姬弦音应当会有所顾及,可惜他还是差了点脑子,姬弦音对他们二人的称呼已经完全可以看出他对二人没有半分的忌惮之情,称呼荣亲王爷也是直呼爵位,哪里还会怕了他。

    姬弦音宛若看着一个智障一般的轻轻扫了一眼楚琳琅,轻而易举的将他忽视了,姬弦音的目光却是懒洋洋的投射到了荣亲王爷身上:“荣亲王爷似乎很闲,这入夜时分带着楚大公子来将军府上闹事儿,看来王爷最近胆子大了不少。”

    荣亲王爷本来还在注意姬弦音的那一袭衣裳,因为这一身风华委实和他当初的王妃有些相似,转而听见姬弦音对他说的话,顿时脸都气绿了。

    什么叫他很闲,来将军府上闹事儿,难不成他一个堂堂大楚亲王,还不能来将军府上看自己的儿子不成?还说他胆子大了,可不就是变着法儿在说他以前胆小么?

    虽然荣亲王爷自己也觉得他有些胆小,甚至可以说得上贪生怕死,但是这种丢人的事情,他自己知晓就行了,说出来就委实有些不像话了。

    荣亲王爷不由沉下一张脸,对姬弦音冷声道:“混账,本王可是你的父王,你这是怎么说话的。”

    姬弦音浑身散发着一股子薄凉寒意,俨然一副极为不屑和荣亲王爷说话的模样,早些时候他在荣亲王府受尽楚琳琅和荣亲王妃打压的时候,荣亲王爷怎么不知晓他是他的儿子,如今见他不若先前那般懦弱无能了,这才注意到他了?

    当真是可笑至极。

    “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姬弦音艳丽眉眼之间全是一副不加遮掩的厌恶神色,语气寒凉如坠冰窖,“本世子也很想知晓荣亲王爷和楚大公子大半夜的夜闯将军府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儿。”

    楚琳琅先前的那一番叫嚷被姬弦音彻底无视后已经极为愤怒了,如今一听见姬弦音的话,更是火大至极,他这个二弟当真是出息极了,先前心里深沉的伪装了那么久,如今锋芒毕露以后,不仅敢对他和荣亲王爷父子二人避而不见,连说话也是极厉害了。

    他与荣亲王爷本是名正言顺的上将军府寻他说事儿,硬生生被姬弦音说成了夜闯将军府,若是让高位上的那位知晓了,指不定还以为荣亲王爷起了什么多余心思呢。

    更何况姬弦音还好意思了他们到底为什么大半夜跑到将军府来,他倒是会装,自己做的事儿,心中还没点混账数吗。

    想起那满床榻的血淋淋的人头,那般恐怖场景几乎吓得他和荣亲王爷心跳都停了,楚琳琅顿时怒从心起,也不管姬弦音理不理他,直直往前站了一步,目光阴鸷宛若一条毒蛇锁住姬弦音:“二弟休要在此处胡言乱语,我与父王如今不过是来将军府寻你罢了,二弟做出那等丧尽天良的事情,竟然还能如此面不改色,为兄也是佩服至极!”

    楚琳琅这话说的内容,在场的七个人,除了慕恒之外都清楚的很,尤其是慕流苏和姬弦音以及他们手下的青鱼初一二人,这事儿就是他们一手安排的,自然是再清除不过,只是荣亲王爷和楚琳琅就有些不一样了,两个人纯粹就是被吓得知晓的。

    慕恒自然是听得一脸茫然,先前楚琳琅已经说过他们寻找姬弦音的原因是因为荣亲王府出了人命关天的大事儿,如今楚琳琅又说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心中顿时一阵凌然,难不成是姬弦音在荣亲王府开了杀戒?

    其实慕恒猜的也算是有一半的合理性,只是那些人算起来还不算是荣亲王府的人,不过是一群杀手的头颅罢了。

    姬弦音自然是知晓荣亲王府发生的事情的,他与慕流苏二人今日都想到了一块儿,在经历了民乐街上的长街刺杀之后,两个人都动了心思要给荣亲王爷和楚琳琅二人一个下马威,索性在单方面的屠戮之后,拖走了不少人的尸体,人首分离,将那血淋淋的头颅分别送到了荣亲王爷和楚琳琅二人的床榻之上。

    原本最慕流苏和姬弦音定的恐吓地方是书房,想让荣亲王爷和楚琳琅两个人一回来就能发觉的,到时候好早些让他们将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一点。

    只是因为慕流苏后来知晓了她有可能能够一日之内赶回来,索性就传了一封信,让青鱼去了一趟荣亲王府将那些个头颅都放在了楚琳琅和荣亲王爷的床榻之上,这样两个人必然是在夜晚入睡的时候才能发觉,而这个时候,慕流苏极有可能已经赶回来了,能够亲自应付。

    虽然中途出了点意外,发现弦音成为了音杀阁的璇玑阁主有些不在预料之中,但是两个人终究还是按时赶回来了,能够有机会亲眼见证荣亲王爷和楚琳琅丢丑的事儿,慕流苏和姬弦音自然都是乐见其成的。

    姬弦音面带讽刺的的楚琳琅,眉眼之间的不屑之情言溢于表,偏生他又生的极为美艳,这般惊艳绝伦的模样,无论是什么样的负面表情都能轻松驾驭,如此高傲的样子,不但没有透出丝毫的阴鸷,反而还美得不了方物。

    “楚大公子这是不曾知晓大楚有一天罪状叫做诬陷诽谤么?”姬弦音低声道:“诬陷当朝世子似乎不是一桩小事儿吧?”

    楚琳琅本就极为厌恶姬弦音的那张面容,心中也是一直觉得姬弦音浑身上下除了那一张面容委实说得上是无一是处了,先前姬弦音归京给姬王妃过十年祭日的时候,他还想着要让他毁容来着,只是因为姬弦音当时足不出户的,一时之间也是没有法子去伤害了他。

    如今看着这张脸,他真是怎么看怎么厌恶,偏生姬弦音还是个不自知的,还以为自己靠着一个慕流苏混了一个荣华世子的有多了不起,口口声声将世子称呼放在嘴边一句不离,更是对他和荣亲王爷直呼其名,委实猖狂至极。

    楚琳琅脸色阴郁,眼中因为嫉恨之情也已经带了几道明显的血丝,早就已经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了,索性也懒得再一口二弟的叫着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姬弦音你休要再装模作样了,本公子有没有诬陷你你心中还没底么?如此嘴脸,当真是让人恶心至极。”

    慕流苏听着楚琳琅的咒骂声,本就冷沉的面容更是带了几分杀意,直勾勾的盯着楚琳琅,已经是要极力克制才能压抑着自己内心想要动手杀了她的心思。

    楚琳琅自然也是觉察到慕流苏带着杀意的眸光,心中也是下意识的有些惊惧,不过内心又自我安慰到,这青天白日的,慕流苏是绝对不敢轻易动手杀了他的,更何况若是慕流苏真的想要动手,他怕是早就成为一缕刀下亡魂了。

    其实楚琳琅委实是想多了,慕流苏并非不敢杀他,留着他无非是想给他带去更多痛苦罢了,楚琳琅若是只是单单对世子之位有所觊觎还只是小事儿,若是楚琳琅准备与姬弦音公平竞争,或者是对姬弦音这个弟弟稍微好上那么一点儿,慕流苏也绝对不会胡乱去瞎掺和。

    只可惜楚琳琅不仅欺压了姬弦音,更是三番五次想要了姬弦音的命,这事儿已经完完全全的触碰到了慕流苏的底线,若不是留着楚琳琅能够让他亲眼看着他在意的东西被一一毁灭或者夺走,慕流苏才不会这般有耐性的陪着他耗着,早就已经一刀结果了楚琳琅了。

    姬弦音对楚琳琅的骂声也是不痛不痒的,毕竟楚琳琅的的确确也就只有一个骂人的本事了,除此之外,他更是脑子都没有了。

    似乎是对楚琳琅这般歇斯底里嫉妒又无可奈何的模样分外享受,姬弦音低低笑了一声,也不等人说话,自顾自的斜斜靠在了一侧的梨咯镂空雕花木椅上,绯色衣衫上的曼珠沙华刺绣荡漾处袅袅褶皱,一言一行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让人赏心悦目,一举一动恶毒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摄人心魂。

    姬弦音对楚琳琅的咒骂声置若罔闻,甚至是连眉头都懒得皱一下,懒洋洋的挑了一抹青丝,百无聊赖的用食指把玩着,这一抬手,便注意到自己无名指上精致的暖灵玉扳指,姬弦音心情一刹便愉悦了不少,眉梢之间染上几抹魅色,极为轻佻又自然的扫了慕流苏一眼。

    迤逦凤眸之中波光粼粼,说不出的妖冶魅惑。

    慕流苏原本还杀意倾泻的直勾勾瞪着楚琳琅,觉察到姬弦音这边的视线,一起之间有些茫然的看了过来,一眼对视,见着梨花雕花木椅之上的红衣美人一番坐姿,竟然堪比还要女子婀娜几分,勾着青丝的手也是说不出的蛊惑动人,偏生无名指上的暖灵玉扳指更是如同一泓琼脂玉浆,惊艳至极。

    更让人受不住的是那一双眼睛,妖冶夺目,极尽勾魂摄魄,慕流苏一时之间便愣怔在了原地。

    初一见着自家主子这般妖冶姿态,"chi luo"裸的买给慕流苏丢着媚眼的样子,差点没忍住呛出一声咳嗽出来。

    初一心中直直念着,这光天化日之下,主子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礼义廉耻,这般明目张胆的勾引英武将军真的好么,这正厅之处可是不仅仅只是荣亲王爷和楚琳琅在这儿呀,人家英武将军的老爹慕老将军也是在那看着呢。

    主子啊主子,你可以肆无忌惮的无视自家那正在等着你回话的英武将军,可是你不能无视那高位之上的您的未来爹爹——慕恒将军呀!

    其实委实也怪不得初一不跟楚琳琅一般将慕恒称为了姬弦音的岳丈,因为楚琳琅那般称呼,无非是觉得姬弦音无论再如何弱势,但是到底还是亲王嫡子,不可能出嫁,所以才那般称呼的。

    初一自然就不一样了,他是最为清除自家主子是压根不在意什么亲王嫡子的身份的,主子心心念念的唯有一个慕流苏,若是能让主子马上与慕流苏在一起成双,别说是娶了,就是真的要他出嫁,只怕主子也会二话不说就嫁了过去。

    元宗帝在晚宴上下旨替二人赐婚的时候,因为两个人都是男子,所以没有明确规定谁娶谁嫁,也是明令说了二人自行商定。

    虽然两个人谁主嫁,谁主娶的事情还并未商定,但是在众人眼中,慕流苏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将军,也就是自然而然的将慕流苏当成了迎娶的那一方

    至于姬弦音,无论他先前如何锋芒毕露不再若先前那般懦弱无能,可是在众人眼中,姬弦音孱弱清瘦需要保护的第一意识已经形成,自然是下意识的将他当成了出嫁的一方。

    慕恒的脸色却是已经变了,他先前还觉得姬弦音是个有些手段谋略的,在他眼中,姬弦音在荣亲王府的时候,是因为知晓自己孤立无援,所以聪明的伪装自己的,收敛锋芒,无非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一鸣惊人罢了。

    慕恒本就注重慕流苏的亲事儿,因为觉得自己亏欠了这个女儿,所以恨不得给她选上一个算天下最好的夫婿,姬弦音既然是慕流苏欢喜的,他瞧着也有些不错,所以才没有出言反对。

    如今一看姬弦音这妖娆作风,在慕恒眼中看来,那是怎么瞧着怎么古怪,一个大男人,生的美艳绝伦了点不是坏事儿,可是这谁教他的举动,怎么能光天化日之下勾引他的宝贝女儿?!

    慕恒顿时便有些心态不快了,这般作风的女婿娶进门来,可不得将流苏的魂儿都勾着了,如今流苏就已经被他勾得恨不得将他捧在心尖尖上护着了。

    若是慕流苏再被姬弦音勾引几番,可不得真被他治得服服帖帖的,那两人成亲之后,流苏日后必然是得吃不小的亏,这样可不行。

    慕恒连连摇头,猛的一个动作,迅速的站起身来,下意识的便想开口训斥一声。

    然而他抬头看去的时候,就见着姬弦音早已经没了方才的妖冶坐姿,反而分外大气凛然的坐在椅子上,眉目沉静稳重,冷冷的看着楚琳琅,沉声道:

    “不知荣亲王府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才让楚大公子这般诋毁本世子,说本世子装模作样?本世子如今就在此处,不妨当年说来听听?”

    姬弦音这一番话说的那叫一个掷地有声,语气之中带着彻骨的寒凉之意,紧绷的面容透着一股子冷艳,怎么看都觉得霸气十足,哪里还有半分的妖娆姿态。

    慕恒活了大半辈子,头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出了问题,或者是因为啦坐的太久,突然站起来回血不足,导致他有些神志不清了,他竟然是觉得自己似乎是看花了眼,方才他明明见着姬弦音一番坐姿,还有那妖娆万分的眼神,似乎是在勾引自己女儿,怎么一眨眼竟然是这么规规矩矩的坐着,早已没有半分所谓的妖娆姿态了。

    慕恒不可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时之间也是觉得自己见了鬼了。

    其实并不止慕恒一人觉得自己眼睛花了,荣亲王爷和楚琳琅二人也是一模一样惊呆了的神色。

    其中最为震惊的便是非楚琳琅莫属了,他本来还气势汹汹的指责了姬弦音一通,就等着姬弦音反驳他,谁曾想到姬弦音不仅没搭理他,反而对着慕流苏丢了一个媚眼,还做了一番让人看着都觉得脸红心跳的动作。

    还没看个清楚,他又被姬弦音气势凌人的指责了一句,楚琳琅一时之间也是不曾回过神来。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