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二十三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姬弦音眉目沉静的看着慕流苏,见她这般乖觉期待又紧张的小模样,眸中的笑意越发深了些许。

    慕流苏依旧满眼期待的等着他的回答,只要他说了一句对的,那她就觉得这亲吻一事儿算不得什么大事儿,总归不是她主动亲上的弦音就好说多了。

    “我没有无意转过面颊。”迎着她紧张的眼神,姬弦音唇角一勾,忽而轻轻开口说道。

    慕流苏原本还颇为期待,如今听见姬弦音的话,只觉得说成是晴天霹雳也不为过,弦音说她并没有无意之间转过面颊,那可不就是等同于说是她主动吻上去的?

    眼前又是一黑,慕流苏差点晕厥过去,脸上的笑容也是僵得不能再僵了,半晌之后,慕流苏再露出一抹尴尬的笑意,支支吾吾吞吞吐吐的小声道:“弦音……我不是故意非礼你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碰到了你……你的……”

    姬弦音忽而就眸色深邃了不少,在他的这个视角看过去,正好能见着华灯之下,慕流苏微微背着小手,长眉微蹙,眼角不觉得委屈下垂,纤长的睫羽低低垂着,她微微咬着唇角,一副茫然又乖觉认错的小模样,委实是怎么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可人至极。

    原本姬弦音还想要补上一句是自己主动转过面颊的话的,如今见着慕流苏这般乖觉认错的样子,姬弦音忽而就觉得这事儿让流苏觉得她主动吻了她也好,若是让她知晓了他是故意的,恐怕还指不定会如何纠结呢。

    绯色衣衫迤逦摇曳,姬弦音脚步平缓的行至慕流苏身侧,轻轻抬手,放在她微微低垂着的小脑袋上,眉眼之间的温软如同这三月春风和煦至极。

    他低低开口,语气沉沉,显得声音格外精致好听,然而凤眸之中却是极为隐晦的带了几分狡黠笑意,衬着迤逦眼线尽头的朱砂泪痣,说不出的魅骨动人,偏生这说话的语气,却是带了几分委屈之意。

    “无碍流苏,我知晓你不是故意的,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总归你是不会对我负责的,”姬弦音说着,眉眼也是委屈低垂,本就生的女子还要美艳得多,如今一个蹙眉,便是透出梨花带雨的脆弱娇艳。

    “就如同上次在唐门客栈的时候,你也说过会对我负责的话,可是到了最后同样也是也什么也没做,你日后随便非礼我便是,即便是你不愿意负责,我也觉得无所谓了,毕竟你在我心中是极为重要的人,我总归不会再让你有所负担的。”

    话落,姬弦音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全然一副被人耍了流氓狗还大度的让人不用管他的小模样,他将放在慕流苏头上的手轻轻放了下来,衣摆拂动而过,颇有些一挥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模样,转身就要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慕流苏本来心中就因为自己非礼了姬弦音的事情分外难为情,如今见着姬弦音说了这么一番委屈巴巴可怜至极的话,心中更是一阵揪心和难为情,唐门客栈的事儿,她似乎确实也是非礼了弦音,都梦游跑到人家床榻上搂着人家不放了,然而事后却是啥事儿没有……

    这么想来,慕流苏也觉得她似乎确实是个耍了流氓还一点不愿意负责的人了……

    见姬弦音转身就要离开,慕流苏一时之间也是慌乱无主,下意识的便伸手拽住了姬弦音的那一抹勾了华艳曼珠沙华的衣摆:“弦音……我……”

    姬弦音背对着慕流苏的惊艳面容上已经带了极为宠溺的笑意,然而故意未觉一般的不曾回头,执拗的往前走着。

    慕流苏见她拉着的弦音半天没有反应,似乎是动了怒气一般一个劲儿的往前走着,也是又怕又哦急,直直一用力,硬生生将扭头不会的姬弦音给猛的拽了过来,语气也是极为难得的加重了几分:“弦音!你别生气,有什么话好好说!”

    姬弦音的确是想着慕流苏会想要拦住他,但是他却是委实没有想到慕流苏会动了这么大的力气将他拽了回去,一个重心不稳便朝着慕流苏的方向直直扑了,两个人便是从刚刚好不容易分开的距离一刹又极为亲昵的抱在了一起。

    偏生这还是个极用力的熊抱,不若先前那般只是因为救人才揽入怀中的姿势,而是实打实的亲昵接触。

    慕流苏原本还着急的心境一刹又慌乱无措,连忙将姬弦音再度推开身边些许,面颊上的绯红已经难以言喻了,耳尖绯红,心中也是升腾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情绪。

    但是她如今已经顾不得心中什么想法了,一心想着便是要怎么安慰姬弦音,毕竟她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非礼人家的确是不怎么对劲儿。

    慕流苏很显然是不知道其实唐门客栈的事情其实并不是她梦游导致的,而是姬弦音趁着她入睡之后将她抱上了他的床榻,至于这次,也完全是因为姬弦音故意转动面颊蜻蜓点水的吻了她一下的。

    只可惜慕流苏太过相信姬弦音,对他的话委实没有半分怀疑,这才导致了慕流苏如今陷入了一个处处受到姬弦音牵制的境地。

    姬弦音本就是作作姿态逗弄慕流苏的,如今被慕流苏拉过来抱了一下又推开,姬弦音也是使劲儿憋着笑意,故作沉静的看着慕流苏。

    慕流苏被姬弦音那沉静眼神看的有些心虚,她咳嗽了两声,极为不自在的小声开口道:“弦音……我……我倒是愿意对你负责,可是我觉得这事儿总归是急不得的,何况唐门客栈的事情……你不是说了等你日后想起来什么让我负责的我才兑现么,我没有不负责的意思呀……”

    慕流苏说得极为小声,颇有几分狡辩的意味,不过她也确实没有说错,在唐门的时候,姬弦音确实是说了日后想起来才让她负责的话,这么来说的话,似乎也当真是不能怪她没有为当初无缘无故跑到弦音床榻上的事情负责。

    姬弦音眉梢微微动了动,自然是看得出来这个傻丫头是为了不让他生气才这般说的,他的一个喜怒在慕流苏眼中都已经如此看重了,怎么她还是反应不过来她对自己的心思呢?

    姬弦音本来是还只是打算吓唬吓唬慕流苏的,如今见着她仍旧不知晓自己的心思,好不容易才压在心底的不满又洗出来些许,姬弦音忽而眉眼一沉,佯装动怒的道:“弦音的意思是我为你如此着想,不愿意为难你反而成了我的不对么了?还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你不愿意负责的借口了对吗?这不就是明目张胆的耍赖么?”

    慕流苏顿时噎住了,她无非是想要表示一下自己为什么对当初的事儿发生后就没了动静的原因罢了,如今被姬弦音一口咬住当成了她的借口,慕流苏也是觉得有些冤枉,不过如今天大地大,弦音最大,她求得本就是弦音不要动怒,自然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儿和姬弦音闹得不愉。

    “没有没有弦音,我绝对是没有动过一分耍赖的心思的”慕流苏下意识的朝着姬弦音摆了摆手,直直道:“主要是出了这等非礼之事儿后,素来都是男子对女子负责,会选择主动求娶了女子,可是我们不可不一样啊,我从来也不曾经厉过这般事情,与你的关系也总归是不能称为眷侣的……我一时之间也是想不清如何负责,这事儿才搁置了下来。”

    姬弦音静静听着,忽而凤眸一动,朝着慕流苏的方向扫视而过,视线紧紧锁着慕流苏,语气沉声道:“为何你我二人不可弄成为眷侣?”

    慕流苏一刹又没回过神来,她愣怔的看着姬弦音,似乎是没反应过来姬弦音为何会问出这般古怪的问题,他们二人可是挚友关系啊,怎么会和眷侣关系扯在一起,更何况,在慕流苏眼中,姬弦音这般风华绝代的少年公子,她是无论如何都配不上的。

    所以如今在慕流苏眼中,姬弦音问出的这句话无疑是被她认为是姬弦音是在开她的玩笑罢了,慕流苏不由嘿嘿一笑,清朗笑道“我们二人怎么可能是眷侣关系,你这般风华的人,自然是要配整个天下最为出色的女子才行。”

    这句话是慕流苏极为利落的说完的,似乎并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就说了出来,然而话刚刚落尾,慕流苏下意识的便想象了一番姬弦音与别的女子并肩而行的样子,慕流苏陡然便觉得自己心中难以抑制的升腾起一股子忧伤和烦躁之情。

    她一时便沉默下来,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弦音若是找到了心仪的合适的女子,按道理来说,慕流苏觉得自己应该极为开心才对,怎么如今她光是想象了一阵有人和姬弦音在一起的样子的,就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心情压抑呢?

    见慕流苏不回话,姬弦音这才反应过来慕流苏似乎心情有些不太愉悦,狭长凤眸忽而细碎的眯了些许,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他朝着的慕流苏看了过去,面上露出一抹兴味十足的狡黠笑意:“那流苏不妨说说,这天底下最为出色的女子是谁。”

    慕流苏本就是随口说的一句话,见着姬弦音竟然难得一见的这般感兴趣的样子,心中更是一阵说不出的心酸委屈,烦躁不满,不是不近女色么,怎么对这些东西还这般感兴趣?

    虽然心中不快,然而见着姬弦音这般期待的样子,慕流苏也就只能老实巴交的道:“这世间倒是没有能够比较天下女子的统一口径的,若真是要挑出一样,无非是有一本坊间流传的红颜册上搜集了天下各大出挑的女子,将之汇编成册,里面的女子大多是一些容颜出色,才华无双的,至于这最出色一说,每个人的审美不同,自然选出来的也不同,归根究底,这得弦音你自己才能评定出来。”

    说到最后的时候,慕流苏的语气之间已经极为隐晦的带了一丝气恼之意,显然是在告诉姬弦音,这女子出色与否得他自己决定,她上哪儿帮他辨别去。

    姬弦音自然不难听出慕流苏言语之间的不快,眉眼盈笑,却是故作不觉的低声道:“流苏说的这本红颜册,似乎是将这天下女子都按照众人心中的出色程度一致排列了序号对吧?”

    姬弦音只是佯装问了一句,不等慕流苏回答,他有自顾自的眉眼含笑道:“我记得我似乎有过机缘曾经翻阅过一次,南秦的霜云公主,大楚的沈家小姐和安平公主都一一在列,还有北燕的瑶花郡主也是颇为受人推崇,这些人都是拍排列在前几名,东陵的锦绣郡主更是名列来第一,我瞧着都觉得不错。”

    慕流苏听着姬弦音提及翻阅过那本红颜册已经极为不快了,如今见着他对红颜册上的出挑女子这般熟悉的记在脑海之中,更是又是惊讶又是震撼,心中更是带了几分说不出的恼怒,弦音不是一直以来都是寡淡冷清的么,分明素来不近女色,原来竟是对女子这般了解!

    更何况,他这是什么意思,直直将当初的自己寂流苏的身份给忽视了,若是这红颜册上的这些女子当真是最为优秀的,那姬弦音口中所说的这些人名列前茅又如何,当初寂流苏才是真正排在红颜册之首的人,若不是因为两年前她无故冤死,这红颜册的首位也不可能会易主到了东陵瑶郡主头上。

    弦音可真是厉害,她辛辛苦苦陪伴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结果到头来留下的印象还不如那些个没有交集甚至是连面都没有见过的女人深,慕流苏顿时说不出的委屈。

    “总之你自己瞧着办吧,”慕流苏还是第一次对姬弦音说话如此不善,虎着一张辉月面容,冷声道:“等你挑好了自己想要的女子,我便将她送到你身边,必然是好生替你凑成一段姻缘。”

    一口气将心中的话说完,慕流苏也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她怎么会对弦音这般语气,越想越觉得自己似乎是做错事儿了,恢复了些许情绪,这才有些慌乱的摇了摇头,伸手将一直拽着的姬弦音的衣摆又拽得紧了不少:“弦音,方才我语气重了点,我不是故意的……”

    她抬眸急急看向姬弦音,以为弦音必然是有些恼怒了,然而事实却是永远出乎慕流苏的预料,姬弦音那张迤逦惊艳的面容之上不仅没有半分恼怒神色,反而还溢出满满的欢欣之意,他微微低着头,唇角微勾,看着她的时候眸光细碎又温润,恍惚一池春水汨汨动人。

    慕流苏一刹便住了嘴,想不清楚自己方才不经意用了那般不好的态度与他说话,弦音怎么还能满脸笑意。

    姬弦音看着一脸茫然的慕流苏笑得高深莫测,毕竟慕流苏方才那般反应,除非姬弦音是个傻子,才会看不出来她是在为自己说出那群红颜册上的其他女子而忽视了她的事儿吃醋了。

    姬弦音自然不可能当着慕流苏的面道破慕流苏吃醋的这件事情,估计她自己都没察觉到,他如今说出来也是白搭。

    思及如此,姬弦音也只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示意他对慕流苏的这般态度并不如何介意,语气一贯迤逦清浅的说道:“无碍,这事儿往后再说吧,如今时辰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回将军府上一趟吧,估计荣亲王和楚琳琅仍旧还想要等着我回去呢。”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