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56章 老娘最看不起这种男人了!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6章 老娘最看不起这种男人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顾小薇心脏更是宛如被枪击了一下,良久,镇定住情绪,紧了紧拳:

    “我只当你喝醉酒,说的全是醉话,不会怪你。你也别说了。我不想听。”

    又将头一转:“来人,姑爷醉了,把姑爷扶回房间。”

    佣人早就在一旁看呆了,这会儿才反应过来,上前准备去扶莫修白。

    莫修白却借着一股酒劲儿,推搡开佣人:“不用!我不回房!”

    又赤着一双被酒精烧红的眸子盯着顾小薇,继续发泄着:“我没醉。醉的是你。”

    说着。转过身子,蹒跚着脚步便朝大门走去。

    “你刚回来,又要去哪?”顾小薇一咬牙,冲他背影喊了一声。

    “我说了,我不想看见你。我去喝酒,你管不着!”

    “你要是再出门,就别回来了!”顾小薇撂下狠话。

    “谁稀罕?”莫修白正气头上,推开门就走了。

    “修白——”顾小薇哭着追到门口,却看见他头也不回的背影消失在拐角,身子顺着墙角滑下来。

    *

    酒吧角落,莫修白趴在吧台上,面前的空酒瓶,已是堆积如山,半醉半醒中,嘴巴中还在恼火地呓语着:

    “该死的……蠢货……你这次真的害死我了。”

    一个打扮妖娆的性感女子见他一身名牌,看上去条件不错,长得也不错,摇曳着细腰丰臀走近,纤手搭在莫修白背上摩挲着:“帅哥,怎么一个人在这喝酒,不要人陪陪吗?”

    莫修白被身体传递来的异样惊醒,抬头看向女人,一看便是在酒吧里找生意的公关小姐,不耐烦地吼了一句:“滚,找别人去,我没心情。”

    “哎唷,脾气还挺大呢,看上去心情真的很糟糕啊。没关系,我最会逗人开心了,帅哥,不如我们找个酒店房间,我来逗你开心?”女子说着,举止更加大胆,纤手如蛇一样滑到了下方。

    莫修白一个激灵,用力将女人推开:“我再说一次,滚!”

    女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看清了他好像真的是没心情,这才轻呵一声,摇着臀部走开了。

    虽然打发人走了,莫修白身体被那小姐挑起的火热一下子却没下去,加上酒精的帮助,有些难受,低咒了一声,摇摇晃晃地走出酒吧,迎面的风吹过来,稍微将压下去了,舒服了一点。

    对顾小薇余怒未消,这个时候,还不想回去。

    不回去,又能上哪里?

    这个时候,他忽的很想要个能倾诉的人。

    而这个人,绝对不是顾小薇那个任性自私的千金小姐。

    欢颜……

    他脑海里浮现出楚欢颜的影子,蓦的,燥乱的心,就似和煦的风拂来,安定了一些。

    或许人真的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真正明白到底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人。

    当初若没有顾小薇的出现,他说不定已经和欢颜结婚了吧?

    现在也不至于竹篮打水一场空,一定会有个美好的家庭。

    一时间,他有些心猿意马,情不自禁地拦了辆出租车,坐进去后,道:“京大。”

    *

    中午,吃完午饭,楚欢颜和莫默一块走出学生餐厅。

    下午还有两节专业课,准备先去图书馆看看书,打发午休时光。

    正走着,一个男生匆匆走过来:“楚欢颜是吗?有人找你,在学校西门那边。”

    楚欢颜一疑:“谁?男的女的?”

    “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只是说有要紧事找你。让你出去一趟。”

    楚欢颜纳闷,七八岁的小女生?跟那传话的男生倒了声谢,又朝莫默说:“我先出去看看是谁。”

    “要我陪你一块儿去吗?”莫默问。

    楚欢颜怕是顾家那边来的人:“算了,你先去图书馆帮我占位置吧。”

    莫默也就点点头。

    走出西门,楚欢颜四周张望了一下,没看到一个人影。

    西门是学校的侧门,平时很少有人进出,这个时间,估计正好是中午换岗时间,也没瞧见保安。

    谁啊,耍自己啊?

    楚欢颜嘀咕了一声,准备回学校,却听见一个声音喊住自己:“欢颜。”

    她循声望去,只见莫修白正站在面前几步之遥,不觉一怔,然后气笑:“要找我的小女生,就是你?莫修白,你什么时候变性了?”

    不用说。

    肯定是莫修白为了消除自己的警惕,用钱随便在附近找了个小姑娘,让她找了个男生给自己传话。

    莫修白几步走过去,看着她,忽的心情都变好了不少,鼻头微微一红,就像看见亲人一样,也不理会她的讽刺:“欢颜,我只想见见你而已,没别的意思。”

    人一靠近,楚欢颜闻到一股酒气,皱着眉后退了几步:“我不管你想做什么,现在马上滚,我不想看见你。”

    “我说了,我真的不想做什么,我只想见见你,和你说说话……”莫修白说着就冲过来两步,本就潮红的脸颊因为激动,更红,抬起双臂便欲揽抱住楚欢颜。

    不要和一个醉鬼纠缠,尤其是一个本来就讨厌的醉鬼。

    楚欢颜避开他的拥抱,郑重警告:“莫修白,这里是学校。你再不走,我就要叫保安了!还有,顾家的保镖车就在前面的校门口!”

    若是之前,莫修白还会被震慑,可此刻,却似乎没什么好畏惧的,加上已经酒精上头,只哼笑一声:“我当然知道顾靳枭成天派人跟着你,贴身保护你,不然也不会把你叫到西门这边…我这个大舅子,对你还真是守得如珠如宝,生怕被人叼走了啊!”

    楚欢颜再懒得多跟他废话,这厮显然已经喝大了,连顾靳枭居然都不怕了。

    跟一个烂醉的醉鬼还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喊保安来赶人就行了。

    她调头就朝校门里走去。

    “别走,欢颜——”莫修白见她要走,冲过去,口齿不清地纠缠着:“求你了,陪陪我,哪怕只是聊聊天,就几分钟而已……”

    说着,伸手过去,却因为喝高了,捞了个空,身子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楚欢颜转过身,看见莫修白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嘴巴还在迷迷糊糊叨念着:“欢颜……要是当时我没和小薇在一起多好……我错了……后悔了……你重新回到我身边好不好……”

    她又气又好笑。

    渣。真是渣透了顶。

    捡起一块石头便走到他跟前,恨不得朝他脑袋上就这么砸下去,手又悬在半空中,停下来。

    当然不是心软。学校门口有监控呢。万一把他砸伤了,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

    为了这男人去警局一趟或者被学校记过处分?划不来!

    可这送上门的渣渣不教训一下,又实在吞不下一口气!

    她正想打个电话让前门的顾氏保镖过来收拾这烂摊子,脑子又一闪,脚步停下来,拿出手机,拨通了妙姐的电话。

    “楚小姐,你好。”那边很快便响起妙姐爽利的声音。

    “你好妙姐。有点儿事情,又要麻烦你了。”

    “楚小姐这么客气干什么?有什么吩咐,尽管说,这次不会是又有小混混找你麻烦吧?”

    “嗯,不过这次不是小混混。是个醉鬼。现在在京大西门这边,麻烦妙姐派人把他带到你那里,治一治。”

    妙姐一疑:“醉鬼?什么人?”

    “一个和女朋友的闺蜜私通,背叛女友、现在又想要吃回头草来找前女友的渣男。”

    妙姐一听就磨了磨牙齿:“老娘最看不起这种男人了!得!我马上派人来!”

    “妙姐,手段不用太激烈,万一闹大了不好。”

    妙姐明白她的意思,轻笑:“放心,咱们也不是那种粗人,只会打打杀杀。楚小姐放心吧,这种贱男,老娘最会对付。”

    *

    两天后,入夜了,女佣走到客厅,对着沙发上正在假寐的顾小薇:“三小姐,晚饭好了,去吃点吧。”

    前天莫修白离家后,她便没怎么睡觉,一直等着他回家,却一直等不到,打电话过去,也没人接。

    刚刚才好不容易小睡了会儿,被女佣惊醒,她条件反射睁开眼朝玄关那边望去,依旧没看见熟悉的人影,失落地收回目光:“我不想吃。收了吧。”

    “三小姐,您这两个月吃了不少苦,身子本来就很虚弱,再不好好补一下,会生病的。”

    “我说了,我不吃!你是听不懂么?”顾小薇将老公不回家的怒气洒在了女佣身上。

    女佣怕引火烧身,这才不敢多说什么,垂下头去饭桌那边收拾碗盘了。

    客厅清净了,顾小薇拿起手机,正想再尝试着给莫修白打电话,手机连番震动了几下。

    一张照片发了过来。

    她瞪大眼睛,坐直了身子!

    照片上,莫修白"chi luo"着上半身与女人亲热地抱在一起,做着不可描述的动作。

    她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这两天她苦苦等着他回家,而他不是去借酒浇愁,是去外面睡女人了?!

    不可能……修白很爱她的,那天撂下的话也是一时气话,怎么可能和别的女人搅和在一起?

    然而,照片上的男人,千真万确,就是莫修白!

    她一咬牙,恨恨将手机砸向大理石地面!

    ——

    傍晚,刚开始营业的酒吧正是人头攒动的时候。

    客人们都从正门陆续进去,准备享受着今夜喧哗与疯狂的时光。

    莫修白却早已趴在吧台上灌了一肚子酒,在电子音乐的嘈杂声中,慢慢支起身子,找酒保要了杯冰块开白开水一饮而尽,脑子清醒了一些,离开座椅,准备去舞池放松一下四肢。

    吧台后,两个酒保看着莫修白烂醉的背影,一边擦着杯子,一边摇头,窃窃私语着:“这人都在这儿喝了好几天了,要不要赶他走啊,万一喝得酒精中毒出事了,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舞池中。

    莫修白舒展着肢体,伴随着电音的节奏跳得正嗨,突然被人重重拉到了舞池的旁边。

    因为还有几分醉意,舞池光线昏暗,他没看清楚面前的人就大骂起来:“你他妈谁啊?”

    “莫修白,你对得起我啊!”压得低低,又充满愤恨,还夹杂着几分哭音的女声响起。

    虽然背景音乐很喧哗,莫修白还是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看清眼前人是顾小薇,旋即抽出她的手,烦躁地说:“你怎么找来了?不懂你在说什么——滚回去!”

    好不容易找人查到他的下落,顾小薇怎么会回去,贝齿一咬:“你这几天在外面干了什么,现在是装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你——你在外面和女人胡搞!”顾小薇虽然气得快炸掉了,还是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尽量压低了声音,生怕被旁边人发觉。

    莫修白皱了皱眉:“我懒得跟你废话。我要去喝酒了——”

    顾小薇老血差点儿呕出来,拉住他的手臂不让他走:“你什么意思,不承认吗?”

    “滚开,我没功夫跟你胡闹!你这蠢女人,害得我没了前途,现在还乱说一气诬赖我?”

    尽管舞池边十分嘈杂,两人逐渐升级的拉扯和争吵还是引起了几个客人和服务生的侧目。

    顾小薇听他这么说,已经气红了眼,最后一点理智丧失,顾不得旁人的注意了,豁出去了,掏出手机便狠狠扔到他怀里:“做都做了,还敢骗我?!”

    莫修白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看清楚手机上的照片,也是面色一变。

    昨天去京大找欢颜,因为醉酒摔了一跤,之后的意识便不是很清楚了。

    只依稀记得被人抬上了车,一路颠簸之后到了哪,手臂一刺,仿佛被注射了一样,就不省人事了。

    再等醒过来,他整个人被垃圾一样丢在了马路边的垃圾筒旁边。

    因为身上没受什么伤,他也没多想,只骂了声秽气,便摇晃着身体进了之前几天泡着的酒吧,继续买醉。

    他和女人亲热的事儿,完全记不清了。

    难道是他昏迷中发生的?

    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见顾小薇把“证据”都丢在眼前,酒壮人胆,哼一声:“那又怎么样?就算我跟别人睡了,你也管不着!你要是不爽就离婚啊!”

    顾小薇还指望他会跟自己道歉,见他连离婚都丢了出来,这辈子没受过这种委屈,顿时暴跳如雷,便扑过去与他扭打起来,哭着嚷:“好你个莫修白——出轨就算了,还要跟我离婚——”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