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始尊 > 第五十二章 粱稷的苦心

始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二章 粱稷的苦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夜一片漆黑,凉风习习,自粱稷军营之中,朱苗化作一道白光,如同流星照亮一片夜色,在黑夜中离去。

    千里之外,一人斜坐在一颗伸出峭壁的松枝上,手中抚摸着玉笛,抬头望着天空圆月。

    朱苗离开军帐,一路奔袭,到此停下。

    “事情办好了?”

    云落出声。

    朱苗点了点头,身子如同幽灵一般,飘到云落身边,一手扶着下巴,一双眼睛转悠着,不断打量着云落,说道:“公子又在思念阿丑姑娘了?”

    云落瞪了朱苗一眼,朱苗淘气的吐了吐舌头。

    云落苦笑摇头,说道:“别说别的了,说说前线情况如何?”

    朱苗点了点头,恢复正色,将刚才在军帐发生的事情一一为云落讲述。

    云落默默听着,并没有插口。半个小时后,粱稷说完,他问道:“公子你觉得那玄玉会包庇何人?”

    云落身子轻轻上浮,最后由坐改为了站立在松枝上,与朱苗平肩,对他神秘一笑,说道:“现在不知道,但是我想很快便是知道了。”

    朱苗疑惑,云落说完身子已经化作一道光束,向着远处冲飞而去。

    朱苗眉头更是皱起,不懂云落这是要干什么,不由跟了上去。

    云落速度不快,朱苗很快便是跟上,他双眼望着云落飞行的方向,小心试探问道:“公子你是要······”

    云落轻轻点了点头,朱苗看着不由一阵欣喜,说道:“等会我可以先出手吗?”

    云落无所谓的说道:“如果你不怕受伤,大是可以。”

    朱苗高兴的说道:“我师傅曾经告诉我,修士不流血就死亡,我可不想成为后者。”

    云落用手中玉笛敲了朱苗脑袋一下,笑道:“你师傅这什么歪理。”

    朱苗说道:“这可不是歪理,公子听我说······”

    路上朱苗开始对云落碎碎念,云落摇头苦笑,拿这个话痨小家伙没办法。

    ······

    粱稷要杀玄玉的消息,很快便是在星云一干国柱还有大将军之中传遍。

    粱稷今夜注定是无眠了,在他的军帐之内,星云神国的国柱走了一个又来了一个,这些人全部都是来为玄玉求情。

    可是无论再多的国柱来相劝,粱稷都是不念往日情义,似乎对玄玉杀意已定。

    这一夜,诸多从风云大陆一路追随粱稷一步步走到今日的修士,都是睡不着觉,他们都在为玄玉担忧着。

    半夜时分,黑袍,灰袍,银袍三位国老,看着跪在粱稷身前,一声不吭的玄玉,摇了摇头走出帐篷。

    帐篷外面,木青,黑蛟,天璇上人已经在等候。看着三人出来,不由疾步走上去,以眼神询问情况。

    当看着三人摇头,木青面色凝重万分。作为粱稷的左膀右臂,他和玄玉的关系自然最好。

    木青说道:“不行,我得再出劝说陛下。”

    黑袍说道:“木青兄不要浪费口舌了,虽说陛下杀意已定,但是在我看来,这件事本身还是出在玄玉兄身上。”

    天璇上人微微皱眉,面露疑惑的说道:“黑袍兄这话什么意思?”

    银袍说道:“刚才我们兄弟三人轮番劝说陛下,不断翻起以往的往事,希望阻拦陛下的杀心。陛下虽然一声不吭,但是我们三兄弟却是觉察到有好几次,他是以眼神示意我们看玄玉。”

    黑蛟敲着脑袋,有些烦躁。他本身是一条黑蛟,算是兽族,平日最烦便是人类这样你猜我猜,说话卖着关子,此刻不由大声吼道:“真是不知道陛下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这么多年情义就特么真的不顾了。”

    黑蛟声音不小,又在粱稷帐篷之外,粱稷自是能够听到。

    粱稷这边听着道没有说话,帐篷外面的黑袍,银袍,灰袍,天璇上人,木青五人却是吓得一傻,木青感觉捂住这个还想骂粱稷两句的莽撞家伙。

    五人押着黑蛟离去,帐篷之中,粱稷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然后瞬间恢复威严与冷漠,他双眼望着玄玉,说道:“天快亮了,你还有何话说?”

    玄玉木然的跪在地上,半响才抬起头,说道:“臣以认罪,无话可说。”

    粱稷双眼微微眯起,双眼望着玄玉突然很是失望,冷哼一声,不在与他废话。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色大明,粱稷居住的军帐之前,木青等人再次到来,今日更有玄天阁弟子,云阁弟子,天兽宫妖兽。当然这星云神国三大势力的弟子,妖兽,都是从风云大陆出来的,不包括此后在东域收取的弟子。

    这一行人,人数不多,不足千人。但是他们却是星云神国的骨干,这千人绝对算得上星云神国的半壁江山。

    由着木青,天璇上人,黑袍,银袍,灰袍,黑蛟六人在前,其余三大势力人员在后,他们目光一致望着粱稷的军帐,情绪略有沉重。

    特别是玄天阁的上百名阵师,他们更是心情悲痛。毕竟玄玉真人,在风云大陆玄天阵宗的时候,可是他们的长辈。

    因为玄玉和善,对不少阵师有着指导帮助,在心中将他当做父亲。

    因此今日对玄玉处决,自然让他们心痛。

    突然帐篷幕布打开,露出玄玉与粱稷的身影。

    玄玉望着外面算是为他送别的亲人,兄弟,战友,眼眶突然微微发红。

    全场安静,没有人发出杂音。

    粱稷目光落在玄玉身上,声音透着冷漠说道:“自己交代自己罪行吧,别让兄弟们误会我。”

    玄玉苦笑一声,说道:“还交代什么,我承认我是叛国贼,陛下将我以叛国罪杀之便可。”

    粱稷双眼微微眯起,眼神之中有着怒意。

    木青等人皱眉,望着玄玉不断给他打眼神,示意他说些什么,或者乞求什么。

    众人跟随粱稷多年,自然也是明白,粱稷本是心善,如果玄玉求饶或者主动认错,或许可得粱稷网开一面。

    到时候只要不死,粱稷关他个百八十年牢狱,这对于修士来说,不就一场闭关罢了。

    因此木青等人实在着急,可是玄玉根本不理睬,只是苦笑,眼眶越加泛红。

    粱稷声音突然响起,将所有人的小动作吓得收回,他目光转向玄玉,声音温和了几分,说道:“玄玉长老真不说什么?或许我错怪你也不一定。”

    木青,天璇上人,黑蛟,黑袍,灰袍,银袍六位星云神国国柱一听粱稷这话,除了黑蛟还傻乎乎的不懂,其余五人都是双眼一睁,望着粱稷与玄玉,突然觉得那里不对劲。

    玄玉双眼突然躲开粱稷的目光,不敢与他对视,说道:“陛下外面天魔老祖的大军虎视眈眈,你还是不要儿女情长耽搁时间了,来吧。”

    玄玉颇有些豪气说着,接着准备闭上眼睛,只求一死。

    玄玉这很明显求死的模样,不由让更多人疑惑。木青等人此刻突然也有些明悟,今日之事定有蹊跷。

    或许玄玉不是叛徒,叛徒另有其人?

    这个想法一出,木青他们都不由肯定,觉得就是如此。

    同时他们也都在猜测玄玉在包庇何人,很快众人便是又有了答案,他们目光快速落在玄天阁阵师之中。

    木青低声说道:“紫云仙子不见了,你们谁见过。”

    天璇上人摇头,说道:“不知道,我昨夜通报并没有发现。”

    “难道叛徒不是玄玉,而是紫云仙子。”

    “定然是如此了。”

    “玄玉和紫云我早听说有事情。”

    黑袍,白袍,灰袍三人对话。

    黑蛟面色难看,低声骂道:“这傻鳖,是要替人顶罪吗?”

    “唉。”

    六人齐齐叹气一声。

    星云神国六位国柱,想通了其中缘由,但是他们谁都没有开口去向粱稷说明他们的猜测。

    因为他们与朱苗想的一样,他们既然能够猜到,粱稷如何猜不到?

    六位国柱心中松了一口气,现在他们知道玄玉不是叛徒,那粱稷定然不会真的杀他。

    粱稷看着一腔赴死的玄玉,心中真的很痛,他突然大声说道:“既然你说不出你当叛徒泄露了那些事情,那就由我来说。”

    “星云十三年,你在我们平定那八级界域最后一战之中,泄露我们阵法阵眼所在,导致我星云将士损失三万余人,从风云大陆跟随我们的兄弟损失三千人。”

    所有人陷入回忆,如果没有记错,那是“龙渊之战”。

    “星云一百二十五年,当时我们面对八大界域联手围攻,原本皇城有我和玄天阁弟子阵法防御,根本万无一失,可惜最后却是出现阵眼被人发现,导致城破,损失十万星云将士,其中数千随我们走出风云大陆的玄天阵宗弟子以身补阵,最终死亡。”

    所有人跟着粱稷的讲述继续回忆,如果没有记错,那是第一次“星云皇城守护战”。

    “半月前,我们与天魔老祖第三战期间,在我布阵抵挡天魔老祖期间,阵法阵眼再次泄露。那一战,我差些阵亡,我军损失超过三十万将士。”

    云阁弟子,天兽阁妖兽突然抬头,望向玄玉,突然没有悲痛,反而有了狠光。

    原来和天魔老祖第三战,是他泄露了阵眼所在位置,导致防御阵法被破。这一战,可说是星云神国成立,付出代价最沉重的一战,如果不是血月神帝以命相搏救下粱稷,差一些便是导致亡国。

    不过玄天阁上百名弟子望着云落与玄玉,眉头却是微微皱起,脸上充满了疑惑。

    当日天魔老祖突然出奇兵,弄出隐藏的三百万大军,导致粱稷一下受挫,只得布阵暂时龟缩。

    事后阵法是被破,但玄天阁的阵师却是记得当时玄玉可是拼命修补破损的阵眼,更是消耗了半条性命。

    可说,粱稷和天魔老祖第三战遇险。虽然是血月神帝以命相搏救下粱稷,但是玄玉也可说是以命相搏在救粱稷。

    虽然玄玉未出手就粱稷,但是阵师都明白。如果不是玄玉在粱稷魂力快要枯竭,不顾自己重伤为他灌输魂力。就算是血月神帝救下粱稷,那一战粱稷也得重伤。

    最终没有粱稷主持战局,和天魔老祖第三战谁胜谁负可真不知道!
始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