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诸天帝尊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奢华宝刹

重生之诸天帝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五章 奢华宝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洛阳城中,风云汇聚,一股压抑的气氛笼罩全城。

    一个小酒馆中,几个青衣食客正在饮酒,同时小声的在交谈。

    “师兄,你有没有发现,这两天城中武者数量大增,很久见不到的绝世高手、先天高手都成批的出现?”

    “自然发现了,说起此事,你们难道不知道吗?十日前玄主大人发出声来,命慈航静斋将和氏璧交到瓦岗,否则他会在今日亲自来取。”

    一人嘿嘿一笑道,他们这些江湖人,最爱看这种热闹,两方顶级势力争斗,不管哪方倒霉,都与他们无关。

    “玄主如此霸道?”一人一脸惊讶道。

    “那是,那可是天下第一高手,一脚踏翻宁道奇的人物,又岂是我们能够理解的?”那个被称为师兄的人一脸憧憬道,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能成为那样的人。

    “不对啊,慈航静斋不是说,和氏璧早已被玄主抢了吗?”一人疑惑道。

    “谁知道呢?也许是慈航静斋的人弄出来的谣言,也许是玄主不想承认自己有和氏璧。那些大人物的事情,我等小人物又怎会知道?”那个师兄摇了摇头,漫不经心道。

    “也是。”他的同门点了点头。

    “嘿嘿,这下子可有热闹看了。”紧接着,几人嘿嘿一笑。

    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在一个隐蔽角落里,两个少年静静听着他们的谈话,一脸喜悦。

    “陵少,你说师傅他会来吗?”一脸刚阳正茂、浑身霸气初露的少年低声对另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问道。

    “当然,师傅他老人家说一不二,说出的话,自然会办到。”少年一笑道。

    “好久不见师傅与贞姐,这次刚好去见见。”

    这两人正是被姬玄天赶出来历练的寇仲与徐子陵,虽然只有十三岁,但练武之后,模样却是十六七岁的模样,经过大半年的闯荡,他们也成熟了许多,闯荡出不少名头。

    在得知自己老师做过的一些事情后,他们一脸自豪,这就是他们的老师,天下第一强者。

    同时,他们也知道了自己师傅的目标,这段时间,他们有意的去了一些城池,认识不少人物,比如,江淮杜伏威、虚行之、巨鲲帮云玉真等,当然也杀了不少人,如巴陵帮香玉山、萧大娘等几个高层,将香家多年经营的生意捣乱得七七八八,导致盘踞山东、河北一带的萧铣受到重创,实力大减。

    李子通、杜伏威等各方势力又趁火打劫,短短几日,已蚕食萧铣不少势力。

    除萧铣受了重创,宇文阀同样被波及。

    除此之外,两人也认识了李世民与李靖等人,与宇文阀交恶。哪怕有了姬玄天的干扰,有些事情依旧无法避免,有些人与主角命运相连,该遇上的迟早会遇上。

    ……

    洛阳城外,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座寺庙,名为静念禅院。

    院外山脚之下,姬玄天毫不掩饰自己的行踪,背负一柄绯红袖刀,独自一人由山下那恰好做成一百零八级的阶梯大摇大摆地拾级而上。

    姬玄天还未及山门,便早有知客僧在门外。

    “不知静念院,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幕空潭曲,安禅制毒龙。”姬玄天眼中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在面前拦阻似的,一路拾阶而上,一边随口吟咏,他看也不看面前两个自山门处伸手阻拦自己的知客僧人。

    “贵客留步。”一个年纪稍大的知客僧合十道:“本院近日有事闭院数日,不接世事,还请贵客速速离去。”

    姬玄天看了他一眼,两僧人便遭受重创,他继续向前行去。

    不久,他登上一座安放了重达千斤巨钟的钟楼上,俯瞰远近形势。

    只听阵阵梵唱诵经之声,悠悠扬扬的似从遥不可知的远处传来,传遍整个寺院。

    净念禅院内建筑物都依次排列在正对寺门的中轴线上,以铜殿为禅院的中心,规模完整划一。中间那座阔深各达三丈,高达丈半的铜殿,整座都为金铜所铸,这不但需极多的金铜,还要有真正的高手巧匠不知历经多少时日才能铸成。

    以杨州城的富裕,尚未有那么奢侈的一座铜铸的庙宇大殿。

    以姬玄天的见识,也要为之而惊叹。因为就算是现代的庙宇,现代的财力和建筑铸造等能力,也未曾听说能有如此奢侈的铜殿。

    隋唐时佛教之昌盛,财力之雄宽,由此可见一斑。

    除铜殿外,所有建筑均以三彩琉璃瓦覆盖,色泽如新,尤以三彩中的孔雀蓝色最为耀眼。阳光照射下,简直宝光万丈,辉灿耀目,真有如西方极乐仙境一般,一种超凡脱俗之风扑面而来,让人沉浸其中,久久无法自拔。

    姬玄天眼中寒光闪烁,外面烽火连天,生灵涂炭,这帮和尚却独身其好,还靠虔诚百姓的香油钱过着闲情悠然的生活。

    天下不知有多少人温饱不继,可是这帮沙门高人却还有闲钱来铸金铜大殿,来做这些三彩琉璃大殿。

    不知这群秃驴是否吃饱了没事干,还是吃饱了撑得慌,自作主张为天下万民挑选真命天子,忘记了和尚真正该做的事情。

    这一点与原来佛教创始人释加牟尼那种不设庙宇、不讲排场、甚至率徒乞讨游世来渡人的慈悲,相差简直不知多少亿万倍。

    现在的这些沙门和尚,不但大起庙宇,还争相攀比。好像不是道行谁高,不是境界谁高谁最强,而是庙宇谁的漂亮谁就受人尊重一般。

    庙宇起得虽高,境界却低俗无比。

    姬玄天对奢侈的和尚简直没有一丝的好感,有那么漂亮的房子住着,又天天吃饱喝足,这些和尚,比起汉武帝厩中肉马又何分别?如此奢侈,心性境界又能高到哪里去?

    姬玄天处身的钟楼位于铜殿与另一座主殿之间,但相隔的距离却大有差异,前者远而后者近。形成铜殿前有一广阔达百丈,以白石砌成,围以白石雕栏的平台广场。

    白石广场正中处供奉了一座文殊菩萨的铜像,骑在金毛狮背,高达两丈许,龛旁还有药师、释迦和弥陀等三世佛,皆彩塑金饰,颇有气魄。但姬玄天觉得院中这些信仰文殊菩萨的和尚,如果不对文殊菩萨和诸佛塑像金身,而是简陋而居,勤练佛法,相信这位大菩萨和诸佛会更加高兴一点。

    和尚自渡,讲的是早登彼岸。

    世间一切,四大皆空,如此注重佛像庙宇,那不是叶公好龙又是什么?

    在白石平台四方边沿处,除了四个石阶出入口外,平均分布着五百罗汉,均以金铜铸制,个个神情姿态不同,但无论睁眼突额,又或垂目内守,都是栩栩如生,与活人无异。

    其它建筑物就以轴上地主殿堂为整体,井然有序分布八方,以林木道路分隔,自有一股庄严肃穆的神圣气象。在白石广场文殊佛龛前放了一个大香炉,燃着的檀香木正送出大量香气,弥漫于整个空间,令人的心绪亦不由宁静下来,感染到出世的气氛。

    姬玄天看了暗自摇头,众多穿越者仇视佛教,也不是没有道理。

    想到这里,姬玄天也失去了耐心,一步跨出来到大院中央,径直朝着前方走去。

    他的身影刚显露出来,便有四个强大气息的和尚走了出来,同时更多的和尚手持棍棒围了上来。

    “阿弥陀佛,贫僧不嗔,乃本寺四大护法金刚之首,见过姬施主!”

    ……
重生之诸天帝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