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65章 喜脉喜脉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5章 喜脉喜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停云携同贤王一起回了昭王府。

    萧丰谷早就得了信,在家等的不耐烦,起来坐下多次,老王妃被他弄得个心乱,把人赶去了外间。

    萧辅麟没有过来,这几日都安分的歇在世子院,除了萧声以及萧丰谷,谁都不知这里还藏着个大活人。他知晓二闺女还住在琉璃阁,硬是压下了想见的心,就怕惹出别的事端。

    此时他正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院落,心思早已飞去了主院。

    儿子就要回来了,没有中毒,没有受伤,而且马上就要掌管这个王府,说不高兴是假的。甚至这个结果让他满意到,放弃对太后的仇恨都可以。

    罪已经受了,就算让老太婆拿命抵偿,又能如何。他和禹凤最想看到的无非也是这场面,王府安宁、爹娘安康、孩子们过得好。

    萧惟怀的诚意他看到了,让三子萧琛替代了停云。就算不是真心实意,但他心里平衡了一些。你的儿子是宝,我的儿子也不是草,甚至比你所有的儿子都棒!

    “爷,世子进门了,贤王接回来的。”萧声眉飞色舞的进门来,因为萧辅麟身份尴尬,最后他以爷相称。

    “回来了啊,还挺快。”萧辅麟丑陋的脸上展开笑意,依然吓人。

    萧声骄傲的扬眉,“可不是,贤王对世子态度都变了,就像是同辈。而且,老王爷亲迎出去的,贤王说明日旨意会来咱们王府。对了,爷,世子接旨后就是新王爷了吗?”

    萧辅麟哂然一笑:“要进宫谢恩,受封以后就是了。”

    “真好,世子可是天凌最年轻的王爷呢。”说完,他捂住嘴,讪讪的看向萧辅麟,好像当着主子爹这样说,不礼貌?

    毕竟按照律例,世子算是跳了一级,他爹连世子都没当过。

    萧辅麟白了萧声一眼:“既是事实,该说边说,看你扭扭捏捏的成什么样子,没的给你主子丢脸。”

    “是,爷。”萧声暗暗自责,要是世子在,估计这会儿他已经被罚去鹰隼了。

    萧声端上茶水,就被萧辅麟赶了出去,让他去守着门口看看萧停云何时过来。

    这会儿萧停云正陪坐在下首,和祖父与贤王闲话家常。基本上是那两人说,他听。

    看上去像是在认真倾听,其实他心思早已飘远。

    明日宣旨后,他就再也不能去书院了,将成为天凌第一位少年王爷,未及冠就袭爵的第一人。爹娘应该会为自己开心,同时也会悄悄隐退。他要给二老找个好地方,给他们打造属于自己的王府,平安喜乐过下半辈子。

    还有霜落,自己袭爵后,要把侯府一家都请过来,给她日后嫁过来掌家添势。正想着,嘴角就勾了起来,看上去五官柔和,添了股儒雅之气。

    贤王正好望过来,见状一愣,不由哈哈大笑:“堂叔,你看停云这找了媳妇的,就和我家阿念不找媳妇的不一样。”

    萧停云收住笑,面无表情的看向贤王。

    萧丰谷捋捋胡须,笑眯眯的问:“那你快给阿念定下来啊,放眼天凌,想给阿念做媳妇的贵女可有的是!”

    贤王摆摆手,叹息道:“别提了,他娘说了多少次,阿念就是不松口,也不知能看上谁。”

    萧停云勾唇:“堂伯父,‘放眼天凌’的念堂兄看不上,可能那人不在天凌?”

    贤王嘶了一声,摸摸下巴,“诶?”

    他沉思了半晌,貌似,左相的女儿去了土帛,而自己的王妃好像提过这婚事,因为人家女孩去了土帛而作罢。啧,回去和王妃商量商量,莫非阿念是还念叨着人家?

    萧丰谷不着痕迹的瞅了孙子一眼,他可不是喜欢随便帮助别人的人啊,那就是,有猫腻?

    萧停云端起茶,无视祖父探究的小眼神,好整以暇的啜了一口。

    贤王一口饮尽杯中茶,站起身:“停云风尘仆仆赶路而来,也该歇歇了,堂叔,侄子告退!”

    昭王站起身,“也好,本王送送你。”

    萧停云也站起来,“堂伯慢走。”

    送走了贤王,萧停云慢悠悠的背着手走回世子院,若没猜错,他的爹眼巴巴的在等着自己呢吧。

    萧辅麟果然在等他,见儿子一面后,他就要去找凤儿,二人再也不分开了。

    房门被萧声关上,父子俩面对而立,谁也没开口,互相打量。

    良久,萧辅麟苦涩的叫了一声:“停云,原谅爹娘吧。”

    萧停云下巴抬高一些,望着房梁霎了霎眼睛,把鼻间的酸涩逼退。事已至此,还谈什么原不原谅,说到底,他们一家又有什么错。

    “爹!”萧停云调回视线,看着萧辅麟,认真的叫了一声。

    萧辅麟的眼泪几乎夺眶而出。

    这声爹,让他的心酸痛无比,只想与儿子抱头痛哭一场。

    “哎,好小子!”他哽咽着应了,伸出手搭在萧停云肩头。

    萧停云上前一步,也拍了拍父亲肩膀,以示安慰。

    “看你这样好,爹娘就放心了,你娘还在等我,我就不在王府多呆……”了字还未出口,就被萧停云冷冷打断。

    “怎么,又想逃避?想带着我娘去哪里?”

    萧辅麟失笑:“不是逃避,我与你娘想一起去走一走,毕竟浪费的时日太多,再不恩爱就真老了。”

    这句话让萧停云的脸色缓了缓,是啊,还有几个十年能携手?

    萧辅麟看看儿子,正色道:“萧惟怀说补偿我们,咱不稀罕,只要你好好的,就是爹娘最好的寄托!”

    “先不要走。”

    “嗯?”萧辅麟奇怪的看他。

    萧停云勾唇:“他的补偿咱们是不稀罕,但是,该给的,咱们就得要。”不要是傻子。

    想了想,萧辅麟决定,听儿子的。

    他让萧停云给禹凤去了消息,再在王府待几日。

    翌日,萧停云穿戴好世子朝服,与昭王接了圣旨后,坐上马车一同前往宫中谢恩受封。

    来宣旨的是南王与贤王,萧念萧瑜没跟着,这会儿在萧琮宫里等着呢,到时三个人一起过去。

    昨日他们俩在萧琮院子里与宇文馥不期而遇,宇文馥含着眼泪竟然摇摇欲坠,在二人发现不对时,晕倒在她丫鬟身上。

    萧念嘴角直抽抽,这晕的,也太是时候了。他们不来,她也不晕。着人去贺月影院子里叫萧琮,贺月影琢磨着不对,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萧琮一来就皱起了眉,侧妃宇文馥越来越会添乱了。

    萧瑜耸耸肩:“我和阿念刚从御书房过来,她……你的侧妃就晕了。我说二哥,你也别太宠妻灭妾了。”毕竟是他第一个喜欢过的女人,真心不希望她过得这么凄凉。

    贺月影闻言狠狠地瞪了萧瑜一眼,这个南王府世子就是个傻的。傻就傻吧,话还多。

    萧念轻咳,手肘碰碰萧瑜,示意他闭嘴。

    果然,萧琮脸色不好的冷哼一声,“太医叫了吗?”

    贺月影笑盈盈的施了一礼:“殿下,臣妾去看看,您与世子们说话。”

    萧念似笑非笑的摇摇头:“大家闺秀和小家碧玉比起来,还真是不一样。”

    本就心很乱的萧琮,这下更乱了。娶了正妃侧妃,一点助力都没有,反而还不如不娶的时候。阿琛虽然去了边关,但这也是受重用的表现。反观他,都是鸡毛蒜皮的差事。

    阿念无意中的一句话,让他心里打了个颤,凤命在天,真的能是小家碧玉堪当的么?

    贺月影一进萧琮的屋,脸上的笑就耷了下来,宇文馥是越来越不要脸面了。表哥不去她的院子,她就找来表哥的院子,还当着萧念萧瑜的面故意昏倒,真是可恶至极。

    宇文馥被放在了萧琮平日休息的榻上,贺月影皱眉,碍着太医正在给宇文馥把脉,就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当着太医,她还是那个明事理的正皇子妃。

    太医隔着轻纱,望着墙上一隅静静地品着脉。良久,他面露喜色的拿下了手站起身。

    “侧妃身子如何?”贺月影温和的问,双手交握与身前,极尽雍容端庄。

    太医连忙施礼:“下官见过皇子妃,侧妃身子无大碍……”

    正说着,萧琮三人也走进来,太医又是连忙行礼。

    萧琮摆手:“无需多礼,她怎么样了?”

    “回殿下,侧妃脉象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之状,应是喜脉无疑。只是肝气郁结,气机郁滞,所以才会昏倒。”

    萧琮傻了,喜脉?

    贺月影更是身子一晃,喜脉?

    ------题外话------

    谢谢亲们爱的票票,和宝贝的发发,虽然现在双倍票票,但小逸不好意思求票了,前段日子更新不给力导致汗颜收票。只能说,谢谢还在追的亲,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