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55章 你哪里都比不上她!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5章 你哪里都比不上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唯有一栋很有些年代感,墙体泛黄的白色三层窄瘦的小楼伫立在视野中,显得阴森森的,三楼只有一个小窗户与外界相连,却也紧闭着。

    比自己想象中更凄清。

    “太太,……少奶奶也来了。”塔楼前,保镖见秦如仪和楚欢颜过来,走上前。

    秦如仪见状,用手碰了一下楚欢颜。

    楚欢颜轻声说:“顾太太想看一下顾三小姐。能通融一下吗。”

    “既然是少奶奶吩咐,当然没问题。我陪两位进去。”保镖转身,用钥匙打开一楼的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秦如仪松了口气,拉着楚欢颜便进去了。

    进了塔楼,楚欢颜感觉到比外面更加阴冷潮湿,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视线中,甚至还有一个疑似小强的生物飞快窜过!

    每层楼只有走廊上亮着一盏瓦数很低的灯。昏昏暗暗的。

    顾小薇在这种地方关了一个月,连人都不能见,也是够受了。

    秦如仪虽然嫁进顾家这么多年,却也从没进过这塔楼里,此刻脸上也是闪过一丝惊惧,无法想象娇生惯养的女儿是如何在这里关了一个月,又夹杂着浓浓的于心不忍。

    在保镖的带领下,两人上了楼顶,走到一扇门前,保镖用钥匙打开房间门,推开。

    楚欢颜看见只有十来个平方的昏暗房间里,一个几乎瘦得脱形的身影坐在单人床上,呆滞的眼睛盯着地面。

    一只小强窜过那人的脚背,那人却仍是呆呆的。不知道是早已失去了反应还是根本已经习惯了。

    是顾小薇。

    小房间里有个小隔间,里面是个蹲厕,地面放着几个水盆,应该是住在这里的人用来洗漱方便的地方。

    她禁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这哪里还是平时那个光鲜亮丽,唯我独尊的顾家千金顾小薇?

    以前的顾小薇,别说小强共处一室,就算椅子上多一点儿灰尘都要让人擦个十几次才愿意坐下。

    弄成这个模样,比坐牢更惨。

    坐牢起码还能有人说话,还能每天出去放风呢。

    看来,以后真的不能惹怒了某人。

    宁得罪野兽,不得得罪顾二爷啊。

    不过也不奇怪。那男人在家行私刑也不是第一次了。

    秦如仪看得热泪都涌了出来,冲进去,一把抱住女儿:“小薇。你怎么瘦成这样,没好好吃饭吗?”

    一个月没见天日,也几乎没听到人声的顾小薇反应都迟钝了好几拍,隔了两三分钟才回过神,哇一声大哭起来:“妈——你怎么才来啊……”

    秦如仪对女儿所有的气,看见她这幅样子也都全消了,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安慰着。

    “妈,你快让哥放我出去好不好,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我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我会死的……”

    顾小薇哭得都快断气了。

    秦如仪虽然心疼得不行,却也只能安抚:“乖,你先忍一忍。等你哥气消了,肯定会放你出去。”

    顾小薇听妈这番话,好像意思是说近期内怕是没法出去了,一怔,目光充满绝望,又一移,正好落在门口的楚欢颜身上,忽然就像濒临绝境、豁出去了的母兽,推开秦如仪,朝门口冲过去几步:

    “你怎么来了?你来干什么?看我笑话吗?瞧瞧我被你害得有多惨吗?我知道,是你,这次是你害了我,跟我哥说我绑了白副市长的孙子,是吗?”

    那天,从集团被保镖押回顾家大宅的一路上,顾小薇越想越是怀疑,没被关进塔楼前拉了个顾家佣人问了几句,这才知道原来楚欢颜和雷霆来过顾家,与哥见过面。

    前后一想,便明白了。

    她这次事情败落,绝对与楚欢颜脱不了干系!

    肯定是楚欢颜查到了什么,把她的事告诉了哥。

    保镖见得顾小薇气势汹汹朝楚欢颜扑来,生怕伤到了楚欢颜,想也不想便挡在前面,手臂一抬!

    顾小薇立时便被撞得掀倒在地,摔得七荤八素。

    “三小姐对不住了。不过三小姐要是继续这样对少奶奶无礼,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保镖冷声。

    顾小薇听得更气,爬起来失心疯般地再次准备冲向楚欢颜:“你厉害啊,连我哥的保镖都对你唯命是从——”

    话音未落,被人拉了过去,一个耳光刮来,丢到自己脸上,顿时倒退几步,被打懵了!

    这一次,不是保镖,竟是秦如仪亲自动的手。

    楚欢颜和保镖双双呆住。

    顾小薇显然也不敢置信,许久才哇的哭出来:“妈——你——你这是干什么?”

    秦如仪咬牙,冷冷盯着女儿:“干什么?我让你清醒一点!都被关在这里了,还在口口声声把自己的错赖在别人头上。今天要不是欢颜,我连见你一眼都不行,你却还要打人家!”

    这是秦如仪第一次称呼自己“欢颜”,楚欢颜怔了一怔。

    “妈……”顾小薇见妈竟然偏帮楚欢颜,又气又难受,眼泪啪啪留下来。

    “够了。我还以为这么多天你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了……是我高估了你。”秦如仪气从心来,再不想多说什么,朝门外走去。

    “妈……你别走,你让哥把我放出去啊——”顾小薇见妈离开,撕心裂肺喊起来,得到的却只有秦如仪没回头的坚决背影。

    保镖见状,赶紧锁好门,与楚欢颜一起也跟了出去。

    ……

    回别墅的一路,秦如仪都没出声。

    楚欢颜知道她心情不大好,也没多问什么。

    直到进了别墅,秦如仪坐下来,才仿佛抽掉脊骨一般,长叹了口气。一瞬间,像老掉了好几岁。

    楚欢颜默默说道:“顾太太,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您好好休息吧。”刚一转身,却听见秦如仪落寞的声音响起:

    “你说得对。我不会教女儿。我这么宠小薇,其实是害了她。”

    楚欢颜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秦如仪憔悴难过的神色,也不好说什么:“顾太太别多想了。”

    秦如仪失神地苦笑:“行了。今天麻烦你了。你先回去吧。”

    * *

    西苑。

    被关了快两个月的顾小薇终于重见天日。

    踏出副楼,猛烈的阳光从天空直射而下,她条件反射抬手,遮挡住眼睛,半天才适应。

    “三小姐,车子在那边。司机会送您回去。”女佣站在面前。

    “妈呢?我想先去见她。”两个月的黑屋禁足,磨平了顾小薇的大半锐气,声音有气无力的。

    “太太一大早就佛堂了。还没回来。”

    顾小薇神色一凝,蜷了蜷手心。

    明知道自己今天出来,妈却还去了佛堂,分明是故意对自己避而不见。

    连哥都放她出来了,妈对她的气,却还没消。

    多少也是拜楚欢颜所赐。

    她吞下怨恨,又问:“修白呢?没有来接我吗?”

    “姑爷没有来。”

    她皱皱眉,修白被哥炒了,这段日子应该没什么事,肯定也知道自己要回家,怎么没来接自己?

    **

    回了与莫修白的新居,顾小薇就迫不及待进了屋:“老公——”

    屋内,却没人回应,只有一个钟点女佣从厨房跑出来,看见她回了:“三小姐。”

    “姑爷呢?”顾小薇将自己甩在沙发上坐下来,摊开双臂。

    “姑爷还没回来。”佣人语气迟疑了一下。

    现在早上八点还不到,什么叫……还没回来?

    顾小薇坐直身子:“你的意思是修白昨晚没回家?”

    “嗯……”

    顾小薇见她说话瞻前顾后似的,不耐烦了:“有什么话,就给我老老实实地说,不要吞吞吐吐!”

    佣人这才低声汇报:“其实这段日子,姑爷几乎……几乎天天都夜不归宿。每天早上甚至中午,才会喝得烂醉回来。”

    顾小薇吸口气,也明白,估计修白被哥开除,而且还是全公司内部通报,面子挂不住,才会借酒浇愁。

    正这时,玄关门声轰隆一响,踉跄的脚步声走进来。

    “姑爷……”佣人望过去,喊了一声。

    莫修白烂醉如泥,浑身酒气,跌跌撞撞地走进来。

    顾小薇见莫修白回来了,忙走过去搀住他,心疼道:“修白,你怎么搞成这样了?走,先上楼去休一下。”

    莫修白头一抬,醉眼朦胧地看看了一下眼前的人,忽的大力甩开了顾小薇。

    顾小薇被摔得后退两步,只当他是喝的太高,正要再次走过来,却听他咬着牙呵斥:

    “别碰我,给我滚远点!”

    顾小薇瞪大眼睛:“修白,我是小薇啊,你看清楚点,你是喝醉了吧……”

    莫修白哪次对她说话不是柔情蜜意?从没对她这么凶过。

    “没错,说的就是你!别碰我,我不想看见你!”莫修白恼怒地盯着她,仿佛眼前的女人不是老婆,而是仇人。

    “我怎么了?我为了你,被我哥关在西苑那边快两个月,吃了不知多少苦,你没来看我一次就算了,今天不去接我也算了,现在不安慰我,还对着我又是吼又是骂,你是不是疯了?”顾小薇气不打一处来!

    “还叫我去看你?安慰你?得了吧!不是你,我好好的,怎么会被你哥赶出顾氏,还全公司通报永不录用?我在顾氏的前途,全完了!以后就算想去其他大集团,也难了!你这哪是为了我?完全就是害我才对吧!你神经病啊,跑去绑架白副市长的孙子……我还当你真的说服了白副市长,白副市长才将项目给了我呢!我这次真是被你连累惨了!”莫修白打了个酒嗝,浓浓的酒气夹杂着怒火喷到了顾小薇的脸上。

    顾小薇眼泪涌了出来,又气又不甘心:“我也想要你能尽快升职啊,你不是成天说你空有一身才干,哥却不给你施展的机会,成天待在仓管部太憋屈吗?不是为了你,我能这么做么?”

    “行了吧,你不帮我,我最多就是不升职,至少能在顾氏继续待着,以我的能耐,总有一天能上位。可你现在把我的前途全搞砸了!”莫修白狠狠道,又上前几步,捏住顾小薇的下巴,用力一托,讽刺道:“还有,别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你想让我快点调部门升职,不也是为了你自己吗?为了满足你的虚荣心,让你在楚欢颜面前有面子吗?免得让她觉得你抢了一个废物!?不是吗?”

    顾小薇听着他冷冷的语气朝自己袭来,眼泪流得更加汹涌。

    从来都是被莫修白如珠如宝地对待。

    此刻,这种对待陌生人还不如的态度,让她接受不了:“修白,难道对你来说,进顾氏集团,比我还要重要吗?就算不在顾氏了又怎么样,我们还是能好好过日子啊……你还记得我们婚礼上,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怎么承诺的吗,你说这辈子一定会爱我到老……还有,我们刚刚偷偷瞒着楚欢颜在一起时,你说过,这世界上,没有比我更重要的宝贝,只要能和我在一起,什么眼光都不会介意……”

    “住嘴!”莫修白听她一说,气怒又复卷,酒气逼人地斥道:“那种话你也能信?你以为你真的那么让男人离不开?要不是看见你是顾家的千金小姐,你哥哥是顾氏集团的掌舵人,我会放弃好好一个女朋友,要你?!你哪里都比不上她!唯一胜过她的,只有家世而已!”

    顾小薇一颗心仿佛跌入极寒冰窖里,瞬间冻结!

    你哪里都比不上她!唯一胜过她的,只有家世而已!

    每一个字,就像最锋利的刀,一刀刀戳进她的肌肤,让她血肉模糊。痛苦不堪!

    身为京城第一家庭的千金,身上自带光环,追求过自己的男人有不少是奔着她的家世而来,她不傻,是心知肚明的,遇到莫修白后,对于莫修白的示好,她也曾怀疑过,但莫修白实在太会套路,生生让她坚信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爱的绝对是自己的人,并不是自己的家世。

    上次,楚欢颜拿出莫修白的录音,让她坚信莫修白纯粹爱着自己的心意,有了动摇。

    而这一次,一颗心,却是彻底的碎裂。

    莫修白却显然没顾忌到顾小薇的心情,冷笑着继续说道:“可现在呢,你就算家世再好,对我也没任何好处了!本来想当了顾家的女婿,我就能进顾氏集团,能在商圈大展宏图,可现在,顾氏集团把我永远拒之门外了!就因为你做的那些蠢事!顾小薇,你认为你这个顾家三小姐的身份,对我来说还有什么价值吗?”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