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248章 造心铸魂(求订)

逆流黄金时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8章 造心铸魂(求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我是一个小道童兄弟月票支持。谢谢】

    任正飞,接到电话被强行请过来,参加什么级别的会都不清楚。

    进了中科大院的门都没晓得要和谁开会。

    此前不久,他接受了来自未来中国投资公司的500万无息贷款。当然,韩枫也不会无条件的支持他,这笔钱的还款期为五年,还有一个重要的合作项目,两家公司在通信光缆和数据交换机等设备上展开合作。意向书已经签订,介时如果合作成功,这五百万将转成新公司的股本。任正飞缺钱缺的已经卖房子卖地,虽然他很小心这个名下啥业务也没做的未来中国投资公司,怕被蛇吞象。可总归钱解渴啊,不然自己的研发团队天天就得喝粥不说,继续在搞的万门交换机就没着落了,有那么一会儿,他已经动了心让未来中国投资入股,可最终感觉这是自家的孩子,生死看天吧。

    后来,在海市出差,再次偶遇刘云刘经理,才知道未来投资的老板竟然就是鼎鼎大名,商界青年才俊,食品行业新秀,半年间建起了几千万规模奶制品厂的韩老板!

    更没想到,自家一个名不见经传,正苦逼着研发一种国外已经不算领先的程控机器的小厂厂长竟然被韩老板请进了中科院。

    柳上志非常清楚,韩枫是盯上了自己这块肥肉,他代理的好好的,因为北方之行,忽然间上风变向,科委的领导明确传达了消息,不可能给你一家独大,而且在研发上,也不再是计算所一家。因为,未来中国投资将在国际上广选人才,建立未来科技研发中心,这件事已经达到了广泛的支持,特别是有理工类、电子工业专业类的高校,其中叫的最响的是位于双肥的中科大、海大还有新建不久的深大。

    可这些学校都抢不过北大。

    因为,韩枫现在是北大在读生——前来参加顾委主持,各高校领导和顶级专家参加闭门会议的人中最淡定的当然是北大校长吴树青。虽然还是一个连军训都没参加完的新生,可那也是我的学生,特招破录可是我吴树青签的字,当时给他选经济学院学经济是看到他的商业天赋。

    未料这还没过两个月,这小子就去西方翻了个筋斗云,闷了英国人一棍,抢了2亿美金——他完全相信这是真的,因为这实在没有吹嘘的必要,真不真不重要,重要的是,关于计算机与国家安全,未来经济将被信息化技术发展带向何处这两大高端课题是我的学生首提,并且推动最高层下大力气要研论出一个影响未来十年甚至百年的工业技术、信息技术和信息经济的重大决策。

    仅就这一点贡献,吴树青校长已经和孙阶祥院长打了招呼,韩枫以后这四年就算什么也不学,只要把这个经济信息化推动起来,就准以全优毕业。孙院长更是与有荣然,关于国外信息化与经济的关系,他还真没有更多的思考过,这次听完韩枫长达两个小时的演讲,他已经意识到了西方经济学这门课到了必须要与时俱进的时候了。在他们的思想里,任何事都没有国家安全,国家发展重要。

    柳上志一直闷着头,谁也不理。这些年连想的发展让他更喜欢经营搞倒买倒卖的贸易,对技工贸的定位越来越有抵触,没想到突然间又多了这么一个多事的小子,你好好的卖你的肉得了,过来和我抢这块肉……到时候,怎么死的就别说我下手狠了。他已经有了一整套贴牌、组装,特别是打民族品牌销售个人Pc的方案,对计算所总工倪光楠搞的程控机等硬件产品越来越不感冒。

    抬头的功夫,发现一个身上灰土尘尘,眼不大,一脸愁容的庄稼汉怎么坐到了自己的旁边?心中顿时无语——这个,就是那小子说的什么卖房子搞研发的民营企业家吧,这么顶级的会议,搞这么个二杆子来,不怕泄密吗?也不知上头这是怎么了,这么听这小子的建议……

    任正飞看着一位西装革履的人坐在自己名牌旁边,还很友好的点点头。可惜柳上志什么表示也没有,只能尴尬的坐上,因为另一个门口,重要人物已经一个接一个的走了出来。

    老人家也来到了会场。和他一起先后进来的还有江、李等四位大领导。

    他回来这三天,除了听取大会报告准备情况就是这个闭开秘密会议的情况,同时让叶方国从各种渠道搞来了计算机与现代工业,计算机信息技术米国发展现状等等多方面的资料,并请来几位电子信息技术的专家,专门研究韩枫之前说的技术、生产力以及国家安全之间的关系。随后,以特别内参的方式送给了国家领导机构,于是今天来的人中又多了几位。

    本来以为是学术研究会,没想到只开了十分钟后,话锋一转成了高级政治经济科学会议。

    “米国和西方已经占领了信息世界的高地,可他们还没有完成占领全世界,我们若一旦错过现在奋起直追,迎头上赶的机会,那么就像打仗一样,处处受制于人,被动挨打,甚至满盘皆输!”

    老人那短促而有力的拳头,那一闪而过无比寒栗的目光!

    韩枫看着、看着,热泪两行……突然间,胸中一股熊熊火焰升起,那是一种高度的责任感,那是前生带过来的梦想、人生追求、价值的火焰。终于,韩枫也知道了自己和众多或有或没有的重生者不一样的地方,吃喝玩乐泡妹子可以有,却不是本心所求,在这一改变历史的重要时刻,韩枫知道自己本心在求什么了。

    “信息化基础的芯片我们没有,控制信息设备的操作系统我们没有,用来干活的各种软件我们还没有,嗯,你们中科搞出来的汉卡还是不错的嘛,至少让不懂英文的人能用电脑了。”

    柳上志听得很振奋,可是中科院领导却脸红的低下了头,他听得懂,这是明褒暗讽这十几年来中科在这方面几乎没做什么的事实!

    “若不是韩枫同志从国外带回来这些深度研究资料,我们这些人将会沉浸在国外技术带来的大好特好的生产技术而自得,就不要说年年送给人家的专利费了,就说说我们当年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研发两弹一星时的精神怎么继承发扬,怕是连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水平都达不到了吧?”

    “不用说别的东西,就这个小小的元件,如果从你机床的控制电脑上坏掉,而米国和日本因为和我们战争状态,请问你们拿什么来替换?”

    一个手心大小的晶体管芯片一个人接一个人的从每个人的手中传了过去。

    随后,韩枫的那台手提本放到了中间的桌子上。

    “看看,这已经是米国面象普通人的高商手提式笔记本,听说布什的核按钮就是由这种机器操控的,我们呢?我们哪怕能参与制造一件设备了吗?怕是还不如海峡对面吧,人家已经能制造这种主板了,我们呢?”

    话锋一转,“***在世的时候,给我们打造了现在的工业基础,现在我们拥有东三高官三角,武城等各大重工生产基地,真以为我们什么都能造了吧?其实,差的远,小枫,你给在座的领导和专家汇报一下米国那个s001计划。”

    韩枫点头站起来,这其实是一个不成熟的信息攻击作战计划,来源是西点,又加上了韩枫的想像。实际上是十年后米国人在科国、阿国能应用的技术。

    ——用卫星引爆进口国置入式逻辑病毒,导致伊国的核冷却塔失控……太耸人听闻了!

    可是,真的敢不信吗?

    不敢。因为很多人都不懂,包括柳上志也不懂。

    在座的人没有一个敢站起来去调战未来有或者没有,因为这些设备,他们谁都懂得不多,甚至连发送电子邮件这件事也只是听说!有出过国的学者,知道米国有十三台大型服务器,知道搜索米国大学、图书馆的资料甚至很贵,可是很方便,却哪里想过这么深层次的问题?

    “我学了三天,说实在的,没学懂,我老了,很多东西已经理解不了,可有一件事我能明白,就在这两年以米国人为首,建立了一个什么标准,设置了那几组大型服务器,除非我们闭关锁国不用这些,否则就得上他们的船,给他们交钱不说,还得受制于人,别的不懂,借如和米国开战,他们一切断电源,我们用上了了,怎么办?”

    老人却突然点了任正飞的名儿,“任正飞,你说说,你为什么要研发万户程控机?”

    这个,任正飞在会上其实已经听出来了点儿信息,正自澎湃着,暗道韩老板果然是上面有人,而且还大的不的了,未料突然就被袭击了,好在当时韩枫打电话就给他说过这个,于是立即站起来,先向各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和正位正襟危坐的领导行了个礼,随后立即开口。

    “我们公司是做基础电信设备的,先从铜缆经营开始,后来转向中继设备,结果发现我们自己国家生产商就两家,还只有五百门的小型机,质量还一般,于是我们转向日本、德国准备代理经营,可——可他们的东西太贵了,在他们国内卖相当于我们1000块钱的设备,卖给我就是8000块!我要是再加上运营成本和维护费用等等到客户那里就得上万,也就是说我在研发的这套万门机,被他们卡脖子后,就得付出十倍的费用,还得不到更好的产品和服务。我是当兵的出身,受不了这个气,一气之下就找了几十个工程师、大学生回来,我就不信,他们小日本能研发出来的东西,我们自己就搞不出来了?原子弹那么复杂的技术都能攻关出来,我相信晶体管集成块这些东西,只要肯花钱付出功夫,我们也一定行!”

    掌握一片!

    任正飞朴实的话里充满了一种精神和力量,所有人为他鼓掌。

    “他为了搞研发,老婆不理解离了,房子抵押换成钱了,这是什么精神?这就是我们差点儿丢掉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精神!今天,我要讲的也就是这一点——改革开放,不是****,更不是放弃我们自己的基石我们自己的精神,是要引进来、走出去学习,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最终的目的是牢牢的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里,而不是傻娃子看门,就吃套在脖子上现成的大饼,那样,早晚会饿死!”

    接着各位领导发表支持意见云云,然后专家纷纷发言……韩枫提出的三个建议是重要讨论的内容。而这个,将只在三天后的大会报告中体现一段很宏观的话,怎么说,在场的经济和技术专家将会提供最佳的措辞。

    “我要说的目标是,在我闭眼之前,不说追上老米,至少也要和它们秋色平分,不分高下——一定要拿下信息时代的至高点,拿不下也要结结实实的站上去!哪怕像任正飞一样砸锅卖铁卖房子,也要把信息化的心脏造出来,把信息化的灵魂铸造出来!”

    一天后,密级非常高的中国信息化发展五年规划纲要成文。

    两天后,未来信息科技研发中心在中关村距离北大不远的地方挂牌,投资人是注册地在中美洲的未来国际投资公司,合作单位是北大计算机学院、京华计算机学院等十三个拥有部级以上科研室的大学院校。

    同时,中科直属的计算所没有像历史发展的那样被柳上志同志由公转私,最终泯灭尘埃,而是改为中国计算机技术研究所,重新归为国家重点科研单位,包括南方电子技术研发中心一起被列为“1010”计划的首批重点单位。就在同一天,中国微软公司,由未来中国投资公司和微软、ibm共同投资建立。整个计划,是在韩枫提出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和国际级巨头绑在一起共进退”战略上发展起来的,在打过仗的老人理解起来,就好比是小米加步枪的“夜战”战术,当你武器装备不如对手的时候,最佳的方案就是靠近了打,藏到身边儿学。而这个思路也是合资主意的体现,所以根本不会遇到障碍。

    实际上,遇到障碍的人反而是比尔和蒙巴顿。

    当韩枫把邀请微软加入“未来信息科技研发中心”的邀请函时,比尔盖次整个人都不好了……加入,不加入,都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是中国的市场,仅此而已。

    可是,不加入,他已经看到了未来数据公司那个该死的纳德拉好像不花钱似的在壮大着unix和Lx两个系统开发以及基于c的数据库开发的人马……那个该死的韩枫的高级经理人沈小姐似乎在与苹果公司接触了几次,还有康柏公司等等。

    不加,自己独自去卖软件?那是开玩笑——韩一定会有很多办法把微软踢出局!

    在那个红色的国度里……放弃中国市场?

    比尔气的嘴起了四五个大泡,却仍然不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因为距离能横扫市场的视窗95推出来至少还有一年的时间!

    再有两年的时间——

    可是,没有可是。

    ……锁定中国市场计划怕是难以实现了。

    过了没一会儿,办公室助理报告,一个来自中国的电话,要不要接。

    不是韩,因为韩有直接拨进来的权限。

    会是谁?

    “接进来吧?那个人会英语吗?”

    “我叫柳上志……”

    口音有点儿偏英式,不过还能听,比尔平稳了一下口气,“你好,我是比尔。”对这个人,他是清楚的,之前也一直想寻求和这个大陆计算机贸易先行者的合作,没想到找上门来了,很好,很好。

    同一时间,48岁的任正飞和18岁的韩枫两人坐在后海烤院,韩枫自己的烤吧里,吃着来自大草原上鲜美的羊肉,玲花和秋歌两个在旁边备肉,烤串,上酒,韩枫在小箱上翻弄着肉串,然后给任正飞递了过去。

    “任叔,我舅当过兵,我从小他教军体拳长大的……算半个兵——来,敬老班长一个。”

    “……只要感情深,就是一口闷……”

    “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我当了十五岁的兵……”

    韩枫哭了,想起任正飞的经历,就想到了当年关于周书记的那次舆情大爆发,转业军人……一个很悲催、很不尴不尬的群体,嘲讽、冷眼没有社会认同感,和自己最初转业的时候经历何其似?

    “当兵不易,转业再创业更不易,任叔,小枫敬你!”

    “……叔,”任正飞抹了把眼泪,“叔,谢谢你。干!”

    “干!”

    “叔你听过吗,我在一个部队听到这句话:天上飘过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哈哈!”

    任正飞掉着大颗的眼泪,“对对,天上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第二天,两人一起参与,共同研究着把两家合资一起成立的“华为电子通信设备制造公司”的顶级设计方案敲定,韩枫出资1000万美金,两家共同出人才和技术,制造厂建在深城,韩枫拥有这个制造公司的51%股权,实际管理人则是任正飞,任正飞原来的华为电子公司持股49%。而实际上等于整合在一起给老任送上了1000万美金……这其中将有未来数据派去的斯坦福大学等国外人才,以及买断专利权的基础电子方面的一些至少让华为少走几年弯路的专利永久使用权。

    重金买骨——能用钱搞定的,在韩枫看来都是容易的事情。
逆流黄金时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