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56章 运筹帷幄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6章 运筹帷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太后瘫坐在床沿,儿子莫名的怒火,加上适才的惊吓,让她脑子里现在一片空白。

    萧惟怀看她这样,抿抿唇,懊悔自己过于严厉,毕竟是自己的母后。

    他轻叹一声,走过来也坐在床沿,声音缓和许多:“母后,您做错了。”

    太后无动于衷,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也不知听没听入耳。

    萧惟怀继续道:“朕是那样糊涂的人吗?扰乱朝纲的事朕怎么可能做。权衡利弊是父皇教给朕的第一课,身为天子,弊大于利的事朕不会轻易尝试。禹凤是外族人,区别于天凌的大家闺秀,朕只是觉得新奇,哪里会为了她犯错?您为了莫须有的事,就对她痛下杀手,连累阿麟早逝,又何尝不是对皇叔一家的无情?”

    太后瑟缩了一下,抬起脸看向萧惟怀,嘴唇动了动,终究没说出什么话。

    “母后说阿麟媳妇找来了,那应该是你自己的臆想。人一旦心中有愧,才会对别人产生惧意。虽然嘴上不承认,但你心里已然觉得杀她是种罪孽,所以才会认为她会来找你偿命。”

    皇上说的话,直直戳进了太后的内心。她本来怕得不行,儿子这么一开解,几乎立刻就让她释然了,她不怕杀人,只要世上没有鬼就好。

    太后嗫嚅道:“你那时……连皇后都看不进眼里了。”

    萧惟怀眼一瞪:“朕专宠皇后时,母后说的什么?让朕雨露均沾……”

    太后皱眉,瞬间来了底气:“哀家让你雨露均沾是在后宫,没让你觊觎臣子的家眷!”

    萧惟怀呼出一口气,跟女人就是夹缠不清,母后也不行,唯女子与小人难养。阿麟媳妇和别的女人不同,他很欣赏,又没打算强行占有,只是单纯的喜欢而已。哦,因为他是天子,就犯了大忌,必须处死人家?那阿麟两口子实是倒霉,碰上自己这么个“昏庸”的皇上。

    萧惟怀无奈的捏捏眉心,头嗡嗡的,好像更困了。他突然想起萧辅麟毁了的脸,他诈死了这么多年,突然现身找自己,是为了何事来着?

    “!”萧惟怀猛然想起来,他还有正事没问母后呢。

    太后见儿子无言以对,以为自己说中了他的痛处,坐正了身子。神情中又有了那种睥睨之色,不复方才吓破胆的样子。

    萧惟怀突然扶住她的肩,严肃的说道:“母后,朕问你一件事,你务必说实话。”

    太后又颦起眉头,侧眼看向箍的自己有些痛的大手:“皇儿,你说便是,松手。”

    萧惟怀没动,直接问:“你除了给禹凤和阿麟下毒外,有没有动……其他人?”

    太后不悦的看他:“哀家只要那个外族女死,至于阿麟,那可不是要命的毒药,是想让他说不出话就行,毕竟是你父皇的亲侄子,冲着丰谷也要留下性命的。对了,阿麟的死不是意外吗,他不是带着那个外族女出逃,翻下山崖才故去的?可不能算在哀家头上。”

    这番话说的委实凉薄,你不杀伯仁,伯仁因你而死,在你心里,合着一点责任没有?

    萧惟怀有些失望,母后的性子原来这么自私,估计父皇后来也是看透了她吧,才会嘱咐皇叔照顾她,就是怕她惹事吧。

    “阿麟两口子的事,姑且翻过去。毕竟,母后已然做下了错事,斯人已逝,说什么都晚了。朕要说的是停云,母后有没有给他下过毒?”他认真的看着太后,若是她撒谎,必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太后拧紧了眉,似是听到了什么不解的难题,懵懂的问:“停云,哀家为什么要给他下毒?他是丰谷的亲孙子啊。”

    萧惟怀审慎的看着她,缓缓说道:“阿麟还是皇叔的亲儿子!”

    太后眨眨眼,被皇儿逮住痛脚,面子上有些下不来,“皇上,哀家可是你母后!”

    萧惟怀苦笑,你要不是朕母后,早就打包给皇叔一家尸骨无存了。

    “母后只回答儿子的话即可,这很重要。停云是国之栋梁,将来的辅国之臣,不能有一点事。你若是说没对他下手,朕就放心了。”

    太后冷嗤一声:“哀家没做过的事,如何承认!”

    说完,她才抓住了重点,惊奇的问:“皇儿的意思是,停云中毒了?那还不赶紧宣太医给他看看?”

    见她不像作伪,萧惟怀松了手,泄了一口气也算放下了心。至少,对阿麟有了交待。

    “可能是在北御那里吃的暗亏,母后就不用管了。你歇息吧,让心嬷嬷来陪你。”

    见萧惟怀要走,太后刚刚忘记了的害怕又冒了出来。

    她一把扯住儿子的袍袖:“怀之,哀家……”

    萧惟怀慢慢地把她的手拉下,背对着太后道:“若还是觉得禹凤会来找你的话,就让心嬷嬷多叫几个侍卫值夜。”

    走了几步,萧惟怀摇摇头,转身看着太后,她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不敢相信儿子这样对她:“母后,您做错的事,自己就得吃这苦果!若没有今夜之事,您是不是还要瞒着朕?朕一直认为阿麟夫妻毁于意外,从未愧疚过,然今夜以后,朕可能不会再有安稳之夜,朕愧对皇叔,愧对阿麟和她,愧对停云三姐弟!”

    话语重重的落在太后心里,如同被人撕开了血粼粼的伤疤。

    萧惟怀失魂落魄的走了,太后竟然又忘记了惶恐,呆呆的坐在床沿,心嬷嬷进来都没有让她回过神。

    “太后?”心嬷嬷只觉得心好累。

    “阿心,怀之怨我。”良久,太后开了口,声音凄楚。

    心嬷嬷想扶她躺下:“您想多了,皇上是孝子。明日要去福王府的,太后还是安歇吧。”

    太后生无可恋的避开她,摇着头:“我怎么还有脸去阿珩府里?阿珩是替我遭的报应啊……”说完,她趴在被上放声大哭。

    心嬷嬷吓得手足无措,“哎呀呀,这是怎么好,皇上可刚走呢……太后,您可别吓唬阿心,快起来,一定是太累了……”最后竟然也跟着抹起了眼泪。

    这边兵荒马乱,萧琮那边同样不安稳。他自从拉着宇文馥回了侧妃院,从进门后就一直坐在八仙椅上审视着自己的侧妃。

    宇文馥白着一张小脸,两手攥紧站在萧琮面前,也不敢动,任由夫君打量。

    最后她实在是忍不住,娇声问道:“殿下,太后她老人家是不是认错人了?”

    萧琮眯了眯眼,他也不解啊,馥儿到底像谁,会这么让皇祖母忌惮。

    他烦躁的爬爬额发,看她又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挥手赶她:“你先下去吧。”看着心烦。

    萧琮一个人坐在外屋,从桌上茶壶里倒了杯凉茶,一饮而尽。自己选的这个凤命,真的看不出一点凤命的样子,父皇没有高看一眼,皇祖母也未见多喜欢,甚至母妃都不待见,特娘的凤凰翅膀在哪里?

    还有宇文老丈人,一点利也给不了自己,还日日找人传话,想升三品,脸呢?你姑娘要真是凤命,到时别说三品,一个国丈就能打压一品!

    越想越气闷,萧琮索性在外间榻上躺下来。眼见今夜是毁了,想睡个囫囵觉是做梦,天明还要再去皇祖母那探望的。既然如此他也不跑来跑去,在这里图个安静吧。

    六月饶睡昏昏然,不独夜短昼分眠。本就是困乏的夏日,闹了这么半宿,宫里的这些贵人们第二日都有些精神不济。

    萧停云在鹰隼里听下属汇报,一脸戏谑,嘴角勾着的弧度显示着他的好心情。搅起了一池春水的是他,可那些人真给面子,送来的回礼竟然堪比激流!

    ------题外话------

    讲真,写那些不重要的人,写这些过度情节,真心难,但不交代不行。交代完了,后面就该甜甜甜了。

    谢谢还有记挂小逸的亲爱给票,还有我家下下的发发!

    灵感不足,不敢下笔,甚至在扣扣说说里我都想要断更。但终究还是熬了过来,因为,小逸怕被打,哈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