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55章 朕很失望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5章 朕很失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惟怀挥退左右,母后目前的样子实在是有欠观瞻,有损太后的威名。

    于是慈恩宫的寝房里只剩下了萧惟怀母子,太后被心嬷嬷扶上床,她立刻裹着薄被,头埋进被子里,怂成一团。

    “母后!”萧惟怀伸手去拉她的被子,太后啊啊大叫,死拽着被子不放手,一副吓破胆的样子。

    萧惟怀不敢再去拉,索性站在床前轻声哄道:“母后,是朕啊,你的儿子怀之。”怀之是皇上及冠那年,太上皇赐的表字。自从登基,这个字几乎尘封在了回忆里。

    被子里的人不予理会,依然包的像只粽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母后,世上没有鬼神,你只是做了噩梦而已,别怕。不信你出来看看,宫里一切都安好。”

    “有,哀家看到了!”被子里的人突然出声反驳,声音带着哭腔。

    萧惟怀忍着脾气不发作,耐心的再次道:“那都是画本上骗人的。母后出来看看,朕的天下,朗朗乾坤,妖魔鬼怪都得绕道而行!”

    那一团不动了,似乎是把皇上的话听了进去。

    萧惟怀再接再厉,轻拍被子里的一团,“再说,有朕在呢,朕看看谁敢吓唬母后!”

    良久,太后终于在皇上的耐心快用完前,自己从被子里露出了头,头发乱的像草一样,不复以往那贵妇样。

    皇上冲她微笑,以示安慰。顺便指指烛火通明的室内,意思是鬼在哪里?

    见太后出神,他扬声对着外面喊:“太医何在?”

    立刻,从门外陆陆续续的进来三位太医,都是太后惯用的人,畏畏缩缩的躬身站在一旁。皇上扫视一圈,发现靳太医不在列。

    他们抖声拜见:“皇上,微臣……一直在。”

    萧惟怀不悦:“太后怎么个情形,你们说来朕听听。”

    其中一名太医年纪最大,资格也最老,他目不斜视,当先回答:“回皇上,太后脉相微弱,实乃心气不足。心气虚妄者,困倦、短气、精神恍惚也。适才观太后舌质淡,苔薄白,脉细弱,甚是符合病症。但皇上无需担心,此症无大碍,只要静气养心即可。臣等已经吩咐下去,熬了养血益气、宁心安神的汤药,喝上几日外加勤走动即可。”

    老太医说的有理有据,另外两名太医频频点头,皇上的黑脸这才缓和了些。

    一挥手,再次把人赶出去,萧惟怀发现他母后的情绪也明显稳定了,看样子太医的话管用。

    不大会儿工夫,宁心安神汤被心嬷嬷端了进来,得到皇上的允许,她捧着碗坐到床前,小心的和太后商量:“太后,老奴喂您喝药?”

    太后先看了看黑色的药汤,鼻翼耸了耸,这才抬眼望着熟悉的阿心,端详半晌,又移到一身黄袍的皇帝儿子身上,她这会儿看上去确实缓了过来,不再惊惶。

    “蜜饯。”太后淡淡的吩咐。

    “诶?是!”心嬷嬷怔楞过后是惊喜,连忙放下碗去端蜜饯盒子。

    就这样,皇上在一边看着太后几勺汤药一颗蜜饯,喝完了一整碗药汤。

    他暗里呼出一口长气,大概是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梦。莫非是停云去临城的消息,让母后觉得愧疚,才导致精神不振?

    他本想问个明白,可看太后如今这副模样,是再也开不了口。

    罢了,十年都过来了,不在这一日两日。

    “服侍太后安歇,记得寸步不离,多备些烛台,亮一些,切记别让母后受惊。”萧惟怀叮嘱心嬷嬷,这会儿他也困,想回去。

    “皇上放心,老奴晓得。若不是太后觉得奴才在眼前厌烦,奴才断断不敢离身一步。”心嬷嬷表忠心。

    “母后,让心嬷嬷陪着你,好好睡一觉,明日就会恢复。儿子告退。”说完他就转身欲走。

    太后突然招手:“怀之!”

    皇上回首,这个称呼,真的是太久没听见母后喊了。

    “哀家,想去阿珩府里住。”太后看着皇儿,虽然都说她是梦魇,但是今夜的事太真实,让她想起来就噤若寒蝉。

    萧惟怀想了想,微微一笑:“可以。你最疼阿珩,阿珩若是知晓你去陪他,一定乐的一蹦三尺高。”

    太后嘴角也忍不住挂上了笑,比起慈恩宫,福王府确实让她更放松。而且,自己带大的阿珩,她也想他了。

    门外传来太监的声音:“回皇上,德妃求见太后,二皇子、二皇子妃、二皇子侧妃求见太后!”

    萧惟怀有些烦躁,正想走呢,这帮人来凑什么热闹。

    太后喝下汤药后,也有些困顿,可听闻二孙子一家都过来了,也不能不见,立刻说了声:“宣。”

    既然母后这样说了,萧惟怀也不好训斥,慢慢踱步到高椅前坐下。

    “母后!您好点了吗?”德妃手拿帕子,时不时的擦着眼睛,急切的走进门后扑到太后床前。

    萧琮和他的俩媳妇也都关切的问候了一声,远远的站在一侧。

    萧惟怀冷眼看着,突然开口问:“你们几个这是都没睡?”

    要不是心嬷嬷去求见,他可不会知晓,应该会酒酣胸胆后睡得正熟。

    萧琮脸色一僵,父皇眼里容不得一粒沙,他抿抿唇看向床前的母妃,先看看她怎么回答。

    德妃抓着太后的手,眼里含泪回头看皇上:“是臣妾,臣妾最近颇有不适,困到极致才能入睡。没想到是母后身子不爽利,这才派人去把阿琮几个叫来的。”

    她说完,也不看皇上的神色,又回过头对太后爱娇的说:“太后,阿琮一听是您不舒服,差点摔个大跟斗……”

    太后忍不住也笑了,伸出手:“琮儿,皇祖母吓着你了。”

    萧琮早在母妃说完,就放下了心。论说话办事,还真无人能及母妃项背。至于她的亲侄女贺月影,嘁,连她的一成都学不到。

    萧琮带着笑走到床前,抓住皇祖母的手,温柔的安抚:“祖母一定是为大皇兄劳神,担心他出去开府吃不好,对不对?明日我就去看看,回来说与您听,您就放心了。”

    太后平时就很吃萧琮这一套,那嘴甜的哟,闻言笑得更开。

    萧琮这时又温声道:“您的孙媳也来看您了,她们担心得紧。”

    太后向前探身,不由看过去,就看见站在一边低眉顺眼站着俩人。屋子里烛火大亮,常言道烛下看美人,照的美人更加美上三分。

    突然太后脸色大变,指着那个方向尖叫道:“她又找来了!”

    这惊人的转变,让在场的人都毛骨悚然,顺着太后的手指看过去,正是宇文馥所站的地方!

    宇文馥也吓了一跳,抬眼间,就见屋子里的人都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由摸了摸脸,侧首看看贺月影。

    贺月影离她远了些,虽然不懂太后什么意思,但她觉得应该与自己无关。

    皇上站起身,来到太后身边,德妃连忙让开。

    “母后,您醒醒神,看看朕,朕还在呢。真龙在此,不会有事!”

    太后愣了愣,拉住皇上的手,壮起胆子再看宇文馥。因为睡下被叫醒,宇文馥没有绾髻,长发垂于胸前,一边别了一只小木梳,端庄秀丽。

    烛火下,因为不敢直视太后,她双眸低垂,那眉眼、那长发看在越来越昏眩的太后眼里,分明就是今夜站在男人身旁的那个女人!

    “就是她,就是她!她不是人!她要哀家性命!快把她赶出去,不,快把她杀了!”太后崩溃,死死搂着皇上,不敢抬头。

    这一幕,让来拍马屁的德妃直接傻眼。在皇上冷眼看过来时,忙不迭的说了一声臣妾告退,就拉着萧琮走出门。

    宇文馥则吓呆了,还是贺月影拉了她一把,才匆匆的跟在她身后出去了。此时一家人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再不喜宇文馥,也得回去关上门想办法。

    “到底怎么回事,母妃,为什么祖母这么害怕馥儿,以往她还挺喜欢她的。”萧琮不解的问。

    “你问我我问谁?你还是问你那好侧妃,是不是她做过什么吧。这下可好,太后若是有个好歹,咱们吃不了兜着走。”德妃恨急,狠狠的剜了宇文馥一眼,这是不是扫把星转世啊?

    贺月影陪着姑姑走了,一步三回头,可想到今夜太后的情形,她也没有了邀宠的心。表哥气急败坏的,她留下也不会有好果子。

    萧琮拧着眉,拉着宇文馥回侧妃的院子,一路上不好开口,脸色阴云密布。宇文馥咬唇,她现在一脸懵,真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慈恩宫里的皇上也是一个头俩大,刚劝好了,又被不相干的人搅了。

    “母后,那是阿琮的侧妃,也是您的孙媳。”他扶额,这叫什么事啊。

    “不是,她是阿麟媳妇!你别骗我,我见过她,她来找我报仇了……”太后摇摇欲坠,过度惊吓让她脸色白的渗人。

    禹凤的脸早已在她脑海里模糊了,十年的时间,依稀只记得那是一个美人,仅此而已。

    喝了药之后,她越来越迷糊,乍一见宇文馥美丽的眉眼,外加披头散发的样子,更让她与今夜惊悚记忆里的人重合!

    “阿麟媳妇?母后您见到她了?在哪里?”皇上抓住的重点在这里。

    太后后怕的看看屋内,宇文馥已经不在,她胆子大了些:“就是刚才那个人,她就是阿麟媳妇,她要杀我报仇……怀之,你帮母后灭了她,让她永世不能超生……”

    皇上的心里重重的一击,果然,真的是母后想灭口,置她于死地。难怪阿麟这么恨。

    萧惟怀无奈的看着老态尽显的母后,幸好德妃走时心嬷嬷也退下了。他轻轻推开太后,声音里带着几分冷冽:“为什么杀禹凤?她没做什么,你为什么赐给她毒药,还派人暗杀?”

    太后怔楞片刻,直勾勾的看着床帐,“禹凤?是啊,她必须死。敢勾引皇儿,扰乱朝纲,哀家岂能容她?”

    说完,太后想下床,四处找鞋。

    萧惟怀拉住她:“你做什么去?”

    太后又愣了,她想做什么,她困啊,想睡。

    可是不行,她还有事要做,对,她要去找平日最帮她的小叔子:“哀家去找皇弟,要让他帮哀家灭了那个女人。”

    萧惟怀的心里凉透了,难怪皇叔也答应让阿麟夫妻诈死,遇到这么个太后皇嫂,他能如何,他又敢如何?

    “母后!您这样,怎么对得起皇叔一家!”萧惟怀厉声喝道。

    太后傻了,自从贵为太后,还从未听到儿子这么严厉的呵斥她。

    “皇叔对父皇忠心耿耿,停云更是忠心卫国,阿麟夫妻从未逾矩,您怎么就能做出那么狠毒之事?母后,朕很失望。”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