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21章 二姐省亲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1章 二姐省亲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停云猜的一点都没有错,萧辅麟与禹凤确实想起来了,甚至瞒住了张伯。这日,夜深无人之时,二人挤到一张床上诉说离情别绪。

    “凤儿,你在秋明山过的可好?”萧辅麟再不复拽拽的模样,搂着禹凤的肩,眼中都是深情。

    “我很好,只是你受苦了。”禹凤眼中含泪,虽是声音嘶哑,依然听得出对相公的心疼。

    她摸着他长长的疤痕,感受着狰狞的一张脸,她几乎都想不起以往那个风流倜傥的王府大公子是什么模样。

    “我受什么苦,大男人若是保护不了妻子,趁早去死。”萧辅麟不后悔为她挡了毒药。

    “阿麟,停云……长大了。”禹凤说着话,眼泪一滴一滴落到襟前,“看着他长得这么好,我突然一点都不后悔十年前种下忘尘。”

    萧辅麟搭在她肩头的手攥成拳,眼里都是恨意:“怪我没本事,不能让你安稳一世!”

    禹凤带着泪笑着摇头:“不怪你,我们怎么能斗的过他们?连你爹都无计可施,也只能让咱们苟活于世。不过能再见到你,真好……”

    萧辅麟闭闭眼,忍住那股热意,不让它流出来,手上的动作紧了紧。

    “总觉得忘了些什么,原来即使是失忆,我潜意识里依然记得你。”萧辅麟感谢老天,能在有生之年,再让他见到凤儿。

    “我也是,只是一深想,就头痛欲裂。”禹凤微微一笑:“小六是张伯给我找的念想,没有他,这十年我可能撑不过来,因为潜意识里记挂着停云。小六他爹也是张伯给我找的掩护,这样,我才在天外村立了足。”

    “对不起。”萧辅麟听她这么说,只觉得心如刀割:“嫁给我,好像一直在让你受气。”

    “哪有,嫁给你很幸福。你对我好,咱们还有俩女儿一个儿子,哪里不好了?”

    萧辅麟脸色一怔:“对啊,咱们还有琉云、璃云,也不知她们怎么样?”

    禹凤也失落的说:“她们都嫁人了吧,算起来也不小了。”

    “没听停云说起过他的姐姐,一次都没有。莫非,平时不走动?”萧辅麟皱眉猜测。

    “阿麟,我想去看看她们。”说着说着,禹凤又哭了,俩女儿都是身上掉下的肉,想不起来便罢,想起来,怎么还能无动于衷。

    萧辅麟叹口气:“好,我陪你去,只是,得先打听一下她们嫁到哪里。”

    禹凤擦擦眼泪:“停云现在我是放心了,他……很好,也有本事,身边还有霜落陪着,看过他姐姐后,阿麟,咱们就归隐吧。”

    “好。”她说什么,萧辅麟都应着。

    片刻后,萧辅麟摇着头道:“停云那小子太鬼,他若是来了,我们不定哪里就能露出马脚,不能和他接触。若不然,咱们就跟他说暂时想不起来,先各自回山?”

    禹凤破涕为笑:“儿子太聪明,也不是个好事。”

    “我是怕他一旦发现了,会追问实情,我们是拧不过他的。但他知道了,要是想替我们报仇,那就变天了。”萧辅麟不能不瞻前顾后。

    那时候苟且偷生,是父王劝的他,为了保住昭王府的阖府安危。他想着只要凤儿能活着,他去死又如何!

    没想到他喝下了毒药,却被禹凤救过来,然后给两个人下了忘尘连心蛊……就这样自己被父王送到了天麟山,而凤儿被扔去了秋明山。王府对外宣称,大公子夫妇出了意外丧生,就这样瞒天过了海。

    一晃眼十年过去,当时稚龄孩童长成了年少有为的青年,若不是儿子停云心有疑念不放弃,自己这一辈子就会孤独终老在天麟山了。

    “那不行,咱们快点走吧!”禹凤听他这么说,吓得就想爬起来。她不能再让儿子涉险,他的未来一片坦途,怎么能再为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引火烧身呢。

    “慌甚,明日一早再走不迟。他明日要去霜落家里定盟,没空来这里的。”萧辅麟老神在在的说。

    禹凤张着嘴,眼神放空喃喃道:“儿子定亲了啊……”说起来真可悲,儿子定亲,她这个当娘的,却连围观的资格都没有。

    “待他大婚,我带你回来看,可好?”萧辅麟也觉得很心酸。

    禹凤回过神,缓缓点头:“好。”

    就这样,夫妻俩约定明日先各自归家,然后等萧停云回临城后,再一起汇合偷偷看女儿去。

    ……

    萧停云被皇上赐婚的消息,被京城大人们一传十十传百的宣扬开。

    没等萧辅麟和禹凤去看女儿们,早就嫁为人妻的二闺女萧璃云,就带着五岁的大女儿和她的小姑子来京城省亲了。

    萧璃云比萧停云年长五岁,她嫁人时,弟弟十岁,如今七年过去,当中自然是有了无数隔阂。

    夫婿是祖父给找的,一开始她很满意,公爹是正三品武职京官,夫婿是唯一的嫡子,嫁人后理应过得很荣耀。

    谁料,前脚刚大婚,后脚一纸调令就把公爹给调走,去了南方的湖城做武职外官,一城守备。

    她心高气傲,总觉得是祖父故意这么做的,于是咬着牙嫁出去后再也没回来过。对于唯一的弟弟,她本来是有点挂念,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感情也就淡了。渐渐地,她几乎都忘却了京城还有一个弟弟。

    如今,萧停云的威名传遍四方,北御英雄这名号可不是浪得而来。又听公爹说,皇上特别重用弟弟,还给他赐了一门婚事,正是风头无两之时。

    于是她夫婿的心就动了起来,常在她耳边吹风,让她来京城省亲,和小舅子联络一下感情。说不定,就能把他一家子再调回京城。

    湖城再好,也是小城,哪里比得京城繁华。

    再者,萧璃云生了大女儿之后,怀小女儿落下了病根,从此再无子嗣,夫君为了有儿子,就纳了妾。如今和妾氏正你侬我侬之时,说不准何时就能把她这个正室给抛到一边去。

    萧璃云也想借着弟弟打压一下夫君。在京城,她是昭王府的二郡主,可到了湖城,天高皇帝远,她就只是湖城守备的儿媳。

    如今她这个郡主在李家过的水深火热,既然弟弟有本事,那她为什么不来相认?

    若真能回来京城,呵,那个妾氏,就让她在湖城独自终老吧。她的儿子自己抱到名下养,一样可以儿女双全。

    萧璃云被李府家丁护送来京的消息,萧停云早就得到了暗卫的禀报。两个姐姐对他无情,他却一直派人关注着她们。虽然谈不上多深厚的感情,但是为了爹娘,他就得担起男子汉的责任,保护她们,至少不伤及性命。

    姐姐们是女孩子,又没有爹娘支撑,在王府里没有地位。祖父想让嫁谁,她们就得嫁谁。所以离开京城,萧停云反而觉得对她们是件好事。至少,府里这浑水,她们不用趟。

    话虽如此说,俩姐姐嫁出去后,就一直杳无音信,对自己不闻不问,萧停云心里也不是不难受。两个姐姐一个长他七岁,一个长他五岁,都算是老姐比母了,可是她们似乎没有担起这长姐的职责,估计也是对昭王府失望的很,就断了往来。

    可是她们就不想想,年幼的弟弟一个人可怎么办。

    听暗卫说二姐带着大外甥女赶来京城后,萧停云只是嗤然一笑,内心毫无波动。若是早些年来,他估计还会兴奋,如今,呵呵,他不需要。

    来就来吧,怎么也是她们的娘家。不过想让他对她掏心掏肺,抱歉,他没有那么大的心。

    嫁人后,哪怕你一年一封书信呢,也好让他知道有人惦念着他。

    可是没有。

    他想大姐时,她在合家欢喜,他想二姐时,她在美满如意。

    他在山上苦练武艺时,只有自己;在王府看着萧俊萧美一家凑在祖父祖母面前撒娇时,羡慕无比;被京城人造谣克父克母、孤寡之命时,他受着多少流言蜚语。

    他清冷,他孤傲,他一身戾气,一切仅是因为,他只有自己……

    疼他的祖父祖母还有二儿子和三儿子两家,他们是所有孩子的祖父祖母。而他自己的爹娘和姐姐们,却不知都在何方……

    “世子,二姑奶奶来了,王爷说,让你给安排地方住。”萧声没让管家进来打扰,自己传达了老王爷的意思,却依然打断了萧停云的思绪。

    萧停云放下手里的信笺,拿在手里已经半日,是临城副守备送来的三城消息。这位守备很能干,他可以在京城多待一段时间了。

    “你看着办,琉璃阁就行。”萧停云不在意的说。

    萧琉云和萧璃云未嫁人前的院子还在,派人打扫一下就可以住。

    这几年萧美一直妄想占用,让宁荣华旁敲侧击老王妃多次,一直得不到老王妃的许可,就是顾及着萧停云。

    老王妃不想再恶化祖孙间的感情了,她若把院子赏给萧美,萧停云就能一把火给烧掉,一起烧掉的还有那一点点可怜的亲情。所以,她不做挑战萧停云底线的事。

    如今正好,萧璃云住进去,离自己远远的,也好让她去祖母院子里多尽尽孝。

    “是,世子。对了,二姑奶奶还带了她的小姑子。”萧声很不喜这俩姑奶奶,以前怎么不见她们来省亲啊,嘁,看我们世子现在风光,你倒是来了。

    “来就来吧,我还能按着她的头不成。”萧停云淡淡的说,难得有心情跟萧声废话。

    萧声更生气了:“二姑奶奶真不像话。”

    萧停云掀掀眼皮看他一眼,萧声连忙噤声,讨好的笑:“世子,您现在要不要去侯府?”

    自从与霜落大小姐定盟,世子的脾气是越发好了,都能和自己聊上两句。这让萧声恨不得世子天天去侯府转一圈,他希望看到世子璀璨的笑,那才是天之骄子的模样。

    萧停云把信递给萧声:“收好,话真多。”

    萧声瘪瘪嘴,却连忙开始收拾书房。对于世子吩咐的事,他从来是尽心尽力。

    萧停云起身,倒背着手走出书房门,萧声收拾完回首,忍不住问:“世子,需要备马吗?”

    “不出门,去王妃院子那看看。”爹娘既然还在世,他就替他们去关心一下,这个二姐现在出落成什么模样。

    脚步一顿,他停住身形:“去库房拿几样粟特来的新鲜玩意儿,就当给她孩子的见面礼了。”

    “哦。”萧声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他觉得,世子拥有的都是好东西,给她们浪费。所有东西都该留给世子与大小姐孩儿。

    萧停云看出他的心思,笑着摇摇头。他也不想出血,可是,总归是有血缘的亲外甥女,要叫自己舅舅的。

    来到王妃院子,远远的就听到了女人的哭声。

    萧停云皱起剑眉,有些无语的扶额。这时候哭,早干嘛去了?一去经年,置之不理。若祖母真有个好歹,如今也已经是天人永隔。

    他突然不想进去看这个场面,厌烦。

    老王妃跟前的嬷嬷端着一托盘应季水果,正好要进屋,看见萧停云连忙惊喜的见礼:“见过世子,王妃醒着,您快进去吧。”

    萧停云冷着脸,见嬷嬷殷勤的推开门,一甩衣袖还是迈进屋里。

    “停云来了,快劝劝你祖母,见了璃云就停不住,明知道不能大喜大悲!”昭王萧丰谷害怕这一激动,给王妃的旧疾惹犯了,好不容易才治好的。

    萧停云抬眸望过去,他的二姐萧璃云坐在床边抹泪,此时正抬起头看过来。她两眼哭的红肿,记忆中清丽的模样已变,才二十出头,看上去竟然略显憔悴。

    萧璃云站起来,缓缓的走到萧停云身前,因为他身材格外高大,萧璃云又没有霜落高,显得格外一小只。

    她眼里有惊喜之色,只因现在的弟弟竟然如此高大俊朗,让她想起了去世的爹爹。不对,他比爹爹还要帅气一些,毕竟爹爹是儒雅的,而停云却有将军的威武之气。

    她想伸出手去拥抱他,却在他冷然的眼眸下迟迟不敢动作,只能怯懦的喊了一声:“云弟,我是二姐!”

    萧停云俯视着她,点点头:“这次来,准备常住?”

    萧璃云一僵,弟弟对她如此冷淡,让她停住的眼泪又想往外流。

    “很久未见祖父祖母,我就待一阵子再走。”她回头对着坐在一边的一大一小招手:“宝儿,过来叫舅舅。还有蓉蓉,那是我相公的幺妹。”

    叫蓉蓉的是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她牵着五岁的宁儿走过来,羞涩的叫了声:“嫂子。”

    萧停云俯下身子,专注的看着外甥女,对李蓉蓉视而不见。李宝儿长的粉雕玉琢,像年画上的胖娃娃,这让萧停云没那么烦了。

    “萧声!”他站直身子,沉声喊了一句。

    “是,世子。”

    萧声捧着东西在外面候着,一听世子叫他,连忙抱着稀罕物走了进来。

    “小小姐,这是世子送与你的。”萧声把东西递给李宝儿,谁料她怕生,反身就抱住了李蓉蓉,把头埋进她的腹前,抱着不撒手。

    五岁,也该启蒙了,谁料是这么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李蓉蓉不顾安慰吓到的侄女,腾出手来接萧声的东西,还笑吟吟的向萧停云致谢:“谢世子,我替宝儿谢过您。”

    萧停云脸色一冷:“你是什么东西,能代替我外甥女道谢?”

    李蓉蓉呆住,若说刚进门时这位世子犹如天神降临,那么这一刻,他就是妥妥的阎罗王加身。

    见面礼也给了,姐姐的面也照了,萧停云对萧璃云道:“琉璃阁还为你留着,想住就住吧。不过,不该有的心思,你最好给我歇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