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18章 王府定盟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8章 王府定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夏日炎炎,太阳只露出一半脸,就能把人热的浑身是汗。就是这样糟糕的季节,萧停云一夜睡醒后,都觉得神清气爽,心情愉悦的不得了。

    因为今日是他去侯府纳吉的日子。

    刚想喊人,就听见熟悉的声音在开门后传来:“世子您起了,属下给您打水洗漱……”竟然是萧声。

    萧声一大早回到的世子院,张伯说现在已经用不到他了。他兴奋地跳将起来,能回去了,今日世子定亲耶,王府纳吉的日子怎么能少了他作见证呢!

    世子与霜落大小姐的牵绊,他从头到尾的看进眼里,看一个高冷严酷的世子,慢慢地变成现在有人情味的模样,都是大小姐的功劳。这么好的女主子,他打心眼里敬重,所以,他们修成正果的时刻,自己无论如何也是要回来的。

    萧停云乍一见到萧声有些怔忪:“谁让你回来的?”

    萧声连忙单膝跪地:“禀世子,张伯说已经可以出关了,今日连施针都不用,所以属下回来复命。”

    良久萧停云点点头,“也好,你再去点一下采礼,务必把单子给她弄得条理清晰。”

    “好咧!”萧声回到世子身边更有干劲,他立刻就投入了工作中。

    他像打了鸡血一样,把以前的礼单废掉重新写,字体更加工整,甚至按照价格从高到低的列出来,好让未来女主子心里有数。

    萧停云起身去院子里练了一会儿剑,一想起今日要去做的事就热血沸腾,浑身有用不完的劲儿。

    沐浴过后,他换上早就准备好的紫色直襟长袍,是粟特那边运过来最好的布料,同样的布料今日给霜落装箱的就有二十匹,只是颜色各不相同。他想把所有好东西都给她。

    腰束深紫色祥云纹的宽腰带,挂上霜落送的精致络子,里面装的是碧玉解毒珠。虽然没有他常戴的荷叶玉佩显眼,但这是他最喜欢的东西。

    墨发用一根紫色丝带束起,露出飞扬的剑眉,和深邃的眼睛。五官俊朗,加上那一脸难掩的喜意,以往一身戾气的世子再也无处寻。

    “世子世子,咱们几时出发?”萧声忙的一身是汗的回来了。

    萧停云嫌弃的看看他:“去换身衣裳,不然别跟我去。”

    萧声委屈的瘪瘪嘴,世子现在对他好苛刻,人家也是为了他的采礼才弄得这么狼狈的。

    终于一切收拾完毕,萧停云去了主院。昭王萧丰谷也已经准备妥当,就连老王妃都下了床,开心的在一边为王爷整理衣衫。

    “停云啊,你来的正巧,快看看,这是你祖母给添的箱子,一会儿让人给装马车上。”

    萧停云看看祖母,没有说出拒绝的话,低声道了句:“谢祖母费心。”

    “说什么傻话……按理说,就都是你的。”老王妃慈祥地说。

    王府的家丁全部出动,开始往外抬,王府门外的长街上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其中不乏很多官员家的家眷,大家都好奇啊。

    这可是王府世子的纳采之礼呢,由采礼就能看出他对这桩婚事的满意与否,所以大街上除了主道外,两侧挤得水泄不通。

    随着采礼一抬抬的往外出,看热闹的吃瓜百姓不淡定了,我的娘哎,这是要将王府掏空吗?

    别说按照世子之制,就是皇子也超了。象征着吉祥的活物大雁、小鹿当先打头,每一样都十只,寓意十全十美。

    后面跟着的采礼至少有一百抬,首饰珠宝、绫罗绸缎、玉器珍藏、名家书画自是一应俱全。

    这昭王府是有多重视那未过门的世子妃啊!

    大家你推我我推你的,都伸着脖子向后看,想看今日的云世子是何等风采。顺便看一下他的表情是否如采礼一样,这样的,明媚。

    萧停云骑着闪电出来了,脸上洋溢着媲美晴天的笑容。众人哗然,不知何时,云世子成了如谪仙一般的人物了?

    他在马上抱拳对围观的百姓致谢,然后对门口的家丁说:“撒糖!”

    于是昭王府里又涌出来一批家丁,每个人提着一只篮子,篮子里装满了喜庆色的糖果,他们开始大把大把的向人群里仍。

    昭王萧丰谷出来的时候,见到这场面,不由额头垂下几缕黑线,这貌似不是大婚,只是去纳个采而已吧?

    罢罢,停云高兴就好。至少,这是王府最大的喜事了。

    他们离开王府,一路上被百姓们簇拥着去往吉安侯府下定。北御一战,萧停云的名头已经闯了出来,临危受命去往战场,还打了大胜仗,后又统管三城,这简直就是妥妥的少年英雄。他们的大英雄要定亲,怎么能不跟着看热闹!

    王府里被禁足的三房,听着外面敲敲打打热热闹闹,也都来到院子里倾听。

    萧美颐指气使的招来下人,皱着细眉问:“外面干嘛,杀人呢?”

    下人唯唯诺诺的回:“四小姐,是世子今日纳采……”

    萧美掐起腰:“把那个四去掉,我娘只有我一个女儿。”自从管了三房的家后,萧美越发的膨胀,只觉得自己就是管家奇才,上面的堂姐们谁都不如她。

    下人不敢回嘴,但也不敢苟同。腹诽着三房,只是暂住在王府而已,以后世子妃进了门,人家凭什么白养你们。

    还有上面的三个小姐,有俩是世子的亲姐姐,一个是二房的独女,哪一个比不得你身份?

    萧美以为镇住了奴才们,不屑的哼了一声,去了她娘禁足的佛堂。

    “都是你连累的,那个人今日纳采,咱们三房竟然都不知晓消息。”萧美恨恨的坐在椅子上。

    宁荣华已经失去了原来的水灵,和萧辅肆闹崩以后,像是枯萎的花一般,再也不复鲜妍。

    听女儿这么说,她眼睛一亮:“世子纳采了,你可知哪家的小姐?那是不是要分家了?”

    分家好啊,至少她能分得一部分家当,然后就能离开这鬼地方,出去开府单过。

    萧美失笑的看着她娘:“分家?你说什么胡话。分了家,以后谁还正眼瞧我们?娘,你被禁足禁傻了吧,我爹啥本事没有,最大的本事就是生成了王府的三爷,离开王府,你是想咱们一家子喝西北风?”

    宁荣华撇嘴:“不是还有宫里的你姨妈吗?”

    想起宫里的宁美人,萧美呸了一声:“一个美人,也没见帮衬你多少。你被禁足,她可曾管过你?只知道伸手跟你要钱罢了。”

    “算了,跟你说这些你也不懂。你也就只会傻傻的把钱送去宫里,我还是去打听一下,祖母给那个人添了多少箱子。”

    到时,有了比较,就知道祖母给自己的多不多了。

    这场小插曲,萧停云回来后就知晓了,他当笑话一样听了以后,只是不屑的勾了勾唇。再让她们自以为是的过两年舒坦日子吧,等霜落进门,他会毫不犹豫的把她们扫地出门。一切将会造成霜落困扰的事,他都会事先扼杀在摇篮中。

    ……

    吉安侯府今日也焕然一新,因为王府来纳采,所有的下人们都换上了新衣,安氏把珍藏的摆件,也都命人拿出来摆上,很是重视的样子。

    姚文远也被逼着换了一袭青色新衣袍,腰上挂了一个墨玉平安扣,发冠也是安氏亲自给束的,白玉束发显得他更是儒雅。

    “霜儿起了吗?”姚文远站在那任由媳妇给整理衣襟,脸上挂着温和的笑,看着安氏今日打扮的更加娇美的脸,有些心猿意马。

    “这么早,叫她做什么,再者说,今日她越晚出来越好。”安氏嗔看他一眼,然后打量一下相公,拍手称赞道:“侯爷今日很年轻!”

    姚文远俯身在她脸上偷香:“娘子的意思是,我以往不年轻?”

    安氏脸一红:“我哪有这么说,你别乱来。霜儿不能过来,天祁可是一会儿就到。”

    姚文远哈哈大笑,揽着妻子的肩带她去内室:“你已经安排的够好了,现在还早,天祁也不会过来,走,我陪你歇歇……”

    被爹娘以为不会早起的霜落,其实早在天边出现第一缕光时,就睁开了大眼。

    她伸了一个懒腰后撩起了床帐,“还真的很早。”

    下了床推开窗,清晨的空气很是新鲜,比太阳出来时要清凉一些。

    盼兮在外面敲门:“小姐您已经起来了?”

    “进来吧。”霜落穿着一身白色寝衣,长发及腰,正趴在窗前闭着眼深呼吸,盼兮一眼望来,只觉得这样的小姐美的惊人。

    “小姐先用膳再沐浴吗?”

    霜落想了想道:“嗯。”

    听见盼兮开始收拾床,她睁开眼回过身,倚着窗棂说:“盼兮,今日我有些慌。”

    盼兮笑着揭下床单,利落的换上新的:“今日是小姐大喜的日子,世子来结盟,您以后就是他的未婚妻子,应该高兴啊。”

    “也高兴。”霜落轻蹙眉头:“但还是有点慌。”

    “我不太懂,但是小姐,我觉得世子会对您好一辈子。所以,不要怕。”盼兮不知道这是定亲恐惧症,但她知道萧停云会是世上对小姐最好的男人。

    霜落听到萧停云会对她好一辈子时,只觉得心里冒着甜蜜的泡泡,是,他会对她好一辈子,她坚信这一点。

    “小姐,今日穿哪一件衣裳好?”盼兮收拾好床铺,来到放衣物的箱笼前,给小姐找今日的衣饰。她挑来挑去却不敢做主,今日这种场合很重要,小姐的眼光好,还是听她的话准备才不会有错。

    霜落怔了怔,慢步走到箱笼前,跟盼兮一起看进去。

    她伸出纤纤玉指,慢慢地点着,最后抿唇一笑拿出一件水红色百褶裙,上面绣着大朵大朵的芍药花。

    盼兮一看这件裙子懊恼的一拍额头,自己怎么忘记了这件。自家世子去定盟时,她就想让小姐穿的,不过因为太美腻,被小姐拒绝了。

    “小姐,还是您会挑,一会儿沐浴完再换上吧。”盼兮小心的接过裙子,水红色这么鲜妍的色泽,若是小姐穿上它,该是何等的夺目啊。

    挑好裙子,又挑好佩饰,盼兮伺候霜落洗漱,这才下去端早膳,顺便让厨房烧热水。

    霜落美美的泡了一个花瓣澡后,只觉得水嫩极了,揽镜自照,自己都被那好气色吓了一跳。

    莫非一想到今日萧停云来,连肌肤都美了一个新高度?她被自己的想法逗笑,在盼兮和倩兮的服侍下,换了新的衣裙。

    水红色的纱裙,从腰身开始束住,上面是斜襟小褂,褂上绣着金丝线的小芍药,加上同色的拢纱,芍药花若隐若现。裙摆呈百褶状,有流苏一样的垂坠感,走起路来若湖水一般轻荡,真真是美不胜收。

    ------题外话------

    看到懒逸的诚意没,嗯哼,这是一更!谢谢亲爱们爱的鼓励,谢票谢发发,就是谢发发!傲娇逸上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