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11章 乱点姻缘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1章 乱点姻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张伯不让萧停云见到人,萧停云也没多着急,反正现在他有的是时间。而且,蛊已经解了,他心上的大石已经放下一半,正好接下来忙着纳采,先把媳妇给定下。

    霜落回了侯府后,第二日就恢复了日常上课。因着她与秦胜蓝的婚事在大人间传开,同窗知晓这事的很多,加上连莲的缺席,乙班一下子安静了好多。

    下了楼先生的课,秦胜蓝与霜落拉着李馨逸和林琳直奔小花园,因为她俩发现这俩妞都不敢和二人亲密了。

    “说吧,你们俩在闹什么别扭?”秦胜蓝掐着腰问,比起霜落来,她和她们俩更熟一点,所以问起问题来毫不含糊。

    李馨逸看看秦胜蓝和霜落,呐呐的说:“没有闹别扭,就是……就是现在,你们和我们不一样了。”

    秦胜蓝呵的冷笑:“哪里不一样,是多了一只眼睛还是多了一条腿?还有她们,到底怎么回事,突然一下子,我好像进了一个假乙班。”

    林琳比较爽朗,一听她这么说,也不藏着掖着了:“胜蓝、霜落,她们不敢说话,大概是因为你们俩被赐婚的缘故。一个赐给了三殿下,一个赐给了云世子,加上连莲又被土帛人挑走去做女先生,让我们都有点无所适从。而且,连婀娜都没来,我猜也是不好面对你们的缘故。”

    霜落坐在小花园的木椅上,看着新开出来的花苞,突然就笑了:“我说今儿怎么仿似少了些什么,原来婀娜不在。”

    要是婀娜在,一定是要说些酸话的吧,一个是她三堂兄,一个是她云堂兄,竟然被她最讨厌的俩女人给霸占了。

    林琳大笑:“霜落,我猜婀娜就是为了躲你才不来的。”

    霜落送她一个死鱼眼。

    气氛终于不那么凝重,霜落开了口:“咱们是不是朋友?”

    林琳和李馨逸都委屈的低下头:“是啊,但……”

    “与谁定亲,影响咱们之间的交往吗?”

    “这……我们错了。”林琳和李馨逸豁然开朗,怕别人拈酸说酸话,就吓得远离朋友,还叫什么朋友!

    霜落和秦胜蓝满意的对视,这才对嘛。

    四个人亲亲密密的一起坐在长木椅上,就像以前一样。林琳这时突然道:“霜落,你竟然和云世子定了亲,我好佩服你啊。”

    “佩服我什么?”霜落侧头看着她。

    “你不怕他吗?我一想起他的冷脸,就觉得浑身冷。”林琳说着还打了一个冷战。

    霜落被逗笑,越想越好笑,“你难道不知道,萧停云自从北御一战,已经成为京城贵女的择婿标准了吗?”

    林琳惊恐:“那些贵女不要命了?”

    秦胜蓝隔着霜落伸过手来,和林琳握了一下:“我也这么想的。云世子是很优秀,但我一看他的脸,就说不出话。”

    霜落无奈的看她俩一眼,仰着头望着蓝天白云,“他很好。”

    语气里有一丝温柔,还有一丝缱绻的味道。

    林琳、李馨逸、秦胜蓝三个人互相看了看,都学霜落靠着椅背望天,要是不长大多好啊,长大了还得嫁人。

    而被她们说到的婀娜郡主,确实是因为这个气到了,一想到今日开课就要见到讨厌的人,她干脆告了假。

    惠王妃问了管家,说郡主今日没去女学,担心的来到女儿的院子,却听见乒乒乓乓的声音从她闺房里传出来。

    “婀娜?你在发什么疯?”惠王妃皱着眉,示意小丫鬟推开门。

    婀娜的寝房里被她弄得乱七八糟,惠王妃避开了拦路的物件,来到女儿床前,就见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胸膛却起起伏伏。

    “你这孩子,今儿好容易女学开了课,怎么又偷懒。”

    “娘,云哥哥怎么就突然被赐婚了?”婀娜声音闷闷的,她最喜欢的一个堂哥,竟然定给了她最讨厌的姚霜落,你说气不气。

    惠王妃嗤笑一声:“哪里就突然了,前两日不是太后办了赏荷宴吗,不但给萧停云赐了婚,就连萧珩都马上要开府了。”

    婀娜坐起身子,撇嘴:“把姚霜落配给萧珩多好。太后真是人老眼也花……”

    “住口,慎言。”惠王妃走过来点点她脑壳。

    “萧停云娶谁与你何干,依我说,还替人家女孩家可惜呢。长的鲜花一般的人,以后要随他去那荒野之地,要我是她娘,我还不乐意。”

    婀娜静了静,突然问:“母妃的意思是,云哥哥以后就不在京城了?姚霜落嫁给他后,也会离开京城?”

    惠王妃想了想点头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三城的守备岂是说回就回的,至少得五年吧。”

    婀娜突然就开心了,一想到姚霜落离开京城去过苦日子,她的心立刻就疏散了郁结。同时忘却离开京城的也有她最喜欢的云堂兄。

    “活该。姑且让她先得意两年吧,哼,离开京城,以后谁还记得她是谁!”她恨恨地说。

    惠王妃这才发现女儿的症结所在,“你就是为这个逃学的?”

    婀娜咬唇,怯怯的看了母亲一眼,“母妃,我不喜欢这个人。一想到她要嫁给云哥哥,我就无心听课。”

    惠王妃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婀娜,母妃是不是太依随你了?你是皇家郡主,一丝一毫的差错都不能犯,莫非你忘了娉婷郡主的下场?”

    婀娜不服气:“她能和我比?她又不姓萧。再者,我也不害人啊,就是不喜欢姚霜落而已。”

    惠王妃叹口气,揽着女儿坐在床上:“傻孩子,皇家人,不喜欢也不能挂在嘴上。你以为我喜欢这些妯娌们,甚至皇后、太后?但我不能显现一点不喜欢的样子,只因我是惠王妃,要识大体。你啊,还是太小,要多学着点,将来才能不吃亏。候府小姐和将军府小姐都赐了婚,我也得和你父王说说,趁早给你也定下一门亲事来,好早日学着为人之道。”

    婀娜不好意思的扭扭身子:“母妃说什么呢,她们那是不知廉耻,这么早就勾搭我堂哥……”

    “婀娜!”惠王妃厉声打断她,见她吓了一跳,缓和了一下语气问:“你觉得楼申家的楼明光如何?”

    婀娜想起那个一脸坏笑的人,曾几何时,他就不在自己面前出现了。就算出现,也不再是以往感兴趣的样子,而是漠然有礼,进退有度。

    “娘想干什么?”

    “若你觉得他不差,我就让你父王和楼申说一声,给你们定下来。”惠王妃笑的很开怀,那个后生她见过,也算一表人才。虽比不上这些个萧氏子弟,但在天凌也是数得着的。

    婀娜心里一动:“若是他不同意呢?”

    惠王妃柳眉倒竖:“他还不同意?美不死他吧。”姑且不论皇家郡主身份,就说婀娜长相富态可爱,还是女学学生,哪一点配不上他。

    现在的婀娜也想试试,楼明光是欲擒故纵还是另有目标,于是她笑得很甜的搂住惠王妃手臂:“那女儿听母妃的。”

    惠王妃这才满意的笑了,拍拍她的手:“以后不能这么任性妄为,明日给我读书去。见了候府小姐也不可意气用事,知道吗?现在她代表的可不只是侯府,而是昭王府。”惹到萧停云那小疯子,她估计不好兜。

    “哦。”婀娜闷闷的应了。

    惠王妃回到自己院子后,吩咐婢女:“王爷回来了,说一声。”

    “是,王妃。”

    惠王下朝后,老哥几个凑一起去了太后那。毕竟大皇子萧珩要开府了,他们这些亲王叔是要道喜的。

    他们在宫里商议了很久,才打道回府。每个人都出了不少银子,算送给萧珩的新婚礼物。

    听太后言,大婚之日,就是大皇子封王之时,也就说明,他早早地退出了太子的候选。当然,一个傻子,也不可能被封为太子。

    惠王一路上都在想,剩下的皇子里,只有萧琮和萧琛堪当重任,他不知道要把宝押在谁身上。大皇子封王,说明皇上已经意动,应该也在观察。照他的年龄,太子应该早就立了,能拖到今日,估计和他不放心儿子的能力有关。

    如今看来,萧琛骁勇善战,威武全才;萧琮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皇上最终选谁都不意外。

    惠王疲惫的捏捏眼角,回到王府后直接进了书房。惠王妃得到通报后,端着一碗开胃解渴的酸梅汤去找他。

    “王爷,臣妾能进去吗?”

    惠王搁笔,“进来吧。”

    惠王妃笑吟吟的把碗递给他:“解解暑。”

    “有什么事?”惠王确实有点心烦,正好喝点酸甜的顺顺心。

    “是这样,咱们女儿也不小了,她同班的同窗都赐了婚。臣妾想着,也早点寻个好人选定下,您说呢?”惠王妃温柔的来到王爷身后为他按摩肩膀。

    惠王惬意的放下空碗:“可寻到了?”

    “礼部楼申的儿子可还使得?”

    “你是说停云的同窗,楼明光?”两国比试上,这几个金牌学子都入了人们的眼,楼明光只参加了一项,也被不少人惦记着。

    “咦,王爷也觉得他不错?”

    惠王被按得昏昏欲睡:“尚可。”

    “既然如此,王爷去和楼申说说,若他们也有意,咱们趁早定一下。您看,连丞相的女儿都被送到土帛了……”说到底,也是怕未来有变数。

    惠王睁开眼,哈哈大笑:“连丞相?哈哈哈,你是不知,他为什么把女儿送出去吧,就是为了不和贤王家结亲!”

    “啊?阿念不好吗?”在惠王妃看来,萧念比萧停云要好得多,人长得白净英俊,为人温和有礼,哪一点不比那个阴戾的人强。

    “好是好,就是有点傻。”早早地就站好了队,连堃怎么可能会答应他们。

    再者,女儿去了土帛,是有官职的,两年后回到天凌,可是抢手的香饽饽。受两年苦又如何!

    惠王妃听不懂,可是不该问的她也不会问。

    “原来是这样,还是王爷明察秋毫。臣妾也只是个内宅妇人,只求不给王爷添乱足矣。”

    惠王满意的颔首:“王妃已经很好了,明日我会问一下楼申,你且等等。”

    “是,那臣妾告退。”惠王妃提着提盒出了书房门,心里盘算着,若是楼申给了信,那她就有的忙了。

    ……

    第二日下了早朝,惠王拉着楼申落后众大人一步,直接提了此事。

    楼申笑着捋捋胡须,自家的儿子就是优秀,你看,连王爷都相中了。

    他拍拍惠王的肩:“王爷,和您结亲,下官自是乐意之极。不过孩子大了,这事我还得回去探探他的意愿,若是他正有此意,岂不是更美?”

    惠王迈着四方步,带着皇家人高高在上的范儿:“问问吧,本王的郡主还小,倒也不急。只是家里那个见识短的,让本王给挑一个人,我选来选去,也就和你私交不错,这才提一下。若你家明光另有心上人,本王可不会棒打鸳鸯啊。”

    这样说真是说进了楼申的心,可进可退,即使他不答应,也不会打脸惠王。

    “可怜天下父母心,王爷,下官理解。郡主有才有貌,一定引无数才俊踩踏王府大门,我也希望犬子能有此荣幸。”

    “哈哈哈,走吧。”惠王伸手做邀请状,两个人谦让着一路走出了宫门。

    楼申回到家,这才想起皇家书院已经开课。他皱着眉头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被夫人拉住:“老爷,你还是坐下,转的我眼晕。”

    “来人,去书院把明光给我叫回来!”楼申想了半晌,觉得事急从权,还是先解决此事要紧。

    “怎么了这是,明光今日才去第一日呢。”楼夫人不满的说。

    “妇道人家,你懂什么。”

    “那你说为什么?”

    楼申蓦地转向她:“你知不知道明光,可有心上人?”

    楼夫人笑:“应该有。”

    “谁?”

    “婀娜郡主吧。”她记得以往儿子喜欢追着婀娜跑。

    楼申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不用和惠王交恶了。

    “惠王今日和我说,想把婀娜郡主给明光当媳妇。”

    楼夫人睁大眼,还有这么好的事?堂堂王爷亲自问询,一定是自己儿子太优秀的缘故。

    “那太好了,老爷可应了?”

    “我说等明光回来问问。这小子现在有主意的很,自从有了那枚金牌,你没发现他都快上天了。”话虽如此说,楼申话里的骄傲之意藏都藏不住。

    “哈,那当然,皇家书院的金牌学子呢。”

    夫妻俩说着话,楼明光从书院里赶了回来。还以为是有什么大事,他让姚天祁帮他写了告假书。

    “爹,发生了什么事?”楼明光一头大汗的进了门。

    楼申示意他先坐下喝杯茶:“急什么。”

    楼明光:“……”他觉得和这个爹已经没法讲理了。被家丁从书院急匆匆叫回来,任谁也会着急的好吧。

    “是这样,爹给你相中一门亲事,给你定下来。”楼申严肃的说。

    楼明光刚喝进口里的一口茶,一下子喷出去老远:“噗!”

    “我今日刚刚去书院,您老把我找回来,就是为了这么一件事?待我休沐回来说不一样?”楼明光差点呛死。

    楼申摆摆手:“指定是不一样的。”几日后,黄瓜菜都凉了,那时候拒绝,惠王还以为是自己看不上他们。

    “那您说说是谁家女儿?”楼明光有点好奇,继续喝茶润润嗓子。

    “惠王家的婀娜。”

    “噗!”又是一大口茶喷了出去。

    “咳咳咳,爹,您想谋杀亲子,直接说就是,别这样害我。”楼明光擦擦眼睛,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儿子,你不乐意?你不是喜欢婀娜郡主?”楼夫人这时候说了话。

    楼明光叹口气:“娘,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萧婀娜了,我喜欢的明明是萧玉玑好不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