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06章 双双对对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6章 双双对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念一直在湖边想着心事,他没有跟着上画舫,别人都成双成对的,他去干嘛。画舫回来的很快,他抬眸,以为是最先出去的阿瑜那一艘。谁料,下来的是萧珩他们,一对一对的,萧琮走在最后,两只胳膊被俩女人霸占住,一副享受齐人之福的样子。

    他向画舫瞧去,不知为什么霜落和萧停云没下来。刚想叫住秦胜蓝问问,萧琮已经走到他身边,不悦的问:“你怎么没跟着上去?”

    若是阿念上去了,可能就不会发生这么丢脸的事。

    萧念笑着问:“出什么事了?”他直觉是出了事,不然二哥不会这么黑脸。

    萧琮冷哼一声,只是抽出了两条胳膊倒背在身后,没吱声。

    贺月影和宇文馥也不敢再去强挽着他,一个头发湿漉漉的垂着头,另一个则笑的很是温柔回答萧念:“世子,宇文妹妹适才掉湖里了。”

    虽说是解释,但又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味道在里面。

    萧念一愣,又有人掉水了,还是宇文馥?难怪二皇兄生气。

    他不好明目张胆的打量,只是轻扫了宇文馥一眼,这才发现她身上披着一件男人袍子。摇摇头建议道:“二哥,还是先去德妃娘娘那里换件衣服、喝点姜汤吧,别受了寒。”

    萧琮颔首,只好如此。

    一听喝姜汤,走在前面的萧珩耳朵倒是很灵,连忙吵着萧琛道:“我们回皇祖母那,相思也要喝姜汤。要不是那笨女人,相思姐姐也不用跳下去。”

    萧念诧异的看过去,这才发现那个脸上有胎记的女人,头发也湿湿漉漉的,身上同样披着一件袍子。模样陌生,他确定不认识。阿珩竟然都认识她,听这话应该是叫相思。

    长得不好看,名字还是挺有意境的。

    他们再次分道扬镳,萧琮带着二女直接去了德妃的宫殿,怕太后知道了实情不喜。他却忽略了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萧珩。

    萧珩才不怕他,拉着霍相思就去找太后了。萧琛和秦胜蓝闲闲的跟在后面,萧念则依然站在湖边栏杆前,眺望着远处,谁都没跟。

    “皇祖母,您要赏给相思姜汤喝!”

    萧珩走过来松开霍相思的手,伏在太后膝盖上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太后怜爱的为他擦了擦额头,“珩儿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姜汤。”

    萧珩起身拉着相思一并蹲下,然后拿起太后的手摸向相思的湿发。

    太后吓了一跳:“这是怎么的了,怎么去画舫上转一圈,还沐浴了一番不成!”

    萧琛和秦胜蓝对视一眼,忍笑不说话。

    “皇祖母,萧琮带的那个笨蛋掉入湖里,相思姐姐跳下了水。他们去换衣服喝姜汤了,求皇祖母也赏姜汤给相思喝。”萧珩一脸认真地求。

    太后还是有点蒙,威严的看向萧琛:“到底如何,阿琛你来说。”

    萧琛摸摸鼻子,自己看个热闹就这么难,真是哪里都少不了他啊:“皇祖母,当时我们分散开赏荷,一会儿功夫就听见宇文馥落水的声音。正好相思姑娘会水,她立刻下去救了宇文馥,然后我们无心赏花就早早回来了。”

    原来是这样。

    太后温和的看着霍相思,这个女孩子会水还心善,换个恶毒的女人都不一定挺身而出救人,正好看别人出笑话呢。而难得的是,阿珩竟然对她不一般,知道关心她,给她求姜汤。

    仔细审视着霍相思垂着眼睫的脸,睫毛很长,肤色微微有些苍白,左脸颊上有一块红色胎记,五官倒是蛮清秀,看久了也不丑。而且还是二品大员的女儿,有个许修仪表姑在宫里,说起来,身份也不很低了。

    太后心里一动,这个小姑娘长的虽说不是那么貌美如花,但也勉强入眼。且看起来很温顺,又心善,难得阿珩还喜欢,若不然,就定下她吧。

    她笑的更慈祥了,从手腕上脱下一只玉镯,强行塞到霍相思手上:“不错,阿珩说的不错,是该赏。不过只赏姜汤哪里够,哀家把最喜欢的祖母绿赏你了。”

    霍相思吓坏了,她从来没这么受人瞩目过,还是后宫最大的女人。

    萧珩见她吓傻的样子,笨手笨脚的帮她戴:“皇祖母赏,你要谢恩的,不然皇祖母打你板子。不过,你放心,没人敢打你的,我一脚踢翻他!”

    太后又气又笑,这没良心的,竟也知道护短了?

    霍相思抿抿唇,羞涩的磕了一个头:“谢太后,相思受宠若惊。”

    “相思?真是好名字,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哈哈,好。”

    “回太后,臣女的名字……怕是没有这么美。”霍相思黯然地说。

    太后不再多言,看向萧琛:“阿琛,你带他们去皇后那里,让皇后……看看。”

    她虽然是后宫最大的,但是萧珩是皇后的儿子,选定的儿媳妇,也要让她过过目,虽然她反对也不管用。

    萧琛明白太后的意思,立刻拉起萧珩,谁料萧珩甩脱他,去拉霍相思的手。萧琛瞪眼:“你到底去不去母后那里喝姜汤?不喝的话可是会得伤寒,要吃很苦很苦的药……”

    萧珩连忙拉着霍相思站起身:“我去我去,咱们快点去。”虽然母后那里他很久没去了。

    萧琛偷笑,扯扯秦胜蓝转身走,萧珩牵着霍相思跟上,霍相思回首歉意的对太后说:“民女告退……”话都没说完,萧珩拉的她一个趔趄,她连忙双手扶住他,萧珩一阵大笑,笑得好不开心。

    太后看着四人的背影,只觉得这一场赏荷宴终究没白办,她的心愿算是达成了。

    “恭喜太后得偿所愿!”妃子们你一句我一句的恭维太后,只把老太太哄得舒舒服服。

    ……

    待得萧停云和霜落玩够了回来,戏台子上早已经换过一拨又一拨表演才艺的贵女。

    霜落远远地瞧着,悄声对萧停云道:“怎么办,咱们是不是玩过头了?”

    萧停云摸摸她晒得有些红的小脸,心疼的很。即使戴着荷叶帽子,奈何温度高啊。

    “是有些过,回去抹些我给你的药膏,你看都晒伤了。”萧停云用指腹轻触完,又反过去用手背蹭,只怪她的皮肤太细嫩。

    霜落鼓起面颊瞪他,这家伙找错重点了好吧:“我的意思是,耽误看别人表演了。”

    萧停云笑,笑声带着清越的鼻音,很好听:“她们算什么,不用管。这些荷花荷叶要不要,要的话我会着人送去挽霜阁?”

    霜落兴奋的点头:“当然要,我要让盼兮做荷叶点心。荷叶可入药,有很好的功效呢。”

    “行,交给我。”

    “霜落,要不我带你去阿琛的宫里歇歇吧?”他有些怕霜落中暑,两个人在湖里划船摘花不亦乐乎,实在是热的够呛。

    虽然相处的时候,开心的都忘记了炎热。

    “不用了,那边有茶水,咱们过去喝两杯就好。”霜落也不想搞特殊,她知道萧停云处处都想着她。

    “也好,午膳你在女席,到时小心一些。对了,这珠子你带上。”萧停云从腰间解下当玉佩带着的避毒珠,为遮人耳目,套着霜落新打的络子。

    “不用啦,我会多加小心的。”霜落笑弯了腰。

    萧停云点点她额头:“你是不知道宫里多曲曲道道,小心点没错。”

    “知道啦,管家公!”

    萧停云一愣神,眼里含着温柔的笑意:“叫我什么,嗯?”

    霜落咬唇,提裙跑开,跑了两步回过头,两只手做成喇叭状围在嘴边:“大管家!”

    说完晃了晃脑袋,精灵古怪的向前继续走。萧停云失笑,倒背着手悠闲地跟着,始终理她两步远。

    来到座位,秦胜蓝他们已经回来了,霍相思也换了一身崭新的衣裙,是皇后赏的。她自己都没想到,在家里人人嫌弃,到了宫里,竟然被最至高无上的俩女人温柔以待。

    一见霜落回来,秦胜蓝哀怨的瘪嘴:“霜落,你不要我了。”

    “不是说比赛摘花吗,我下画舫摘荷花了。怎么,你没摘到?”霜落避左右而言其他。

    “摘了,好几朵,可惜都落在画舫上了。”秦胜蓝的嘴更扁。

    霜落搂住她的肩安慰:“没事,我摘了好多,回去送你一些。”

    “真的呀,那太好了。我要在老祖宗和娘亲房间里插满荷花。”因为宫里的花开的又大又美,实在不多见。

    台上依旧叮叮咚咚,几乎有才艺的贵女都上台了,谁不想当着最尊贵的人表现,说不定就能被贵人相中呢。

    霜落和秦胜蓝都有些累了,无奈的期待这些贵女都别再表演了,她们想快点用晚膳回府躺下。

    或许是听到了她们的心声,台上女孩儿的瑶琴刚刚落下最后一个音符,太后就吩咐摆宴。

    皇子、世子们都和太后一席,妃子们和几个定下的准儿媳一席,贵女们一席,赏着湖景用膳,倒也不失为一种情趣。

    太后的心事一了,就有空闲操别人的心,她关切的问萧念:“阿念,你可有相中的小姐,快告诉伯祖母,一会儿皇上来了,给你一起赐婚。”

    萧瑜冲着萧念挤挤眼睛,示意他快点说。好兄弟是该有个媳妇了,他是不知道有媳妇的好处,不然早就找了。

    萧念无视他的猴样,恭敬的回道:“谢太后关怀,阿念没有心上人。若是有了,到时会求太后恩典的。”

    太后满意的笑:“嗯,也好,好好挑挑也行。不过,就怕你眼热,午膳后,你的好兄弟们就都有媳妇了啊!”

    一桌的人哈哈大笑,皇子们笑的尤其大声。

    最小的皇子才十岁,少年老成的对太后说:“皇祖母,孙儿不想挑,这些女人都太老了。”

    “噗!”

    大伙笑的更开心了,太后笑的直擦眼泪。

    萧停云冷冷的瞪着小皇子,敢说霜落老,你娘才老,你祖母更老!

    霜落那一桌相安无事,萧停云实在是杯弓蛇影了。毕竟是太后办的赏荷宴,只是为皇子世子选妃,无人敢出幺蛾子。

    直到皇上来,气氛还都很好。妃子们一个个很会说话,并不冷场。霜落觉得唯一不舒服的地方,就是那个宁美人,好像一直在观察她。

    萧惟怀一来,太后更开心了。天凌帝见母后真心开怀,威严的脸也温和了不少,摆摆手阻止大家跪拜:“今日赏荷宴就是母后邀请你们玩的,无需纠结礼节。”

    虽说不用起来跪拜,但贵女们还是矜持的都放下了碗筷,再不好意思动嘴。

    皇上见状摇头,坐在内侍搬来的椅子上。

    “皇上,哀家今日办的夏荷宴很是成功,阿琮他们也都选好了人选,不若,你就给赐个旨意,也算成全了他们的心意?”

    萧惟怀哈哈一笑:“那朕就依母后之见,先口头赐婚,然后明日派人去各府宣旨。”

    太后看看孙儿们,满意的说:“快去牵着你们相中的小姐,让皇上赐婚。”

    萧珩不懂,一脸懵懂的样子。萧琛凑他耳边说了几句话,萧珩喜笑颜开的跑向妃子一席,牵住霍相思,走到皇上面前。

    霍相思本就聪慧,经过皇后宫里一聚,立刻明白自己这就算是被内定了。她看着虽然幼稚,但长相俊美,其实也很听话的大皇子,心里竟然没有一丝反感,反而还有种终于逃脱霍府的喜悦。

    所以她没有挣脱,顺从的跟着萧珩走。

    萧琮也来到那一席,先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伸出手等待贺月影扶上,然后才又伸出手邀请宇文馥。他和贺月影走在前面,宇文馥小步跟在后面,只觉得这一路走的无比屈辱。

    萧琛是老三,依样画葫芦的牵住了秦胜蓝,秦胜蓝饶是要当女将军的人,此时也是满脸红彤彤。

    众贵女大失所望,这一次赏荷宴算是白来了,刚才的才艺,也白表演了。合着到了最后,除了那个丑八怪,她们都是来陪太子读书的。

    萧停云的起身,燃起了众女的希望,她们殷切的目光看向这个天凌第一世子,兴许他就不走寻常路呢,对不对?

    萧停云嘴角一勾,径直走向了霜落所在的地方,无视轻轻地抽气声,他才懒得管她们去死。

    宁美人静静地看着姚霜落,这个女孩真不一般。

    她的小脸也微红,但没有霍相思那种紧张到发抖的寒酸样。她是从容大气的,眼眸微垂,长睫轻眨,在宁美人这个方向正好看的见那睫毛长的逆天。

    宁美人有些嫉妒,这个女孩,连下巴的弧度,都好看的想要让她捏碎。更遑论那挺俏的鼻梁,和鲜艳欲滴的粉唇,以及雪白优美的天鹅颈项。

    这是块瑰宝。她想。

    萧停云是个有福之人。

    在她胡思乱想中,萧停云向霜落伸出了手,当着所有的人铿锵有力的说了一句话:“愿我如星卿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霜落水眸轻抬,把小手放进他的大手:“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萧停云咧嘴一笑,紧紧包裹着她的柔胰,牵着她来到萧琛身边站定。

    萧琛斜睨他,这个心机云弟,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吟两句诗显摆一下呢。真是个不要脸的。

    萧惟怀看着面前的九个人,看向太后眼神示意:就这些?

    太后再次问一下自己那一桌的人:“还有人要选吗?”

    贵女们再次挺起了胸膛,不料依然是白开心。

    太后喟叹一声,“就这些了。皇儿,你让她们都秉明身份,然后下旨就是。”

    于是每个人都自我介绍了一下,宇文馥只觉得五个女孩里,就她自己是妾,实在是没啥好得意的。就连皇上赐了婚,都没让她露出半个笑脸。

    ------题外话------

    明日修bug,今日不让修,生气。

    谢谢投票的小可爱,好像都是新来的亲爱哦,以前的亲们,你们跑哪里去了啊!哭唧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