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05章 只要相思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5章 只要相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珩和那个女人说说笑笑,几乎从未听见过的开怀大笑,让三殿下萧琛有些泛酸:“你看,就连刚认识的,都比我有分量,萧珩这个混蛋。”

    萧停云瞥瞥他,然后靠着座椅闭上了眼。

    “嘿,连你也不理我。”萧琛觉得很委屈,他幽怨的瞪向皇祖母,怎么还不让那几个女孩子自由活动呢。他需要小徒弟来找回自信。

    坐在太后身后的贺月影一直保持着端庄的坐姿,她是从姑姑宫里直接过来的,自觉比其他人都高了一等。除了和秦胜蓝点点头算作招呼外,别说宇文馥了,就连霜落这王府准世子妃,她都没看进眼里。

    贺月影不屑的用眼角余光睨着谈论戏文的俩人,也不分什么场合,就这么夸夸其谈。前面坐着的可是太后和皇上的后宫啊,真真一点分寸皆无。听闻秦小姐是三皇子正妃,真是白瞎了这身份,武将府出来的小姐就是这么糙。

    另一边的宇文馥,她则连看都懒得看,一个侧妃而已,四品官家出来的,能翻什么浪。

    挨着她坐的宇文馥真和受气的小媳妇一样,当着贺月影就没抬起头来过。这是她以后的当家主母,自己低她一等,虽也带个妃字,终究是妾。越想越对萧琮失望。

    霜落与秦胜蓝的互动,让宇文馥看着眼热,有个好友同进皇家门,互相扶持多好。可惜,自己唯一一个有身份的朋友齐娉婷,还把自己作成那般下场,可见也是个没用的。

    就在贺月影和宇文馥各怀心思时,太后这时回过头来,一脸兴味的问霜落和秦胜蓝:“你们看戏看的厌烦吗?”

    秦胜蓝笑着道:“回太后,很有意思啊。”

    霜落也点头,把太后逗笑了:“有意思也不让你看,那些小姐们都去赏荷了,一会儿,你们也过去吧。”

    太后转头对一边的宫女道:“去把阿琛和停云叫过来,诶,珩儿和谁说话呢?那小姐看着面生啊。”

    一位圆脸的妃子看过去,恭敬的道:“太后,那是霍大人女儿,霍相思。”

    “哪个霍大人?许修仪怎么认识她?”太后倒是挺喜欢这个位分不算太高的妃子,生了个公主,还本本分分的,比宁美人那没福份的强。

    许修仪有些难以启齿:“霍大人是臣妾的远房表弟,刚升至户部左侍郎。相思是他的大女儿,所以臣妾认识。”

    太后哦了一声:“升至二品了,哀家竟然还不认识,可见这家人也不是爱出风头的人,不错,不错。”

    说着话,萧停云和萧琛走过来。萧停云依然冷脸,而萧琛却绽放着满脸笑容。

    “皇祖母,您可是想孙儿了?”他嘴巴甚甜的叫道。

    “就你话多。”太后浅笑吟吟,“去,带着她们看看明湖的荷花,赏荷宴,自然得先赏花。午膳就在这里摆了,到时有才艺的女儿家可以上去展示一下。你们也饱饱眼福。”

    萧琛高兴地接旨:“请好吧您呢。二皇兄频频往这里看,一定是等不及了。”

    太后啐了一记:“快滚吧你。”

    萧停云与萧琛特意走在霜落与秦胜蓝两侧,四个人并肩向前行,贺月影和宇文馥则垂首莲步轻挪的在后面跟着。

    萧琛觉得很厌烦,想带着三人回自己的椒阳宫,让这帮子人自己赏他们的荷。可是也只能想想,不然对胜蓝和霜落不好。

    萧停云侧首问霜落:“看戏看的那么入神,喜欢看的话,以后我常帮你叫戏班子。”

    霜落抿唇一笑:“刚刚太后还怕我们看的厌烦呢,其实挺有意思的。把话本上的故事演出来,比说书还好玩。”

    “我知道了。”萧停云突然笑着说。

    霜落奇怪地看他,你知道什么?萧停云莫测高深的一笑,我知道以后怎么让你开心了。

    身后传来萧珩气急败坏的叫声:“云云,你竟然不叫着我,可恶!”

    几人停步一起回身,就看见萧珩拉着不情不愿的霍相思向着他们跑了过来。

    “你们这是做什么?”萧珩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宇文馥垂头不看他,看到他就会想起上元节时他发疯的样子,以及自己妹妹离别时哭泣的脸。

    “你过来作甚,忘记皇祖母说不让你靠近水了吗?”萧琛皱眉叱道。

    萧珩急了:“兴你们都过来,我就不得过来玩儿?哼,我不仅要来,还得带着相思姐姐来玩呢!”

    霍相思脸红得像红布,她就算再没嫁人,应该也比大皇子小。可这位大皇子,是个痴儿,就是个小孩子,所以她放任他叫自己姐姐,如今曝光在人家弟弟面前,却是很尴尬的说。

    萧停云笑着宽慰他道:“阿珩,你既然喜欢这位姐姐,就拉好她不能放手,知道吗?”

    “还是云云最好,不像那个坏人。我会好好拉着相思姐姐的。”萧珩示威的朝着萧琛举举拳头。

    萧琛轻叹,迈开步子向前走,这个哥哥不能要了。

    来到湖畔和众人汇合,已经有不少贵女跟在萧瑜和其他皇子的身后上了画舫。萧琮与萧念身边都围了不少小姐,言笑晏晏的说着话,贵女们都觉得念世子好儒雅,二皇子脾气好好,这次来宫里,真是此行不虚。

    见到贺月影和宇文馥,萧琮礼貌的冲女孩们颔首,就甩下她们走过来。

    “阿琛,怎么?”他问萧琛,为什么都过来了。

    “二哥,太后让你带她们赏荷。”他没说错啊,谁的女人谁带。

    萧琮点点头,温柔的看着表妹:“影儿,要去坐画舫赏荷吗?”

    站在一边的宇文馥脸色一僵,本来看见萧琮时脸上的喜意顿时敛住,不敢置信的看向他。原来他的温柔,不仅仅是对自己。

    贺月影垂眸笑,掩盖住眼里的得意。姑姑说的没错,自己是正妃,才是最得体面的人。

    “表哥,我想去,我还没坐过画舫。”贺月影开了口,语声轻柔。

    萧珩这时大声嚷嚷:“我也要坐,我和相思都要坐!”

    “来人!”萧琮立刻着人驶来一座大画舫,笑着对萧珩道:“大哥,你想坐哪一艘都可以。”

    萧珩翻了个白眼:“我不要和你坐,我要和相思坐。”

    萧琮强笑道:“没事,都上去坐的开。”

    画舫驶到湖边,这可比秋明湖安全多了,专门修了一个带栏杆的搭桥,画舫开到这里,女孩子们可以轻松地扶着栏杆上画舫。

    大皇子自然是优先的,再加上萧珩本来也没想让着他们,率先走上搭桥。上去了还知道拽霍相思,结果霍相思很是利落的来到他身畔。萧停云的眼里多了一丝兴味,这位霍家小姐深藏不露啊。

    萧琮护着贺月影上了画舫,然后转回身来接宇文馥,见她脸上没有笑容,使劲捏了捏她的手,以此慰藉。

    秦胜蓝和霜落手牵手的上去,那兄弟俩自然寸步不离的护在身后,可别因一时大意,真出点事。

    画舫慢慢地划动,她们分散开,各看各的。萧停云给了萧琛一个眼神,示意他把自己的女人拉走。萧琛挑眉,我就不。

    萧停云送给他一个莫名的笑脸,耸耸肩示意无所谓。

    霜落伏在栏杆上,伸出手够荷花。不得不说,宫里水土就是好,连荷花都开的比秋明湖的美。秦胜蓝挽着她的胳膊,也伸出手去捞,她的动作可就大得很了,身子几乎都要探出去!

    萧琛看了一眼吓得心都要跳出来,连忙走过来捉住她,回身看向萧停云,算你狠。

    “走,师父给你摘,看你这笨的。”

    秦胜蓝立刻放开了霜落,开心的拍手:“白色和粉色的都要。”

    “好,都给你摘。”萧琛拉着秦胜蓝往没人的地方去了,秦胜蓝还不忘回身招手:“霜落,一会儿比赛看谁采的多!”

    霜落嘟嘴看向萧停云,萧停云在萧琛拉走秦胜蓝的时候就走过来,“你帮我采。”

    “嗯,我们下小船去采。”

    “可以吗?”

    “没问题。”

    每一艘画舫上,都会收纳着一只小船,以备不时之需。这次太后的赏荷宴,派了不少侍卫专门划船,于是萧停云轻易地就让人把小船放了下去。

    霜落正发愁如何过去呢,突然就觉得身子一轻,已经被萧停云打横抱在怀里,飞身一跃,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小船之中。

    画舫上的侍卫看得咋舌不已,云世子的武功真是深不见底。那可是随时能翻的船啊,人家抱着个人还能如落叶般轻盈,真是不得不服。

    让霜落坐好,萧停云自己拿起了双桨,三两下就驶离了画舫。远远的躲过早就下了湖的人,载着霜落去了荷花最茂密的地方。

    “终于没人打扰了。”嗅着淡雅的荷花香,萧停云把双桨放到一边,开始给霜落采花。

    “荷叶为什么要摘?”霜落纳罕的问萧停云,见他正用力折断一张大大的荷叶。

    萧停云但笑不语,把新鲜的荷叶用袖子擦拭干净,然后微微起身扣到了霜落头上。

    扑面而来的荷叶清香加上阴凉让霜落恍然,萧停云这是怕自己晒到,给自己遮阳用的。

    她扶了扶荷叶,对萧停云嫣然一笑。萧停云被她的美丽晃了眼,带着荷叶的小女孩,明眸皓齿,可爱极了。

    他飞快地凑过身,在霜落脸上嘬了一记,“先收取利息好了。”

    霜落嗔他:“什么利息啊?”

    “给你摘荷花难道不要报酬?报酬倒是不急,利息必须清算的。”萧停云煞有介事的说。

    霜落伸出手,撩起明湖水拨向对面那个无赖,清脆的笑声回荡在荷叶丛中。

    这边浓情蜜意,被他们丢下的画舫上却是出了事。

    也不知怎么的,萧琮一个没看好,宇文馥就落入了湖中。萧琮觉得自己可能和荷花有仇,因为这可是第二次带人来赏荷落水了,上次桑桑公主也是因为游湖摘荷花。

    侍卫们会水,但萧琮没下命令,他们不敢去救。只听得宇文馥一声声的叫着救命,贺月影着急的推推萧琮:“表哥,你快让侍卫救救宇文妹妹啊,再晚一会儿就出人命了。”

    萧琮沉着一张脸,他不会水,不能下去。这是在皇宫,若要让侍卫下去抱着馥儿上来,他心里又有疙瘩。

    正两难时,就听到扑通一声,有人一个猛子扎下了水。

    萧琮脸色铁青,想看看是谁敢无视他的命令下水救人,没想到却看到一道藕色的身影,分明是女人,他心里立马一松。

    贺月影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毒,是那个丑八怪,叫什么相思的,坏了她的好事。若是宇文馥在宫里失了节,就算勉强还是当了侧妃,表哥也不会宠爱她,到时,还不是任由自己捏扁揉圆。

    啧,真可惜。

    大皇子萧珩早在宇文馥喊救命时,就被霍相思拉着跑过来。一看相思姐姐跳下去,还游得那么熟练,不由高声喝彩,顺便加油助威:“相思姐姐真棒,相思姐姐真厉害。快点把那笨蛋救上来!”

    萧琮脸上的神色更好看了,是,他找了一个笨蛋,能在这样的场合出乱子,这可是宫里,是祖母办的夏荷宴啊。试问这般莽撞,怎么堪当一国之母?就算宁美人,都比她聪慧一百倍。

    霍相思捞到了宇文馥,把她的头反置于自己胳膊上,然后划着水游到了画舫边,被秦胜蓝和萧珩拉了上去。

    秦胜蓝看英雄一样看着她,发现除了那块红斑,沾了水的霍相思还是很好看的:“相思姐姐,你会游水啊,教教我如何?”

    霍相思甩甩头发,接过侍卫们递过来的衣服披在宇文馥身上,开始为她挤压胸前。不会儿功夫,宇文馥吐出一口水,睁开了眼。

    她先找寻萧琮,发现二皇子正在身边看着自己,心下一热,眼里已是满含热泪:“殿下……姐姐她……”

    她的话悬而未决,却成功地让萧琮皱起眉,看了贺月影一眼。

    贺月影关切的询问:“姐姐没事,我也差点和你一起掉下去,幸好有相思姐姐会水,不然,我们都束手无策。”

    宇文馥被噎住,她是楚楚可怜的小白莲,没想到遇到了黑莲花。

    待两女都换好衣服,霍相思才回答秦胜蓝的疑问:“我会水,是被逼的。你这么幸福,不用学。”

    秦胜蓝不解:“怎么呢?”

    霍相思苦笑:“我生的丑,家里没人喜欢。我家也有一个小湖,小时候,我们姐妹夏日都会去湖边玩。有一次我和一个受宠的庶妹都掉下了湖,结果我的姐妹只让家丁们救她……说我最好死了算了。最后,还是爹爹来了,才把我救起来的,差点丢了命。”

    秦胜蓝听呆了,就连萧珩都听懂了她的悲伤,愣愣的看着霍相思:“相思姐姐,你留在宫里吧,他们都怕我的,我能保护你。”

    霍相思一眨眼睛,眼泪滑落到腮边:“我娘也不喜欢我,听下人说,我小时候生下来差点把她吓死。所以,我只能什么都学,我要自己保护自己。”

    秦胜蓝抱住霍相思,也好想哭。

    “太过分了!霍大人就不管管吗?”

    “我爹已经是最好的爹了,无奈他的女儿就是长成了这般模样,他也没有办法。所以,后来我自己有了独院,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在院子里写诗作画,其实这么终老一生也不错。”霍相思笑得很腼腆。

    萧琛这时候才发现云弟和霜落不见了,他冷哼一声,这个云弟也不能要了。躲出去谈情说爱,还不叫着自己,真是不够兄弟。

    他看看自己的好大哥,眼珠一转,诱惑的问:“大哥,你想不想相思姐姐永远留在宫里陪你啊?”

    萧珩眼睛放光的问:“想。”

    “你再想想,若是只能有一个人陪着你,你想选谁?”

    萧珩斩钉截铁的说:“我只要相思姐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