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04章 一见如故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4章 一见如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停云没有不耐烦,只是反手拉住萧珩:“阿珩,你皇祖母在。”

    萧珩顿了顿,轻易找到了太后所在,然后挣脱萧停云,欢天喜地的跑过去。萧琛连忙跟上。

    贵女们有大胆之人看的目瞪口呆,那个是……傻子吗?

    大皇子萧珩蹲在太后跟前,一脸傲娇:“皇祖母,有唱戏的你都不叫着珩儿来看,还陪着这一帮人,我不喜欢你了。”

    太后连忙拍拍他的头:“珩儿乖,这不是让阿琛叫你来了么。”

    “嘁,明明是云云叫我来的。”他嫌弃的回头瞥了瞥跟上来的弟弟。

    萧琛只觉得膝盖中箭,差点给他跪了。这个兄长要不是亲的,早把他弄死了,还留着过年吗。

    太后温柔的道:“哦,是这样,那哀家和你一起不喜欢阿琛了。”

    萧珩立刻开心的拍手:“好。”站起身依偎在太后身边,“同仇敌忾”的看着萧琛。

    三殿下无奈望天,皇祖母真是会抓重点,哄大哥一哄一个准。罢了,他就当个恶人吧。

    萧停云和那些皇子们、世子们都没过来请安,毕竟父皇的妃子都在,他们走向湖畔,去看为了赏荷宴准备的画舫。

    本来太后没准备请世子的,但有萧停云在,皇上建议她最好都请来,以免顾此失彼,伤了兄弟感情。于是萧念也在受邀之列,而成了亲的萧瑜,就是来陪他看热闹的。

    萧念跟在后面,突然想起了刚才那惊鸿一瞥。霜落正认真的看着戏台子,只有她和身边的姑娘没有看过来,似乎那出戏文演的精彩极了,没有什么能扰乱她心神。

    今日之后皇上就要为她赐婚,赐给他不喜欢的堂弟萧停云,成为他堂弟媳,突然他越想越呕。昭王府那么乱,这么美好的女子要嫁进去,真是糟蹋了她。

    可是怎么办,他娘不喜欢霜落,他也没有办法硬来。

    萧珩也不坐下,就靠着太后看戏,看的津津有味。看到兴致浓时还模仿着旦角比划,很会自娱自乐。

    萧琛见大哥这么会玩儿,就放心的去找萧停云。萧停云倒背着手,正看着明湖里的荷花出神。

    “怎么,被宫里的美景迷住了?”萧琛来到他身边,以往冷清的宫里,今日格外喧哗热闹,他还有点不习惯。

    萧停云勾勾唇角:“是啊,想和霜落坐着画舫进去游览一番。”

    “呸。”萧琛啐了一口,然后神经兮兮的凑过来:“你说的那个女人是谁,是哪一个,快悄悄指给我看。”

    萧停云看过画像,回首瞅了一眼,“最边上那个,脸上有胎记。”

    萧琛大大方方的转过头看,发现那女人也在看着戏台,露出来的左脸颊上赫然有一块铜钱大小的红斑。

    “嘶,这有点吓人吧。”萧琛倒抽一口凉气。

    萧停云鄙夷的看他:“以貌取人?”

    “咳咳,不是,我猛的一看被吓到了而已,也许待会儿我仔细看看,就……习惯了。”

    萧停云哈哈大笑,远处的贵女们偷瞄着,心里小鹿乱撞。原来云世子笑起来这么俊朗,一点都不阴沉呢。要是嫁给他,天天看他这样笑,过过眼福也好啊。

    她们丝毫没想过,以往萧停云名声不好时,也是这样的一张脸,可那时,大多数人都是恨不得躲之不及的。

    戏台子上好不容易唱完了一段,太后挥着手对贵女们说:“你们也去赏荷吧,那里有画舫,哀家老了,就坐在这里看戏。”

    言下之意就是自由活动了,贵女们矜持的站起身,却因无人带头,都立在原地尴尬的站着。

    太后忍不住笑,“看我这老糊涂,宁美人,你带她们去赏荷,务必和他们接触一下。”

    宁美人站起身:“是,太后。臣妾告退。”

    一大帮子贵女跟在宁美人身后,浩浩荡荡的走去湖畔。一时间,在那边的皇子、世子们都沸腾起来,难得有和美人们相处的机会!

    萧停云拉着萧琛反而迎着她们走向戏台子,擦身而过的时候,有的贵女回头望着他们的背影唏嘘不已,不要走,不要走嘛。

    太后这边少了一个宁美人,而对面贵女位却只剩下一个藕荷色的身影。太后皱着眉头望过去,一看是霍家丫头,就叹了口气,没去管她。

    萧停云拉着萧琛坐到了空着的位置上,霍相思惊讶的看过来,然后咬咬唇又看向戏台。

    她不想来这个场合,她的年纪按理说也超龄了。可爹爹说这次赏荷宴,除了议婚的贵女,十四岁以上的大臣女儿都要参加。

    适才那俩贵女说的话她都听到了,脸上火辣辣的。但人家说的是事实,她无从反驳,只是心里很难过。

    二十年来,只有在家里,才能享受到平静,不然走到哪里都受人指指点点。她只盼着,快点唱完戏,她就好回家了。

    适才太后说,让她们去赏荷,她怎么可以去坏人兴致呢,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看戏好。

    太后身边的萧珩看到最喜欢的云云坐在了对面,也不看戏了,活蹦乱跳的跑了过来,坐在萧停云另一边:“云云,这上面唱的好有趣啊。”

    萧停云点点头:“你看懂了吗?”

    萧珩懵懂的摇头:“不懂。”

    萧琛嗤笑道:“不懂你说有趣。”

    “你滚蛋。云云,我最讨厌他了。”萧珩拉着萧停云看自己,准备孤立萧琛。

    萧停云指指最边上的霍相思:“我和阿琛来得晚,也不太懂,她从头至尾和你一起看的,你去问问她。”

    萧珩眼睛一亮:“真的吗,我这就去。”

    说罢起身冲着霍相思走过去,一屁股坐在她身畔,吓了专注看戏的她一大跳。

    “嘿!”萧珩笑的眼睛成了月牙。

    霍相思收拾好情绪,腼腆的点头:“嗯。”

    “我是阿珩,你叫什么?”

    “霍相思。”

    “哦,霍相思,挺顺耳的。霍相思,我问问你,这个台上唱的戏,说的什么意思啊?我有些看不懂。”萧珩苦恼的看着她。

    这一看可了不得,他似是发现了有趣的事,伸出手摸向她那块胎记:“诶,你这里受伤了吗,痛不痛?”

    霍相思本来都闭上眼,等待着说她丑的话。可是等了半晌,她缓缓张开眼睛,发现萧珩一双纯净的眼里,有的只是好奇,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嫌弃。

    她霎霎眼睛,把涌出来的雾气眨掉,“不痛,这是胎记,不是疤痕。是不是很难看?”

    萧珩还真仔细地看了看她的脸:“不难看啊,你长得比父皇那些女人美多了。”

    在一边偷听的萧琛“噗”的一声笑出来,悄声对萧停云道:“我这大哥,人傻眼光还行。也知道父皇的妃子丑。”

    萧停云坐的笔直,他看着的方向是对面的霜落。霜落时不时和秦胜蓝交谈一声,看样子是讨论的戏文。

    可能是心有灵犀吧,霜落说完不经意的抬首,正和萧停云的视线撞到一起。萧停云的唇勾起弧度,霜落忍不住对他示威般皱了皱鼻子,然后又看向了戏台。

    萧停云两只手攥到一起,手痒,想摸。

    那边的萧珩和霍相思像是找到了知己,开始了尬聊,“你怎么不过去那边看荷花啊?”

    “我和她们不熟。”

    “我们宫里的荷花开的可好看了,要不一会儿我带你去看?”一听她说和别人不熟,萧珩就觉得自己和她已经很熟了。

    霍相思嘴角抽了抽:“你是谁?”

    “我是萧珩,看到没,那是云云,那是我弟弟,他们都听我的。”萧珩凑她耳边悄悄地说。

    霍相思吐吐舌:“你真厉害。”

    “那当然。上面演的什么啊,我看不懂。”萧珩又跳跃到了戏台上。

    不过霍相思一点都没觉得不妥,兴致勃勃的跟他讲:“那是话本上的故事改的。故事讲的是,一个仙女儿在天上呆烦了,就下凡来玩,遇到了一个民间的秀才,秀才救了她,她以身相许,然后遭到了仙女儿她爹娘的反对……”

    萧珩听的津津有味,他决定,这个霍相思,是排在云云后面,他第二个喜欢的人。

    ------题外话------

    我最喜欢的一个作者住院了,原来写文真的很糟蹋身体啊,哎。今天字数多了一些,我真的尽力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