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099章 择日解蛊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99章 择日解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琛闻言笑了一声,言语里有几分不屑,大家就更好奇了。

    但这种事,若皇家人都知道,那自然是与皇家人有关,他们好奇也不会问。

    于是玉玑只能自问自答道:“还不是因我那个伯娘,找人去给念堂兄提亲,人家连丞相拒了,说是让连莲去土帛磨练一下。”

    霜落正好想伸出竹筷搛菜,一听玉玑这么说,手就停住了,筷子点在自己面前的碟子上,若有所思地说:“连丞相真是严父,连莲也不容易。”

    难怪那次游湖时,她拼了面子也想抢九霄环佩,估计就是想让连丞相开心。

    相比之下,自己的爹娘简直就是太护犊子了,她与哥哥真是幸福。

    楼明光笑着回答她:“他这个人心怀政事,对家人都很严厉的。”

    “你怎么知道?”玉玑县主翻他个白眼,别人家的事他倒是熟悉。

    “我爹与他交好,我怎么会不知道。”楼明光说完后,不由歉意的看了梓成一眼,他现在已经改投右相这边了,虽然一开始他与梓成不对付。

    萧停云见霜落停住,帮她布了几道她爱吃的菜,附耳说:“别发呆,先用膳。”

    霜落回过神,乖乖的低头吃菜,萧停云看着她微微一笑,温柔的眼神能溺毙任何一个女人。

    玉玑受不了的抖了抖身子,云堂哥实在是渗人。

    吃着“一杯无”的招牌菜,大家说着此次北御的事。秦胜蓝唱念俱佳,绘声绘色的给大家描述萧停云与萧琛的能干,一时屋内其乐融融,热闹非凡。

    楼明光问萧停云:“那你这次回来,是不是就要被赐婚了?”

    萧停云最喜欢听这样的话题,破天荒的带着笑意回道:“赏荷宴之后。”

    这个话题让吱吱喳喳的秦胜蓝瞬间变安静,连身边的萧琛都不敢看了。

    萧琛勾唇,“咱们这队伍,已经凑成了三对,明光和梓成,你们俩要加把力啊。”

    梓成哈哈一笑:“三殿下,我是不急的……”

    梓倩在一边接了一句:“可是娘急啊。”

    一句话,惹得众人大笑,姚天祁含笑看梓倩,顺手越过她安慰的拍了拍好兄弟的肩。

    楼明光偷眼看玉玑,见她没事人似的吃吃喝喝,不由心下一黯,只觉得自己还有的熬。

    给萧停云接风洗尘后,大家三三两两的散了,梓成邀请姚天祁去自己家坐坐,毕竟已经纳了采,他去也是正当去。

    姚天祁想拒绝,因为还有妹妹呢。可是萧停云见状道:“天祁兄去吧,霜落我来送。”

    姚天祁看看妹妹,想着他们已经板上钉钉的婚事,自己也应该学会放手,就点头答应:“那就麻烦你了,霜儿,哥哥去相府,你早些回家。”

    “知道了哥哥。”霜落软糯的回答,姚天祁满意的摸摸她的花苞髻以示疼爱。

    玉玑不想回家,好不容易出来了。她搂着秦胜蓝打商量:“胜蓝,咱们去骑马?”

    秦胜蓝不假思索的点头:“好啊好啊,霜落,你要不要也一起去,皇家马场老大了,骑马老有意思了!”

    未待霜落拒绝,就听萧停云冷冷的道:“我们不去。”

    秦胜蓝撇嘴,心里腹诽,我又没叫你,但她敢怒不敢言。

    霜落走过来,拉着她和玉玑的手轻晃:“你们去吧,小心一些。”

    玉玑咧嘴:“告诉你啊霜落,我的骑术也不是吹的,楼明光都比不过我。”

    楼明光在一边使劲咳嗽,他那是让着她好吗,真是的。

    萧琛上了追月,坏笑的冲萧停云挑眉:“我们去皇家马场了,你俩不去可别后悔。”

    萧停云像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不送。”

    最后“一杯无”门前只剩了他俩,霜落抬眸,对上萧停云的眸光,两个人相视一笑。

    “陪我去云宅吧?”萧停云低声问。

    霜落瞥他一眼,径自上了自己家的马车,车夫遥遥对着萧停云道:“世子,我们先走一步。”

    萧停云这才低头笑了,霜落刚才那眼神,是在嫌弃自己说废话呢。

    二人一先一后来到了京城后街胡同,霜落来了无数次,穿着纱裙的时候不多,开门的老者愣了一愣才连忙让开。

    紧跟着进来的人,更是让他连忙跪地。萧停云和蔼的抬手:“请起,这段日子辛苦。”

    老者一直在伺候萧辅麟几人,比起以前,却是任务加重了。但听到主子的话,他激动得眼含热泪,摇头退至一旁,很守本分。

    霜落回首看萧停云,小脸微微侧着,有几分俏皮:“紧不紧张?”

    萧停云走到她跟前,轻柔的帮她把一缕碎发塞至耳后:“你陪着,我就不紧张。”

    “那好,咱们进去。择日不如撞日,要不然,今日就解蛊?”

    “看张伯怎么说吧,若是好解,越快越好。”

    二人说话的功夫,老者在后面关上了院门,然后回了自己的屋。

    萧停云看了看,痒了一整日的手终于凑过去抓住她的,心立刻圆满了。霜落想挣脱,他悄声道:“不许甩,不然我就亲你。”

    霜落惊讶于他的无赖,气鼓鼓的瞪他,他连忙拉着她向里走,边走边嘟囔:“作甚非要在赏荷宴之后呢……”烦死人了。

    萧辅麟几人在主屋的前厅里下棋,他与张伯下,凤大娘和小六观看,萧声忙着添茶。

    霜落在进屋之时,还是甩掉了萧停云,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牵手,她还没那么豪放。

    门一响,屋里的人齐齐转过头。先是看到霜落,俱是一喜,又看到后面跟上来的人,大家不约而同的都站起身。

    萧声抢到跟前,就差抹眼泪了:“世子,您回来了!”

    萧停云嗯了一声,拍拍他肩膀,“好像长高了。”

    萧声瘪着嘴,世子真会开玩笑,几个月而已,他怎么没察觉到长个。

    张伯把棋盘一扒拉,正好不下了。萧辅麟怒目而视,他耸耸肩,怎么,你咬我啊?

    他来到萧停云面前,失笑的扶额:“这不是定我菜的公子吗,原来那时你就知道了……”

    他顿住,意识到什么,突然单膝跪地:“章鱼见过小主子。”

    萧停云看着他:“你是禹氏皇族之人?”

    张伯恭敬的道:“是,老奴是保护公主的大护法章鱼。以前不知您就是公主的儿子,多有不敬,还望小主子恕罪。”

    萧停云扶起他:“原来如此,张伯张伯,原来是章鱼伯伯。这十年,多亏你护在她身边。”

    张伯起身憨厚的笑:“守护公主,本就是护法的职责所在。”

    萧停云颔首,直接切入正题:“我今日前来,是为解蛊之事,张伯,解蛊需要准备什么,可有危险?”

    霜落这时已被萧声让到里面坐下,给她冲了一杯极品碧螺春。见凤大娘脸色有些不自然,霜落伸出手拉住她,冲她甜甜的一笑。凤大娘回以一笑,心里确实被安抚到了。

    张伯也请萧停云坐到里面,大家等于是围坐成一个大圈。

    他等萧声又给小主子上了茶后,才开了口:“没有任何危险,就是过程有点难受。单看姑爷受不受得了。”

    萧辅麟又哼了一声。

    萧停云瞥他一眼,问张伯:“受不了怎么办?”

    张伯捋捋花白的胡须,笑眯眯的道:“受不了也得忍着!”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个姑爷了,让公主受了这么多苦,正好还回来。

    “那得解多久才能全部恢复?”

    张伯沉吟道:“直到母蛊被他吐出来,然后需要打坐七日,让血脉贯通,才算完全解了蛊。”

    萧停云看看萧辅麟:“你说的难受,是不是就是吐出母蛊的时候?”

    张伯得意的笑:“没错,我们禹氏的蛊就是不走寻常路!”

    “呸!”萧辅麟恨恨的骂出一个字。

    ------题外话------

    下一章是第一百章,刚好过一百万,我都有些小激动!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