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093章 虚心求教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93章 虚心求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琛带着秦胜蓝在皇家马场上驰骋,一时间秦胜蓝忘却了萧琛刚表白的事,只觉得兴奋又刺激。

    玉玑和楼明光跑了一圈后,慢下了马速,并马溜达在草地上。玉玑不经意间回眸,这一看可了不得,她伸出手使劲扯后面楼明光的衣袖:“喂,是我眼花了吗?”

    楼明光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衣袖上的雪白小手,肉肉的,应该触感很好吧。

    玉玑见无人应答,不解的侧身看他,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自己手上,连忙像甩什么脏东西一样甩开。

    楼明光遗憾的收回眼光,问玉玑:“你刚才说什么?”

    “额,我说可能我眼花了,三皇兄……”竟然和秦胜蓝那么亲昵。

    两个人一齐看过去,然后面面相觑,不是眼花,萧琛与秦胜蓝他们确实在一匹马上。

    玉玑眨巴眨巴眼:“楼明光,我觉得,我可能中暑了。”

    楼明光哈哈大笑:“我早就猜到这个结果。”

    “怎的?”玉玑一脸迷茫。

    “两国比试中我就看出来了,云世子对姚霜落,还有三殿下对秦胜蓝,都不寻常。”楼明光心下暗道,我对你也一样。

    玉玑嘁了一声,萧停云对霜落有野心那是一目了然好不好。她现在好奇的是萧琛堂兄。

    有了这个结,玉玑再不能好好的骑马,一直观察着那俩人。发现萧琛笑的很温柔,尽管秦胜蓝一身男儿打扮,他都没再放她下马。

    回来的路上,玉玑若有所思的看着同车的秦胜蓝:“胜蓝,你和三堂兄……”

    秦胜蓝未待她说完,小脸已然涨得通红,大有未打先招之势。

    玉玑嘴角一抽,弄得好像她是大坏人一样,但坏就坏吧,谁让她她好奇呢:“他喜欢你?”

    秦胜蓝两只食指对在一起,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可还未等她回答,马车外就传来萧琛阴森森的声音:“萧玉玑,你皮痒了?不想再出来骑马了是吧?”

    玉玑连忙掀开帘子,忙不迭的说:“没有没有,三堂兄,你可一定要记着叫上我。”在家里玩绣花针,简直要人命。

    她听到萧琛满意的哼了一声后,才放心的放下帘子。对着秦胜蓝做出一个封口的动作,示意我不问了,你也不用答。

    秦胜蓝舒了一口气,垂头笑了,还好三殿下给力,不然她实在没脸说出他喜欢自己的话。

    萧琛得意洋洋的翘高一边唇角:小样,除了云弟,还没有第二个敢看自己笑话的呢。

    楼明光在一边为县主点蜡,摊上这么一位重色轻妹的堂兄……不对,好像是每一位都这样。

    秦胜蓝被安全的送回了府,她有了心事,自己无法开解,就想着找好朋友霜落说说心事。正好她不告而别的事,欠了霜落一个解释。

    凯旋回府那日,她娘亲将她骂了一个狗血淋头,说那晚都找去了侯府,还累得侯爷帮忙找人送信。这让秦胜蓝很是内疚,也不知霜落逃学的事有没有穿帮。

    她让自己的丫鬟去侯府送了帖子,询问霜落是否有空,她好去拜访。

    霜落在“云宅”学完医术回府后,盼兮拿来名帖给她过目,她立刻提笔写了回帖,邀请秦胜蓝明日到府一叙。

    “小姐明日不去学医了?”倩兮问。

    “不去了,今日多了一位师父,多学了点东西。”霜落笑咪咪,想起了小院里发生的事。

    因为不解蛊,凤大娘见萧辅麟教霜落医术,有些手痒,于是也把自己所得来的经验传授给霜落。就连张伯,都想着,是不是要把祖传的蛊术也教给霜落呢,却被萧辅麟严词拒绝。

    “你那玩意儿害人不浅,霜落不学也罢。”萧辅麟如是说。

    张伯眼一瞪:“你现在马上就要用到我这玩意儿解蛊了,有本事别用我!”

    谁料人萧辅麟慢条斯理的怼:“不是你们给我下蛊,我焉能变成如此?”

    张伯目瞪口呆,虽说这姑爷失了忆,却没变得拙口笨腮,依然那样的欠打。

    盼兮见小姐很开心的模样,也笑着说:“秦小姐回来,小姐又有伴了,那我和倩兮去准备一下明日招待的食物?”

    “去吧。”霜落也很期待胜蓝来,毕竟这么久没见。萧停云还说过她受伤了呢,也不知有没有留下病根儿,正好自己现学现卖,给她把把脉。

    第二日一早,秦胜蓝坐着将军府马车来了,盼兮把秦胜蓝领到霜落房门口,还未待通报,霜落就开门迎出来。

    两个女孩子兴奋地抱到了一起。

    “霜落,我好想你啊!”秦胜蓝抱着霜落跳,眼圈又些红,“我对不起你。”

    霜落不停点头:“我也想你,咱们进屋再说。”茶点都已经摆好,可见她也早早的就起床了。

    秦胜蓝一看,心下感动,更觉得自己混蛋,忍不住抬手扇了自己一下,“我不配做你的朋友。”

    霜落拉下她的手,仔细审视她的脸颊,这家伙还真下的去狠手,脸蛋已经打红了:“你干嘛!”

    说完拉着她坐在矮几前,起身去药箱拿药膏,师父做的药膏清凉祛肿。

    一边看着霜落忙碌,秦胜蓝一边说:“我都听我娘说了,因为我不告而别,她带着二哥来找你,提到了告假书……霜落,我是不是给你惹祸了?”

    霜落小心的给她抹匀药后,这才看向她:“算是吧。”

    秦胜蓝更有负罪感,垂下头像只要被宰的羔羊。

    霜落本来想吓吓她,不告而别太任性了,万一出点事怎么办。可是见她这样,又忍不住笑出来。

    “下次不许了,以后想要出门,至少找人商量一下。你可知伯母那晚多着急。”她没有质问,只是平淡的说出事实,却让秦胜蓝更愧疚。

    秦胜蓝嘟着嘴,可怜兮兮的抬起头:“嗯,我以后绝不犯,我发誓。”

    霜落高冷的睨她一眼:“以后看你表现。吃吧。”

    这句话,解放了秦胜蓝,她立刻灿烂的笑了:“好咧,霜落最好了。”

    两个人喝着茶吃着点心,聊着这段时日的见闻。秦胜蓝说得多,大都是临城的事,而且萧停云居多,她知道霜落想听这个。

    “云世子简直有如天神下凡,北御的将士一见到他就打软腿。他们给云世子取了一个外号,叫玉面煞神!”

    霜落听的津津有味,可听到这里也忍不住吐槽:“北御人真没文化,还玉面,萧停云有那么白?”

    秦胜蓝刚塞进嘴一块点心,还没来得及咀嚼就一下喷了出来:“哈哈哈,还真是哦。”

    她喝了一口茶水冲了冲,弱弱的问:“玉面,是不是指的小白脸,就是三殿下那种?”

    霜落也笑,煞有介事的点头:“可不。”

    说到了三殿下,秦胜蓝出神,这才想起来自己来的目的。她忸怩的揪着手指头,轻声问:“霜落,你是怎么认定云世子的?”

    霜落被问愣了:“怎么说?”

    秦胜蓝苦恼的看着她:“我参加犒赏三军的宫宴,云世子写信求娶你的事,我看到了。我知道云世子一定喜欢你,但我想问,你是不是也喜欢云世子啊?”

    霜落摩挲着茶杯,看着茶水的热气袅袅上升,心里只觉得包裹着一层甜蜜。

    良久,她轻轻点头:“嗯,喜欢呢。”

    这回答毫不作伪,嘴角的笑涡能甜出蜜来,笑容美的让人目眩。

    秦胜蓝羡慕的“啊”了一声:“那,什么是喜欢,你又是何时认定他的?”

    霜落也没想过这问题,何时认定的?好像是萧停云一点一滴的,慢慢渗透进了自己的心。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