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089章 各自谋算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89章 各自谋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因着大军凯旋京城同庆,女学和书院都跟着放了假。霜落睡饱起来后,就准备去后街胡同。

    姚天祁正好来挽霜阁,在她临出门时堵住她,“去哪?”还这幅打扮。

    因为要出门,霜落自然是穿了男装,活脱脱一个翩翩小公子。

    霜落无奈的望天:“大哥,你好不容易才休沐,怎么还这么早?”

    “习惯了,去爹娘那里用了膳,他们让我来看看你。”经过一晚,看你是不是真的没闹情绪。

    霜落扯着他袖子向外走:“那你告诉他们,我真的一点事都没有。哥哥,我不招待你了,今儿女学休沐,我要去找师父。”

    姚天祁被她拉着,唇角微勾,看妹妹的脸色真不像想不开的,看来是真不介意和萧停云结亲,算他好狗运。

    “需要大哥陪你一起去吗?”姚天祁随口一问。妹妹已经单独去了无数次,自然轻车熟路,不需要人陪。

    果然,霜落浅笑着摆手:“不用,我坐马车去,大哥放心。”

    “嗯,早去早回。幸好现在还未纳采,不然王府那边就该有话说了。”说到这,姚天祁有几分失落,妹妹也有主了,几年后就要嫁到别人家,想想就舍不得。

    霜落看看大哥的脸,笑着安慰:“哥你想得太远了,”我还没及笄,说那个早着呢。

    “也是,萧停云还不知几年才回来。不过他也算有点用,至少这两年无人敢动你念头了。”

    霜落失笑,大哥说的对,有了昭王府,就连太后都不会动她念头了吧。二人一起来到圆门,霜落摇摇手道了别。

    姚天祁一步三回头的去往世子院,他发现现在的妹妹有些外向,一点都不腻着他这个哥哥了。他莫名的感到酸楚,好像自己亲手养大的白菜,真的被猪拱了那么难受。

    霜落径直上了侯府的马车,根本体会不到兄长的小心思。她现在满心惦记着给麟大伯和凤大娘报信。

    到了京城后街,马车驶走,霜落瞅瞅左右,倒背着手走进小胡同。

    看院的老者给霜落开了门,她发现萧声也在,估计昨夜萧停云和他有所交代。几个人嫌热,竟然把餐桌搬到了院子里,正一起用早膳。一见霜落来,萧声连忙跳起来去给她加碗筷。

    “不用忙,萧声,我用过了。”霜落叫住他。

    萧声还是去搬了藤椅,还冲了一杯好茶,他的女主子,自然要最好的招待。

    “霜落,萧声说,那小子被派为临城守备,估计三年两载的回不来,解蛊就不等他了。”萧辅麟觉得解了蛊,恢复了记忆,一样可以认他。

    霜落捧着茶碗,一听他这么讲,连忙把茶放下:“师父,他会回来看你们解蛊的。你可一定要等着他,不然他会很遗憾。”

    萧声嘴里叼着一块油酥卷,闻言诧异的看看霜落:“大小姐,世子说回来?”

    霜落也奇怪的看他:“他没说吗?”

    “没啊,我连世子面都没见着,就留了一封信说让我照顾好你们。”萧声瘪瘪嘴,好委屈。世子差别对待,越来也严重。

    霜落笑的很灿烂:“那现在我告诉你了,一样。”

    一边听热闹的凤大娘和麟大伯对视了一眼,然后跳开视线。这怎能一样。这明显就说明他把她捧在心上了,才只会告诉她一人。

    张伯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在天外村那十年,一对比简直就像养猪。

    他吃的很欢快,嘴里嘟囔着:“那就等他,反正不误事。”

    霜落这才放了心,就怕这个,她才慌不迭的一早赶来。幸好,她办到了。

    ……

    这边赶早,皇宫里的萧琛一样急不可待。

    他卡着下朝的时辰,去御书房等父皇。谁料,和二皇兄萧琮碰到了一起。

    兄弟俩一见面,先都是一愣,然后萧琮立刻就笑着迎上来:“琛,昨日犒赏宫宴,皇兄没能出席恭喜你,一会儿哥哥请你喝酒补上!”

    “那就先谢过二皇兄了。你这么早来找父皇,也是为了战事?”萧琛一本正经的问。虽然他还真不是为了北御而来。

    萧琮被问的一愣,脸上的笑也有了几分尴尬。

    昨天母妃把他叫到宫里教训了一番,说萧琛立了这等大功,加上皇后的势力,你怎么还坐得住?

    萧琮当时也很烦躁,谁料这次打仗就那么顺利啊。早知如此,还不如他与阿念提出去送粮草呢。还有萧瑜那傻媳妇,竟然能让土帛派军帮忙,娘的,真是不该帮的乱帮,萧瑜那个怂包蛋,就没干过一件好事!

    他当时有些束手无策,只能向母妃求教:“那您说我该如何?”

    德妃是知道宇文馥凤命之说的,白了一眼进了死胡同的儿子:“你忘了宇文馥?若是这时候,她不能拉你一把,那这凤命也就不要也罢。”

    萧琮舔舔嘴唇:“母妃的意思是,让我去求父皇赐婚?”

    德妃哼了一声:“算你还没傻到底。太后的赏荷宴取消,是为了前方有战事。如今大军凯旋而归,你父皇正在兴头上,你现在求娶正是好时候,而且他还不容易生气。”

    萧琮茅塞顿开的样子,突然又问:“可是母妃,我这只是求个侧妃,父皇若是问我皇子妃怎么办?”

    德妃手转着指头上的祖母绿玉环,沉吟道:“那就定下个皇子妃人选,一起求娶。”

    萧琮皱着眉,不知所想,他是发愁该娶谁。

    德妃看儿子愁成那样,不由喟叹一声:“你还真不像我的儿子,优柔寡断。既然宇文馥是凤命,那你的皇子妃是谁也就没那么重要了。这样,我母家的女孩们,你自己随意挑一个。和皇上说起来,就说表亲,亲上加亲,他还不容易多想。”

    萧琮心里有些不愿意,就他外家那些表妹,见了他都和苍蝇见了蜜一样,没一个好的。

    见儿子不语,德妃动了气,怎么的,我母家的侄女还多埋汰不成?要知道,我也是那个家里走出来的!

    “琮儿,你可知昭王府萧停云定下了人选?”德妃呼出一口气,慢慢引导儿子开窍。

    “什么,萧停云也定下了世子妃?我没听说啊。”

    德妃怒其不争的摇摇头:“你连宫宴都没去,自然不知宴会上发生了什么。”儿子不想看萧琛意气风发的模样,就找了借口躲出了宫,估计又是去和宇文馥厮混,真是个混账。

    “萧停云不是没回京吗,怎想起来给他定亲,难道是父皇赐婚?”萧琮感兴趣了,很奇怪不怕萧停云克亲名头的贵女是谁。

    “是昭王求的,皇上感念他们一家忠心,就答应了。”

    “哦,那倒是厉害,是谁?”

    “吉安侯府的大小姐!”德妃说起来就生气。

    吉安侯府牵连着忠义伯府,忠义伯夫人背后就是皇后的母家,这说明什么,说明皇后已经出手了!一出手,就笼络了两大府。

    “姚霜落?”萧琮呆呆的说出这名字,“她好像比馥儿还年幼?昭王是挑花了眼嘛?”

    德妃重重哼了一声,儿子果然没领会这一点。

    “重点是,吉安侯府和忠义伯府,等于站到了皇后一派!你个蠢才!”

    萧琮当没有听见:“母妃这样讲,那我就不该定下表妹了,反正外祖父一家铁定站我们,我们何不再争取一家?”

    德妃快气出内伤了,怎么,她娘家就这么入不了儿子的眼?

    “你倒是给本宫说个好的听听?”

    萧琮想了想:“魏国公府可好?”

    德妃快疯了:“魏国公府就算你不拉拢,他们也不会站萧琛!你忘了他们家的一个姑娘,现在还被萧珩害的青灯古佛吗?”

    ------题外话------

    今天写的晚,抱歉。

    刚刚看到有了第一个贡士,开心到飞起,谢谢亲爱!

    还有收到了好多票票,你们爱的鼓励我收到了,谢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