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085章 天作之合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85章 天作之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霜落与兄长早就回到了侯府,他们看完大军回京,与梓倩兄妹在“一杯无”用膳后,出酒楼就直接散了伙。

    没看见萧停云,霜落很是不解,但无人可详询,只得等见到萧声之后再问。

    姚天祁倒是满意极了,和梓倩一起用膳,还一起见证了天凌军队的壮大,想想都甜蜜。

    兄妹二人进了府,姚天祁以为妹妹累了才无精打采,就让她回挽霜阁休息,自己也直接去了世子院。

    霜落摆手拒绝了二兮的伺候,揪着手指头躺在美人榻上,一双大眼睛失焦的盯着房梁,不知所想。想着想着,她眼皮直打架,不知不觉睡着了。

    二兮敲门的时候,她正在梦中,梦见的竟然就是今日大军回京的场景。

    萧停云还是不在,秦胜蓝在马上叫她:“霜落,快下来,我的马可以乘两人。”

    她张开怀抱做出接人的动作,霜落摆手,“我不。”

    一边马上的萧琛也在笑:“跳吧霜落,她能接住你……”

    霜落刚想说话,突然觉得耳畔呼呼作响,她胆战心惊的看看左右,骇人的发现站的地方不再是“一杯无”的二楼,而变成了山巅!

    她脚下一滑,一声惊呼就栽了下去。马上的秦胜蓝本来张着手,没想到霜落掉下去的地方离她还老远,霜落闭上了眼睛,暗道坏了。

    谁料她还是跌入了一个人的怀抱,她缓缓睁开了眼睛,发现萧停云正一脸后怕的抱着自己,嘴里还埋怨着:“幸好我赶回来了……”

    霜落被这惊喜弄得有些愣,伸出手想摸他的脸,谁料这张脸蓦地变成了淳于景。

    他还是那种斯文禁欲的样子,正看着她问:“还有苹果吗?”

    她吓坏了,拼命挣扎,用尽力气推开他。不远处的秦胜蓝也着急了,在马上大喊:“小姐,小姐……”

    霜落一个激灵睁开了眼,身子抖了一下,原来是梦。

    她看看周围,发现自己还躺在榻上,一只美人靠已经被压扁。她失笑,刚看完大军入京,就梦到了,还梦的乱七八糟。适才她还纳闷着,秦胜蓝怎么突然也喊她小姐了。

    这时,门外盼兮的声音小了一些:“您睡了吗,小姐?”

    霜落手背搭在额头,自己可能梦靥了。是盼兮在门外喊她,而导致现实与梦境交叉在一起,所以变成秦胜蓝喊她。

    原来如此。

    霜落呼出一口气,扬声道:“进来吧。”

    盼兮推开门,手上端着茶盘,未等霜落问,她先禀道:“小姐,侯爷派人来找您,让去永和院。”

    霜落看看窗子,太阳已经没那么毒辣了,可见她这一觉应该睡得不短。

    “说有什么事?”她懒洋洋的坐起身,接过盼兮递过来的茶盏,温度适宜正好下口。

    “没有,来的是小厮,只说还要去叫世子。”盼兮打开箱笼,给小姐拿出新的一身纱衣,颜色鲜亮。因为战事缘故,小姐很久没穿这么鲜妍的颜色了。

    霜落喝完茶,立刻觉得口颊生香,精神头立刻来了。

    盼兮接过茶盏,“小姐换这身衣裳可好?”

    “尚可。”她慵懒的换上装。

    浅紫色的上襦,七彩色拼接的下裙,下裙高腰束在胸前,扎着一根深紫色的绸带,系成了好看的结,垂在一侧。

    盼兮舔舔嘴唇,小姐的胸前更鼓了。貌似是在来了天癸以后,小姐就像是愈见长开,越发美丽的让人错不开眼。

    她本来以为在家里不用套罩衣,想了想不行,还得罩,万一就被外人看了去呢,还不得让人得相思病啊。她现在可是忠诚的云世子党,坚持一百年不换人。

    于是霜落出门的时候,外面就多了一件白色轻纱的大袖衫,衣襟和袖口都绣着七彩锦纹,走起路来外衣飘飘,既清凉又好看。

    霜落看出盼兮的念头,伸出手指点她脑门:“瞧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她要是去过起舞阁,就不会这么如临大敌了,起舞阁的师姐们,几乎个个都胸前鼓鼓的啊。

    来到永和院,姚天祁比她来得快,毕竟是男子,不用拾掇。

    霜落来得晚,错过了三人的对话。一进门,却察觉出哥哥脸色不好看,好似在生谁的闷气。

    她甫一进来,姚天祁抬眸望过来。这一看,脸色就更黑了。美人如斯,灼灼其华,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曜如日光,环姿艳逸。

    这是自己的妹妹,如此美貌的妹妹,全天凌最蕙质兰心的妹妹,就这样在一顿宫宴后被猪拱走。他怎么能不动容,不气愤。

    就在方才,爹爹问他对萧停云的观感,他还大方的赞叹了一番。谁料,爹爹满意的点头说,“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姚天祁立刻追问:“什么放心,萧停云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侯爷觉得该给儿子说出实情,以免让儿子往坏处想,就笑着道:“今日宫宴,皇上犒赏,土帛将领也在。”

    姚天祁点头,我知道,那个脸皮厚的世子还给霜儿搭讪了。以往因着淳于风的缘故,他对淳于景没有什么偏见,觉得这位土帛世子还不错。

    今日街上的一幕,让他的好感打了折扣。大庭广众,你凭啥给我妹妹要苹果,你们很熟吗?

    姚文远接着说:“土帛人想……学习天凌文化,多提了一个条件,就是想要几个女学学子,去土帛带动女学文化,当她们的先生。霜儿在选。”

    “什么!”姚天祁立刻急眼,土帛人太过分了。“那怎么行,爹,霜儿还这么小,土帛又路途遥远,环境恶劣,怎么能去受那个罪!”

    姚文远摆摆手,示意他不要激动。心想,我幸好没说还有你媳妇,你还不得掀桌。而且,他还好心的隐去了淳于景想求亲的念头呢。

    哎,还是年轻,不稳重啊,侯爷如是想。他也不想想,若是安氏被人惦记,他估计也得疯狂。

    姚文远没这觉悟,他想的是依萧停云信中所说,淳于景想要的求亲对象,应该也是他的闺女。

    “听你爹说完,霜儿不会去的。”安氏虽然也不见笑意,但还是先开导儿子。姚天祁舒出一口气,那就好。自己爹就会卖关子,就不能一气说完。

    “是这样,本来皇上是要应允,可是因着云世子相助,霜儿就不用去土帛了。”想起那两封信,姚文远现在还觉得很不真实。云世子亲手写给他信,老昭王当面求娶,真是想都没想过的事。

    “萧停云没有回京啊。”姚天祁疑惑的夹紧眉,“我和霜儿去了京城大街,全程没有看到萧停云。”

    “嗯,他没回来,被皇上任命为三座城池守备,驻守边城了。”

    姚天祁更惊讶,“这么厉害,那么他以后就不回京了?”

    “暂时回不来。对了,天祁,你方才也说,云世子人很好,那么他当你妹婿可好?”

    “妹婿?”姚天祁就像吃下了一个鸡蛋,噎住了的样子。

    “他早就猜到霜儿被土帛惦记,在淳于景提出要求后,让他的祖父代他求娶霜儿,为父,答应了。”

    “爹,您糊涂!”姚天祁急得站起来跳脚,自己一直防着防着,怎么在人远在边关的时候,就把妹妹看丢了?

    姚文远冷哼一声,姚天祁也意识到自己对爹爹不尊敬,低下了头。

    就听侯爷叹息道:“爹知道你的意思,我也舍不得。昭王府与咱们门不当对不对,萧停云命理不好,实非良配。若是没有此事,我就算与昭王府为敌,也会拒绝。可是,天祁,你觉得霜儿留在咱们天凌安全,还是去土帛摸不到人安全?”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也说了萧停云人品还不错,要是在他与淳于景之间选一个,我宁愿选他。”姚文远一想起那封信,就觉得看到了萧停云满满的诚意。

    见儿子与媳妇还是不虞,姚文远苦笑:“你们放心,若是他伤害霜儿一丝一毫,爹就是拼上性命,也要与他为敌!”

    姚天祁闻此言,心里一动,对啊,就算以后霜儿被欺负,她还有娘家护着呢。

    安氏抹抹眼睛:“真有那一日,我拿刀去杀了他!”

    姚文远搂着媳妇哈哈大笑,“到时不用你,本候亲自上。”

    姚天祁认了命,坐在一旁沉默不语。

    霜落进门后,还不知这里已经激烈言辞了一番。她笑的很好看的来到安氏身边,挽着娘亲的手臂,娇糯的叫了一声:“娘,爹,大哥,你们是在开什么会呢?”

    姚天祁看了妹妹一眼,张张嘴,实在开不了口,复又低下头装雕像。

    姚文远给妻子使个眼色,示意她说。对着儿子时,他能侃侃而谈,但对上娇俏的女儿,他就不忍心了。

    安氏横了相公一眼,拍拍闺女的小手:“霜儿,那个,娘问你啊,你对云世子,有什么评价?”

    “啊?”霜落心里有鬼,娘亲随口一问,就能让她心下一颤。

    她见爹娘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不由咽了咽。一想到萧停云年纪轻轻,就上战场杀敌,沉吟半晌,她实事求是的道:“文武双全,年轻有为,是天凌不可多得的人才。”

    “哦对了,两国比试,也多亏了他,不然咱们天凌赢得没那么轻松。”霜落又加了一句。

    姚天祁不知道妹妹对萧停云印象这么好,不由也抬脸看她一眼。

    安氏哦了一声:“这么说,你对他印象不错。”

    霜落咬唇:“娘,这是什么意思?”不能怪她多想,这情景有几分三堂会审的意思。是不是她与萧停云的事,有什么流言了啊。

    安氏打哈哈,敷衍的笑了一声:“没事,霜儿啊,娘……不是,你爹给你找了一门亲事,已经给你定下了。”

    霜落头皮一炸,什么!

    姚文远不着痕迹的看了媳妇一眼,你很好。安氏挑眉,怎么,敢做不敢认?

    姚文远蹭蹭鼻子,我认。看女儿一副吓到的样子,他连忙起身走过来,摸了摸她头:“莫怕,定亲不可怕,还有爹娘与你大哥在。你可知,爹若是不给你定亲,你就要去土帛当女先生半年,所以……”

    姚文远简单的又叙述了一遍宫宴上的事情。

    霜落似听非听,现在满脑子都是,她被定了出去,以后与萧停云无缘了。她长大后就会嫁给别人,他也终将会娶另外的贵女做媳妇。他们以后会见面不相识,以往的美好终会成为回忆。

    想到这,霜落的心突然绞在了一起,眼中不知不觉就噙了泪。

    她垂头,遮掩了脸上的神色,心如死灰的道:“爹,我宁愿去土帛当先生。”

    “霜儿,说什么傻话,爹娘怎么忍心让你去那么偏远的国家当先生。土帛与咱天凌不同,那里乱的很,国力也不富裕。”姚文远拍拍女儿的肩。

    霜落的眼泪滴下来,只是重复着:“我宁愿去当先生……爹,我真的宁愿去当先生……”

    姚文远和安氏都觉得鼻子酸酸的,原来女儿这么抵触定亲,早知道……哎,千金难买早知道!

    姚天祁猛地站起来,他受不了了,没想到妹妹这么伤心,他要去找萧停云!

    “霜儿,咱不定亲了,哥哥这就去昭王府,让老王爷收回这念头。”

    姚文远呵斥道:“给我站住,你发什么疯!就算去昭王府,也是我去,哪里由得你这个毛孩子出面。”

    霜落一脸懵的抬起头,眼睛刚被眼泪洗刷过,更加黑白分明,也更惹人怜爱。

    “昭、昭王府?”她看看大哥,再看看爹娘。

    姚文远叹了一声,从怀里拿出萧停云的信,递给霜落:“你先看看这个,再决定要不要退亲。若是实在不喜欢,爹拼上侯爷不做,也给你推了。”

    霜落一看信皮上的字,一颗心就开始急跳,这字体太熟悉。

    她转过身,背对着三人展信详看,越看,嘴角越勾。到最后只能拼命的咬着唇,才能克制那无尽的喜意。

    她闭了闭眼睛,把信折好,恢复了情绪后才转过头:“爹,您给女儿定下的是萧停云?”

    姚文远一脸沉痛的点头:“爹错了。朝堂之上听到要你去土帛,一时心急,才痛快答应了昭王,爹这就去……”给昭王商量悔婚。

    没想到霜落缓缓摇头:“不用了,爹,若是萧停云的话,女儿应允。”

    姚天祁直接就愣了,呆呆的看向妹妹,却发现她一脸平静,甚至还,有些高兴?他不由擦了擦眼睛,再看过去,原来是自己看错了。

    姚文远却以为霜落是为了侯府着想,不敢让他涉险。于是声音温润的安慰她道:“别难为自己,我吉安候的女儿,不想嫁的人,就不嫁。再者,只是口头过明处,咱们毁了便是。”

    他没说的是,这明处可是当着皇上过的。若是这门亲事一拒,就等于藐视皇族,说不得姚氏一府就完了。碍着忠义伯府,皇上估计能手下留情,那也得是发配吧。

    谁料霜落嫣然一笑,拿着信扬了扬,不复见刚才心碎的样子:“爹,是萧停云,女儿就不觉为难。他人很好,两国比试接触过,值得托付。而且,他与大哥同窗,对哥哥很友好。”

    姚天祁嘴角不停抽搐,萧停云对自己很友好,他以前怎么不知道?他现在还能回想起,某人给自己要《四海升平图》时的嚣张样子,还有以往在书院互相不服气时的窘状,也跃入脑海。

    他审视地看向霜落,霜落冲他无辜的眨眨眼睛,意思是,难道不是?姚天祁无语凝噎。

    姚文远看女儿不像勉强,只觉得浑身一松,若是女儿也愿意,那岂不就是天作之合了?

    ------题外话------

    说好加更的,一更多不多?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喜欢的话就冒泡,下章放云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