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069章 东窗事发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69章 东窗事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择日不如撞日,几乎是立刻,凤大娘就被霜落和张伯扶着出了院门,萧辅麟则和萧声在后面跟着,一脸云淡风轻。

    凤大娘出了院子,手扒着栅栏门:“小六怎么办,他一个人我不放心。”

    霜落对着张伯说:“张伯,要不把小六带上?”

    “也好,正好和这个小兄弟一起给我打打下手。”张伯看着萧声笑眯眯的说。萧声心里腹诽,我自己足矣,叫那个傻小子去做什么,霸占了世子娘那么多年,难道解了蛊还要霸占不成。

    小六在张伯家逗鹅,逗得正高兴,就被张伯给拽了出去,连问都来不及问。

    一行人朝着出村的路走,途中遇到村民热情的询问,张伯说:“凤大娘头痛,我带她去看病。”

    凤大娘眼睛一横,对这理由不太满意,只是张伯看都不看她,还是那弥勒佛的模样。

    村民们见小六也跟着,加上凤大娘确实经常头痛,也就相信了这说法。

    “跟他们说这么多作甚。”凤大娘在下了山后嘟囔。

    张伯解释:“万一王府有人来打听你,这也是个好借口。”

    萧辅麟这时附和道:“对,王府的人以为你病入膏肓,就会放松警惕。”

    “你才病入膏肓,你全家都病入膏肓!”凤大娘心头的火,蹭蹭蹭的上涌。还说是两口子,自己瞎了眼找了这么个不会说话的玩意儿?

    霜落低头看路,心里纠结,你们就是一家啊,萧停云也是你家的,不要这么说话好不好。

    终于凤大娘被推上了萧声赶来的马车,这才噤了声,挨着霜落坐在铺着厚垫子的一方。萧辅麟和张伯坐在她们对面,小六则与萧声坐在车辕上。

    马车直奔京城后街胡同而去。

    到了云宅,守门的老头一见是霜落和萧声,和见了萧停云一样的恭敬。也不问他们带来的是谁,很快的就把房间给安排好了。

    霜落看看天色,抿抿唇对萧声道:“萧声,他们就交给你了,这个时辰女学散学,我得回去。”

    “放心吧大小姐,我会调些人来保护好他们的。”毕竟是世子的爹娘啊。

    霜落冲他一笑,然后看着萧辅麟说:“四十九日很快就过去的,师父您要坚持住,还有……不要老惹凤大娘生气。”

    最后一句她悄声在他耳畔说,这可是你媳妇,万一解了蛊,她还留有这部分记忆,你可怎么整?把人都得罪透了。

    萧辅麟目无表情的看着她,又转头看看凤大娘,竟是点了点头。

    霜落本不想萧声送她,无奈他坚持,只好又坐着他的马车回了侯府。路上,萧声充满了感激之心对她说:“大小姐,谢谢你。”

    一直以为世子对她好得不能再好了,一颗心几乎牢牢系在她身上,大小姐却是淡淡的,或者是被动接受世子的好。可如见看来,大小姐的深情比世子少不了多少啊。

    真好,世子得偿所愿不说,打完仗回来若发现连最挂心的事都被心上人解决了,那得高兴成什么样。

    霜落下车前想了想,才回答萧声:“应该的。”说完,她踩着下马凳轻巧的下了车,因为马车停在了拐角不显眼,霜落脚步轻快的转过去,径直进了侯府大门。

    萧声舒出一口气,世子真是好福气。瞧瞧大小姐怎么说,应该的!哈哈。

    霜落虽然语气轻快,但到了家门口后,立刻揪起了心,忐忑不安的进了侯府。第二次逃学了,她依然心下惴惴。

    进了府门,她左瞧瞧右瞧瞧,似乎依然无事,无人找她。她这才放下了心,回了自己的挽霜阁。

    盼兮倩兮算准小姐下学的时辰,早就烧好热水,准备好了茶点。霜落泡进花瓣水中后,惬意的闭上了眼,这一日还真是有些乏。

    “小姐,是在院子里用膳,还是去永和院?”盼兮在门外征询霜落意见。

    霜落睁开眼,长长的睫毛上沁着水珠,轻轻一眨,低落下来,眼里像是氤氲着雾气,带着一丝慵懒。

    她想想还是有点心虚,轻咬唇后做出决定:“不去永和院了,累。”

    “是,那奴婢去备膳。”盼兮下去了。

    霜落想笑,拍打着水里的花瓣:“姚霜落啊,你何时也这么喜欢做混账事了。”

    但她心里一点都不后悔,反而还庆幸自己做了。老天爷还是良善的,至少,不用萧停云和自己出海,不是吗。

    用完晚膳,霜落困顿的睁不开眼,刚想就寝,就听外面倩兮敲门:“小姐,管家说侯夫人让您去永和院一趟。”

    霜落几乎立刻就精神了。什么,娘找她过去?这可是头一次,不能不怪她多想。

    “你给他说我就来。”霜落答应下来,随便挑了一件能出门的衣裙换上。

    已经晾干的长发也不扎了,她随手找了一条丝带把长发束在胸前。

    来到永和院,院子里亮亮堂堂,她悄悄驻足听了听,发现里面的声音很乱,好像是来客人了。

    安氏的丫鬟出来倒茶,看到小姐来了,就施了一礼:“小姐,夫人在等您。”

    “可知是为了什么事?”霜落冷清的声音问。

    小丫鬟这次可是听清楚了,骄傲的回答:“是将军府的人。”

    “是秦小姐找我?”霜落以为是秦胜蓝。

    “不是,好像是秦家二少爷和秦夫人。”小丫鬟看向大小姐的脸,这次我听得可清楚了,您快夸奖我吧。

    霜落却没工夫夸赞与她,因为她被惊着了。

    秦胜蓝的娘亲和二哥来找自己?莫非是自己告假书的事?

    算了,再猜也猜不着,不如直面面对。霜落点点头,眼神坚定的走了进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霜落一进门,屋里的人止了说话,齐齐看了过来。

    霜落这才发现,自己爹娘一左一右坐在椅子上,而下首坐着的俩人,确实是将军府的秦伯母和秦二哥。而秦伯母眼含热泪,不时地拿帕子擦眼。

    “爹、娘,秦伯母,秦二哥,这是怎么了?”霜落有些摸不着头脑。

    一见霜落进来,秦夫人哭着就扑了上来:“霜落,胜蓝离家出走了!”

    “什么?”昨日不是还替自己告假吗。

    霜落扶着秦夫人坐下:“您先别急,慢慢说,胜蓝为什么离家出走?”

    她抬眼看了自己爹娘一眼,却发现爹娘脸色都不好,特别是安氏,看着自己的眼光颇为不善。

    霜落心里咯噔一声,隐隐觉得自己可能被拆穿了。

    秦二哥看娘亲哭的那么痛,估计说起话来也语无伦次,就主动开了口:“霜落妹妹,你昨日不是来找胜蓝了吗,她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没有啊,是我找她有事。我没看出她有离家出走的征兆啊。”霜落皱眉回想,实在想不出。

    她奇怪的看向秦二哥:“你又是怎么知道胜蓝走的?”

    秦二哥叹口气:“她下了学迟迟不出来,车夫就进女学找她,却发现她根本没上学,吓得立即回府里汇报。我陪着娘亲去找楼先生,楼先生就说你俩都告了假。”

    霜落缓缓地抬起头,慢动作似的看向安氏和侯爷,原来,是真的被揭发了,难怪爹娘脸色这么难看。

    她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两世为人,从没有一刻这么的难堪过。

    秦二哥还在说:“我们一开始以为你俩是有什么事,可能用过晚膳就回来了,结果等来等去,都没有人。我就又去找了楼先生,拿到了告假书,她的理由是去看望祖父,这还了得!所以我与娘亲来看看你还在不在府,若是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