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067章 此蛊可解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67章 此蛊可解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声音毁了的禹凤和脸毁了的萧辅麟就这样对上了。

    凤大娘一张俏脸满是冰霜,萧辅麟则老神在在,顶着那张万年不变的丑脸,又加了一句:“但你长得很美。”

    这话搁现在,俩人谁都想不起谁来的时候,就是**裸的调戏了。

    凤大娘想弄把药直接把他嗓子毒哑。

    她不悦的看向霜落:“你领这么个东西来,是为何事?”

    霜落看看麟大伯,再看看凤大娘,突然有些后悔,这种情景为什么不是在萧停云在的情况下发生。俩人针锋相对,让她无所适从,很尴尬啊。

    “凤大娘,您仔细看看麟大伯,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吗?”

    禹凤听霜落这么说,真的认真打量萧辅麟。这个男人脸部变形,导致整张脸撕扯的异常可怖,五官里唯一能看的就是眼睛,眼珠很黑,有一种能把人吸进去的深黝。

    他看上去很吓人,但是人家一点都不以为耻,反而有一种潇洒自若的气质。身材很挺拔,声音低沉中带着一点鼻音,很醇厚的质感,这个人,若不毁容的话,一定是翩翩美男子。

    禹凤看着萧辅麟,看着看着有些出神,她一点都想不起来认识这么一个男人,但又莫名觉得有些熟悉感。

    霜落没敢催促,她和萧声都屏息看着二人,好像他们不出言打扰,凤大娘就会想起来似的。

    良久,凤大娘缓缓摇头:“不认识。”

    虽然是情理之中的事,但霜落还是有点失望。

    萧辅麟同样的也在观察凤大娘,这个女人,听徒弟的意思是自己媳妇儿。他不禁为自己的眼光点赞,媳妇长得很好看。性子不太好也情有可原,中了蛊,还毁了声音,没怼天怼地就是她修养好。

    他正要说话,就见一个人从院门外匆匆跑进来,却是拒绝了他们的老张。

    “你们……没走。”声音里透着失而复得般的开心。

    霜落站起身,防备的看着张伯:“我们会走的。”

    “不,不是,我答应你们了。”

    张伯一开口,院内的所有人都看向他,萧辅麟三人是一脸不置信,凤大娘与小六则是一头雾水,他说的啥?

    霜落激动地走到张伯身边:“你说的是真的?忘尘当真可解?”

    张伯看看院门,对凤大娘说:“能不能屋里说?”

    小六呆愣愣的问:“张伯,你说的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傻小子,不用懂,都是大人的事。去,上我家给我看着门去,我没关门。”张伯打发小六走。

    小六哦了一声,反正他谁也不认识,留下也没意思,还不如去张伯家逗逗小白鹅玩儿。

    凤大娘看张伯的眼神充满了疑惑,老张头何时有这气派了。

    霜落走过来拉起她,在她耳边悄悄说:“是为了解蛊的事。”

    凤大娘身子一震,随着霜落的动作起身,看着几人道:“那就跟我去药房吧。”

    霜落给萧声打了个眼色,萧声秒懂,点点头,他会留下守门。

    四个人去了凤大娘最宝贝的药房,一嗅到药草的味道,萧辅麟就耸动鼻子,下意识的想要辨别是哪几味。

    “你这药太次。”嗅出来以后,萧辅麟嫌弃的摇头。

    凤大娘冷冷的看过来,她辛辛苦苦打理的药房,竟然被一个丑八怪男人吐槽,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解蛊和他有关系么,没关系的话,让他滚。”凤大娘皱着眉头和霜落说。

    霜落垂眸蹭蹭鼻尖,弱弱的声音说:“嗯,有关系,而且你们俩中的是对蛊。”

    凤大娘睁大眼看向萧辅麟,上上下下打量,嘴角一抽:“和他?”

    萧辅麟抢先微笑着颔首,这一笑那脸扭曲的更是一言难尽:“正是,你和我。只有解了蛊才圆满,不然我们始终是缺了记忆的人。而且……你以后也不会再头痛了。”

    这倒是最大的好处,因为凤大娘已被那疼痛弄的生无可恋。

    “罢了。”凤大娘不再执着赶那个讨厌的男人走。

    张伯关上了药房门,那三人都直直的盯着他,让他有些放不开手脚。

    “都坐下,听我说。”

    萧辅麟毫不客气的坐在凤大娘写方子的椅子上,鸠占鹊巢的意思很浓。凤大娘生气,刚想走过去把他提起来,就见他看着桌上摆着的一副药方说:“我有些相信她是我媳妇了,这字体,分明是我教的。”

    霜落好奇的走过去,看着凤大娘开的药方,确实和萧辅麟的字如出一辙。

    凤大娘没好气的来到他身后,抽出药方“啪”的反过来放在桌上:“你还真会往脸上贴金。”

    萧辅麟哂然一笑,看看她桌上同样粗糙的毛笔,随手抄起一只,沾了沾尚未干的墨,拿过一张草纸,信笔就写下了一个方子。

    “伤风药方,炙麻黄一钱,杏仁三钱,生石膏十钱,生甘草一钱半,柴胡黄芩三钱……”字体赫然同适才那方子一模样。

    他洋洋洒洒的写完,把笔搁于远处,拿起纸反手递给凤大娘。

    凤大娘冷哼一声接了过来,本来漫不经心的表情,突然就怔住了。这……若他不是当着自己面写的,她会以为就是自己的笔迹!

    张伯在一边看着,突然叹了一口气,孽缘啊孽缘。

    “都坐下,听我说吧。”

    霜落怕凤大娘还和麟大伯顶牛,好脾气的笑着拉拉凤大娘的衣袖,扯着她坐在条凳上。

    张伯满意的看看霜落,这小公子,不是,小小姐是这屋里最懂事的人了,比那俩年纪大的懂事多了。

    他见三人都坐正身子,看着自己,清清嗓子开始说:“凤大娘,他们说的没错,你与姑爷就是夫妻。”

    “张伯……”凤大娘想提出疑问,被他摆手,示意先别插嘴。

    “你是禹氏皇族的大公主,本是要继承皇位的。谁料你出海一趟,遇见了天凌的王府的大少爷,为了他就毅然决然的放弃了皇位,嫁到了昭王府。咱们禹氏有规矩,放弃皇位的人,等于背叛皇族,所以您被逐出了禹氏。虽然和皇族决裂,但我们四大长老知道,皇上不放心你,所以在知道你出事时,我被他们三个推出来守护你。这一守,就是十年……”张伯唏嘘不已,擦了擦眼角的泪花。

    “我来时,你已经服下了忘尘连心蛊,我不知你遇到了什么事,但你既然选择用,就说明也是为自己留了余地。可能,你潜意识里,也是在等待今日吧。”

    他苦笑,总觉得世事弄人。既然用了忘尘,那就一辈子老死不相往来也就罢了,为什么转了一个大圈,还能凑到一起?

    这就只能说,是缘分未尽。公主与姑爷,确是命中注定在一起的。

    霜落听着这话,讶异的看着张伯:“也就是说,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你也不知道?”

    张伯摇摇头:“我是听闻公主出了事才出海的,当时公主老遭罪了,我就想,她忘了也好。”

    霜落沉默,心里沉甸甸的。

    萧辅麟安慰她:“傻孩子,我恢复了记忆,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诶,对哦,霜落惊喜的看向他,那样的话,萧停云就不再是一个人了。他也会有爹娘疼爱,哪怕爹娘见不了光,不再回昭王府。

    见霜落喜笑颜开,萧辅麟这才沉声对张伯道:“那就请你快说出解法。不过,你说的解蛊方法,对她……有没有害?”

    她,指的是凤大娘。

    凤大娘眼皮轻眨,看向了萧辅麟挺拔的脊背,这个人若是她的夫君,那么小六的爹又是谁?她脑子里乱哄哄的,自己还是什么皇族的公主,有没有搞错?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