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061章 心生一计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61章 心生一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淳于景与万树的到来,如虎添翼一般,让接下来的仗打得颇为顺遂。北御的人节节败退,目前已经让出了两座城池。捷报频频传回京城,安定了天凌帝的心。

    一开始仅有的些许不安,也随着战报慢慢消失。他的决定是对的,若是一开始就受了北御威胁,那就没有现在的酣畅淋漓。

    南王回了王府后也笑得合不拢嘴,本来儿子娶了异国公主,他没那么开心,还害怕娶进来一个搅家精。没想到,这段时日以来,儿媳不但懂事还把瑜儿给调教的不出去瞎玩,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进而对永欢也就越来越满意。

    如今媳妇的国家竟然主动帮忙打北御,皇上在朝上龙颜大悦,提起土帛来连连夸赞,实在是让他颜面有光。

    再看向贤王堂兄,他就更得意了。以往都说他家阿瑜比不上阿念,贤王在自己面前不是不得意的。如今,阿念连个媳妇人选都没有,在他看来,还不如儿子省心呢。

    下了朝回到王府,南王找人叫来儿子媳妇,大大称赞了土帛皇的深明大义,这让万永欢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自己送的信景哥哥收到了,而且也告知了父皇。两国联手,战争是不是就会很快结束,还百姓一个安稳了呢?那她是不是也是一个好公主,与话本里的那个异国公主一样善良了啊?

    恐怕霜落都没想到,喝茶听书那日,自己的一番话对永欢的影响这么大。

    她今日又逢休沐,要去天麟山学医。自从有了那个帮萧停云寻找禹氏皇族的心愿后,她就一直在寻思这件事,可是一直不知怎么和家里人开口。

    要去寻找凤大娘的母族,首先她要和爹娘坦白,可这第一步却是走起来最难的。

    她不敢说。

    就这样一直苦恼着,就连萧辅麟都看出了她有心事。

    “霜落,是不是前方打仗打的不顺利?”自从他那个“便宜儿子”去了边疆,他的徒弟就没展颜过,可今日却仿似更加郁郁寡欢了。

    霜落今日的任务,是把师父给混在一起的药材,一样一样拣出来,分门别类,还要记下味道、形状与效用,不能出一点差错。

    萧辅麟言道,草药品种多样,有的形似,但药效却大相径庭,失之毫厘则谬以千里,会害死人的。

    所以霜落即使不开心,却依然很认真的在完成师父交给的任务。

    听闻师父此时问她闲话,霜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诧异的看向萧辅麟:“啊?”

    以往麟大伯最是严肃,特别是考察自己功课时更不会多话,今日这是闹哪一样。

    莫非,他是在关心萧停云不成?

    “没有啊,师父,我爹说最近上朝都是捷报。”霜落干脆放下药材专心说话,一心不可二用。

    “那你怎么心事重重的样子?”萧辅麟一张变形的脸皱起了眉,更显吓人。

    霜落沉默了半晌,突然问他:“您对以往,真的一点点印象都没有吗?”

    他揉了揉头,抬头看着山洞顶上的怪石嶙峋,缓缓摇了摇头:“真的,想不起来。”

    霜落坐正身子抱住了膝盖,也看向洞顶:“他在临城浴血杀敌,我想为他做一件事,可是毫无头绪。”

    萧辅麟转过头看她,一张如雪小脸虽带着些许惆怅,却清丽的让人心颤。

    “你想为他找寻禹氏皇族。”不是疑问,他一猜就猜到了。因为萧停云心心念念的就是为爹娘解蛊。

    霜落无奈的一笑,看向麟大伯:“对啊,这是他的心愿,我想为他达成。他从小没有爹娘的疼爱,虽然看似冷漠,其实他比谁都渴望亲情。麟大伯,我知道事情不怨您和凤大娘,但是你们欠他一个真相。”

    萧辅麟皱眉,良久终于败下阵来:“山上的那对祖孙说我是他们的主子,也许他们知道些什么。”

    霜落眼睛一亮,对啊,他们一定是老王爷派来保护儿子的,兴许知道禹氏皇族的事也说不定。

    但是……霜落抿抿嘴道:“他们不会说的。”

    要是想说,就不会眼睁睁看着麟大伯在山里住了十载。

    萧辅麟阴测测的笑了一声:“我可以让他们说。”

    “咦?怎么做?”霜落站起身,走到他面前蹲下,小脸笑出了光芒。

    “我是做什么的?”

    “大夫啊。”霜落突然恍然大悟,哦了一声:“您是想,用药?”

    麟大伯赞叹的看了她一眼,就知道徒弟聪慧,一点即通。

    “跟你说,我其实对恢不恢复一点都不介意,这么多年心无旁骛也过来了,什么儿子妻子,其实一点都没有念想。但我刚刚想到,若是真的解了蛊,将来你也有可能叫我一声爹,我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解蛊了。”

    “……”霜落无言以对,但小脸突然就染满了红霞。这,真是,太羞涩了。

    麟大伯哈哈大笑,拍了拍霜落的肩膀:“继续挑,我去配点药。包管那老小子给你吐出实话来。”

    霜落啐了一口,红着脸继续做功课。萧辅麟的意思,就是认定她当儿媳妇了呗。八字还没一撇呢,麟大伯什么都敢说。

    霜落拿过纸笔,开始一样一样的把数出来的药材拓到纸上,写的非常认真仔细,麟大伯现在一次比一次加量,上一次来才十五种药材,今日就变成了三十种。

    她现在可谓行走的药草识别书呢。

    写完三十种药材,差不多也该用中饭了,萧辅麟带着霜落与萧声就上了山。

    一路上,霜落看着萧辅麟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他看不过去了,好心的问:“又有什么问题?”

    “麟大伯,你说的药是什么药啊,如何能让人吐露真言?”霜露想破脑袋也想不透,她只知晓有毒药和解药,能让人说真话的药还真没见过。

    萧辅麟失笑,原来是为了这个。

    他挑挑眉,“容我卖个关子,到时你就知道了。”

    “那对身体有无害处?”虽然她想达成萧停云心愿,却也不想害到别人。毕竟老人与那少年,也是听命老王爷,身不由己的。

    麟大伯温和的看看霜落:“无碍,别担心。”他的未来儿媳很心善,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小姑娘,萧停云那小子还挺具慧眼。

    三个人说着话就到了半山,穿着男子服饰的霜落在麟大伯的照顾下,很轻易的就上了山。

    过了萧辅麟眼中“小儿科”的障眼法,他们来到了四合院。如今没有了避毒珠,霜落紧跟着萧辅麟走,小彩们也没有蠢蠢欲动,可见彩蛇们也认萧辅麟为主。

    老者与少年听到声音后匆匆出来,见到萧辅麟俱是一喜,连忙单膝跪倒:“主子!”

    萧辅麟冷淡的一摆手:“罢了,摆膳,我们在山上用膳。”

    老者连忙吩咐孙儿:“是,阿仔,快去加菜。”

    少年阿仔连忙施了一礼,疾步走去厨房。

    “进屋坐吧。”老者邀请萧辅麟进去。

    “不用,院子里摆桌即可。”萧辅麟见老者去搬桌椅,给霜落打了一个眼色,然后去了厨房。

    霜落带着萧声去给老者帮忙,看他一个老人家搬桌椅,实在于心难安。

    老者一见主子的徒儿伸手搬椅子,连忙拦住:“这如何使得,大小姐还是出去坐下等着吧。”

    萧声也不让霜落动手,轻而易举的搬了两张木椅走出门。

    老者搬着一张木桌,边走边问霜落:“小主子怎么没来?”

    霜落轻叹:“您老在山上可能没听说,萧停云带兵打仗去了。”

    “现在还有仗可打?不能啊。可有消息传来,小主子平安否?”老者对昭王府可是忠心耿耿。

    ------题外话------

    知道云云为啥这么聪慧了吧,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