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059章 捷报传来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59章 捷报传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定北王齐战虽然被吴仁喜说的加入了他的阵营,但实际上还未做什么叛国的事,所以一时萧琛也不能定他的罪,只等着吴仁喜把他咬进来再狠狠地罚。

    吴仁喜果然不是好人,被扔进了专门关战俘的屋子后,立刻反咬一口,说齐战也有份参与,可把齐战一张老脸气成了黑锅底。

    萧停云亲自动的手,把还想端王爷架子的齐战带进了黑牢房,齐战高声怒骂:“你们凭什么捉本王?本王不服!我要见皇上,向皇上伸冤!”

    萧停云拿出御赐金牌在他面前一亮:“你先和吴仁喜辩白好,再来跟它伸冤吧。”说完,一脚把他踢了进去。

    吴仁喜做了这么些年的守备,手下自然也有一部分死忠,一见大人被捉,开始蠢蠢欲动。他们以为萧琛带来的人也就这么一点,在副守备的带领下就想揭竿造反。

    萧停云要的就是这个,不然他干嘛才带进来这么点人,这样才能清理干净叛徒。

    彩弹放上天,在白日里也开出了礼花般的灿烂。驻扎在不远的大部队,立刻杀了过来。

    京城的御林军自然要比懒散了多年的临城士兵厉害,萧停云骑在闪电上,手上的剑已经被鲜血染红。

    他执着鲜红的剑向天,高声道:“我天凌男儿,绝不背叛国土!想想你们家中的妻儿老小,想想百姓们的幸福安乐,你们还要认贼做主吗?”

    只听的叮叮当当的声音,在一两个士兵扔掉兵器后,越来越多的临城旧部都扔掉了兵器,跪在地上。

    萧停云满意的看看跪了一地的叛军:“你们也只是听命行事,罪责可免,只是接下来我们攻打北御时,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

    “誓死保卫临城!”萧停云的话,说的叛军重拾信心。是啊,他们也没办法,都是被吴仁喜和副守备逼的。他们在天凌还有一家老小等着呢,谁想死啊?又不是傻。

    战死还有抚恤银,能养着家里的老小,可若是叛敌而死,不但死了活该,还让家里人抬不起头来。

    萧停云就这样用攻心战,收复了本想作乱的临城士兵们,而副守备一伙头目,则都被五花大绑的扔进了黑牢房。

    该收拾的都收拾完,萧停云去看望了秦老将军,发现他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很明显的就是中了毒,就连秦少将军也提不起剑。都中了吴仁喜的招。

    话说也不能怪他们不提防,试想,谁能想到一城之守备叛变小国啊,那不是傻缺才做的事吗。

    萧停云摸着脖子里的避毒珠,心里想起了那个让自己记挂的小人儿。不知她现在学医学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也想着他?

    看着喝了珠粉立刻能行动的将军父子,萧停云庆幸听了霜落的话,若没有这颗珠子,秦老将军能不能恢复都是个问题。

    哎,更想她了。

    秦老将军恢复身体的第一日,就开始整编人马,把齐战带来的五万人马都编入了秦家军,作为先锋开始正式讨伐北御。

    萧琛和萧停云甘愿作为副帅,给老将军打下手,毕竟论起打仗,秦老将军说第二还无人敢称第一。他们俩还年轻,有的学。

    临城终于有了军营的感觉,大家都发誓不打下北御三座城,绝不回京城!

    萧停云和萧琛的到来,犹如给将士们服了一剂猛药,一个个生龙活虎,走路都抬头挺胸。以往他们也想痛快的厮杀,无奈帅不给力,兵卒何以能之!

    这下可好了,可以杀北御的威风了,看他们还敢叫阵不。

    北御那边可就乱了套了。

    蒙戈带出去的人虽是全军覆没,但被萧停云成心放走了两条漏网之鱼,让他们连跑带爬的回了营地,去给他们的头头汇报。

    他就喜欢让北御人担惊受怕。敢与挑衅天凌,就得有抗压的本事。

    老侯爷一听唯一的儿子被俘,不知死活时,当即就晕了。

    赛金也懵逼,吴仁喜这王八蛋套上裤子不认人?不是说好的假败,然后拖着吗,怎么突然就来真格的了?

    “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赛金怒声问。

    逃回来的北御士兵吓得都差点尿裤里,捡回一条性命也让他后怕不已。

    见丞相问事情经过,他平复了一下心情,就一边回忆一边说了出来。

    “你说一开始蒙戈确实赢了,还未撤退时,萧停云突然上了场?”赛金大吃一惊。

    “正是,也不知从哪里出来的,世子认识他叫他萧停云。这人是狠人,武功高强,一招就赢了世子。而且,还带着人对我们追杀,让我们全军覆没。哦对了,丞相,吴守备最后也出来了,他好像也不知萧停云来。”

    赛金抿紧嘴唇,最后猛地站起身:“来人,撤退!”

    士兵慌忙站起:“丞相?”

    “再不撤,那疯子会带兵打来,到时咱们都跑不掉。”赛金觉得这下完了,连萧停云都派来打仗,说明天凌帝生气了。

    她要连忙回京都给陛下汇报,晚了北御就完蛋。

    北御的临时营地被北御人撤了个干干净净,一切尽在萧停云掌握中。他和萧琛击了个掌:“下个目标,北城!”

    “好兄弟,干的漂亮!”萧琛由衷地夸赞。

    他们一来,就扭转了势头,由守城方变成了攻城,从被动跃升为主动。

    战报几乎立刻飞到了京城御书房,天凌帝萧惟怀看了哈哈大笑,不愧是他的儿子和堂侄!

    阿琛是个好样的,在一众儿子里最像自己,心怀天下黎民,有勇有谋,他是该考虑一下立储的事了。

    第二日的朝会上,萧惟怀终于露出战后第一个笑脸,给爱卿们宣读了这条好消息。并宣布了齐战与守备吴仁喜通敌卖国,送回京城后,将押入死牢。

    大人们纷纷交头接耳,临城守备吴仁喜简直太大胆了,小小北御他也敢勾结,真不知图啥。这下好了,不但官职没了,连性命估计都保不住。

    还有人在猜测,到底皇上会派什么人接替临城守备一职。毕竟这个职位很关键,是边疆重地,不能小视之。

    老昭王听后轻拭眼角,他的停云都能上战场保家卫国了,实在是让他与有荣焉。他听到身边的大人说着临城守备的事,心里一动。

    散朝后,昭王叫住了皇上,萧惟怀本就心情好,又见是老王叔,自然就停下了脚步。

    “皇叔可有什么事,是不是想要太医再去看看皇婶?”萧惟怀拉着昭王边走边说,他要回御书房拟旨。

    萧丰谷沉默不语,待来到书房后,他才单膝跪倒,吓了皇上一跳。

    “王叔,你这是要折煞朕。有事就说。”萧惟怀扶他起来,虽然君臣有别,但他还是很敬重昭王的。

    萧丰谷一咬牙,看向皇上:“老臣豁出脸面,想求皇上,给停云讨个外职。”

    天凌帝是个老油条,昭王一张嘴,他就知道了他的意思,脸上的笑渐渐凝住。

    “你可知是在做什么?停云是昭王府世子,你想让朕把他派去守临城?王叔,这可是你的亲孙子,嫡长孙!”萧惟怀声音里带着冷淡。

    萧丰谷被说的低下了头,但还是执拗的坚持道:“老臣就是觉得他性子不稳,让他打下北御后,在临城磨练两年。皇上,若是北御求和,临城就成了要塞,吴仁喜都能通敌,你也不放心让外人守着吧?说来说去,停云是最适合的人选。”

    萧惟怀想着萧停云丰神俊朗的样子,尚未及冠,还是在书院享受的年纪。若真如皇叔所说派去守边城,他都觉得埋没了人才。

    ------题外话------

    老昭王就是坑孙专业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