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055章 偷听壁角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55章 偷听壁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淳于景不负万胤众望,坦然的接下了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并举荐了四皇子万树,二人开始准备粮草和兵力。

    毕竟土帛不如天凌势大,要人有人要钱有钱。

    万树第一次上战场,异常激动,摩拳擦掌的问淳于景:“真的要杀人吗?”

    淳于景拍拍他的肩膀:“必要时要,但我们是去加送粮草,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万胤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威信了,四殿下,你要把握住机会。这次若是做得好,借着天凌之威,支持他的大臣,会有很多转投与你,”

    万树认真的点点头,本来太子之位无人撼动,熟料自从娶了董晴柔后,万胤就越来越不靠谱。娶妻当娶贤,是真理。

    就这样,二人带着少量兵马护送着补给粮草,去了万里迢迢的临城。淳于景早已安排好了人手,既护着家人又防着太子万胤,埋了坑给万胤跳,只要他敢找事,身败名裂就等着他。

    土帛士兵距离临城城门有三十里地时,就被巡防的天凌暗卫发现告知了萧停云。

    这个时候的临城,已经真的是铁桶阵,里里外外全换上了萧停云带来的人。

    说起那晚他与暗卫夜探临城守备府,他临时改了计划,让暗卫去查探吴守备,自己则艺高人大胆,去了北御敌军的营寨。

    来到北御的营地,他犹如鬼魅般四处巡视,查看了一个遍,他心里就狐疑了,看营地规模大小以及帐篷数量,北御此次派遣的先头兵不超过两万。

    那就奇了怪了,这么少的兵力,他们是想来给天凌挠痒痒吗?

    更奇怪的是,他们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底气,就如此笃定临城将军不会乘胜追击灭了他们?

    营地里的安全也做得不好,萧停云来了这么长时间,才看到一队巡逻人马,只是走走过场的排着队走过去,这样能看到个鸟?

    萧停云嗤笑一声,几个起落就找到了最大的一间帐篷,估计这就是北御此次带兵出战的将军所在。

    帐篷里有人在说话,在静谧的夜里传出来的话语格外清晰。萧停云打眼一瞧,就瞧出北御的帐篷格外厚重,顶上可以落人,立刻轻盈的跃了上去,帐篷内的人却丝毫不觉。

    萧停云透过缝隙望进去,里面点着三盏烛火,照的灯火通明,三个人围坐在一张桌前,面前铺着羊皮地图,正说着此次的战事。

    这一看,萧停云乐了,竟然有两个熟人,而且还有个女人,正是带队和天凌比试的北御女相赛金。

    另外那俩一老一小,小的是和他比射箭的蒙戈世子,至于老者,估计是将军之类的。

    正猜测着,蒙戈开了口,也算给萧停云解了惑:“爹,咱们明日要不要门前叫阵,给个下马威?”

    原来是蒙老侯爷,这也算上阵父子兵,和秦老将军爷俩一样。

    蒙侯爷看看赛金,不知丞相有没有想法。这次打仗他本不同意,但皇上铁了心,还钦点他与儿子一起出战,他也很无奈。

    赛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当然要,既然下了战书,不叫阵算什么。蒙戈明日你上,到时,吴守备会派出定北王迎战……”

    蒙候皱着眉问:“丞相说的是天凌异姓王齐家的?”

    “正是。”

    “那万万不可!戈儿不是对手。传闻定北王骁勇善战,三代皆是武将,不然不可能异姓称王。”这可是他唯一的儿子,一点闪失都要不得。

    赛金傲慢的一笑:“你说的是老定北王,到了这一代,已经是花拳绣腿中看不中用了。”

    蒙戈还是挺崇拜这个丞相的,毕竟两国比试以前,赛金在国内威望很高。

    “那丞相如何得知天凌会派出什么人应战?”他是真奇怪。

    赛金微微一笑:“我自然知道,而且我还知道定北王一定不会恋战。所以,明日蒙戈尽管上门挑战。”

    “那若是胜了之后,是乘胜追击还是回来?”

    赛金看着蒙戈,就像看着一只智障:“你胜了,回来就是,乘胜追击,是想逼着天凌开城门迎战吗?”

    真那样,吴仁喜也不敢再放水了,那岂不是**裸的说明他是内奸吗。

    依照皇上的旨意,拖着就好。

    “要不然,再派人去把他们剩下的粮草也烧了?”

    赛金摇头:“此计可一不可二,听吴仁喜说,天凌已经派人来送粮草了,来的谁他都不知。也不知是天凌皇上怀疑他了,还是来的人名不见经传。所以,先给他留点余地。”

    “明白了,明日我就上前叫阵。”

    萧停云只觉得这趟来的真值,一直疑惑不解的事,如今给了实锤,临城守备吴仁喜真的是内奸。

    难怪秦老将军来了就病了,难怪粮草这么快就没了,呵。

    而且照赛金所说,定北王齐战貌似被吴仁喜说动,也背叛了天凌,那么秦老将军父子就很危险了。

    萧停云又静静地听了半晌,发现三人已经无话可说,赶在他们要出帐篷时,悄悄离开了北御营地。

    吴仁喜的背叛有情可原,毕竟当了这么久的守备,和北御应该有利益往来,可是定北王齐战就让萧停云费解。

    你说一个王爷不好好当,来做一点好处皆无的奸细,是不是头被驴踢了?哪怕定北王妃被废,皇上也只是禁了他的足罚了点薪俸,你说他有什么不满的?

    萧停云运着轻功来到了守备府外,侍卫已经在此等候。一见世子前来立刻单膝跪倒想说话,被萧停云手一挥,带离此地。

    两人在城外转了一圈,发现这实在不像是两军对垒的地方。秦将军和定北王带来的人马驻扎在临城城门里面,不开城迎敌,那么就等于用粮草养着闲人。

    这个发现让萧停云想骂娘,“吴仁喜,你死定了。”

    折腾的京城人心惶惶的,还让自己抛下了重要的人和事跑来押送粮草,到头来发现只是一个圈套,他能不恨?

    俩人施展轻功回了安营扎寨的地方,兵士们已经休息了,一队队巡逻人马交替着巡视。萧停云满意地颔首,这才是营地的样子。

    来到萧琛扎好的帐篷,萧停云当先走了进去,侍卫也跟在后面。

    萧琛站起身:“回来的很快啊。”

    “没什么好探的,那帮垃圾玩意儿。”萧停云啐了一记。

    萧琛挑眉,啧了一声:“能让我云弟这么生气,一定是听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萧停云没理他,开口问那侍卫:“你先说说你探来的。”

    侍卫恭敬地抱拳:“是,属下去了守备府,发现吴守备已经睡了,定北王齐战在他屋子里看书。至于秦老将军父子,住在一间屋子里,门外还有人把守。”

    “什么?”萧琛不解的看向萧停云:“秦老将军父子被软禁了?”

    萧停云点点头:“看样子是。和我听来的消息,不谋而合。”

    “你去的哪里,你们分头行动的?”

    “正是,他去的守备府,我去了北御营地。”萧停云淡淡的说。

    萧琛皱眉:“你还真是艺高人胆大。”

    萧停云哈哈大笑:“你要是去看,就不这么讲了。北御营地一盘散沙,我若有心烧他粮草,今夜他们就完蛋。”

    “那你怎么不烧?”萧琛感兴趣的问,云弟不像是手下留情的人。

    “烧了,明日怎么陪他们玩儿?”他莫测高深的说。

    萧琛也带上了笑:“你到底听到了什么,快说说,想急死我?”

    萧停云一挥手,侍卫立刻恭敬地出去了,跟着世子就觉得什么都不害怕,世子太高深莫测,了不得。

    ------题外话------

    战争不是主线,很快就会过度过去,大家别看瞌睡了哦!

    求票票安慰!

    旗帜今晚能不能飘,先看看手速,莫打,我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