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047章 卖云求荣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47章 卖云求荣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吴仁喜照例先去定北王齐战和秦将军那开个碰头会,说是例会,就是他说他们听,他们说的不算数。

    秦老将军病倒了,儿子小秦将军在身边服侍,他那里暂时就不去了。吴仁喜倒背着手,边走边得意的想着,还是先去异姓王屋里,会一会那武能安邦的老定北王的孙子,是何等的菜鸡。

    齐战自来到临城,就发现了不对,他好像被架空了。对此齐战怒火中烧,他一个高高在上的王爷,除了在王妃的事上栽过跟头之外,何曾受过人气?

    越想越气,他正在自己房子里骂娘,吴仁喜就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王爷,昨夜睡的可好?虽然北御想要攻城,但你也不要担忧,咱们临城城门势如铁桶,他们是打不进来的。”吴仁喜命人备上一壶茶水。

    他这一说,齐战消了一点怒火,这小子还知道来安抚一下。

    两个人坐在八仙椅上,吴仁喜端起自己的茶水,“大名鼎鼎的定北王初次来到临城,下官怕招待不周,来,以茶代酒敬你。”

    齐战冷哼一声,但还是被这马屁拍舒服了,一杯茶见了底。

    “吴守备,本王这次来,也算临危受命,秦怀老将军年纪大了不堪远途,皇上命我作为副帅击退北御敌军。可你这什么意思,不开城门,只守不攻,这也罢了,大批粮草还被人家偷袭给烧了一大半。你给本王好好交代,不然我可要修书一封去往京城了!”齐战又是一声冷哼。

    吴仁喜哈哈一笑:“看你说的什么话,不知情者还以为我老吴卖国求荣了。王爷,听我给你分析,你看,咱们和北御比起来,谁强?”

    齐战眼一横:“这不废话吗,自然是天凌,北御算个鸟。”

    吴仁喜眼珠一转:“所以啊,他们明知道兵力不如咱们,还这么硬打,是不是有阴谋?嗯?”

    “这……”齐战被说的意动,是啊,为什么?

    “所以,敌不动我不动,只要他们不动真格的攻城,我们就和他们耗,看看谁能耗过谁!”

    “草,奶奶的,你这不是混蛋计策吗。和他们耗?我带了五万兵马,加上秦淮的兵,再加上你的兵,你算算,我们比他们耗不起啊!”齐战也是武将,深知此理。

    吴仁喜见没有糊弄过去,也懒得掰扯了,手一挥:“反正就这样,我是守备你们听我的!”

    齐战大怒,抽出身上的宝剑就要动手,谁料立刻上来四个临城士兵,四把刀架在他脖子上。这下子彻底惹毛了齐战,他想到自己带来的大军还在外面驻扎,就想先拿下吴守备。

    他身子一晃,挣脱出了束缚,毕竟也是个练家子。剑花一挽,擒贼先擒王,他舞着剑招就去拿吴仁喜,谁料突然手臂就失去了力气,宝剑“哐当”一声落了地,他的人也跟着瘫坐在了地上。

    齐战扶着头,只觉得不仅手臂酸软,也开始眼花缭乱,蓦地看向桌上茶水对吴仁喜说:“你……这茶有问题……你是北御奸细!”

    吴仁喜一手背与身后,一手在脸前摇啊摇:“不不不,王爷休要说胡话。本官一向忠于朝廷忠于皇上,断不做卖国之事。你可能也与秦老将军一样,车马劳顿,不堪重负,要不要我请我家的府医来给你瞧瞧啊?”

    齐战闭眼不语,他现在知道为什么秦老将军一来就病倒了。本来路上他也嘲笑老将军来着,说他老则老矣偏不服老,这下丢人了吧。没想到,是被自己人暗害,娘的,小小一个守备还敢卖国,真是他娘的。

    齐战被抬上床的时候,心里想,自己中毒了,该如何把粮草被烧、有内奸的事传达给京城皇上呢?

    吴仁喜搞定了齐战,乐滋滋的就想去城楼巡视一番,身边有人递信给他:“大人,赛金丞相给您的信。”

    “草,这女人就是欠干。”吴仁喜得意洋洋的接过了信,挥挥手示意自己的心腹先下去。

    他边走边展信看,赛金信上寥寥数语,让他脸色变了几变。

    “这娘们儿不生成男的,真他奶奶的可惜。”吴仁喜看完简短的信,立刻撕成了碎片随手一扬,纸片被刮得如雪纷纷,飘散的到处都是。

    他叹口气,自己都没想到这一点。来的俩将军都被自己放倒了,到时候不好给京城交代啊。

    他边走边凝神细想,秦怀与齐战比起来,谁更好笼络。

    秦怀老将军一声戎马,对天凌忠心耿耿,而且脾气暴躁,人又老了,根本软硬不吃。这个人绝对攻略不了。

    反倒是齐战,听闻前段时日被皇上禁足了半年,还给废了王妃与郡主女儿,他应该内心里对天凌有怨气吧?

    好,就从齐战下手。

    赛金那娘们儿说只手难遮天,自己要找个帮手,不然万一传到京城,不但他毁了,北御也该倒霉了。啧,说的很有道理。

    吴仁喜又慢慢地走回齐战的厢房。

    “你怎么又滚回来了,卖国狗?”齐战见他就骂。

    吴仁喜叹口气,走过来从怀里掏出一粒白色药丸:“这是解药,其实下官真的没有出卖天凌,只是帮他们得到一个人而已。”

    齐战直直的盯着这粒药,紧紧地闭着嘴巴,别以为这样他就上当,再服下一粒毒药。

    吴仁喜见他这样,手上一使劲,药丸掰成了两半,自己毫不犹豫的把一半填进嘴里,和吃糖一样吃的蜜口香甜。

    齐战鼻子里哼了一声,你以为你事先吃了解药,我就上当?

    吴仁喜心里跑过了一万匹饿马,每一匹马都叫嚣着草啊草的。这老小子比起秦老将军来不遑多让。

    也是,越是狡猾的人,想的越多。他得循序渐进。

    不由分说掰开了齐战的嘴,把一半解药给他填进去,又一托他下巴,齐战自然的就吞咽了下去。

    齐战想吐都吐不出来,只能恶狠狠的看着他。

    吴仁喜又是一叹:“真是不识好人心,你一会儿恢复了力气,就知我所言不虚。”

    齐战错愕了一下,好像真的没什么感觉,又正眼看向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跟你说了,我没有卖国,只是配合北御打一场假仗,北御最终目的,是想要皇上交出昭王府世子萧停云。为什么想要他呢,因为小公主相中了他,想要他当北御驸马,云世子拒绝了,北御皇觉得面子上不好看,只得递出战书。”

    他歇了歇继续道:“北御明知打不过天凌,所以派人来找我谈。我的临城与北御最近的北泊城素来交好,平安无事数年,帮他们一点小忙还是可以的。再说,他们不要城池,只要云世子,我这何谈卖国?而且,万一皇上不依不饶,北御皇许我黄金万两,北泊城副守备就是我的。你说,我能不答应?”还有还有,赛金丞相还要嫁给我呢,但不和你说。

    齐战有些恍惚,云世子,有多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

    好像,自己家的厄运,就是从娉婷看上云世子,自己找皇上赐婚被拒后,一点一点发生,到现在家破人亡的。

    虽然他还是王爷,但现在王府的名声已经大不如前,以前的定北王府早已如昨夜黄花凋谢了。

    “原来又是因为萧停云!”齐战咬牙一字一句地说。

    吴仁喜眨眨眼,诶,有戏。看来,这个异姓王和云世子很不愉快啊。

    “所以,王爷是不是也想和我合作一回?说白了很简单,就是拖到最后,北御会发出和解的两国文书,到时只要求天凌联姻即可。是不是一点都没出卖天凌利益?你想,送出去一个云世子,得来一个盟国,多划算!”

    ------题外话------

    咱们云云会好好教训他们的,表急哈!

    霜落会帮云云做很多事,表催哈!

    万更得看看,表生气哈!

    爱你们,表拒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