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045章 心之安稳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45章 心之安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停云离开了侯府,跨上闪电马不停蹄的奔赴城门处,萧琛正坐在追月上,看着远方不知所想。

    “来了?”他看到了萧停云,夜色下见云弟一脸餍足的样子,心里突然很酸,他的云弟都有妞告别,自己却没有。

    “嗯。”萧停云恢复了冷脸,一拉闪电,和追月齐头并肩。

    萧琛也不再想东想西,到了正事上,他又是沉稳的三殿下。和萧停云对视一眼,萧停云冲他点点头,示意可以了。于是萧琛扬声做了战前鼓舞士气的说辞,大部队带着粮草缓缓地开拔。

    而萧停云走后,霜落就睡不着了。

    听他的意思是这场战争,跟他有关,觉得有愧于天凌百姓,其实这又关他什么事呢?难道只要别人看上,就要打包把自己送过去不成!说到底,那个桑桑公主才是两国之战的罪魁祸首。

    为了自己的私欲,就挑动战事,身为她兄长的北御新皇不但不严加管教,还助纣为虐为其出头。只能说北御这个国家,实在不值得邦交。

    她披衣下床,灯盏里的蜡烛都快要燃尽了,她又换了一只新的,就着烛火开了窗。

    三更他就要启程了,去了临城还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一番情景。霜落只觉得心在揪着,第一次如此的牵挂一个人,

    看着窗外发了一会儿呆,霜落隐约有了些睡意,却不知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真的有声音,她似乎隐隐听到了齐声的怒吼。

    支耳又听了半晌,她摇头苦笑,看来是自己出现了幻听。她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喃喃念道:“愿佛祖保佑天凌顺利击退敌兵,愿这场战事早些结束,愿他一切安好……”

    第二日,霜落有些精神不振,但她用了早饭还得去上女学。临城的战事影响不到京城,百姓们该干什么照常干什么。

    姚文远去早朝还未回来,安氏张罗着女儿的早膳,看了看她的小脸,关心的问:“霜儿,昨夜没睡好吗,是不是害怕了,今晚娘和你一起睡?”

    霜落手背掩口打了个哈欠:“不用了娘,就是睡得晚没睡够。”

    “你睡那么晚做什么,点灯熬油的对眼睛还不好。等我见了二兮一定狠狠骂她们。”安氏一边给女儿布菜一边说。

    霜落连忙摆手:“她们很合我心意,伺候的也用心,您就不用管了,我也就睡晚这么一次。”

    安氏这才作罢,也跟着坐下来一起用餐。

    侯府本就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定,更何况只有娘俩,就边吃边说起了这次打仗。

    安氏就着香酥丸子,喝了一口稀粥,突然恍然大悟的说:“我知道你为什么睡得晚了,是不是听到了城门处的士兵吼誓?”

    霜落呆萌的抬头:“吼誓?”

    安氏得意的给她解释:“就是战前主帅给士兵动员,你爹说,那动静简直是地动山摇的。”

    霜落呆怔,难道昨夜不是幻听,是真听到了吼声?

    她抿唇一笑,继续文静的吃东西。

    “你爹这个时辰还不回来,是不是皇上又有什么事?”

    霜落想了想:“应该吧,临城现在打仗,每日应该都有战报飞来,皇上会和大臣们商议。”

    “哎,希望能快点结束战事,临城的百姓就能早点解脱困境。”安氏唏嘘的说。

    霜落认真的看着她娘:“一定会的,就算一开始不好打,明日就是北御吃败仗的时候。”

    安氏被逗笑了,“嗯,咱们盼着。”

    娘俩温馨的吃完早膳,霜落背着书袋去女学了。

    因着有战事,她换了一件不扎眼的藕荷色长裙,发上连首饰都没戴,就系了两根淡粉色绸带,安氏笑着夸她闺女,即使不打扮都艳冠群芳。

    霜落无奈的嘟嘟嘴,这样也能让娘亲赞成天仙,她摇摇头上了自家马车。

    来到女学,同窗们若有似无的都偷瞥霜落,她觉得奇怪就看回去,结果她们又受到惊吓般的收回眼光。

    林琳偎了过来,冲着她挤挤眼睛,小声的说:“是不是很奇怪那些人为什么这么看你?”

    霜落耸耸肩往外掏书本:“大概是见我穿素色依然美丽?”

    林琳不雅的翻个白眼:“是是是,知道你美。哎,还是给你说吧,昨日不是一起募捐了吗,云世子一直跟着你一伙,那些人眼珠子差点瞪下来!”

    霜落手上动作不停,“他与我哥哥同窗,加上梓倩姐姐是我嫂子,云世子跟他俩同窗在一起很惊讶?”

    林琳笑嘻嘻:“我们这几个关系好的自然不惊讶,所以她们那些不熟悉的才偷看你啊。你想,云世子的名头如雷贯耳,她们羡慕死了。”

    霜落拿出《女诫》:“羡慕?”

    “自从两国比试后,云世子就是文武双全的象征,他能和你一组,那帮人自然想取而代之。”

    霜落明白了,原来如此。

    “多谢解惑,我听到楼先生的咳嗽声了,你快去坐好。”

    林琳慌忙坐回了自己位子,也拿出了《女诫》,好家伙,再被抓住抄写,她就要被娘念死了。

    果不其然,霜落的话刚落下,楼先生就真的抱着书走了进来。

    林琳吐吐舌,给霜落比了一个拇指,意思是多亏你了。不然这十遍女诫就跑不了。

    一直到开了课都未见秦胜蓝,霜落心里有些惴惴,她想着胜蓝家里是不是因为秦老将军而闹出了啥乱子?

    楼先生似乎知道秦胜蓝为什么不来,看了大家一眼,打开了书本。

    霜落按捺住不安,还是上完了今日的课。下了课,她背上书袋,就跟上了楼先生的脚步。

    “先生留步。”霜落叫住她。

    楼先生回身见是霜落,就停下来等她:“怎么了霜落?”

    两个人一起并肩走,霜落问:“先生,胜蓝是不是递了告假书?”

    “对,具体原因没说,只是说在家里侍奉长辈。”楼先生知道她俩关系很好,所以才告知。

    霜落沉默不语,还真是。

    说是侍奉长辈,老将军带兵临城,病了的自然就是她家老祖宗了。

    “谢先生,学生告退。”

    “嗯,路上小心。”楼先生笑着对霜落摆摆手。

    霜落上了等候在外的马车,突然想念起前段下学就去云宅的日子。那时没有战争,萧琛和萧停云都在,胜蓝也陪在自己身边,多好。

    “大小姐,先回府吗?”马夫在车辕上问。

    霜落没迟疑的吩咐道:“去秦将军府。”

    “是,小姐坐稳,小的要驾车了。”

    因为经常跟着霜落去秦胜蓝家,车夫驾轻就熟的就转去了将军府。

    门房一看是霜落,热情的笑着招呼她进去,这位候府小姐可不得了,是家里的贵客呢。

    往日她来都是小姐亲迎,走时甚至连老祖宗都跟着送出来,你说能不高抬轻放?

    更何况这位小姐甚是有礼,长的还好看的像画里走出来的人,他们这些门房都不敢直视。

    门房直接带着霜落进了院子,让她在门外等不好。管家过来行礼,门房溜溜的回了自己岗位,但他心里美滋滋的,因为仙女小姐对他说了一句麻烦了。

    管家带霜落去了老祖宗的院落,秦胜蓝确实在祖母这里。秦胜蓝迎出来,见到霜落时眼圈就红了。

    两个人牵着手进了屋,关上门后秦胜蓝抱住霜落就流泪。

    “我就知道你会来看我,你还真的来了,不愧是好姐妹。”秦胜蓝抽噎的说。

    霜落拍拍她肩:“别哭,又不是过不去的坎。”

    “你不知道,祖父在临城病倒了,他那么强壮的一个人,去的时候还拍胸脯立下宏志,要收他们三座城回来,怎么会就突然病倒?为此,我祖母也晕了过去,家里一团乱……”秦胜蓝边哭边说。

    霜落扶正她:“既然如此,你才更不该乱,你想,秦老将军和你爹都不在,你兄长也不在,老祖宗若病了,秦府大房里指望谁?就指着你和伯母呢。”

    秦胜蓝擦擦眼睛,哭一哭心情畅快多了。

    她红着眼看霜落:“可是我祖父……”

    霜落看看左右,秦胜蓝意会:“没外人,只有我自己,祖母刚睡下,我娘把别人都赶走了。”

    霜落微微一笑,搂着她的手臂进了老夫人的寝室,趴在她耳边小声道:“昨夜,萧停云和三殿下押送补给粮草去临城了。”

    秦胜蓝红肿的眼睛一亮,反过来摇霜落的手:“真的吗,霜落,你怎么知道的?”

    莫名的,一听那俩人去,她的心就安稳了下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