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044章 为你守候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44章 为你守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凌帝和两个儿子商议过,萧琮主和,他有了凤命在身的侧妃,自然惜命。这让萧惟怀很失望。

    萧琛却一脸兴奋,甚至主动请缨:“父皇,儿臣愿领兵前往!”

    天凌帝甚是欣慰,至少还有一个有血性的儿子随了他。

    但他没敢答应,皇后若是知道了估计要拿刀劈了他。已经有个儿子痴傻了,若这个再有一点闪失,皇后也别活了。

    萧琮舒了口气,萧琛不去最好,他若去了,战死还好,万一立了大功回来,他都怀疑凤命签还能不能管用。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他不去,萧琛也不能去。

    秦老将军作为先锋,带着他的五万人马已经奔赴临城,辅佐临城守备打这一战。同行的自然还有他的儿子,秦胜蓝的爹爹秦少将军。

    因为突如其来的战争,京城里的人人心惶惶。虽然临城离着京城十万八千里,但天凌人依然揪心前方战事。所有的娱乐活动,大家自动自发的停了。

    本来以为这场仗很好打,但真开了战才知道,北御还真是有备而来。

    他们人少,今天派人来戳一戳,明日派人来戳一戳,不痛不痒,似是算准了临城只守不攻。

    所以临城的粮草一日日的减少,可对战却始终没有真正意义的开始。

    秦老将军和临城的守备为此展开了激烈的争吵,但因为守备是主将,一直秉承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所以不拿老将军当回事。

    临城的守备安逸了这么多年,实在也有些飘飘然。而且这次皇帝没直接把秦将军派为主帅,也算给了他相当大的信心。

    秦老将军想直接开城迎战,被临城守备驳回后,还大有架空之势,五万兵马都缚手缚脚,于是第二日秦老将军就被气倒了。

    秦少将军见状写了一封信,悄悄派人送回京城。

    天凌帝看了这封加急私信气坏了。

    在朝上他发了一大通脾气,钦点解禁的定北王齐战带着五万兵马作为二路元帅赶往临城,看看这回谁敢再出幺蛾子。

    幺蛾子是有的,定北王大军开拔后,前脚刚走,临城再来战报,报粮草快没有了。

    天凌帝萧惟怀气了个绝倒,临城守备是猪吗?

    下了朝的侯爷回家说了这些事,霜落记在心里,也跟着着急。没想到萧停云说的很轻易的一场战事,却因为元帅指挥不当,而弄得这么难打。

    霜落去女学跟楼先生说了这件事,楼先生最是爱国,找司徒院正商量,提议了一个活动,让女学所有女生上街为临城募捐粮草款项。

    司徒院正欣然同意,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更何况只是出点银两。

    吴先生联系了她的夫婿,皇家书院的山长自然赞成,于是书院和女学的学子再一次凑到了一起,上街募捐。

    京城大街上,每隔百十米,就有一些学子,面前摆着大大的盒子,后面是龙飞凤舞的横幅:为战北御,而贡献一点粮草!

    天凌人不得不说还真是团结,一天下来,竟然收集到了几万两银子。

    书院山长和女学司徒院正把银子送去了皇宫,天凌帝老泪纵横,“朕亏待了我的子民们,山长和院正为他们做个见证,请他们放心:战争一结束,朕允诺,再无苛捐杂税!”

    山长和院正很开心,没想到小小一个举动,却为百姓们争取到了最大的福利。只能说,是百姓们的齐心,打动了皇上。

    萧惟怀从国库里再拨了十万两,一起购成粮草。只是这次再派什么人,就让他皱起了眉头,这次再也不能出一点差错了。

    萧琛再次找到了皇上,请愿去临城。

    “父皇,这次儿臣去吧。临城一直和北御搭界,往日无战事时,说不得建立了友好的关系,说不定,这正是北御澹台明镜所依仗的。”

    言下之意,临城守备有可能被收买了。

    此话甚有道理,不然走时还健壮的秦老将军,为什么到了那里就倒下?他老人家杀过的人,比别人吃过的米都多,岂能因为一次争吵就病了?

    还有准备得那么充足的粮草,怎就没了?战报上还未说明确切原因,一定就是有鬼喽。

    萧琛的意思,萧惟怀懂,也这样想过。可是真让这个儿子去,他舍不得。

    “儿子武功高强,您怕什么,再说我可以多带些兵马,直接打到北御去!打死这些龟孙子。”

    他想了想,突然抚掌一笑:“我怎么就忘了云弟呢,父皇,我和云弟一起,那就万无一失了吧!”

    萧惟怀也想过萧停云,只是一因其年少,怕担不起帅位,不能服众;二因他是叔祖父的寄托,和萧琛一样,也不能出一点事。所以作罢。

    如今萧琛提起,他想着两个人好兄弟有商有量,倒也使得。

    “好,就你和停云!”萧惟怀做了决定,又赐给二人一枚“如朕亲临”金牌,派二人三更时带着第三批人马和粮草奔赴临城。

    ……

    霜落在街上募捐了一日,实在是有些乏,泡了个热水澡,头发八成干时就忍不住上床睡了。

    因着今日是和书院一起行动,她与多日未见的哥哥终于凑到了一起。

    姚天祁见到霜落很高兴,使劲抱了抱妹妹。书院山长的事情好多,给他安排了不少私活,所以他已经很久没休沐回家了。

    梓成梓倩和他们组成了一队,自然,萧停云与玉玑也加入了他们。几个人两两交换了眼神,除了玉玑,那俩女孩子都瞬间红了脸。

    霜落睡着后在梦中都是募捐,只不过是和萧停云单独行动。萧停云一手抱着一只大箱子,一手牵着她,两个人在京城大街上走。

    霜落边走边想,别人的箱子都是放在面前地上,为什么他俩的箱子要云世子举着?

    萧停云举着笨重的箱子,举重若轻的犹如捏着一片纸,霜落时不时的瞧他,见他真不累,才没出言相询。

    街上到处都是天凌百姓,每个人都笑着往箱子里塞银两,霜落没见到一个捐银子的人,都向人家甜甜的笑,以示感激。

    萧停云说:“你不要再笑了,你再笑我就把箱子扔了。”

    霜落嘁了一声:“我看你是举不动了,银子很重是不是?”

    就见萧停云真的把箱子扔了,霜落一着急就想去抬,手却被他拉着抬不起来,只能大喊:“银子不能丢,那是救命的粮草啊……”

    她一惊,猛地就睁开了眼,屋里盼兮留了一盏灯,萧停云的脸就这样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正被他握在手心,难怪做梦都抬不起来。

    萧停云看着她,眼里都是柔情:“吵醒你了?抱歉。适才是不是做噩梦了,见你老摇头。”

    霜落舔舔唇,声音因为睡眠瓮声瓮气的:“你怎么来了,白日不是见过?”

    萧停云沉默,轻轻拉起了她:“渴不渴?”

    “嗯,有一点。”

    萧停云扶她坐在床头,起身去倒水:“来。”

    霜落想接过,被他偏偏身子躲开,只能就着他的手喝。

    “说话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喝水后,霜落嗓子滋润了,声音清甜。

    萧停云放下杯子,拉过被子给她盖到脖子,“这样也得盖着,夜凉。”

    盖完被子,见她一双妙目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弯唇一笑:“是有事,今日咱们征集的粮草,三更时分就得启程送去。我和阿琛,负责运送粮草。”

    霜落小嘴微张,还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她做的梦,是萧停云把粮草钱扔了,谁知人家却是保护粮草的,看来娘没说错,梦真是反的呢。

    “这就要走了?”霜落一把掀开被子,想要下床,被萧停云拉住。

    “起来做什么,还能待一个时辰,坐下。三更时才开拔。”萧停云安抚她。

    霜落眼里氤氲着雾气:“怎么就派你们去了,你们这么年轻,咱们天凌的将军那么多。”

    战场最残酷,不管你年岁几何,刀枪无眼啊。

    萧停云摸摸她的头,长发蓬蓬松松的,现在已经干透,很顺滑很好摸。像是上了瘾,他一遍一遍的轻抚,还不知多久才能回来,多摸一会儿是一会儿。

    至少在临城,还有这滋味回味。

    “萧琛不去,我也该去。”他低声呢喃。

    霜落皱鼻子:“凭什么?”

    两个人约定好了,不再有隐瞒,萧停云笑着轻触她的脸颊道:“这次战争,应该是为我而起。”

    “?”霜落疑惑的看他。

    “记得那次你和我师父先去天麟山吗?”

    “嗯。”

    “就是斗药那次,本来我们一起的,皇上宣我去御书房了,所以我去的晚。那次,皇上给我看了北御的文书,北御新皇澹台明镜想要和我们天凌联姻。”萧停云说起这事还有些生气。

    霜落联系他所说,眼睛睁得更大:“不会相中你了吧?”

    萧停云挠挠脸颊:“嗯,我拒绝了。”

    “就是那个跟我抢首饰的公主?”霜落想起那个嚣张的女孩,没想到她想嫁给萧停云。

    “就是她,真是痴心妄想。”萧停云不屑地冷哼。

    霜落笑倒在他身上:“她人不行,眼光还是很不错的,老跟我抢呢。”

    萧停云怕她滑到地上,连忙紧紧揽住她:“她也配,也就只能想想。”

    “不过,没想到北御新皇这么宠爱她,为了这个就发动起两国战争,也不怕百姓生灵涂炭。”霜落摇头叹息。

    萧停云啐了一口:“他早就嫉妒咱们天凌,如今这么大胆,应该是临城出了内奸。”

    霜落一惊,坐正了身子:“那你们这一去,岂不是很危险?不怕敌人光明正大,就怕暗中有内贼啊。”

    萧停云在她小嘴上嘬了一记:“我家霜落真聪慧。”

    “谁跟你说笑,我是认真的。”霜落气急。

    “好好好,我知道你的意思。”他放低声音,凑到霜落耳畔说:“我们有御赐金牌,如朕亲临。临城守备想闹事,我可以杀了他,先斩后奏一样好使。”

    霜落这才缓和了,放下了心:“那你们一切小心,你做什么,都要拉着三殿下一起。两个人有照应。”

    “嗯,我知道了。”萧停云专注的看着她殷殷嘱咐,只觉得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

    虽然和祖父祖母辞别时,祖父也很担心,但因为他对父母做的事,这个心结始终在,就没有了该有的情绪。

    辞别家人,他和萧琛约定好了地点,就骑上闪电来了侯府。果然,能安抚他的,只有霜落。

    霜落想起了事情,示意萧停云低下头,从自己脖子上摘下避毒珠,不由分说的就给他戴上了。

    萧停云看到胸前垂着的绿色珠子,猛地抬起头,手就想摘下来:“不行,这你带着,不然我怎么能放心走。”

    霜落按住他:“你比我需要它,有内贼,势必就会下毒,这个比太医更有效。你带着,也算让我安心,好吗?”

    萧停云紧紧抱住她,下巴埋在她的肩头,嗅着秀发上的清香,他声音有些低沉:“等我回来,我用功名正大光明的求娶你!管他什么人不乐意,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霜落眼睛有些湿润,他就要去战场了,十六七岁的少年,就要上战场杀敌,为什么总有这么残酷的事情发生。

    她不停的点着头:“好,我等你回来。我陪着你爹爹,我好好学医术,我有空就去看凤大娘,你的爹娘我给你守着……”

    萧停云的泪终于低落,滑到了霜落的肩头。这么好的女孩儿,他何德何能今生能遇见并两情相悦。

    “嗯,那也是你的爹娘。”萧停云在她耳畔轻语:“你也要防着我未来岳父岳母,千万别把自己定出去,我会受不了。”

    本来挺感性的时刻,被他这么一说,霜落几乎立刻羞怒万分,他的腰间嫩肉又受到了爱的荼毒:“你再说……”

    “娘子,饶了我吧。你夫君这就上战场了,还指望着老腰骑马呢。”萧停云为了让她开怀,努力说笑。

    霜落咬唇,干脆不理他了:“好了,你快走吧。”

    萧停云终是依依不舍的走了,临行前捧着她的脸,盖上了虔诚的一吻。

    “等我,勿念。”

    ------题外话------

    晚安,累坏了,我们霜落快要两米八,期待不?票票停滞不前了,委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