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043章 北御开战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43章 北御开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桑桑公主看看天色,皇嫂既然来给自己消息,那说明皇兄已经去了后宫,不然给皇嫂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乱说话欺瞒自己。

    既然如此,她自然要去哭上一哭。不然怎么出这口恶气。

    桑桑公主眼珠一转,拿着帕子先去了皇后的宫殿,巧的很,澹台明镜还未走。

    皇后刚和他禀报完这件事情,正看着皇上脸色说话,想尽办法要说进他心里:“桑桑很明白事理,一听婚事不成,也没有闹,皇上真是教妹有方。”

    澹台明镜很疼爱这个小妹,闻言微微一笑:“是你这长嫂做得好。”

    “那皇上有何打算?”得到夸奖的皇后立刻打蛇随棍上,身为枕边人,要为夫婿分忧哪。

    “能怎么办,还能真打,天凌不好惹。”澹台明镜没好气的说。

    皇后暗自撇嘴,知道人家不好惹还硬往上凑,你家妹妹那个性子,人家能看得上才怪!但她不说。

    见皇后不说话了,皇上还以为自己语气太严厉,想了想解释道:“朕实在是喜欢那个年轻人,问了问桑桑,她也答应,这才发了两国文书。谁知道,天凌皇这么不给面子。”

    皇后小心地问:“不是那个世子萧停云不同意?”

    澹台明镜苦笑:“堵住桑桑的心思罢了。她未见得多看重那个萧停云,朕跟她提时,她一口答应,未尝不是只看中了萧停云的能力。少年慕艾,少女也一样,更何况咱们北御最出色的蒙戈到了人家面前溃不成军,也难怪桑桑答应。”

    皇后没见识过两国比试的精彩,掩口惊讶的道:“那个什么世子,这么厉害?连蒙戈都不是对手?”

    澹台明镜叹气:“岂止不是对手,是没有可比性。而且更难得的,那个萧停云不但武力惊人,连文采也一样出色,所以朕是真想把他弄到北御。”

    皇后抿抿嘴,真弄到北御,就是白瞎了那个人,你妹妹是什么东西,也就你自己不知道。

    帝后正闲聊着,门外守着的宫女给澹台明桑行礼:“见过公主。”

    “皇嫂在吗,桑桑求见。”

    宫女福身:“回公主,皇后在,陛下也在。”

    桑桑翘高嘴角,“快去禀报。”

    “是。”

    于是澹台明桑整理好情绪,一见小宫女出来,立刻拿起帕子捂住嘴呜呜咽咽的进了皇后内室。

    小宫女愕住,诶?刚才公主不是好好的,这会儿怎么就嚎上了?

    她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门外,不关她的事,她看不见也听不到。

    桑桑公主抽噎着来到屋里:“皇兄也在?桑桑见过皇兄皇嫂。”

    皇后起身走过来扶住她:“这……这是怎么了,适才不是好好地。谁惹到你了,皇嫂为你出气!”

    桑桑用帕子擦擦眼角,本来不红,这一擦立刻就红了,“皇嫂,是妹妹一时想不通,越想越气不过,这才……”

    澹台明镜皱眉看着他最小的妹妹,明知道她说的什么,但还是忍不住关心:“怎么,什么想不通?”

    桑桑噘着嘴被皇后拉着坐到了一边:“皇兄,妹妹哪里不好了,为什么萧停云拒绝?再者说,不都是皇上赐婚为主,哪里容得他挑三拣四了?”

    澹台明镜和皇后面面相觑,弄来弄去,这还是纠缠不清了。

    “桑桑,既然他们无意,那就罢了,皇兄在北御给你找个最好的驸马。”

    桑桑捂着帕子,不屑的翻个白眼,咱们北御哪里有最好的,好不容易有个蒙戈,到了天凌什么都不是。

    “皇兄,我只是气不过,不是为自己生气哦,是他们天凌欺人太甚,看不起咱们北御!”澹台明桑气愤填膺的说。

    北御新皇张张嘴,又闭上,这顶大帽子一扣上,他要不讨伐都对不起北御黎民百姓。

    “也不能这么说,自古以来男娶女嫁,萧停云又是王府世子,不愿来北御上门实属人之常情,跟看不起北御没有关系。”皇后展现出一国之母的贤惠,及时为皇上排忧解难。

    澹台明镜赞赏的看看她,真不愧是朕的皇后,理得了后宫,哄得了皇妹啊。

    桑桑公主不着痕迹的剜了皇后一眼,怎么哪里都有你。

    她站起来走到皇兄身边,挨着皇上坐,反正是在后宫,只有一家人:“皇兄,根本不是这么说。萧停云虽然自视甚高,也得有后面天凌皇帝撑腰,他才能这么有胆气嘛。”

    澹台明镜侧首看着皇妹,沉声问:“你想说什么?”

    桑桑小脸一扬:“给他们点厉害瞧瞧!”

    皇后拧眉瞧着这个不懂事的小公主,平日里仗着皇上疼她,加上确有引蝶制香的好本事,简直成了北御皇宫的团宠。如今越发无法无天,都能霍霍着皇上开战了。

    她见皇上沉思,连忙出言:“桑桑,你皇兄自有主意,咱们女人家就不要管了。”

    皇后这是出言提醒皇上,别为了不知深浅的女人办糊涂事。

    桑桑公主气急,一时忘记了装:“你住口!感情被人侮辱的不是你。我与皇兄深受父皇教诲,什么都可丢,皇家面子不能丢!你一个小官的女儿懂什么?”

    皇后吓了一跳,这么暴躁的桑桑还是第一次当着皇上的面见到,毕竟以往她在皇上面前还是很端庄的。

    而且她腹诽,我怎么就是小官的女儿了,我爹可是二品大员呢,不然能当上太子妃?

    但她只是雍容的一笑,笑容里有包容。

    澹台明镜沉声斥责桑桑:“怎么和你皇嫂说话!该怎么做,朕心里有数。你退下吧。”

    澹台明桑嘟起了嘴,皇兄竟然为了别人吼她,去了天凌一趟后,皇兄对自己不好了。

    她站起身,施了宫廷礼:“臣妹告退。”

    澹台明镜这才缓和了,“下去吧,不要多想。”

    桑桑公主使劲一甩手帕,踩着疾步出了皇后的宫殿。

    “皇上,臣妾不要紧。您别生气,气坏身子。”皇后走过来拍拍皇上的手。

    “其实,桑桑说的没错。”

    “……”皇后只觉得自己表错了情。

    她无语时,就见皇上说:“北御与天凌永远成不了朋友。这次去天凌两国比试,朕低估了他们,同时高抬了赛金,没想到输了个一败涂地。有机会的话,朕还会卷土重来,在有生之年一定要酣畅淋漓的赢他一回!”

    皇后点头:“皇上心愿一定能达成。”

    澹台明镜摇摇头:“暂时不能。你也看到了,咱们缺乏人才。就算朕再振兴教育,光大女学、书院,咱们照样不是对手。”

    “依皇上的意思?”皇后不敢妄自揣测了,这太深奥。

    澹台明镜哈哈一笑:“凝兵力,势要讨伐天凌!”

    得,白劝了。自己罗里吧嗦的两头劝,苦口婆心,到头来还不如他皇妹一句挑拨的话。

    见皇后沉默,北御皇拍着她的肩站起来:“皇后也觉得甚好,是不是?待朕下去布置一番,到时就给天凌一个下马威!”

    皇上走了,皇后无力的倚在床上。马上就要有战争了。两国安稳了十余年,因为一个公主,就又挑起了战事。

    看来这次两国比试大大刺激了皇上,借着皇妹的婚事开始借故挑衅。可是天凌泱泱大国,既然能在教育上压北御一头,又何尝不能在武力上镇压己国呢?

    皇后摇摇头,她一个后宫女子,未出阁时,听父母教诲女人就是要贤惠安分。从太子妃摇身一变成为皇后,更是恪守本分,为什么,身为一国公主的澹台明桑就养成了一个惹祸精呢?她不明白。

    ……

    自那日天麟山洞中一别,萧停云就开始派人查找着禹氏皇族的下落。

    本来是想自己去,可后来一想还有夏荷宴,而且盯着自己的人太多,他就派出了暗卫。到时有了消息,他立刻动身,也是一样的。

    这样,霜落照常上着女学,休沐时还是由萧停云陪着去,弄得麟大伯见他一次就翻一次白眼。霜落已经见惯不怪,她对医术已经深深的喜爱上,学了不少萧辅麟的本事。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溜走,太后的夏荷宴还有几日就要到了。

    已经忘记这件事的霜落,听爹娘提及时,才恍然还有这么个事。

    她斩钉截铁的拒绝了和表哥的亲上加亲,安氏对此还闷闷不乐。知根知底,还有爵位,未来公婆还都喜爱,别人挑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她的闺女硬是不稀罕,你说呕不呕。

    不过女儿一向有主意,她既然如此选择,那就一定是有了对策。安氏和姚文远就没再管。若他们知道是霜落太信任萧停云,而早把此事抛到了脑后,一定会更呕的。

    所以在休沐学医的路上,霜落突然想起来问他:“你是不是也忘记了夏荷宴啊?”

    萧停云帮她抚抚秀发,让她靠得更舒服一些:“没有,怎么?”

    霜落掐他:“那你怎么没提过,若爹娘不提及,我都忘了。”

    萧停云任她动作,反正自己皮糙肉厚不怕疼,只是怕拧痛了她的手指。

    他得意洋洋:“你忘了就对了,说明你相信我。”

    霜落笑着歪头看他:“这么说,你一定是都安排好了,说来听听,怎么解决我被选走这个可能性?”

    被笑靥迷了眼,萧停云不自在的转过头,他怕把持不住。

    轻咳一声道:“嗯,本来是安排好了,但英雄恐怕无用武之地,因为夏荷宴估计搞不起来了。”

    “啊?真被你搅了?”霜落惊呼,脸上却都是笑意,原来她的云世子这么给力。

    “想搅合来着,只是真不是我。本世子想的招数比搅合了还管用。”萧停云傲然的说。

    “嗯?”霜落撑着小脸问。

    “我给萧珩物色了适合他的人选,一个二品官员家的小姐,因为脸上有瑕疵,所以一直待字闺中。受尽了冷眼的她,却一直保持着本心,口碑很不错。”萧停云不会害萧珩,这位小姐一定能照顾好他。

    霜落嘴角一抽:“只给大皇子物色?”

    萧停云哈哈一笑:“太后搞这个劳什子宴,主要就是为了阿珩。只要阿珩有了着落,她就顾不上萧琛萧琮了,因为她明白这俩猴精用不着别人越俎代庖。”

    “原来是这样。”

    “不,不止是这样,为了以防万一,给阿珩创造完条件后,太后她老人家就会很累……”萧停云脸上带着邪气的坏笑。

    “然后?”

    “然后她就得回宫休息,夏荷宴就散了。事后她想起来的只有那个小姐,而且会很高兴的赐婚。”

    霜落觉得不对:“若是她一高兴,就乱给萧琛萧琛赐婚怎么办?”

    萧停云冷笑:“不会的,只要萧琛萧琮不主动要哪家小姐,她自然不会提及。她只会主动给萧珩选妃,因为她对萧珩莫名的好,我也不知为什么。”

    霜落明了的点头,“原来是这样。对了,你适才说夏荷宴要取消,那又是为了什么?”

    萧停云神色一敛:“北御正招兵买马,大肆准备粮草,估计这几日就要下战书,攻打两国交界处的临城。”

    霜落怎么都没想到听到的会是这么个消息:“北御?要打仗了?”

    萧停云失笑:“别怕,他们就是试探,就像乌龟一样,我们不动他就伸头,我们一打,他就缩回去。”

    “那你还有闲心陪我来学医?”霜落一听就急了。

    战争,百姓安居乐业的大敌。

    萧停云顺毛:“你以为我平时都在干什么?陪你学医只是这么一日。咱们在北御有探子,掌握第一手信息,他们翻不出天去!”

    霜落垂眸不语,有点不高兴。

    “怎么?真怕了?没事,皇上早就布置好了……”

    “我没害怕。只是在想,若我今日不问你,你是不是什么都不说。”霜落低声道。

    萧停云觉得很冤枉,在他看来这根本不是事,远没有陪她学医重要呢。

    毕竟北御国小,兵力也不强大。他们敢打天凌,无非是自认为先弄好了兵马粮草,能打天凌一个措手不及而已。

    谁知道天凌早有防备,吏部已经把粮草早早运往临城,做好长期准备了。论兵力他们比不上,论粮草他们没咱们多,战争最是劳民伤财,倒要看看他澹台明镜能撑几日。

    萧惟怀打算的就是,北御新皇受不住求和时,就是天凌往外扩大国界之日。

    萧停云伸手扮正她的脸,与她对视:“这些事有皇家那么多人做,没什么好提的,没的还让你恐慌。”

    “反正我不高兴。”霜落第一次傲娇。

    萧停云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记:“那我给你赔礼……”

    “你起开。”霜落反手蹭脸。

    萧停云以为她真生气了,心里有点惶恐,“那我保证,以后任何事都不瞒你,可好?”

    就见生气的小姑娘笑的和花一样,转头看着他道:“这可是你说的,做不到就是小狗。”

    萧停云也笑了:“一定做得到!”

    “那我就原谅你了。”霜落露齿一笑。两个人想要交心,首先要交流,这一点一定要说开。

    过了两日,果然如萧停云所说,夏荷宴真的不办了。因为第二日,皇上就收到了临城的折子,北御派出一万兵马先遣军,下了战书准备攻城。

    收到战书的天凌皇萧惟怀,不屑的把前方加急送来的折子扔到桌上。澹台明镜还挺有胆子的,一言不合就开战,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临城现在就是个铁桶阵,兵力粮草俱充足,还怕他北御攻打?

    朝上,萧惟怀钦点了几员大将,下了军令状,不但要护住临城,还势要拿下北御临界的三座城!

    以前和你面和心不和,不好意思打你,如今你凑上来,不打你打谁!

    ------题外话------

    揍他丫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