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028章 喜忧参半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28章 喜忧参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停云回到王府的时候,慧空大师正在和老昭王说话。萧丰谷对得道高僧还是很客气的,更何况还是萧停云的师父。

    “大师今日云游,可是有什么事?”昭王没记错的话,天凌寺的香火是最旺的,根本用不着出来化缘。

    慧空大师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很久未见我那徒儿,闲来无事掐指一算,算出他有血光之灾,趁此机会来瞧一瞧。善哉善哉。”

    萧丰谷心里暗惊,大师不愧是大师,连这个都能算的出来?

    “慧空师父说的血光之灾,已经发生了还是未曾发生?”他着急的问。

    若是已经发生了,他还心安一些,说明是自己做的孽,但若是未发生,那就得好好计较了。

    慧空捋捋白须,哈哈一笑:“停云应该是受伤了吧?”

    昭王羞愧的低下头:“正是。”

    “血光已过,阿弥陀佛。”慧空笑眯眯点头。

    萧丰谷双手合十:“多谢佛祖保佑。”

    他老怀大慰的对着门外喊:“管家,去备香油钱,越多越好!”

    王府管家应和着下去准备了。

    慧空起身施了一礼:“老衲多谢王爷善心,善哉善哉。”

    萧丰谷又和慧空说起了王妃的病,慧空哦了一声,就提议给王妃把把脉。收了人家香油钱,也不好不做点事,再者说这还是徒弟的祖母。

    老王爷求之不得的带着大师进了王妃寝房,慧空大师凝神为王妃把脉,良久笑着恭喜萧丰谷:“阿弥陀佛!一定是王爷善事做多,王妃的脉象无大碍,假以时日定会恢复康健。”

    “那就好那就好,谢谢大师吉言。若是如此的话,是不是也不用换药方?”

    “如此收效之大的药方为什么换掉?王爷不用焦急,王妃实在是已经好转。”

    萧丰谷这才满意的带他出去前厅喝茶,一边等候着萧停云的到来。

    管家包好了银两,一直未敢进去打扰,直到萧停云来,这才出声禀告:“王爷,世子来了。”

    萧丰谷眉梢一抬,喜气浮现在脸上:“停云回来了,快进来。”

    萧停云看了为他开门的管家一眼,目无表情的走进去。

    和老和尚慧空对视的那一刹,他眼里流露出一丝暖意:“师父,您怎么来了?”

    慧空脸上笑容不变,心里在骂:臭小子,装,给我可劲儿装。我来,还不是你招来的。

    他慈眉善目的笑着说:“阿弥陀佛,老衲厚颜来化缘啊。”

    萧停云走上前想行跪拜之礼,突然痛的“啊”了一声。萧丰谷几乎是立刻弹跳起来过来扶住,尴尬的对慧空说:“大师,停云有伤在身,不能行礼,还望不要见怪。”

    慧空关切的望过来,摆摆手:“善哉善哉,出家人不拘小节。不过,既然受了伤,我还是给他看上一看为好。”

    “那师父跟弟子回世子院吧,我须得趴上一会儿,才能缓过劲儿。”萧停云厚颜无耻的说。

    “阿弥陀佛,甚好甚好。”

    在萧丰谷一脸心虚的观望中,萧声把萧停云扶了出去,而慧空大师也跟在了后面。

    临行前,大师对着王爷双手合十念了佛号。

    来到世子院,萧停云挥退了萧声,慧空让他趴去床上。他下山前真给萧停云卜了一卦,算出徒弟有难,谁成想这难还是他亲祖父给的。

    慧空见他脱好了上身,露出沾染了药的绷带,不由失笑:“这么重的手!”

    萧停云翻个白眼,你是天凌寺的高僧,能不能保留慈悲半个时辰也好?

    “看样子恢复得不错,那我就不给你解开看了,阿弥陀佛。”

    “嗯,已经都结住疤了。”萧停云趴在软枕上,霜落缠的绷带,当然好的快。

    慧空扔给他一个小袋子药丸,坐在一边的高椅上,“留着吧,内伤时服上一颗,老衲还以为你受了很重的内伤,找我师侄要的。”

    萧停云打开闻了闻,芳香扑鼻确是良药,对师父的诅咒倒是不以为意。两人相处本就没大没小,名为师徒实为忘年之交,他也不计较这些。

    “您这次下山,是不是对解蛊有了眉目?”萧停云嗅着药香问他,只要不是霜落,他就不用扭头做出高难度动作。

    慧空大师点点头:“若我没猜错,你爹娘应该是中了禹氏皇族的独门秘蛊,忘尘连心蛊。”

    萧停云身子一震,这个名字他听过,还是自己神医爹说的,看来那就是真的了。

    “确定这是禹氏皇族的蛊?”

    “嗯。”

    萧停云陷入沉思,如果真是禹氏,那么这蛊应该是娘下的。是什么原因让她毅然决然的下了蛊,忘尘断情?

    “停云,这蛊无解。”这也是为什么他巴巴的从天凌寺下山而来的缘故,亲自给他说,还能劝解一番。

    萧停云趴在枕上,只觉得全身无力。

    那蛊,无解……

    “我不信。”良久,萧停云抬起头坚定的说:“我不信我娘这么狠心下无解的蛊毒,她不可能想忘却我爹一辈子。师父,您再想想,一般蛊毒是如何解的?”

    慧空大师想了想道:“那都是活蛊,用药把蛊虫引出来就好了。可是这蛊虫是死的,和人的血液相融,你说如何解得?”

    “除非……”

    “除非什么?”

    “去禹氏皇族打探,他们一定更了解。只是这个部落藏得太深了。”慧空摇头叹息。

    萧停云也默然,因为他娘早已和禹氏皇族决裂。他没见过禹凤的娘家人,也没有什么外祖来认亲。说到底,昭王妃如此嫌弃他娘,估计也和没有娘家人撑腰有关。

    “我会去找的。”萧停云咬牙说。

    “也好,少年人四处游历也有好处。”慧空大师颔首支持,在他看来,萧停云有能力做好一切他想做的事,而这也是一种成长。

    ……

    第二日朝堂之上,皇上果真让太监宣了太后懿旨,听到消息的官员听了后喜忧参半。

    有愿意让女儿攀高枝的,见女儿有资格参加,一个个笑在心底,都恨不能快点回家给妻女说这个好消息。这可是太后办的夏荷宴呢,虽然没明确说出选妃的目的,但他们不是傻子,都是明摆着的事嘛。

    不然太后吃饱了撑的办这个活动,咋以前没办过?

    不想女儿攀上皇家人的,则心里暗暗叫苦,惦记着回家告诉女儿明哲保身,到时一定不要露锋芒。

    梓允业简直要大笑了,还是他有老主意,早早给女儿定了亲。不管十三十四岁,都没他闺女的份。而且那女婿还如此合心意,简直不要太完美。

    姚文远垂着头看着鞋面,他神色木然,心里却急死了。这什么破规定,凭什么他闺女就得卡着十三岁参加,他也才继承爵位没多久好伐。

    站在他旁边的官员喜滋滋的想和他说话,姚文远没搭理,这里心情烦躁着呢,你怎么这么没眼力价。

    “侯爷,到时咱们俩的女儿可要一起啊,听闻宫里的明湖景色美得很呢。”他还在聒噪。

    姚文远正好听见皇上说散朝,就对他拱拱手,走去大舅子那边,和忠义伯一起走出大殿。

    懿旨一出,忠义伯也想到自己的外甥女儿进了名单,正好想和妹夫说说,二人一路沉默着走到了自家马车跟前。

    再着急也不能外露,宫里耳目众多,一个字都不能多说。

    上了侯府的马车,忠义伯这才开口:“文远,要不把霜落定给安鑫?”

    见妹夫不语,可能是瞧不上安鑫,他也不以为忤。别说他,就连自己也觉得小儿子配不上灵动的霜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