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018章 因为是他(一更发糖)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18章 因为是他(一更发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声来到门前敲门:“世子,霜落大小姐来了。”

    萧停云心里大喜过望,刚想张口喊进来,却又被萧琛阻止。他不悦的瞥了一眼,萧琛笑嘻嘻的手指放在唇边:“嘘,你很虚弱。”

    然后萧琛扬声道:“云弟睡了,进来吧。”

    萧停云瞪眼,你这不是扯淡吗。萧琛挤挤眼睛,听我的没错。

    兄弟二人屏息听着门外动静,期待美人推门走进来,熟料门外的霜落听到这句话,和秦胜蓝说道:“咱们来的不巧,既然世子睡了,要不然先回去上课?”

    秦胜蓝也觉得,男子受伤还睡着了,再进去不好,就应和道:“正该如此。”

    见床上的萧停云急眼,萧琛暗叫一声不好,自己弄巧成拙了。连忙安抚的拍拍他,三步并作两步的出了门,把人留住先,不然没他好果子吃。

    “诶诶,霜落,秦家妹子,别走啊。来来来,快进屋。”萧琛一脸热情的笑容。

    秦胜蓝见到萧琛很开心,“三殿下,你果然也在。”

    萧琛眼珠转了转:“萧声,去把你主子那套藤椅搬到院子里来,再摆上壶茶,我要与秦家妹子论剑!”

    说完又对霜落道:“霜落妹妹啊,我刚刚把云弟叫醒了,你进去看看他,秦家妹妹我来招呼。”

    未待霜落拒绝,秦胜蓝抚掌笑道:“太好了,我早就想找你比剑了,霜落你快进去吧。”急切的就像恨不能把霜落给推进屋。

    霜落失笑,别以为她看不出来,秦胜蓝恨不能不进去面对萧停云呢。萧琛的话正好给她递了个梯子,解救了她。

    也罢,反正是她要来看人,既然萧停云醒着,她就可以进去看他了。

    萧声这才明白萧琛的意思,这是给世子创造机会呢,干得漂亮!他殷勤的把门推大一些,伸手请霜落进去,然后颠颠的去给三殿下搬那套藤椅,心甘情愿。

    霜落进了屋,门从外面被关上。她不以为意的打量了一圈,这是外厅,桌椅具备,窗明几净,屋里有淡淡的药味和花香。原来地上几上都摆了盆花,花开的还挺鲜艳。

    她会心一笑,心里想着,萧停云还挺会享受,是不是他的王府也这样归置呢?

    里屋的门被萧琛虚掩着,她咬咬唇,深吸了一口气,第一次进外男的寝房,说不紧张是假的。不过对萧停云的关心压过了这丝紧张,她慢慢走上前叩指轻敲。

    屋里传来萧停云清冷的声音:“进来。”

    霜落觉得很亲切,原来他真醒了。

    轻轻推开门,霜落走进去反手关好,入眼就是硕大的木雕大床,床上趴着一个人,身上盖着雪白的薄被。而床上趴着的人,正支着上身费劲的扭头看着她。

    霜落撞进了他热切的眼,他的姿势让她放下了矜持,急走几步来到床前,:“你快躺……趴好。”

    萧停云贪婪地看着她,他的霜落来了,主动来看他了,而且神情是这样的怜惜。

    “嗯,你也坐。”他动了动上身,往里趴了趴,给霜落腾出空,让她坐自己身边。

    这动作让他“嘶”了一声,虽然是真疼,但以他的硬气,自然有夸大的成分在里面,就是想让他的姑娘更心疼一点。

    果然,霜落秀眉微拧,如他意的坐在了床沿,俯身着急的问:“伤到哪里呢,很痛吗?”她不知道伤在哪里,所以手不敢乱摸,生怕给他把伤势不小心弄重了。

    萧停云艰难的伸出手,盖在她手上,霜落觉得他大手很凉,不加思索的翻过手心把他的手握住,似乎觉得这样就能给他一点温暖。

    “别担心,就伤到了后背而已。”萧停云真的被她的举动暖到心底,眼神微敛,直直盯着那支细白的小手。她的手真白真嫩真滑腻啊,软软的像棉花,握着自己,想亲。

    霜落可不知他所想,盯着他的后背,想看却不敢:“真的是被抽的吗?”难怪他只能趴着。

    萧停云这么本事,都能给抽成这样,那伤势得多严重啊。

    “是,祖父施了家法。”萧停云淡淡的说。

    霜落小嘴微张,“你是做了什么事?”

    萧停云也翻转手心,把她小手包在自己手里,摩挲着赏玩:“我给他摊牌了,说了爹娘的事,他被我忤逆,直接动了家法。”

    霜落有些生气,虽然他是长辈,但萧停云没说错,他怎么能倚老卖老直接动这种狠手。

    声音很轻很轻的问:“我想看看你的伤。”

    萧停云抿抿唇,也很轻的说:“别看,很丑。”怕吓到你。

    霜落没理他,把手从他手里拿出来,站起身,小心的把薄被掀开一角,立刻就露出了包扎好的白布条。纵横交错,看得出肿得很高,而且这一片布条,就能让她想象出是多大的伤处。

    霜落伸出手想触摸,又攥紧了手指,“这得多少鞭啊?”她都替他痛。

    萧停云听着声音不对,霜落声音里带着鼻音,他连忙支起身子扭头看她,果然发现她在擦眼睛。

    “别哭啊,我不疼了,真的。”萧停云急的想爬起来,霜落吓一跳连忙扶住他,让他继续趴下。

    萧停云摇摇手,示意她可以坐,只是后背不能靠东西。

    霜落扶着他坐在床沿,自己也被他拉下来坐在身边,萧停云伸出手揽她入怀,心才算有了着落。

    “终于又抱到你了。”他喟叹出声,满足的不得了。

    霜落不敢乱动,生怕因为她的不小心让他碰到后背,所以乖乖的倚在他怀里,嗅着药香和清冽的薄荷香。他的发垂下来,扫在她的颊边,原来薄荷香是发上的味道,清凉淡雅。

    “你以后就住在这里,不回王府了吗?”霜落伸出小手缠绕他的发丝。

    “回,只是现在不想。待我伤势好一些,我就开始亲自查,他们欠我一个真相。”萧停云揽着她的手紧了紧,怀里的小身子芳香馥郁,让他心猿意马。

    霜落点点头,侧脸看他:“我可以帮你。”

    萧停云笑了,看着她严肃的小脸,坚定的眼神,突然俯身在她唇上亲了一记:“好。”

    霜落被他突然的动作弄得一呆,他的唇软软的凉凉的,稍纵即逝的触感,让她恍然自己被偷亲了。

    刚想拧眉呵斥他,没想到亲了一下不过瘾的萧停云,在她张开檀口说出一个你字以后,干脆直接把她连唇带话都含进了嘴里……

    “怎么这样”四个字被霜落咽了下去,同时咽下去的还有萧停云渡过来的口水。

    萧停云只觉得这张唇是那样的馨香绵软,让他怎么"yun xi"都不够。

    两个人不停地交换气息、不停的吞咽,太多的思念与爱恋都包含在这个吻里。

    良久,霜落轻轻锤他,她觉得好羞,无地自容。怎么就这么孟浪了呢,她可是个未出阁的小姐呢。

    萧停云过足了瘾,终于在她的轻轻反抗中松开嘴,深深吸了一口气,在她耳边呢喃:“别怕,是我。”

    只有他才能亲,只有他才有这么炙热的爱恋,只有他满心满眼都是她,因为是他。

    霜落忘却了羞赧,怔怔的抬眸看他,红唇因为他的不知满足而变得微嘟,颜色也更娇艳,看的萧停云刚消下去的邪火又想窜上来。

    良久,她笑了,嗯了一声。是,就因为是他,才会让他肆无忌惮的碰。

    见萧停云又想俯身过来,霜落急了,捂住嘴:“你快趴着吧,不能再来了!”

    萧停云的脸贴在她的鬓边,痴痴的轻笑,最后变成朗声大笑,他的女孩儿怎么这么可爱呢,叫他爱不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