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016章 望眼欲穿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16章 望眼欲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声见了萧琛如见亲人,就差扑过来了,这可是自从世子受伤以来第一位上门看望的。

    “三殿下,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不是萧声不愿他来,就是单纯的奇怪。这消息可是没放出去,说明三殿对世子下太有心了。

    “萧停云呢。”萧琛不跟他废话,他想赶快进去瞅瞅被他藏起来的人。

    娘的,放着王府不住,出来给别人开府,他想要打醒这个混蛋。

    “世子在床上。”萧声这句话点燃了萧琛的怒火。

    他慢慢的抬头看看天色,很好,这个时辰,还在床上。他也不怕肾虚?难怪萧声一脸欲哭无泪,这样的主子让下人很为难好不好。

    “走,带我去。”萧琛打量了一圈这座四合院,干干净净的,倒没有什么出格的。

    萧声前面带路,径直奔向主屋,打开门请萧琛进去。

    萧琛冷哼一声,倒背着手踏进屋,一走进去就嗅到不一样的味道,只觉得药味扑鼻。这是那女人病了不成?说是侍疾,难不成是来侍奉外面的野女人的!

    他皱着鼻子,打量了一圈外厅,布置的很是雅致,但没有多少名贵的东西。看来这个外室还挺本分。

    “三殿下,世子在里屋。”萧声见他左看看右看看,那一股子挑剔劲,就像是来找茬的,不由出言提醒。

    萧琛瞪他一眼,这个助纣为虐的东西。怎么着,本殿下来见他,还得去他房里?是哪家的女人让萧停云这么护着啊,他倒是要瞧瞧。

    他也不理会萧声,迈开步走入里屋,推开门,却觉药味更浓。

    床上趴着人,看姿势,是一个人。萧琛本不想看,可是觉得不对劲,不由走到床前,这一看可是让他下巴都合不上了。

    “云弟?你他娘的怎么这般模样!”萧琛彻底呆了,说好的外室呢,怎么是萧停云趴在这里。

    萧停云嫌弃的歪头看他:“是你啊。”

    萧琛骂了一句娘:“不是我,你还想是谁,霜落吗,你想得美。”

    他放下了心,不是外室就好,不然他都觉得对不起霜落美人。

    坐在床沿,萧琛看看披在他肩头的薄被,“这是受伤了?”

    一屋子药味,他又这个姿势,看来是伤到了,所以才不敢回府,怕吓到叔祖父吧。

    “嗯。”萧停云不多话,看了萧琛一眼,欲言又止。

    萧琛伸手拉下被子,想看看他伤到哪儿,却被那一条条的伤痕给吓住。皮肉有些外翻,上了药后,颜色浑浊更形可怖,加上肿胀的不成样子,简直是不堪入目。

    萧琛怒了:“这是谁干的,老子灭了他!”

    萧停云静静的看着他,见他眼里因为怒急有些猩红,不由心下熨帖,萧琛是真心拿他当兄弟的。

    他微微一笑:“你可灭不了他,也称不了老子,不然你祖宗会跳出来揍你。”

    难得萧停云这么幽默,萧琛却嘴角一抽,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是……叔祖父?”

    萧停云颔首。

    “不是,叔祖父舍得打你?”还打这么狠。萧琛有些不信。

    萧停云看着面前的高枕不语,实在是无话可说。

    萧琛看看他的表情,眼睛睁得更大:“说说,到底为了什么,你怎么惹到他老人家了。啧啧,这鞭子抽的……”

    “就是犟了两句嘴。”萧停云淡淡的说。

    萧琛嘴角抽了抽,只是顶了几句就往死里打?那老头子气头很足啊。

    “我说,你就傻缺似的站在那让他打,你不知道跑?”

    萧停云像看傻叉一样看他:“你父皇要是打你,你敢跑?”

    不能。所以,萧琛瘫坐在床上。

    “你怎么跑来的?”萧停云侧头看他,脸色不虞,该来的不来。

    听他话里意思很是嫌弃,萧琛立刻反弹:“你小子还不耐烦了,早知道你这个德行,我就该带着霜落来,让她看看你这个熊样。”

    萧停云微笑:“那你带着她来。”

    嘿!真表脸。

    萧琛站起身,指着他良久说不出话,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你住这来,你祖父就没说啥?”而且看叔祖父的意思,还不知道。

    萧停云翘高嘴角:“他在气头上,我躲出来让他消消气。”

    那倒是,萧琛觉得这小子用的一定是苦肉计。不仅仅是对叔祖父,更可能是为了霜落。

    他叹口气,谁让他是哥哥呢,迈开步子向外走。

    萧停云闭上眼问:“要走了?”

    萧琛恶狠狠的回过头:“走你妹啊,我去找霜落!”

    萧停云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突然他意识到了萧琛的意思,连忙从床上慢慢坐起,忍着疼痛扬声喊:“萧声,备水。”

    于是英明神武的三殿下就这样悄么的来到了女学。

    霜落问出问题后,萧琛摆摆手示意她别着急:“是鞭伤。”没说出是老王爷打的,总感觉这是家丑,得让萧停云自己说与她听。

    “霜落,你要不要去看看他,伤得很重,都不能躺着,只能趴在床上。”萧琛没有夸大事实。

    听萧琛这样说,霜落蹙起了眉头,同时放下了心,他这个态度,那就是没大事。见霜落拧眉的样子很好看,萧琛觉得云弟的眼光真是好,就连皱眉都美的这么惊人。

    “嗯,我知道了,三殿下请回吧。”霜落想了想,这样回答后转身欲上马车。

    萧琛愣了,不对啊,她不按牌理出牌!照理她不是应该说,殿下请带路,我去看看他吗?

    “霜落……”萧琛叫她,明明看她的样子心里是有云弟的。

    霜落回首,眼睫微眨:“还有事吗?”

    “你不去看他?”萧琛脸色有些黑,云弟那么喜欢的女孩儿,怎么能这么心狠。

    霜落踩上上马凳,闻言神色有些波动:“那依殿下的意思,我怎么去,又凭什么去?我以何身份去王府探望世子?”

    她神色微冷,萧琛是殿下,站着说话不腰疼,她不能说他什么。萧停云受伤她心急,但是又能如何?拼了脸面去王府探望世子,她侯爷爹的脸面还要不要?

    萧琛笑了,原来是为了这个。

    见他笑,霜落上了马车,再不看他。清冷的声音嘱咐车夫:“回府。”

    “是,小姐。”车夫看了萧琛一眼,收起了上马凳。

    “诶,别走啊。”萧琛拉住缰绳。

    霜落掀开车帘,一双妙目带着冷然:“殿下,你还有何事?”

    萧琛怕她生气,连忙解释:“现在云弟不住王府。”

    “什么?”霜落呆呆的看着他,不住王府,莫非住“一杯无”去了吗。

    萧琛叹道:“他在京城后街十号胡同有一所宅院,现在在那里养伤。”

    霜落想了想,没有问为什么,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我知道了,谢谢三殿下。”霜落终于对他露出笑脸,让萧琛心里瞬间美美的。

    “走吧,回府。”霜落对车夫道。

    萧琛傻眼,都这样了,还回府?难道这时候不应该是急匆匆的,跟自己跑去看看云弟吗!

    “霜落,你不想去吗?”萧琛主动拉开车帘问,潋滟的桃花眼里都是不赞同。

    霜落冲他一笑:“我明日叫着胜蓝一起去。”

    萧琛这才释然的对着霜落咧咧嘴,就是说,这才对嘛。

    看着侯府的马车驶远,萧琛在斗笠下蹭蹭鼻子,自己是不是也明日再去劳什子云府呢?

    他乐滋滋的上了自己的马车,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明日再去看云弟。至于今日,哼,看他那阴阳怪气的死样子,本大爷不去了!

    萧停云在床上趴的心急火燎的,他在想,到底萧琛找没找霜落去啊,要是找了,为什么还不见来人?

    他很想她,虽然也想过让萧声去送信,终究是把那念头压下了。如今萧琛等同于大旱送来的甘霖,他怎么能不欣喜不盼望。

    等啊盼啊,直到天色转暗,星光漫天,都不见大门被敲响。别说霜落了,就连萧琛那厮都不见踪影。

    ------题外话------

    我肥来了,下章发糖,有票的亲们投给我吧,爱你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