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37章 陪你前行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7章 陪你前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日,霜落几乎不敢看自己的丫头。

    萧停云亲完她,跳下床飞也似的破窗而出。那动静大的把盼兮给吓醒了,慌不迭的跑出了门,看看小姐的窗户是不是还在。

    因着盼兮起来了,萧停云没关窗,说了一声明日见,就转身飞走。

    盼兮过来关窗,霜落淡定的和她对视一眼,拉好薄被,闭上眼睡觉。

    当时可以镇定,可经过一夜发酵后,她是越想越羞涩,暗骂了萧停云无数遍。

    但是答应了他今日要陪他去天外村的,还是要走一趟。

    霜落穿了一套男儿装,像是上一次去天外村一样的打扮。盼兮有些担心,毕竟这次是小姐自己出门。

    “小姐,我和倩兮至少得跟一个吧?”她很苦恼。

    霜落径自整理衣领,不看她:“你不怕云世子的冷脸,你就跟。”

    “啊?那让倩兮跟。”盼兮拉过好姐妹,若是有别的危险,她可以先上。可是面对云世子这活,还是倩兮来吧。

    倩兮的头摇得像拨浪鼓,她不要,她怕被世子的冷眼冻死。

    霜落笑,萧停云还有这功力,能吓得住自己精心教育的大丫头。

    “好了,没有危险,我就是帮他一个忙而已。有他在,你们觉得会有什么事?”盼兮和倩兮一起摇头,云世子在,危险自动移开。

    霜落去了一杯无,不出意外,这里就是他们以后商量事的据点。

    两个人避开了耳目,先后上了一驾普通马车,直奔天外村。戴着斗笠的车夫是萧声,他稳稳的驾驶着马车,心情愉悦的哼着歌,世子开心他就高兴,而且里面坐着的是他未来的女主子呢。

    这一次行来,和上一次一点都不一样,比如心情。

    萧停云一进马车,就把女扮男装的霜落抱了个正着。

    “喂,你正常一点,我可是男子。”霜落挣开他。

    萧停云欣赏着她男儿装扮,“那也是最俊的小公子。”

    霜落给他一个眼神,还用你说。

    接过他递过来的小吃,霜落无语凝噎,又是剥好了的栗子,他无时无刻的不在释放他的喜欢。

    “你祖母……好些了吗?”她拈起一颗,小口的咀嚼,最关心的还是昭王妃的病情。

    萧停云又帮她倒上一杯茶:“醒过来了,但情况不是很好。靳太医说,要持之以恒的施针,才会有成效。”

    霜落轻叹,这可怎生是好。

    “那你和太医说泡泉的事了?”

    “说了,他说行完针就可以,暂时不行。因为祖母现在,不能挪动分毫。”萧停云低落的说,再怎么不满,这也是亲祖母,血脉相连。

    霜落递给他一颗栗子:“太医既然这么说,就是有痊愈的可能性,那我们就带着信心等,一定会等到好结果。”

    “好。”萧停云接过来放嘴里,有人陪伴的感觉,爽到飞起。

    “累了吗,躺我腿上睡会儿,到了我叫你。”萧停云拍拍腿,今日换的是普通的马车,自己那驾太张扬就舍弃了,所以怕霜落坐的不舒服。

    霜落没有听他的,而是轻轻一歪,倚在他的肩头:“这样就好。”

    萧停云嗯了一声,伸出手换了个姿势,揽着她靠在自己怀里。两个人头碰头,他也闭上了眼睛。

    来到秋明山下,天外村的入口。萧声“吁”了一声,回头道:“世子,天外村这里有变。”

    萧停云掀开车帘,“怎么?”

    “他们还在开山。”

    霜落好奇的望出去,就发现一群村民模样的,都在辛勤劳作着,挑着开出来的碎石,运到一边去。

    “那咱们还能照着原路上山吗?”

    萧声恭敬的回答霜落:“大小姐,应该,不能。”

    萧停云示意霜落在车里坐着,他长腿一伸下了马车,走过去和村民们攀谈打探,萧声则在车上保护霜落。这也是萧停云安排的,无论何时,都不能离了霜落的影儿。

    “老兄,你们这是开了多少日子了?”萧停云入乡随俗,挂着和善的笑意问一个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汉子。

    “俩月了吧,很难开啊。还是凤大娘找了制爆竹的人,才想起来这个法子,炸山挖出路。”汉子擦擦汗,脸上却很兴奋,毕竟被困在山里数十年,谁不想通通人气啊。

    “凤大娘,还好吗?”萧停状似无意的问。

    “不是很好,最近老闹头痛。我们猜是她太累了,为了村子好,把自己折腾个半死。”

    萧停云咬咬牙根,对外人都能这么一腔热忱,要是记忆还在,她又会怎么样对自己?

    “我现在想找她,能见到吗?”

    “看到那边没,从那里爬上去,绕过来,原路下去就进了村。话说回来,你认识凤大娘?你是她的什么人啊。”

    “慕名而来,听闻她带着一个村奔好日子,我想来会会她。若谈的好,我还可以给你们投银子,帮你们开山。”

    “嘿呦,那敢情好,那你快去吧。”汉子催促他进村,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好竹杠,不敲白不敲。

    萧停云道了谢,踱回马车边,对着车里的霜落道:“她可能余毒犯了,最近老头痛。看来,不解不行。”

    霜落作势欲下车:“那咱们快去。”

    萧停云比她快一步,当先伸手把她抱了下来,牵住她的手:“路线改了,比上次来还要难爬,我带你。”

    萧声掉转头,看向不远处,嗯,这帮天外村的人真能干。他心里想的却是,我家世子,就是给力!

    霜落也不矫情,被他牵着向临时的出口走去,因为原来上山的路被炸掉了。可以想见,这新开的路会有多难爬。

    不过萧停云再一次证明了他的无所不能,霜落看着直上直下的山路,没来得及咋舌,就被他抱着攀上去了。

    她露着萧停云的脖颈,探身向下看,我的娘啊,这不是直的吗?

    一条粗粗的绳索悬挂在那,看样子是村民们用的,可是人家云世子,连用都没用,就这么飞了上来。

    霜落看英雄一样看着他,突然开心的笑起来。她好像捡到了宝,不是吗。就这身手,就这脑子,她还怕像前世一样被人坑被人害?应该没有可比性嘛。

    若说昨夜还有一丢丢顾虑,眼下这会儿,霜落是完全放开了。她按住萧停云的脖子,在他左脸蛋狠嘬一记:“赏你的!”

    萧停云抿抿唇,被这惊喜砸的有点蒙,却转过脸:“还有这边,也要赏的。”

    霜落粲然一笑,又凑上去在右脸颊亲了亲。

    萧停云放下她,指着自己嘴唇:“这里更要……”赏。

    霜落扭头就走。

    他耸肩连忙跟上。一言不合就甩脸,这媳妇他是管不了了。

    下山时,照样是绳索,萧停云一手拦腰抱起霜落,一手拉着绳子借力使力,轻飘飘的下到了平地。

    霜落望着高高的山,不明觉厉:“你的轻功,就是老方丈教的?”

    “嗯,他是我的再生父母。没有他,我就没有这一身本事,估计早就被人害死了。”萧停云淡淡的就像是说着别人的事。其实他的心里不是不怨。

    霜落拉住他的手,摇了摇:“所以,你是富贵命呀,有贵人相助,该高兴。”除了心疼,还是心疼。别人家的孩子还在撒娇的时候,他失去了父母。别人家的孩子安心的进入梦乡时,他在练功自保。

    没事,既然我认定了你,那一路有我陪你前行。

    两个人沿着进村的路向里走,村里的一切倒是没有变,除了这条路已经修的宽阔平坦。上次来还是泥泞不堪的小土路的。

    霜落赞道:“凤大娘真厉害。”

    “是。”这一点,萧停云也不否认。

    失了忆的娘,依然风风火火,就像她爱穿的红颜色一样。

    转过上次来时那一片菜地,还好,没有碰到喜欢卖菜的那位张伯。两个人循着记忆找去了小六家,只是这次没有淳于风在等着他们。

    凤大娘躺在自己屋的床上,刚给自己灌下一包压制头痛的药,就听小六在外面喊自己:“娘,娘,有人来找你。是上次买画的那位公子爷。”

    凤大娘烦躁的起身,太阳穴突突跳着疼。

    来到外间,看到是萧停云和女扮男装的霜落,她没好气的说:“景先生早就走了,你们还来做什么?”

    霜落和萧停云对视一眼,她笑了笑当先开口道:“凤大娘您好,我是上次来过的,您叫我霜落就好。”

    “我管你落不落的,既然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出门右拐,不送。”凤大娘敲着额头,就想往里走。

    霜落一呆,这么对她不客气的,还是人生头一次呢。

    但她不生气,笑了笑继续说:“我们是来找您的。”

    “找我,我可没有画卖。”她摆摆手。

    “我们给你出银子,让你开山。”萧停云徒然插了言。虽然是他娘亲,可这么老给霜落吃排头,他听不下去。

    凤大娘转回身:“目的?”

    萧停云理由还没想好,突然词穷看着霜落。

    霜落想了想:“您不是会医术吗,求你上山看个人。”她没骗人,凤大娘就是会医术,而且,确实是带她上山见个人。

    萧停云赞赏的看看霜落,唔,这个理由很不错。

    “你们给出多少银子?”

    霜落不答,看向萧停云,这种事他来。

    “你们开山需要的所有银两,我全包。”

    凤大娘眼睛一亮,冲着小六大声喝道:“还傻站着干嘛,快去给娘收拾个包裹,娘跟他们走。”

    小六嘴角一抽,您不头痛了?

    “口说无凭,立字为证。”凤大娘把小六打发走,就来了精神,虽然在她心里,这俩人就是傻缺,自己又不是神医,值这么大的价钱吗。

    萧停云无所谓,只要能说动她去天凌寺,银子不是问题,他有的是。

    “你立吧,我画押。”这是他娘,就是白白给她银子让她挥霍,也是他的本分。

    霜落笑着点头,示意凤大娘照做。

    凤大娘,突然觉得,这是不是个骗局?哪里有这么痛快往外掏银子的?还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就算上次淳于景留下银子,还是为了自己救了他弟弟才给的。

    她想了想,长了个心眼,指指霜落:“你来立。”

    霜落想笑,这么缜密的心思,难怪能生出萧停云这聪明的怪胎。

    “笔墨在哪?”霜落撩撩衣袖。

    凤大娘示意他们跟着:“跟我来。”

    三人来到她的药房,这里依然充斥着浓浓的药味。凤大娘好像进来这里嗅到这个气味,头痛才缓解了一些。

    “呶,自己看着写。”她指着简陋的桌椅,和粗鄙的纸张与笔墨。

    萧停云默然,娘亲这些年,是过的什么日子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