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33章 尴尬同行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3章 尴尬同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霜落一走,四个大男人僵在当场,没有小美人,他们还凑一起干嘛!

    萧停云冷眼瞅着萧念,越发看他不顺眼。还跟他一起吃东西,气都气饱了。

    “既然凑到一起,那就进去坐坐吧。”姚天祁邀请三尊大神,他知道萧念和萧琛不是一路的,站队紧跟二皇子。可是,都来到这里了,不招呼谁都不好,干脆一起呗。

    “也好,毕竟霜落还等着。”萧琛答道,和姚天祁唠唠唠叨也好,打听一下霜落的事。云弟这事,愁人哪。

    千里香包子铺,迎来史上最尊贵的几位客人,真可谓蓬荜生辉了。四人被迎到了一张干净的桌子,小二倒是挺讲究的,小环境拾掇的很利索。

    四人都没有嫌弃的坐下,既然接了地气,那就接到底吧。

    “客官,你们点几斤包子?买本店五斤包子以上喝粥免费!”店小二肩上搭着一条白抹布,语速很快的问。

    姚天祁看看他们,垂眸先盘算自己的:“给包三斤,我带走。另外,再给我们上四斤在这用。”

    “好来,您呐!”店小二记下来,看了看其他人,若没人再要,他就去后厨要包子了。

    萧念笑着对姚天祁说:“哪里能让你请,算我的。”

    他对小二道:“再多打包两斤。”

    萧琛耸耸肩,他可不是为了单纯的吃来的,所以他不带。

    萧停云亦然。

    但转念间,萧琛扬声对小二道:“再多包二斤,我也带走。”他见萧停云望着自己,笑了笑:“阿珩,应该爱吃……”

    萧停云一愣,是啊,忘了那个幼稚孩童般的大皇子了。

    后厨动作很快,一会儿他们吃的四斤就给用荷叶包了上来。萧念不太懂,好奇的问:“怎么用这个包,卫生吗?”

    店小二得意的一笑:“客官,这可是咱们店的招牌,荷叶蒸包哦。都是当季打了荷叶,洗好以后封存。用它蒸出来的包子,不但不脏,味道也好,还对身体有好处呢。”

    见萧念不信,他用鼻子做出闻嗅的样子:“您闻闻,谁家包子有这样的香味。”

    那倒是,光闻着就食指大动。而且,这家店的包子皮薄馅厚,白白嫩嫩还往外流油,那就尝尝。

    四个人不约而同的拿起竹筷,一人搛起一个,反正没有霜落在场,风度是什么?

    萧停云边吃着包子边盯着萧念,琢磨着这小子无事对姚天祁献殷勤,绝对非奸即盗。

    他桌下的腿碰了碰萧琛,萧琛两口解决完一个,觉得还真是美味,刚想来第二个呢。

    看看云弟,见他无事人一样的咬着包子,萧琛笑的肠子都打结了。

    好吧,被包子转移注意力了,他本来就不是来吃的嘛。

    “阿念,你不好好陪着那北御公主,一路跟着天祁做什么?”萧琛桃花眼里有着戏谑。

    萧念砸吧砸吧嘴,这包子还真挺香。

    “琛,你说错了,陪北御人的职责是你二皇兄。而且,不仅只有那个公主,还有蒙戈世子。就是和停云一起射箭比赛的世子。”他不知萧琛为何揪这个,但依他对萧琛的了解,这小子就是个蔫里坏,防着准没错。

    姚天祁想起那个女孩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咋舌道:“那还是位公主?”

    萧琛不屑的哼了一声:“可不,野蛮之地的人,能有什么好教养。”

    就连萧念都赞同的点点头。

    “琛,你出来时,琮皇兄他们怎么样了?”萧念也挂记着那边,因着还是高人对他的吸引多,所以才冲动了一次。

    萧琛哈哈大笑:“我不知,估计在买买买。但我看那公主好似没钱。”言下之意,是萧琮又该破费了。

    萧念脸颊上的肉轻扯,得,他自己的的进账又得少了。毕竟,供萧琮花钱的,都是自己的产业。

    他不是舍不得花,经此一场,突然觉得给北御公主买东西,实在是浪费。

    姚天祁很快的吃了六个包子,他怕妹妹等急了。当先起身拱手:“诸位慢慢用,我得先走一步,去和妹妹汇合。”

    萧琛点头微笑:“去吧,让霜落尝尝,确实不错。”

    姚天祁又对萧停云和萧念抱抱拳,“慢用。”

    他悄悄去前台结了账,不想沾萧念的光。提着打包好的三斤包子扬长而去。

    如他所料,霜儿并没有去找酒楼,而是老老实实的坐在马车里等他。

    姚天祁满意的递给她包子:“趁热和二兮吃。”

    “还是回府里再用吧。”霜落秀气的眉打结,在车里实在是吃不下。

    “不逛了?”姚天祁想的是在车里用完,可以继续逛铺子。

    霜落失望地摇头:“不想逛了,咱们回吧。”一早的好兴致,早就被北御人破坏的殆尽。

    姚天祁叹口气,本是想带妹妹散散心,没想到,遇到那帮子糟心的人,连套首饰都没买到。

    兄妹二人坐着车悠悠转回吉安侯府。

    再说萧家那三尊大佛,都懒洋洋的赖在椅子上,面前的四斤包子已经剩下的不多了。

    萧琛摸摸肚子,对萧停云说:“跟我去看阿珩?”

    “可以。”萧停云颔首。

    萧念和二人一起起身,萧琛问他:“你去找二皇兄?”

    “不了,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先给我娘送包子要紧。”萧念笑呵呵的道,三人说着话,去提自己打包的包子。

    来到店老板跟前,萧念欲掏银子结账,被告知已经结了。他失笑:“这个姚兄太客气了,合着,咱们萧氏三兄弟,一起赖人家一顿午膳。”

    萧停云转身不语,是你赖。

    出了包子铺,他们分道扬镳。

    萧琛提着包子,萧停云则拿着那只木盒。这一只盒子,适才萧念也看到了,却不知是什么玩意儿。姚天祁则是没注意到,不然他心里一定会多想。

    见萧念溜达着走远,萧琛骑在追月身上,看萧停云一眼:“首饰怎么给小霜落?若是就这么送过去,她可能不会要。”

    萧停云翘唇一笑:“是一定不会要。”若是以前,她会在自己软磨硬泡下勉强收着。如今都说破了,她怎么可能会再收。她又不缺银子也不缺首饰。

    “那你……”萧琛无语。

    “走吧,再不进宫,阿珩就吃饱了,到时积了食,太后又得骂你。”

    萧琛扶额,可不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就伤心。平时是宝贝孙子,和阿珩摆一起,他就是根草。

    来到太后宫里,萧珩嘴里撕着一只大鸡腿,正坐在御花园。身边俩小宫女捧着茶杯和帕子小心伺候着。

    远远地看见了他最喜欢的云云,萧珩连鸡腿也顾不得了,随手一扔,手在身上一抹,欢叫着扑了过去。

    萧停云嘴角一抽,伸手拉过萧琛挡住,萧珩结结实实的抱住了萧琛!还未来得及高兴呢,一看抱错了人,立刻嫌弃的推开了他。

    萧琛想把包子掇他脸上!

    “这是什么?”

    大皇子萧珩刚推开萧琛,就被他手上的包子吸引了。包的那么奇怪,好像还很香的样子,是吃的吗?

    “去去去,吃你的吧。”萧琛翻着白眼把包子塞到他手上。

    萧珩也顾不上他的云云了,如获至宝的抱个满怀,坐回到原来的位置,迫不及待的拿出来一个。

    “包子啊。”他一看,不觉得新鲜,包的这么稀奇,原来就是破包子。

    但他咬了一大口后,眼睛一亮,虽然是包子,却是很好吃的包子耶。

    “看好大皇子。”萧琛沉声吩咐宫女。

    “是!”两个人连忙福身应道。就算三殿下不说,她们也不敢怠慢,太后老人家比殿下凶多了。

    萧琛拉着萧停云往宫里走,走了一段回首看去,他的大哥啊呜啊呜的啃着包子,脸上带着超满足的笑容,不由失笑的摇摇头。

    “你说,萧念是什么意思?”还未等萧琛唏嘘呢,就听身边的人突然开了口。

    嘿,合着,人家一路还在挂记那件事呢。

    “能有什么意思,瞧上了呗。两国比试,霜落表现的那么优秀。”还那么美貌,这一句萧琛没敢提,他怕某人急眼。

    “嘁,再优秀,也容不得他惦记。”萧停云冷冷的道。

    萧琛改为搂住他肩膀,哥俩好的向里行进,一路上遇到的人皆忙不迭行礼。

    他拍着云弟肩,过来人的语气:“你呢,要么就请父皇赐婚,管小美人乐不乐意呢。要么,你就死心,这么不上不下的我替你难受。”

    萧停云默然,他既不想难为她,也不想死心,怎么破。

    太后坐在正堂等着他们,早有太监上来禀报了,若不然,她现在应该躺在榻上。人越来越老,精神头都不行了。

    “皇祖母,您最疼爱的孙儿来看您了。”萧琛贱兮兮的话,让萧停云离他远了点。

    “停云见过太后。”

    “好孩子,都起吧,阿心,上茶。”心嬷嬷从宫女手上接过了新泡的茶水,置于二人旁边的案几上。

    “琛儿,你和停云怎么一起来看哀家。”太后拿手轻按鬓边,一举一动都透着上位者的傲气。虽然美人已经迟暮,可终究是后宫里最终的胜利者。

    “回太后,我和琛听闻民间一家很有名的小吃,就给阿珩带一些回来。”萧停云很实在,他从不会可以拍太后的马,他没那心情,也觉得没那个必要。

    萧琛想踢他,这句话要是自己说,一定会说特地买来孝敬太后的,可惜被阿珩抢了去。既讨好了皇祖母,还能告那坏小子一状。

    太后却很高兴,有人想着阿珩,比讨好她更管用。

    “那真是太好了,阿珩也就是你们能照拂一二。”说着说着,她情绪有些低落,最后喃喃了一句:“可能是报应吧……哎,可怜了我的阿珩。”

    萧停云听了个正着,心里猛地一震,报应?是做了什么坏事,才能有这么惨烈的报应!

    他脸上的神情变得严肃,开始审视太后。以往没这么仔细观察她,如今看她的面相,还真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温和,甚至还有些凶相。

    没有怀疑时,什么都对。一旦埋下了怀疑的种子,看哪里都是破绽。

    心嬷嬷发现了太后的失态,走过来借着给太后捏肩,提醒道:“您也累了,既然三殿下和世子在,那您也别惦记大皇子了,去躺躺吧。”

    太后恍然回神,抚着头:“这人一老精神越发不如以前。琛儿,你和云儿在这多待一会儿,阿珩应该会很喜欢你们来。”

    萧琛暗里撇嘴,那家伙只喜欢好吃的来。

    但他嘴甜的道:“祖母快去休息,我和云弟陪大哥玩儿。”

    太后被心嬷嬷扶下去了,到了寝房才对心嬷嬷道:“阿心,还是你在我放心。最近老做噩梦,是不是身子骨不行了?”

    心嬷嬷招着她坐在床上:“不要乱想,怎么就不行了,要不我去叫太医来给您把把脉?”

    太后摇着手:“罢了,可能是人老了,就容易回想以前的事。你下去吧,我自己躺躺。”

    心嬷嬷担心的为她掖好被脚,看她闭上了眼,才轻手轻脚的出去。

    萧停云和萧琛都耸耸肩,得,又给晾台了。但祖母宫里的茶可是极品,正好吃完包子过于油腻,喝完再去找那没良心的大哥。

    萧停云品了一口,掀掀眼睫:“阿琛,你对你祖母年轻时有印象吗?”

    萧琛大口的喝着,惬意的吐出一口气:“有吧,反正不像现在这么平易近人。”

    “那你记不记得她喜欢哪家的王妃或郡王妃,又或者特别不喜欢谁?”萧停云试探的问。

    萧琛皱眉思索:“特别喜欢?应该是婀娜的娘,她很喜欢惠王妃。嗯,还有阿念的娘,贤王妃。要不然,你以为玉玑她爹怎么才捞个郡王做啊,听说那时候,世子之争如火如荼呢。”

    “特别讨厌的呢?”果然,太后也不喜欢自己娘亲。

    “厌恶的倒没听说,毕竟是后宫之主,怎么可能情绪太外放。”萧琛邪邪一笑:“你干嘛,不会是想让我祖母厌恶萧念他娘吧?”

    这脑洞开的,让萧停云想大笑。但他煞有介事的点头:“正有此意,可惜你这一说,让我觉得不可能。”

    “岂止不可能,是根本没那可能性。贤王妃多会做人啊,滴水不漏。玉玑的娘到现在还和她交好,你就能窥得一斑。”

    萧停云点头,一脸受教的模样:“走吧,不可能咱就不想。去看看阿珩,别撑到了。”

    萧琛哀嚎:“我能不能不去啊。”嚎完,忙不迭的站起身,萧珩要是真的撑到,又会是他的错。

    他当先急着跑出去,萧珩吃东西没有节制,小宫女若胆敢管他,必定是被踢上一脚的。

    萧停云慢悠悠的跟着,心里却想着,自己可能猜了个**不离十。太后嫌疑很大。

    祖父心里的秘密,一定和太后有关。

    突然之间,胸臆之间就升腾起了压抑不住的怒火。还查什么查,直接去和祖父摊开算了!

    前有衣冠冢,后有秋明山下天外村毁了嗓子失去记忆的娘,还有天麟山上毁了容貌记忆全无的爹。哈,还是用刀剥开吧,哪怕一身血淋淋。

    花园里,萧琛已经和萧珩玩起了官兵强盗。他一过来,就发现萧珩手里的二斤包子,已经没剩几个。

    看萧珩圆滚滚的肚子,萧琛气不打一处来,呵斥宫女:“你们管不住他,也不知道进去喊本殿下出来?”

    一把夺过萧珩手里剩下的荷叶包,就想扔地上。

    小宫女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求饶。

    萧珩气得哇哇大叫,“你还给我,你这个坏蛋,你个王八蛋……”

    ------题外话------

    下班回来写的,二更会晚一些。谢谢新追文的亲爱,谢谢票票和打赏,爱你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