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32章 乱成一团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2章 乱成一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桑桑一时气噎,怔愣一会儿,“我比你来得早,难道不是该我先挑吗?”

    霜落明媚的一笑:“你来得是很早,但貌似,一直在那个柜台徘徊……”她指着不远处,一脸从容。

    “反正我不管,我就看上这套首饰了,你们看着办。”桑桑公主使起了小性子,其实这里的首饰她都想买,若身上有银子,还用等这么久。

    身为一国公主,哪里有自己带银子的。

    萧琮为难的看向霜落,小美人一脸冷然,看样子是被这异域公主气到了。他有心想让霜落放弃,可话到嘴边,却有些不忍心开口。

    萧念眼珠一转,问蹲在地上的妇人:“这种头面,你们店里有几套?”

    妇人好不容易找到了那对耳坠,吹吹上面的尘土,好加在,没磕着碰着。萧念此时问话,无异于火上浇油,她没好气的道:“还几套?公子爷,咱们小店有这一套,就想当镇店之宝了,你觉得我们进的起几套?还有你这位小姐……”

    妇人转身指点着桑桑:“你来店里半天,光看不买我也没说啥,还让小二去招待你。好不容易来了个主顾,要买这套首饰,你又过来捣乱,我们天凌可是说理的地方,这明明是人家先看上的。”

    一语说清所有的事,比霜落与桑桑辩白都管用。

    桑桑身为公主,何时受过这种气。在北御,所有人都高高捧着她,就连最能干的丞相赛金,都拿她当骄傲。

    没想到,来到天凌后,先是输了比试,又一直听着同窗夸赞天凌女人如何如何美丽,真让她心堵。

    如今出来逛个街,又碰到颜值碾杀她的小姐,连瞧上的首饰都不属于她,怎么能让她不生气。

    她正要撒泼,就见站在最后面观看的宇文馥袅袅婷婷的走过来,一脸温婉的笑,挽住了桑桑的手臂:“公主息怒,我来和霜落说说,我们都在女学,又都是起舞阁的。”

    桑桑呼出一口气,这个女人很上道。听说是这个皇子的侧妃,可惜是个妾,不然还可以勉强交一下。

    永欢拉着萧瑜又往后退了一步,看吧,这个女人真是够了,就是习惯踩着别人当好人的烂人。

    她想了想觉得不甘心,自己丈夫以前怎么会瞧上这么一个玩意儿,岂不是连带自己都降了身份。不觉伸出手拧萧瑜手臂里的嫩肉,越拧越不解气。

    萧瑜张大了嘴,小声的对她口型着说:“媳妇,疼疼疼啊。”

    萧琮满意的点头,不愧是凤命在身的人,能为自己解忧。让他一个大男人开口叫霜落让出首饰来,实在跌份。如今好了,还是女人好办事。

    以同窗身份相商,谁都不跌面子。

    宇文馥笑咪咪的看着霜落:“霜落学妹,学姐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

    霜落的嘴唇一直合着,那这道声音是出自谁口?而且好像是个男人的声音?宇文馥看向姚天祁,却发现,姚天祁也一脸莫名的神色看向自己的身后。

    宇文馥松开了挽着桑桑的手,僵硬的转回身。看到来人时,立刻抖了一下咬紧了嘴唇。

    是传说中冷硬狠戾的云世子,与笑面狐狸一样的三殿下萧琛。

    而呵斥她不当讲的,正是一脸冷然的萧停云。

    霜落一双妙目在萧停云与萧琛之间扫视,疑惑着想,今日是皇家人聚会吗?

    两位皇子,外加三位世子,还有异国的两位参加比试的人选。

    看样子这俩人身份很高啊,不然怎么能劳动萧琮陪伴呢。不过,萧琛二人来的这么晚,是早就在还是过来汇合,就不得而知了。

    萧停云傲然的站在那,嘴角挂着嘲弄的笑,单这一股劲头,就睥睨了早先屋里的所有男人,尤其是萧琮这个所谓的二殿下。

    能要点脸不?和女人抢首饰,还做的这么道貌岸然,让自己侧妃打同窗牌。

    他和萧琛其实早就来了,在外间一直听着,早在看到倩兮盼兮的时候,他们就知道,屋里的人是姚天祁兄妹,以及招待北御贵客的三人组合。

    霜落一直冷冷清清不堕气势,所以他们没出面。直到最后宇文馥这娘们出面了,萧停云才忍不住出了头。

    你要问他和萧琛怎么这么巧也来到这里,那就该从云世子去皇宫换药说起。

    昨夜来来回回进出老王妃的院落,让他夜间睡了一个好觉,所以第二日起晚了。腿伤长得很好,他在萧声的嘟囔下硬是沐浴了一番,才直接去椒阳宫找靳太医换药。

    直到世子走了,萧声才敢大声嚷嚷:“都伤成那样了,还非要沾水,世子怎么就不能让我放点心……”

    不让萧声安心的萧停云却觉得很是轻快,昨夜没洗已经是他的忍耐极限,再不洗,他实在是受不了。

    萧琛打着哈欠起来:“今天气色不错啊。”他打发自己宫里的小太监去找靳太医。

    “你今日没事?”萧停云坐在榻上,撩起下摆,开始解绷带。因为沾了水,绷带都湿了。

    萧琛骂了一声凑过来:“你不要命了,不是不让沾水?”

    “就这一会儿工夫,我知道要来换药才沾的。”萧停云难得解释的这么清楚。

    靳太医提着小药箱走进来,看到湿湿的绷带皱紧了眉头:“世子,您可真不听话啊。”

    他拿镊子拽下绷带,仔细看看伤处,幸好,伤口合住了。

    “不愧是世子,恢复得不错,不过,暂时还是要避着水。等着痂颜色重了,才可以试水。”靳太医一边说,一边又撒上些药面,把伤口薄薄的盖住,然后又换了新的绷带。

    “有劳太医。”萧停云拱手。

    “无妨,是下官应该做的。”

    靳太医收拾完东西就走人了,萧琛斜睨着萧停云,见他摩挲着绷带不知所想,不由踢他另一只完好的腿。

    “你适才问我什么了?”萧琛问。

    萧停云错愕,我问了吗?

    他歪头回想,恍然,“我说你今日怎么这么清闲。”

    萧琛伸个懒腰:“没我的事,我干嘛要忙碌。老二还得陪着北御的人玩两天,我不用。你说澹台明镜走就走吧,都带回去多好。”

    萧停云躺在榻上,两手交叉抱在脑后,很是恣意的样子:“醉翁之意不在酒。”

    “啊?莫非是要联姻不成。我去,这回可没有个萧傻子出来了。北御人长的这么难看,还不如土帛公主好看呢。”萧琛想起北御的群体长相,就忍不住升腾着酸气,想要从嘴里倾泻。

    萧停云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你怎知没有,至少是个公主呢。”

    “那你上?”萧琛刚想躲,可惜没有人家快,被垫子盖住了头。

    “总有人会上的。”萧停云慢条斯理地说。

    他突然坐正身体,一脸狡黠的说:“你记得土帛人来时,是我们俩接待的吧。”

    “怎么不记得,半路上还被二皇兄给来了个巧遇。”萧琛想起来就想笑,就是那次,把萧瑜搭进去了。

    “所以,咱们今日也去巧遇一番,可好?”谁让他现在心情不是很好,就想找点事发泄一下呢。

    萧琛打了个响指:“妙啊,去去去!”

    于是二人一路行来,很轻易的找到了这家不是很大的首饰店。而这家店,还是桑桑公主逛到此处,不经意发现的。

    宇文馥见三殿下与云世子都来了,没有了方才出头的那种精神气,畏畏缩缩的挤到了萧琮的身边。

    “三弟,云弟,你们也来买首饰?”萧琮揶揄二人。

    别当他不知道,他俩是故意找来的。巧遇这事,只有傻子才信。而且这种事,自己上次就做过了。他们拾人牙慧,未免太不专业。

    萧琛笑出一口白牙:“那可不,我就听说这家店首饰好,所以拉着云弟来瞅瞅。谁知道,你们大家伙都在呢?”

    他招着手:“天祁兄,霜落!”

    姚天祁这次是真心的笑容:“三殿下。”

    店掌柜想进来,被人封锁在外间,所以这间屋子里只有妇人和那个店小二在。妇人此时才有点明白过来,这些人,都是惹不起的贵人。

    如今三殿下这句称呼一入耳,妇人忍不住跪倒在地。

    萧琮很不悦,见了他不跪,见了阿琛就跪,她是在暗示什么吗?

    “起来吧,把你们店里所有的好东西都拿出来,咱们二殿下的未来侧妃很想买。”宇文馥的脸立刻涨得通红。未来侧妃,就是说明还不是。还未嫁入皇家,就堂而皇之的以侧妃身份介绍自己,实属欺君。

    萧琮脸色不好看,“行了,阿琛,别吓她她胆子小。”

    萧停云走过来,看着宇文馥:“适才可不像胆子小的样子,我与阿琛听到的可不是这样。”

    想抢霜落的东西,还正好让他撞上,那就对不起了。

    宇文馥喏喏的说:“云世子,我没有。我只是想问,霜落学妹可不可以割爱,若是不想,就算了。”

    桑桑一听这话就急了:“什么割爱,那就该是我的。”

    霜落有点烦,早就无心想买东西了,扯扯大哥的衣袖:“哥哥,我饿了,咱们去买倩兮说的包子。”

    姚天祁温柔的一笑:“好,咱们走。”

    桑桑撇撇嘴,还以为是什么大家闺秀呢,当街买包子,送给她也不会吃的。难怪要躲着走了,看来是没钱买,刚刚只是打肿脸充胖子吧。

    “三殿下,云世子,我和妹妹先走了。”姚天祁对着二人抱拳,霜落也有礼的敛衽一拜。

    萧琮眼睁睁的看着兄妹二人无视自己走了出去,心里有些暗恼,都是北御公主这个丧门星,看样子吉安侯府的姚天祁是对自己没有好感了。

    他一直想拉拢姚天祁,本是侯府世子,找的未来岳丈还是右丞,舅舅是忠义伯,舅母还是皇后的表妹……这雄厚的根基,多好的助力。

    可惜。

    萧念是第一个跟出去的,萧琛与萧停云对视一眼,这小子真动心了?萧停云也抬脚跟出去,走到隔间门口,又停住回首说:“阿琛,首饰包起来。”

    “好咧。”三殿下开口说要包,二殿下也有给几分面子,眼睁睁的看着萧琛扔下银票拿着盒子追了出去。甚至都没搭理北御的人。

    至于为什么萧琛不结交北御人,是因为,两国比试让他看出来,这个国家野性,不是真心拿天凌当朋友。试问,结交这样一个敌人,岂不是养虎为患。

    桑桑气急,一手掐腰,一手指着萧琛的背影:“二殿下,你们三殿下就是这么对待盟国来客吗?”

    萧琮苦笑,转向喜滋滋收到银票的妇人:“把你们店里值钱的都摆上来吧……”

    而他这一句话,立刻打消了桑桑的怒气,这是要都送给她的意思吧?这还差不多。

    虽然是北御公主,但天凌精巧的玩意儿多,实在比自己国内的东西好看。

    萧念跟着霜落兄妹来到外间,店掌柜和俩侍卫在唠嗑,二兮则趴在一边津津有味的听着,一看到盼兮,萧念眼睛就亮了。

    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找寻很久的那位高人,马上就浮出水面了。哈哈哈。

    姚天祁回身对他一拜:“念世子不用客气,无需相送。”

    “要得要得。今日实在是不好意思,难得霜落小姐想买个东西,还被那个刁蛮公主给抢了。”他一脸尴尬,适才真的是挺没有面子的。

    霜落微微一笑:“本来就是买个玩意儿而已,这家没有,别家也会有,世子不要介怀。”

    跟着出来的萧停云看到的就是霜落对着萧念笑的模样。

    他停顿片刻,脚步不停,擦过萧念又擦着霜落的衣袖,径直走了出去,连头都没有回。

    霜落觉得身子一僵,方才为自己出头,看来就是一个意外,俩人现在真正做到了形同陌路。

    萧念没觉得有什么异样,萧停云本来就是这个脾气,他见惯不怪。

    他在意的是盼兮。

    “那俩,你们府里的?”萧念指着二兮问姚天祁。

    姚天祁奇怪的看了俩丫鬟一眼,这有什么好问的:“是霜儿的贴身丫头。”

    “啊?”是服侍大小姐的?

    那么,能号令她出去的人,莫非就是这位美貌无匹的侯府大小姐?也就是说。她就是那位背后出主意的高人喽?

    萧念嘴角一抽,他突然想静静。若是这样的话,让他一个大男人的颜面往哪里搁?

    霜落没有再理会萧念,径自走到二兮身边:“走吧,咱们去买包子。”

    倩兮开心的跳,可是手里有一大包东西呢:“那小姐,咱们是不是要放在店里,让他们帮着一起送往侯府?”

    霜落颦起眉,自己没买人家店家首饰,自然是不行了。

    “抱着吧。”

    “啊?”倩兮苦着脸惊叹。

    萧念这时走上前来:“若相信在下,在下让侍卫帮你送回府,可好?”

    霜落摇头一笑:“谢世子,不用麻烦了,我们的马车就在外面,一会儿就到。”

    萧念想了想,“那不如这样,我知道那家有名的包子铺,我带你们去。顺便……嗯,给我母妃也买点尝尝。”

    姚天祁觉得有点幻听,这太匪夷所思了。好容易萧停云不来了,念世子怎么又凑了上来?

    但人家说的多敞亮的,一片孝心苍天可表,他怎么好意思拒绝。

    于是俩丫头抱着大包的东西先回了马车,兄妹二人则由萧念陪同一起去买据说很有名的包子。

    “念世子也常注意街头小吃?”姚天祁状似无意地问。

    萧念哈哈一笑,“哪里,偶尔……见过。”还是追踪你家高人时见到的。

    没想到有朝一日,他能和高人一起,买包子吃。

    萧停云匆忙的离开了小店,上了自己的闪电,任凭马儿带他走。京城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都吸引不了他的视线。

    他脑海里想的还是刚才霜落对着萧念微笑的样子,胸臆中燃烧着怒火,不知如何才能压下去。

    身后响起了马蹄声,萧停云听出是萧琛,一拉缰绳:“吁!”

    萧琛和他并肩时,递给他那盒硬是从小店买来的首饰:“呶,你去送给霜落。这是她看中的。我瞧了瞧,真是不错,霜落还真是有品位。”

    “你拿着吧,我不要。”萧停云没伸手。

    萧琛一呆,不是,你什么意思?

    萧停云看着手里的缰绳:“你出来时,他们去哪里了?”

    萧琛撇嘴,就是这么嘴硬,你说怎么破。

    “萧念带他们去买包子。说是街上一家有名的老字号,好吃的不得了。”这一说,他都有点流口水。大鱼大肉吃惯了,也想尝尝民间小菜。

    萧停云神色一冷,霜落是忘记答应自己的事了,还是在二人之间她选择了萧念?

    他的心里一痛。是啊,论人才,乱家世,只有萧念和自己不相上下,而且人家府里没有乱七八糟的事。

    但他就是不忿。自己相中的小丫头,要是被别人摘了去,他一想就恨不得杀人。

    “走,咱们也去吃。”萧停云动了气,当先向前徐行。

    走了几步,伸出手向后:“给我。”

    萧琛促狭的一笑,“给你什么啊。”

    “你找打?”

    “嘁,没意思。”说不过人家就动手的人,最不要脸了。

    萧琛嘴能撇上天去,终于还是把红玛瑙首饰盒子递到了萧停云手上。

    萧念带着兄妹俩很准确的找到了包子铺,说是铺倒还是小瞧了,明明是店面啊。

    三个人站在门口仰望招牌,千里香。霜落有些不想进,她想买了就走人。萧念脸上堆着笑:“怎么着,咱们也是见过很多面的熟人了,一起吃个包子不过分吧?”

    霜落想说,过分,很过分。

    姚天祁也不想进,可是人家热情带来了,拒绝的话怎么说。

    正僵持着,马蹄声响,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回头,看清来人,面色各异。

    萧琛趴在马上,一脸坏笑说:“阿念,你请我们也吃包子吧。”

    萧停云直接翻身下马,看了萧琛一眼:“废话那么多。”

    霜落额前垂下几缕黑线,这事态似乎正朝着崩坏的前路发展。她无语的看向萧停云,眼睛里流露出的是嗔怪。

    她一个女孩子,怎么也不可能和三个外男坐在包子店大堂,大快朵颐的啃包子吧。

    “哥哥,你陪三殿下他们进去,回来时给我们带一些。我去找二兮,我们去酒楼点些饭菜。”霜落想了想,露齿一笑。

    姚天祁自然是举双手赞成,他慈爱的对妹妹说:“甚好,我多买些,让爹娘都尝尝,毕竟也算是天凌京城有名小吃。”

    霜落挥挥手,潇洒的掉头走人,任你是殿下还是世子,本姑娘不伺候!

    ------题外话------

    精品了,好开森,么么哒所有对此文有贡献的亲们!关注微博,沧海文学网袁之逸,会有很多精彩活动等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