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31章 巧中之巧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1章 巧中之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日,霜落睡了个饱才起身,只觉得神清气爽。

    因为哥哥说带她出去逛,盼兮为她绾成了利落的如意髻。发上只是插了一只碧玉簪,簪上的垂珠流苏,垂坠在耳梢之上,简单而清爽。

    倩兮拿出来一件普通式样的淡黄色长裙,腰间束着同布料的织锦腰带,后面看身姿玲珑有致。拒绝了倩兮给上妆,她脸上未施粉黛,可是即使这样,依然香腮粉唇,眉眼间透着半娇半嗔,让俩丫头看着看着都失了神。

    兄妹俩单独出去逛逛的时候,还真没有,所以霜落挺兴奋的。

    盼兮和倩兮也被恩准跟着,用霜落的话来讲,大哥难得出血,自然要多买买买,顺便给俩丫鬟也买一些。姚天祁无奈的笑,妹妹专注的看着你的时候,大眼睛湿漉漉的,让人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

    姚天祁看着三人坐上马车后,才上了马。一路跟在马车外,听着车里叽叽喳喳的都是那个叫倩兮的声音,姚天祁扶额,霜儿性子除了面对亲人时外放一点,几乎可以说是个冷清的人,她是怎么受得了这么个聒噪的丫鬟的?

    霜落倚在车上闭目养神,嘴角挂着笑容,听着倩兮和盼兮扯皮。她以往是不喜欢这么多话的人的,但来到天凌以后,先接触到的话痨是秦胜蓝,然后是这俩小丫鬟,她倒没觉得多讨厌。

    而且她发现,自己不但不讨厌,还心情挺好。

    “霜儿,咱们去哪里逛,你想好了没?”姚天祁慢慢的骑着马,扬声问。

    霜落睁开眼,伸手掀开车帘,和哥哥对上面:“先去京城大街的集市,逛到芙蓉姿时,进去买点布料,然后遇到首饰铺再进去瞧瞧。”

    这就是她的计划,她以后不想再动那珍珠头面,怕触景生情,只有多买上一些,可以换着戴。

    姚天祁颔首:“好,中午大哥再请你去吃‘一杯无’,那里的点心是真不错。”

    一听到“一杯无”,霜落不自觉的瞅他一眼,看样子大哥不知这是萧停云的产业。

    她抿抿唇,眼神飘忽的道:“嗯,要不咱们换一个地方尝尝?老在一个地方吃,再好也会腻……”

    “说的也是,可不知道哪里比较好。”姚天祁冥思苦想,此时他暗恼自己平日也不知道打探打探。

    霜落也不知,但她美目流转:“行到哪里就吃到哪里,可好?”哪怕在路边吃点混沌呢,她也不想再去和某人偶遇,不然人家会怎么想,耍心眼?欲擒故纵?呵。

    倩兮这时在车里舔舔嘴唇:“小姐,听说京城大街上,有一家包子铺很有名。”

    盼兮斥责道:“你想让小姐坐在街上吃包子?”

    倩兮笑的肩膀耸动:“傻盼兮,咱们可以买了找家店面坐下,点些饭菜一起用啊。”

    霜落但笑不语,倩兮就是个小吃货,但她说的还真不错。只要不去一杯无,哪里都好。

    马车很快就到了,毕竟距离不远,只是让她们走过来的话,就有些费力。见小姐下了车,车夫找了个空地把马车停下,顺便接过世子的马,恭声道:“小的在此等候世子和大小姐。”

    霜落对他点头:“辛苦了。”

    她回头看看盼兮,盼兮省得,立刻从荷包里掏出几两银子:“车夫大哥饿了买午膳吃。”

    车夫欣喜的接过,就知道跟着小姐和世子有肉吃。只是等一会儿人,就得了赏钱,顶一个月的工钱呢。

    他恭敬地目送主子,看他们向京城最有名的东西大街行去。只觉得跟着这家人,实在是好,人好看,还好伺候。

    兄妹俩在前面走,二兮跟在后面。饶是姚天祁是男人,也觉得集市确实很热闹的,跟着妹妹一起买小吃,更是个新奇的玩法。

    四个人看到摊子就停下来看看,看到喜欢的就大手一挥,买。走了一半时,二兮手里就已经拿不下了。

    “霜儿,那里是个首饰铺,咱们进去瞧瞧。如有喜欢的,可买下来让店家一同送回侯府。”姚天祁提出建议。

    霜落点头:“好的大哥,不过,首饰不比小吃,你可要做好空荷包的准备。”

    姚天祁爽朗的笑:“放心,你哥哥不穷。”兄妹俩联袂进了名为玉器斋的首饰店。

    俩丫鬟喜滋滋的跟进去,真好,可以不用一直抱着了,虽然都是零嘴小玩意儿,可老抱着也是很重的。

    霜落当先踏进去,店老板抬头,看的一呆。随后姚天祁也进来了,店老板心里暗暗喝了一声彩,这小姑娘和公子都玉人一般,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来的。他暗暗思量,一般首饰配不上啊。

    “小姐公子,里面请,本店专卖玉器首饰头面,你们……”

    姚天祁摆手,打断了他的叽叽歪歪:“劳驾老板,容我们自己先看一下。”

    “额。”店家偃旗息鼓,他刚想推荐本店的镇店之宝来着。

    霜落仰脸和哥哥相视一笑,俩人开始顺着货台打量。二兮抱着东西坐在店掌柜一旁准备的木椅上等候。

    这个时辰,店里人倒是不少,走进走出的,但买不买就不知了。

    店面看起来不小,里面隔断成了三小间,分别摆放着不同的物什。最外面是大件的玉器,都有琉璃台挡着,既能防人偷摸,又能让人看清楚货色。

    兄妹俩都无视了这一块,直接踏入第二间,这里是姑娘的钗寰,所以放眼打量去,大都是小姐妇人,只有一两位陪同的公子。

    姚天祁丝毫未觉得尴尬,陪着妹妹来买首饰,他觉得应该,妹妹就是拿来宠爱的。

    有些小姐偷眼看姚天祁,这位公子长得真俊,可惜有主了,甚至他身边的小姐看上去更俊。

    里面有专门的人负责给客人拿货赏玩,其中一位妇人见自己接待的小姐有些不真心买,也就烦了,抛下她来到了霜落身边。

    “小姐,公子,你们是想要什么类的首饰?”妇人白白净净,也不聒噪,不像适才的店家惹人烦。

    姚天祁看向霜落:“霜儿,你说呢?”

    “请问,店里有没有大一些的珍珠做的首饰?”霜落说完,就想咬舌。真是的,不是说买替换的吗,再弄来一些珍珠,是想让自己睹物思人?

    没等妇人回答,她摇摇头:“不是,我是想问有没有精巧一些的耳环、发钗?材质不限,但一定要好看。”

    妇人想了想:“有,我记得好像刚来了一批红玛瑙的头面。我去库房拿,小姐稍等。”

    霜落冲着哥哥嫣然一笑,还真有呢。

    见妹妹高兴了,姚天祁也跟着很开心。他不想再看到妹妹青黑色的眼底,不想看她强颜欢笑。还是这种发自肺腑的笑容最美最舒心。

    两个人坐在凳子上,看着柜台上的其他钗寰说着话。

    “大哥,你看那一套白玉,是不是很适合梓倩姐姐?”霜落指着远处的一只盒子,能看出里面摆的是四件套,发簪,耳环,手镯和颈链。

    梓倩人淡如菊,还真的是很适合白玉。

    “嗯,挺不错。”姚天祁颔首,打定主意等妇人回来,连那套一起包了。

    瞥眼间,就看见妹妹古灵精怪的鬼脸,不由面上一赧,轻咳了一声:“鬼丫头,你故意的是不。”

    霜落挑挑眉:“我可啥都没说。”

    姚天祁又好笑又好气,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额发。霜落等他揉乱后,才开始整理,小嘴里还抱怨着:“重色轻妹啊……”

    妇人抱着一只红木盒子走过来,看上去,盒子还挺精致。

    她把盒子摆到桌上,适才她招待的那位小姐也走了过来,站在一边看。

    “公子小姐,你们看,这是掌柜刚刚从粟特进来的新货,只此一盒。因为价钱昂贵,所以没拿出来摆。”妇人打开了盒子。

    入目一片红,红得耀眼而闪亮。

    姚天祁瞪大了眼,他不懂首饰,却也看出这玉石成色不错。

    霜落见惯了这些,说起来,她可比哥哥见多识广。

    这是十件套,不过只有两种首饰,每样五件不同的样式而已。

    五对式样不同的耳环,五只形状各异的发钗。不论玛瑙的优劣,单凭这些美腻的式样,霜落就决定拿下这盒。

    “好,我……”

    “给我包了!”

    没等霜落说完,身边一道没有礼貌的声音,就打断了她,还妄想伸出手来抢盒子,却被姚天祁伸出一条胳膊挡住。

    妇人不悦,这位小姐看上去也蛮娇气富贵的,可是进来这半天,任自己说干口水,也不说想买啥,也不说不买,耽误自己好半晌。

    如今见自己马上就要卖出一套贵头面,她又来捣乱,莫非是同行派来坏我们生意的?

    想到这,妇人转过身,没好气的叫另一边的小二:“你过来招待她,带她去里面的柜台看,这里的货她已经看了一、个、遍了。”

    一个遍三字,被她咬牙切齿的重点说出来,换个人早就想找个地方藏起来了,可是那小姐偏还得意洋洋的背起了手。

    “没错,你这的东西就这一样,我还算是看得入眼。”她斜睨着妇人。

    妇人懒得和她说,摆摆手,示意小二拉她走。

    霜落似是不知道她们说的什么,垂眸伸出纤纤玉手拈出一对耳坠,远远的提在指尖细赏。不错,看成色果然上品,能在这等小店买到还算喜欢的玛瑙耳坠,也算此行不虚。

    那位无礼的小姐,见无人搭理她,怒气上涌。挥开上前引导她的小二,蓦地伸出手向上一挑,霜落和姚天祁都没防备,手上的耳坠呈抛物线一样甩了出去。

    妇人大惊失色,这可是店里最贵重的首饰。到时候人家贵人不买,拍拍屁股走人,自己一辈子工钱也赔不起啊。

    闯了祸的小姐一点都不害怕,还冷哼一声:“活该,谁让你不卖给我。”

    妇人狠狠的瞪着她:“立刻给我找,找不到你今日也别想走了。”

    霜落转眸看向这位任性的小姐,这一看才发现她很面善,仿佛在哪里见过。

    鼻孔朝天,一脸瞧不起的人的样子,皮肤微黑,长的倒不难看。

    她给大哥打个眼色,示意他也看。

    姚天祁冷冷的转过头,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这不是两国比试时北御那边出来下棋的那位吗。

    为什么他没看出她同时也和玉玑一同引蝶,是因为俩不熟的姑娘在那弹琴,他怎么好意思一直盯着呢。

    比棋那局就不一样了,萧停云在,霜儿也在,北御人也是一男一女。他可以大大方方的看过去,看看妹妹这边的表现,再看看对方的神情,所以记忆犹新。

    两国比试上参加棋艺的女孩,正是北御桑桑公主。她此时也认出了霜落,只因这位女孩的美貌实在太过扎眼,让她心里觉得不好受。

    哼,真是倒霉,出来逛逛天凌,还要遇上不喜欢的人,还要抢自己看上的东西,气死她了。桑桑想到这,看霜落的眼光透着不友好。

    没等两边发话,这时从外间走进来一大帮人。

    姚天祁把妹妹拉到身后,淡然的看过去,怔住了。

    打头的是二皇子萧琮,身后跟着他的俩小跟班,贤王世子萧念,以及新婚的南王世子萧瑜。他们身后,还有两位少女和一名身材魁梧的男人,却是萧瑜妻子永欢公主和未来的二皇子侧妃宇文馥,男人自然就是北御的蒙戈世子了。

    永欢本不想来,萧瑜说跟着二皇兄招待北御人,她来做甚。可是一听那个什么馥也过来,她就坐不住了,嚷着要跟。

    于是永欢和宇文馥就神奇的凑在了一块,变成史上最不和谐的招待使团组组合。

    蒙戈大踏步的走过来,拉拉桑桑的衣袖,训斥道:“你乱跑什么?知不知道我们差点和你错过。”

    桑桑哼一声:“不紧紧跟好我,那是你笨,本公……看到这里有店铺,自然是要进来观赏一番的。”

    店里的妇人此时俯身在找寻那只掉落的耳环,听到她说是近来观赏的,心里那个气哦,可是碍于这么多人好像都是来找她的,她咽咽唾沫忍下。

    萧琮脸上浮上笑,抱拳招呼姚天祁:“天祁兄,霜落大小姐。”

    姚天祁回礼:“殿……下。”他不知该不该喊。

    萧琮哈哈大笑,摆摆手:“无妨,适才阿念已经封店了。”

    霜落施完礼后,站在哥哥身后。

    “你们这是……”萧念走过来,他上次和淳于景去过侯府,和姚天祁也算有了上门的情谊。

    姚天祁微笑:“带妹妹出来逛逛。”

    萧念眼光一转,在霜落脸上停留,若这是他妹妹,他应该也会乐意陪。

    “看中了什么?”他问。

    姚天祁回首指指那盒玛瑙首饰:“只看中了那个,刚想买……”

    桑桑一巴掌拍在桌上,用力过猛,痛的她立刻拿起来放到嘴边轻呼:“嘶,好痛。”

    萧瑜见状笑出声,连忙捂住嘴。因为二皇兄已经不悦的瞪他了。真是的,许她做得,不许我笑得,过分。

    他退后一步,来到自家媳妇身边,握住了她的手。这么一比,同为公主,还是自己娘子可爱啊。永欢想挣脱他,却甩不掉,悄悄用脚尖踩他脚面,你凑过来干嘛,想看美人,嗯?萧瑜委屈的看她,像小奶狗,永欢撑不住笑了。

    桑桑上前一步,掐住了腰:“这明明是我要买的!”

    姚天祁失笑,北御人难怪和土帛并称番邦之国,连公主都这样不讲理,难怪了。

    霜落知道大哥不善于和人口舌之争,缓缓向前一步:“原来。别人看好的首饰,只要你想要,就能说是你的。受教。”

    ------题外话------

    推荐萌友檀心月的文《豪门撩宠:萌妻别吃瓜》,正在2p,请支持!

    颜安宁感觉自己疯了心了!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意外秒挂,一朝重生!

    不过,一睁眼就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是怎么肥似?

    “看光了你,我会对你负责。”身侧的靳凉薄负手而立,唇齿清寒。

    从此靳爷穷追不舍,颜美人便厚着脸皮假装不明真相,躲在角落里吃瓜看戏。

    靳爷冷笑,“别怂在一边当吃瓜群众了,看不出来么?我撩的就是你。”

    颜安宁吓掉了手里的瓜,“靳爷,我看不上你,你不懂花前月下。”

    靳凉薄面无表情地掏出黑卡,“花前月下,不如花钱日下。”

    颜安宁怂成一团,躲得过初一十五,躲不过靳爷温宠入骨撩到心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