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30章 做贼不虚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0章 做贼不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停云回到世子院,萧声跟着进屋服侍,世子一脱外衣,他就嗅到了药味。

    “你像只狗一般闻什么呢?”萧停云坐到榻上,想踢他。

    腿上包扎的伤露了出来,萧声惊呼一声,扑了上来:“世子,您这是怎么搞的?”

    萧声恶狠狠的说:“谁他娘的敢伤你,我弄死他!”

    “无碍。”萧停云在搞不请敌友之前,可不能让萧声弄死人。

    “是什么伤,疼不疼?”萧声皱着小脸轻轻戳着包好的绷带。

    萧停云最烦他娘们唧唧的样,用另一只脚把他踢开:“疼什么,这点伤。去,派人给我盯着天麟山,过来我和你细说……”

    “是,世子。”萧声立刻又颠颠的偎过去。

    夜色渐黑,萧停云休息了一下午,觉得腿都没那么疼了,御医的药果真不是凡品。

    他换上一身黑衣,戴上了蒙面巾,悄悄地溜出了世子院。暗卫露了露头,世子这是去逛街吗?

    萧停云才不管他们怎么想,这是他最熟悉的地方,当然和在天麟山探险心情不一样。

    他胜似闲庭信步的跃上了祖父主屋的屋顶,悄悄揭开一点缝隙。他自己都好笑,自从夜探霜落闺阁上瘾之后,最近好像常常在做这种事。

    如今竟然还做到了亲祖父的头上。

    萧丰谷刚用完晚膳,在和昭王妃说着话。两个人坐在厅堂,一人一杯白水,老了不中用,晚上再喝茶就睡不着了。

    老王妃看看窗外,料想这时候也没人敢进来,小声的对王爷道:“你跟我说的是真的,停云昨日和阿琛去了天麟山?”

    “是真的,我下午进宫去了,碰到阿琛,说是泡温泉来着。”昭王心事重重。

    萧停云冷笑,祖父估计坐不住了,他就是老狐狸,什么碰到阿琛,这就是专门去求证的吧。

    昭王妃笑:“泡温泉有什么的。”

    萧丰谷斜她一眼:“妇人之见!你以为停云那小子,单纯就为了来给我禀告一声,他去泡温泉了?”

    王妃被凶了一下,撇撇嘴,就你这老东西聪明:“那你觉得咱们该如何。”

    萧丰谷站起身,走过来走过去:“不如何,这小子鬼着呢。他可能是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也有可能是在诈我。反正,越这样,我们越不能慌。”

    他定住身形,看着自己的妻子:“你千万别露出异样,咱们这个家还得好好地过下去,知道吗?”

    老王妃垂下了头,不自觉的抹眼睛。她已经算是够狠心的娘了,还得让她再装多久?

    萧丰谷走过来按住她肩膀:“我知道这是难为你,但是,咱们不能乱啊,你想让这个家散了吗?”

    王妃捂住脸嘤嘤哭泣,就连老王爷都开始老泪纵横。

    萧停云听到这僵住了,他已经无法参详这句话的意思。为什么想这个家好好的,就不能让爹娘活在世间?

    难道说,是爹娘惹到了什么人?

    他缓缓坐在房顶上,昭王府,几乎已经是除却皇宫外权势最高的所在,还能怕惹到谁?还有谁有那本事,让自己府里过不下去?

    答案呼之欲出,他脑子里已经有了人选,那就是直指最高统治者,皇上和太后!

    萧停云只觉得四肢发凉,是啊,除了躲避宫里,还有谁能逼得祖父暗度陈仓。放出儿子儿媳皆亡的消息,应该就是为了安皇宫里的人心吧。

    他苦笑,一定是这样。

    屋子里的老夫妻不知这一切都被孙子听了去,他们抱头流泪。那么好的儿子,生不能见面,还给弄成那个样子,他们的心更痛啊!

    “停云只提到了天麟山,有没有提到秋明山?”王妃哭过以后,觉得痛快了一点,抽噎着问。

    萧停云听到了,悄悄俯身过去,继续偷听。

    萧丰谷拍拍她肩:“放心,这倒没有。要不然,我派人给她换个地方?”

    萧停云的手攥紧,连失了忆的娘都不放过,祖父真是好的很,莫非还想让她再次失忆不成!

    “既然停云没提,你就别自乱阵脚了,打扰她现在的日子。反正我是不认她的,要不是她,我儿子也不能落到这个地步,我的大孙子也不能过的这么不开心。说到底,咱们王府是哪炷香没烧好,娶进来这么个丧门星……”老王妃说着说着怒气上涌,就骂上了。

    萧停云想着自己娘的音容笑貌,虽然那都是很模糊的记忆了,但印象里娘亲和祖母关系没这么不好。虽然祖母当时没看上禹氏,娘的性子也不是她想要的媳妇,但碍着爹爹喜欢,俩人也是相敬如宾的。

    这么说来,爹娘发生的事,是和娘亲有关了。

    萧丰谷皱眉走到一边坐下:“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你也拿出来说,给我烂肚子里。”

    王妃抽泣了一声,擦擦眼睛站了起来,走回了里屋,懒得和那老东西反话。

    萧停云见二人不再多说,悄悄地收拾好瓦片,飞身跃下,又溜溜的回了世子院。连根草都没惊动。

    他换了一件衣服,转身又出了门,又去了祖父的院子。只不过,这回是正大光明走的园中的小径。

    “世子爷!”管家已经下去了,这回迎接他的是祖母的小丫头。

    萧停云冷脸问:“祖父和祖母可歇下了?”

    “还未曾,请容奴婢禀告。”

    萧停云挥挥手,让她快去。

    老昭王和王妃一起迎了出来,经过白日的事,再加上刚才的对话,两个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心虚。

    祖孙三人尴尬的坐在位子上,萧停云一直不开口说话,老夫妻是不知道说啥。

    还是老王妃先打破了宁静:“怎么这个时辰过来,可用了晚膳?”

    萧停云微微一笑:“用了一点,不算太饿。”

    “那怎么行,回头我可要骂骂萧声,怎么伺候的。”王妃心疼了,这是心头肉嫡长孙啊。

    萧停云不置可否的又是一笑,只是看着萧丰谷不语。

    萧丰谷轻咳:“怎么,是有什么事?”

    “无事就不能来看祖父祖母?我来那一趟时,祖母不在。”意思是当然要补上。萧停云第一次说这么懂事的话,老王妃刚想激动,就听人家立马转了弯:“祖母的眼睛这么红肿,可是祖父欺负您了?”

    王妃张着嘴咽不下去吐不出来,这个兔崽子,先让我感动一下又能怎么滴!

    “祖母,若生祖父的气,就让祖父带您也去泡泡温泉,解乏祛病,很有功效的。”

    “啊?哦。”王妃被他说愣了。

    萧丰谷则捡起话来说:“停云说的对,改天我带你也去找处温泉……”

    萧停云截住他:“还用找吗,天麟山就有。”

    没等二人对视,他又接着道:“吉安候府的庄子里就有。天祁是我同窗,您们去没问题,而且老侯爷正在那里颐养天年,你们老伙计可以说说话。”

    “哦哦,好。”萧丰谷只能先答应下来,嘴角的笑很是僵硬。

    萧停云暗叹一口气,敲打过了,他也该回去了,别真气出他们好歹。

    “既然已经看到了祖母,那孙儿告退,你们也早些休息。”

    萧停云站起身施了一礼,施施然的走了出去。估计应该不会再来第四趟了。

    萧丰谷看着离去的孙儿,已经不是那个才到自己腹部的黄头小儿,他已经玉树临风,能自己撑起一片天,是个大人了。

    他长叹一口气,这小子从来不这样,这番做派看样子是知道些什么了。自己守了十年的秘密,可能要瞒不住。

    王妃看着老王爷一脸生无可恋,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十岁,“王爷,您这是……”

    萧丰谷扶额:“兹事体大,不能说,不能说啊。”他喃喃自语。

    王妃看着这样的王爷也是吓得不轻,还以为是被萧停云吓到了,又小心喊到,“王爷?”

    萧丰谷回过神儿来,“本王无碍。”

    他呼出一口浊气,对王妃说:“停云适才说没用多少晚膳,你叮嘱厨房给他做两道小菜送去吧。”

    缓缓起身,踉跄的向着自己的书房走去。心里藏着事情,走起路也不太灵便,“今夜我睡书房,不用等我。”

    老王妃愁眉苦脸的看着他的背影,叹口气。可想到孙子身体也重要,所以她亲自去了厨房备菜。

    萧停云再一次回到了世子院,萧声关上门,打了个呼哨,暗卫从窗口飞进来,“主子。”

    萧停云漠然的颔首,“顺着天麟山和秋明山查下去,避开祖父的眼线,不要和他们碰上,本世子一定要找出真相!”

    见暗卫领命,他眼中冷芒一现,“都下去吧,查不到别来见我。”

    说罢,萧停云躺在榻上闭目养神,他觉得身心俱疲。萧声连忙轻手轻脚的也走了出去。

    突然门外传来萧声的声音:“管家,怎么这个时辰来世子院?”

    管家笑呵呵的答:“是萧声啊,世子呢?”

    “世子爷在厢房休息。”萧声回答道,给管家几分面子,毕竟这个府里还是老昭王说了算。而管家在老王爷面前,还是说得上话的。

    管家点头,“哦,是王妃做了几道菜,怕世子晚膳没用好。”

    萧声看看他身后,果然有人用提盒提着至少四碟小菜。管家把菜交给了萧声,圆满的完成了任务,去复命。

    萧停云听门外人离去了,闭目思索着,祖父是发现自己知道什么了吗?让管家来监视一下我在做什么?

    呵,他应该没想到,我连门都不让管家进吧。

    萧停云实在无法不这么想祖父,他已经被骗的不能再相信。此时他的内心荒芜一片,更加坚定了找出真相的决心。

    萧声在外面小心地问:“世子,您可还用一点,王妃派人送来的饭菜。”

    “你看着办。”萧停云烦躁的提高声音。吓得萧声乖乖的提着提盒去找暗卫了,世子好凶,我需要力量。

    窗外夜色已深,萧停云想到腿伤,慢慢地脱下衣服,去床上躺着。今日的事,实在太考验他的意志了。若不是他一贯内敛,说不定当场就和祖父对峙了。

    躺在枕上,萧停云不再考虑这些头疼的事,他伸手触摸御医包好的伤口,应该再换一次药,就能完全痊愈。随然御医包扎的很专业,但是他莫名还是喜欢霜落包的乱七八糟的布条。

    可惜,这么兰心蕙质的女孩,以后不属于他。

    他想起那枚解毒珠,很奇怪霜落竟然有这么神奇的宝贝。改日得提醒她不要轻易露出来,以免招得有心人的垂涎。

    想着想着,云世子进入了梦乡,梦里都是霜落,让他忘却了心里的苦痛。

    ……

    再说霜落去“一杯无”送完信,就直接回了侯府。姚天祁和父母都在,她直接去了永和院,而二兮则把东西再收拾回去。

    见到闺女回来,姚文远和安氏喜不自胜:“咦,霜儿,你哥哥不是说你要多住几日?”

    霜落看看大哥也有疑问的脸,蹭蹭小鼻子:“嗯,想家了。祖父和祖母也劝我早回来,我就回来了。”

    姚天祁审视的看她,霜儿的脸色已经恢复了,看上去元气满满。他一眼就看出妹妹隐瞒了什么,但他聪明选择不问。当着爹娘,不能问。

    “饿不饿?”安氏最关心的是女儿吃没吃饭,这让霜落娇嗔的挽住了安氏的手臂。

    “还是娘关心我。”

    “死丫头,我和爹就不关心你?”姚天祁佯怒。

    霜落翻了个白眼:“我反正没听到,你们问我吃饭没。”

    姚天祁想伸手弹她,她绕着娘亲转,兄妹俩径直闹开,霜落发出清脆的笑声。

    “好了好了,别和你妹妹闹,她本来就饿了。”侯爷出面调停。

    姚天祁轻喘一口气:“今日且饶你一回。”

    霜落望天忧郁的叹息:“以往听人说,有了嫂子,哥哥就会变,如今看来,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嘿,小丫头,你今日不挨弹是不死心是不……”

    “啊!娘,爹,救我。”兄妹俩又开始追逐,但侯爷两口子都脸带笑意的看着,兄妹俩感情是真的好。

    在永和院赖了一顿饭,霜落回挽霜阁想歇歇。可是,姚天祁亦步亦趋的也跟着过来了。

    盼兮侍奉上茶,姚天祁好整以暇的品着茶,眼角观察着妹妹。发现她心情不错,心里咯噔一下子,莫非,她与萧停云说开了?

    记得他们回来那日,下车时只见萧琛不见萧停云,众人也没细问,还以为是他当先拐了弯。

    如今想来,他猜测,是不是萧停云又打马回去找妹妹了?

    他猜对了一半,萧停云是打马回去了,但找的不是霜落而是人家爹,虽然最后阴差阳错还是找到了霜落。

    霜落无法忽略哥哥的眼神,叹了一口气:“大哥,你是不是不想我回来啊。”

    姚天祁啐了一口:“胡扯什么,我怎么就不希望你在家了。我只是奇怪,你怎么突然就回府了。”

    霜落摆弄着茶杯:“我说过了,想家……”

    “霜儿!”姚天祁重重的喊她:“大哥想听实话。”

    霜落抿唇,消沉的抵制。

    姚天祁伸出手轻抚她脑瓜顶:“哥哥不是要凶你。我是担心,萧停云去找你了是吗?”

    霜落还是不语,但从她的表情,姚天祁知道自己猜对了,她果然是见到了萧停云。

    “明知道不合适,你就不能陷进去。哥哥怕你受伤害。”姚天祁觉得心塞,这么好的妹妹,为什么就摊上那么一个萧停云。

    霜落微微一笑,抬起了如玉的小脸:“你放心,我们真的没有关系。哥哥,萧停云其实很讲理,我和他说清了,他真的没再纠缠我,是个值得交的朋友。你以后可以和他深交。”绝对不会有坏处。

    姚天祁点头,放下了心:“作为同窗,他确实很优秀。经历了两国比试,这个人我也算认可了。只要他不是我妹夫,我可以和他相交。”

    霜落被逗笑,垂眸的时候,眼里是一丝沉痛。

    见妹妹心情不是很高涨,姚天祁想让妹妹开心些:“明日,我带你去逛京城大街啊?话说,哥哥还没陪你买过衣饰、买过首饰呢。”

    霜落歪头:“好啊,叫上梓倩姐姐。”

    “叫她干嘛,咱们兄妹逛。以免你又说我重她轻你。”姚天祁如愿的弹到了她的脑瓜崩。

    霜落撇嘴,这口气明显是重她嘛。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