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28章 患难真情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8章 患难真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停云在小毛的房里坐到了亥时,让他等到子时实在是忍不了。

    他听到了木板对面男人不停的咳嗽声,还有妇人拍打他脊背的安慰声。两夫妻这个时辰了还没睡,小毛却早已进入二更天。

    萧停云摇头笑,**岁的孩童,应该还是无忧无虑的年岁,但愿老天爷能让他开心到长大。

    他掏了掏怀内,把所有的银子都放到了那张桌上,轻轻敲了敲木板。妇人连忙起身,传来吱吱嘎嘎的木头声:“恩公,是不是冷?”

    “大叔大婶,在下要走了,给你们道个别,不用送了。”萧停云说完,打开门走出去,又慢慢给小毛关上。

    然后就见男人女人的屋子里点燃了灯,妇人披着外衣走出来:“怎么这就走了?”

    “有急事。”萧停云抱拳:“大婶,钱财乃身外之物,最重要的是先给大叔看好身体。在下告辞!”

    他来到闪电身边,飞身跃上马,妇人走过来为他打开了用木条拴起来的门。

    “多谢大婶收留。”话音一落,一人一马离开了黑漆漆的小院,奔向了暮色的前方。

    妇人发了一会儿呆,关好大门,想了想就进了儿子的屋。她手执烛火,进屋后一眼就看见桌上的银子,眼眶立刻湿润了。

    难怪公子会那样说,他是怕自己不敢花啊。

    妇人拿着银子回到自己房里,趴在丈夫肩头呜呜呜的哭。

    等她呜咽着说完,男人明白了,眼含热泪的双手合十:“谢恩公!愿老天爷保佑恩公事事顺遂!”

    不知被人祝福的萧停云打马来到了天麟山,这里乌漆墨黑的什么都看不清。得亏他练武的身子异于常人,眼睛比寻常人更能适应黑暗,不然寸步难行。

    闪电慢慢地走着山路,正是阿丑大夫回他家的路。

    萧停云突然想到了什么,飞身下了马,拍拍闪电脑袋,让它乖乖的等在一边。

    “在这等我,别乱叫。”

    闪电看看左看看右,它委屈,却不敢吱声。

    萧停云眯了眯眼,一撩衣摆,开始自己向前行进。走着走着,就遇到了断山,他停住,听风辩声,察觉不到什么危险,就放心的继续向前。

    绕过断山,看到一条山径,他发现这半截山比侯府的要高得多。山脚处有一个大大的山洞,萧停云没有停留,他不知阿丑大夫就住在这洞里。

    他看看前面竟然还有路,就一路顺着上了山,既来之且探之。结果很快就到了了半山腰。萧停云绕着山转,不知不觉顺着路到了后山。他脚下踢到了一枚石子,石子踢出去,就听到砰地一声。

    萧停云觉得不对,向下一望确实是悬崖峭壁啊。那石子又是怎么传来动静的?

    他站在崖边,就这么看着,良久,他轻蔑的一笑,毫不在意的跳了下去……

    跳下“悬崖”的萧停云好好地在对面站着呢。他沉思的看着一米高的崖头,这分明是皇家障眼法!

    萧停云打起了精神,骨子里升起嗜血的快意,终于给他发现了秘密!

    他看着这个地方,觉得异常熟悉,没错,就是像皇家墓场。他小心的向前行,看树木的样子,应是一片桃林,地上都是落叶,有一种腐烂的味道。萧停云轻轻地踏在新落的叶子上,发出刷刷的声音。他亦步亦趋的走着,边走边听着动静,因为,他觉得这里充斥着危险。

    很快就穿过了桃林,瞧见了一所宅院。院门紧闭,门上爬着无数只色彩斑斓的蛇。

    萧停云吓了一跳,运用轻功跳出去一丈远。不知为什么,蛇看到了萧停云虽然“嘶嘶嘶”不断的吐舌,想要咬他,却就是不放弃大门。

    萧停云观察了一霎,不屑的勾起嘴角:“原来是帮胆小鬼。”这蛇就是主人吓唬人用的,门上应该是擦了药物,让蛇儿离不开,还走不掉。

    他沿着围墙走了一圈,找到一处安全的所在。从兜里掏出一方帕子,围在脸上,然后跃上了墙头。

    里面是一间四合院,主屋里亮着烛火,看窗上的影子,应该是两个人。

    萧停云轻巧的落在院子里,发现除了大门上的蛇以外,院子里没有养别的东西。这才放心的轻脚走向窗户。

    他小心的把窗纸沫湿一个小孔,凑过孔隙看到了屋子里的人,是一位老者和一位少年。

    这二人,他一个都不认识。

    “爷爷,老主子让咱们守护主子,可是主子似乎是想做什么坏事,这可怎么办?”少年到这个时辰还不睡,就是纠结这件事。

    老者冷硬的说:“主子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这才是咱们的职责!这些话,日后我不想听到。夜深了,快回去睡觉。”

    少年人委屈的哦了一声,“孙儿记得了,那孙儿告退。”

    萧停云皱眉,怎么自己一来,他们就不说了,还立刻要出来的样子。看看房顶,还不算高,萧停云鼓起一口气,一跃而上,落在了房顶上。

    少年正好推门而出,从窗下经过,萧停云暗道好险。

    他脚步移动,没想到房子年久失修,瓦有些松动,他脚下踩着的那片发出了不大的声响,却被屋子里的老者听了个正着。

    “谁?”

    老者几乎是立刻从屋子里冲出来,正要回屋的少年一听爷爷的话,也飞奔回来:“怎么了,爷爷。”

    老者没回答,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没事,估计是山猫。”

    还没等孙子反应过来,他已经跃上了房顶,正好看到了萧停云的身影。

    “你是什么人,擅闯私人地界,留下命来!”老者以为是追来了仇家,上来就下杀招。

    少年二话不说也跃了上去,看来,是老主子说的仇家追来了。那还得了,考验自己祖孙功夫的时候到了。

    祖孙二人缠斗萧停云,见来人丝毫不落下风,少年一时发了狠:“无胆鼠辈,不敢真面目示人,有本事就拿下面巾,让爷爷看看你的模样?”

    萧停云听这少年说的难听,摸出一枚铜钱打向他的嘴,没有用全力。因为他们方才的一番话,让他觉得,这二人,应该不是外人。

    少年被铜钱打了个正着,痛的哎呀一声,只觉得嘴皮子火辣辣的,应该是肿了。

    萧停云既然发现了秘密,无心恋战,使出一个虚招就想走。

    老者以为他伤到了孙子,恶向胆边生,从怀里掏出呼哨,使劲一吹。

    就听得嗖嗖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是蛇!

    萧停云吓了一跳,连忙施展轻功向后退,躲过了几条蛇的飞扑。

    老者这时也跟着使出杀招,萧停云躲开了,此时却觉得小腿处一痛,就知道坏了!

    他连忙封住穴位,直接展开轻功飞下了房顶,几个起落就出了院子。

    “爷爷,他跑了!”少年气急败坏的喊。

    老者摸着胡须,冷笑:“无妨,他被彩儿们咬到了,必死无疑。只是不知是哪路人马,咱们观望几日,若还再来人,就得换地方住了。”

    祖孙俩下了房顶,因着萧停云的闯入,老者让孙儿与自己一屋,他怕今夜有什么惊变。

    萧停云施展轻功飞奔,虽然封住了穴道,血脉流通的慢了,但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右腿开始发木。

    “毒性还不小呢。”他在硬撑起功力跨坐到闪电身上后,苦笑着轻叹。

    看来,这次他命休矣。这里离着京城远着,就算他飞奔回去,太医一时间也找不到解药。

    也好,反正这辈子就这样了,爹娘虽然还在人世,但他们都无忧无虑的,也不记得世上有个萧停云,那就让他消失掉好了。

    腿越来越麻,萧停云现在觉得头都开始晕了。

    闪电跑着,身上的主子也不发话去哪,也不抓紧缰绳,那它到底是要去哪呢?

    萧停云趴在闪电背上,若他此刻即将命归此处,那这会儿他很想见那个人最后一面。不知她是否会庆幸,没有选择自己,你瞧,选他有什么好,别说护住她了,如今连自己都搭了进去。

    他凭着意识牵着闪电的缰绳,来到了侯府的庄子外。庄子门竟然没关,应该是因为还没到子时的缘故。

    萧停云扔下闪电,跌跌撞撞的进了庄子,辨明方向去了主院。

    原以为这个时候霜落应该睡了,他也不知她睡在哪间厢房,来这里一趟,纯粹是顺应心意。

    可是在听到那天籁般的声音时,萧停云只觉得连腿都不痛了。

    她在和丫头说话,是赶二人下去休息。

    “小姐,不要再看了,夜已经很深了。”盼兮的声音。

    “就是啊,您在侯府这个时辰大都睡了。”倩兮加了一句。

    霜落声音里带了笑:“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俩真墨迹。我不是不困吗,再看一小会儿,一定睡。”

    二兮退了出来,准备在外间歇下。

    萧停云撑不住身子,一下子歪倒了门上。脸上的面巾掉落。

    二兮吓了一跳,连忙掌灯出来看,烛火一照,却是应该回了京城的云世子!而且看样子,他是受了重伤吧。

    盼兮没敢声张,连忙回屋去禀告小姐,霜落以为她又是回来唠叨的:“我这就……”休息了。

    还没说完,就听盼兮指着门外道:“小姐,云世子晕倒在门外了。”

    霜落大吃一惊,书本掉落到地上都没来得及捡,穿着一身雪白中衣跑了出去。

    她扶起萧停云,心惊胆战的发现他的脸色发青。招呼二兮先把他弄进屋里再说。

    “萧停云!你还好吗?”霜落推推他身子,幸好他还能走,刚刚被三人扶到了床上。

    萧停云睁开了眼,勉强的挤出一抹笑:“我被蛇咬了,右小腿。”

    “什么?”霜落顾不得男女大防,一把撩起了他的衣摆。伸手对着盼兮道:“剪刀。”

    盼兮拿来剪刀,霜落利落的被他减掉裤腿,果然,半只腿已经呈现青黑色。

    霜落掩口惊呼:“我的天,这可怎么办?”

    萧停云看着她,觉得自己眼花了,她怎么可能还会为自己哭呢。

    “没事,我歇一会儿就走,不会给你惹麻烦。”萧停云无力的说。

    “你混蛋!”霜落的眼泪流下来:“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种话。你快告诉我,怎么才能解毒,怎么才能救你,你告诉我啊!”

    萧停云缓缓摇头:“应该不能,毕竟没有解毒的东西。”

    一句解毒的东西,如醍醐灌顶般开了霜落的窍。

    “盼兮,我那箱子珍珠首饰带着呢吗?”她抓紧盼兮的手臂,渴盼的问。

    盼兮连忙点头:“带着呢,小姐最喜欢的首饰,我走哪带到哪。”

    霜落顾不上脸红了,“快去拿来。”

    萧停云呆呆的看着她,“最喜欢的首饰……珍珠的……是我送给你的吗?”

    霜落咬唇不语,盼兮真是害人不浅。不过幸好是这样,不然,他可就真的没救了。

    盼兮抱过来一只盒子,萧停云费劲的支起身子看,果然是自己送的那盒。他痴痴地看着,心里涌上了一股暖意。这不是很珍贵的首饰,却原来一直被霜落珍视。以为她不稀罕自己送的东西,其实她最喜欢。

    霜落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颗碧绿色的球,递到萧停云手上:“你快看,这东西能解毒吗?”

    冰冰凉凉的球,让萧停云猛地一激灵:“这是什么?”

    “这是解毒珠,据说可解百毒。”霜落复述着淳于风那时的话。

    萧停云突然笑出声,声音里品出一抹无奈:“老天这算打我一巴掌又给我一个甜枣吗?上一刻我还以为我命不久矣,这一刻,就给我送上一颗解毒珠……”

    霜落啐了一口:“你快说怎么用,这么多废话。”

    萧停云摸摸鼻子,“你试着刮下些粉末,给我冲一杯试试。”

    霜落无暇跟他瞪眼,今夜她快要被吓死。如今有了解决办法,又快要被他气死了。

    她很快的在盼夕帮助下刮下了很多粉末,冲了一小杯水,走过来坐在床沿服侍他喝下。

    萧停云缓过一口气后,伸出手:“给我把刀,顺便把烛火拿来,再找些布条,拿个脸盆。”

    二兮跟着霜落一起忙乎,最后齐齐站在床边看着萧停云动作。

    他把刀在烛火上烧了烧,找到蛇咬到的小口,一刀切下去,黑血汩汩流出。倩兮双手蒙上了眼,她怕。盼兮也连忙转过身子,好吓人。

    只有霜落一直在看着,强忍着喉间的不适,只为怕听不到萧停云的吩咐。

    “霜落,再刮点粉末,帮我撒到伤口上。”看样子那解毒珠真是灵丹,萧停云喝下一杯药粉后,竟然觉得没那么晕了。

    霜落几乎是立刻就行动了,很快的把珠粉洒到了伤口上。然后萧停云继续放血,黑血慢慢地越来越少……

    霜落额间都是细汗,最后一次刮下粉末撒到伤口上时,就听萧停云轻轻呼出一口气:“成了。”

    她看过去,萧停云小腿上流出的血终于转为鲜红,她已经干了的眼眶,几乎立刻又盈满泪水。

    “盼兮,倩兮,去为世子煮一碗燕窝,再做些补血的吃食。”霜落起身,掩饰自己的失态。

    “是,小姐。”二兮领命下去。

    萧停云见霜落想走,情急之中“哎吆”了一声,就见霜落连忙转过了头:“怎么了?”

    “还没包扎。”萧停云惨兮兮的对着她说。

    霜落这才发现血是变红了,但伤口还咧着嘴呢。

    “这,怎么弄,我不会啊。”她有些着急。

    萧停云安慰她:“先随便包上,我明日回京再诊治。”

    “那怎么行!怎么就能随便?你就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吗?”霜落越说越气。

    萧停云垂下了头,声音暗沉:“反正,没人在乎。”

    ------题外话------

    你们若以为这就是和好了,那小逸可以说,等着吧,哈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