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27章 形同陌路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7章 形同陌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霜落来到萧停云身边,不解的看着他:“你叫我?”

    麟大伯在一边倒背双手,回过头不看,他可是很懂礼的人。他走开两步,就听那男娃娃问大小姐:“这个人你为什么叫他麟大伯,是知道他的名字么?”声音清冷,似乎只是叫她过来问这个问题。

    霜落点点头,是为了这个啊,她看着阿丑大夫的背影道:“不知,只是因为他在天麟山住,才如此称呼。麟大伯三字很温暖,也好听的多。”比劳什子阿丑强多了,他又不丑。

    萧停云有些失望,这么巧,山的名字就是麟字为名,他不由苦笑了一下。

    禹凤、萧辅麟,他的爹娘,如今一个变成了凤大娘,一个成为了麟大伯,却独独都不认识他,何等的讽刺!

    他对霜落拱手:“多谢。”说完不再留恋的转身走开。

    霜落盯着他的背影,见他又去那方石头上坐下,看上去情绪不高,心里挺担心。他现在恢复了二人才认识时的状态,冷漠,孤傲,而且那声多谢,更是拒人千里之外。

    身旁黑影一遮,阿丑大夫走过来,俯视着霜落道:“大小姐,你可喜医术?”

    霜落被问愣了,看着他道:“一窍不通。”

    阿丑哂然一笑,“无妨,入门很简单,只要你想学,就一定会学好。”

    霜落嘴角一抽:“我……不想。”

    说完就要走,她做什么想不开再去学东西,还嫌自己不累?

    秦胜蓝和梓倩正好招手叫她,霜落紧走两步,似是怕他再拉住问。

    玉肌县主伸伸胳膊,掐腰仰天长笑:“不愧是天水,这几日比试绷的紧,现在我觉得浑身骨头都松了。”

    梓倩抿嘴偷笑,这位同窗以前不亲近,只以为她是张扬嚣张的。没想到霸气的外形下竟是藏着逗比的灵魂。

    秦胜蓝也甩甩腿:“那可不,我都不想走了。”

    “那你们就多住几日,咱们女学开课时一起回去。”霜落仰脸笑着说。

    秦胜蓝鼓起脸:“我也想啊,可是我要真把这念头给成行,待我回去,祖父还不得打死我。还是别了吧。”说完还抖了抖身子。

    四个女孩抱在一起开心的笑着闹着,萧停云没往这看,他正陷在自己的思绪里。

    男子比女孩子泡的快,不一会儿就都出来了,也是一人一脸满足的笑。

    “天祁兄,你这庄子硬是要得,省下烧水不说,还真有功效的样子。”梓成满脸的汗,正拿帕子不停擦拭。

    三殿下萧琛也不遑多让,汗不停的出,却也很享受的表情,比练一早上剑都舒爽。

    他打量一圈,见云弟遗世人独立一般自己呆在一隅,连忙献宝似的疾步来到他身边:“我说云弟,你不进去泡可吃大亏了……”

    话音结束在萧停云鄙视的目光。

    萧停云扯动了一下嘴角:“说的和你没泡过一样。”

    萧琛得意的挤挤眼睛:“霜落家的温泉池子,我就是没泡过啊,你泡过?”

    萧停云脸色一耷,跟他扯犊子啥意思都没有。虽然他心里刚刚确实有一点点失落,嗯,一点点。

    “泡完了?”他起身平视着萧琛,虽然他比萧琛高一些。

    “嗯,泡完了,怎么的?”萧琛试着汗,真爽。

    “走。”

    “去哪儿?”萧琛一脸懵逼。

    萧停云望天,看智障一样的看他:“不回京?”

    萧琛哀嚎:“回!”他是皇子,不封王时不能出宫,而宫里规矩就是除非有大事,事先报备,否则不能夜不归宿。

    宫里到处是眼,想抓他小辫子的多了。今日若不回,你放心,明晨一大早,父皇的案头就会摆满弹劾他不规矩的折子。

    有云弟在就是靠谱,他这人一得意就容易忘形。

    萧琛招呼几人:“温泉也泡了,咱们回庄子和老侯爷说说话就回京吧,怎样?”

    你是殿下,你说的算。大家嘻嘻哈哈的兜紧衣服,出了栅起来的小院。

    阿丑大夫冷眼看着一大帮子人前面走,心里暗想,今日时机不对,既然大小姐在这里住,那他等无人时再问她。若到时她还反对,那就别怪他出奇招了。

    姚伯笑的合不拢口,走过来拉他,想叫他走,被阿丑大夫嫌弃的躲开。

    到得山下,他摆摆手:“走了。”

    姚伯喊他:“回你山洞去啊?”

    阿丑连头都懒得回,这不废话嘛。

    萧停云听见了这句,回首看向他的背影,见他沿着辟好的山路,一直走的影子都不见,方收回视线。

    大家聊着温泉,聊着阿丑大夫,很快的就到了庄子。

    萧停云看看天色,从用过午膳赶来,又在温泉待了一个多时辰,是该往回走了。

    老侯爷知道了宫里规矩,自不再多留人,他甚至赶霜落跟着一起回去。姚天祁也觉得妹妹一起回去最好,反正来的目的既是看祖父祖母,又是为了躲避萧停云,老祖宗也看到了,人呢也没避成,不如干脆直接回府好了。

    萧琛笑着说:“霜落,既然老侯爷说了,你就跟着天祁一起走吧,省得你自己回去时家里不放心。”

    霜落撩撩头发,发现沾过温泉水的头发一点香味都无,还带有一种味道,就先对女孩子们说:“你们回去后先沐浴一下,我记得麟大伯说过,最好冲一遍水。”

    说完,见玉肌县主三人纷纷撩起头发来闻,才面向萧琛笑着摆摆手:“多谢殿下提醒,不过我既然来了,自然是要陪陪祖母的。等我回去时,还有两个丫鬟在,再加上侯府车夫,不要紧的。”

    萧琛无奈的颔首,云弟的情路好坎坷啊,哎。

    老侯爷及夫人送他们来到庄子外面,他们来时怎么来的,走的时候照旧。上马车的上马车,上马的上马。

    临行前,大家都向侯爷夫妇告辞,萧停云甚至没有多看霜落一眼。

    适才有多热闹,这会儿就有多安静。霜落扶着祖母和祖父一起进了院子,她边走边沉默,这样也好,形同陌路。他不会再来喜欢她,她也不会再为这个烦恼。呵,多好。

    把祖父祖母送进房中,他们年纪大了,不定时的需要躺下休息。霜落让上次来伺候自己的采红烧水,身上的味道她很不喜欢,必须要沐浴一下。

    回到自己房里,发现倩兮盼兮布置的焕然一新,俨然有了侯府挽霜阁的三分精致。霜落心情好了一些:“手脚很利落,不错。”

    盼兮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倩兮性子活泼,闻言道:“那小姐,您以后走到哪里都带着我们吧,绝对伺候的您舒舒服服。”

    霜落被逗笑:“好,带着你们,走吧先伺候沐浴。”

    泡在香汤里,霜落缓缓闭上眼,脑海里都是那个人。没想到拒绝他以后,还是忘不掉。她闭住呼吸,缓缓沉入水里,用水洗去那一丝脆弱的痕迹,倔强的证明,她这样才是最好。

    ……

    萧琛一行人和来时不同,来时心急如焚,走时则慢悠悠的。两驾马车依然在前面开路,三殿下和云世子缓缓打马跟在后面。

    “你们俩,就这样断了?”萧琛实在忍不住开了口。

    萧停云不语,不然怎么办。霜落是很有主意的人,她决定了的事,应该就不会变了吧。

    萧琛气急:“没想到霜落还有门第之见这么陈旧的思想。”

    “说什么呢?”萧停云不乐意了,就算两个人走不到一起,也不想听到任何人说她一句不好。

    “行行行,你厉害,我不说了。”萧琛扭头不想理他。

    萧停云这时看看前面的马车屁股,勒马停下,对萧琛扬声道:“你先跟着他们回京,我回去庄子一趟。”

    萧琛听萧停云这么说,顿时一脸兴味的也勒马住下脚,笑的很欠揍:“吆吼,这是做什么啊,不是不打算好了吗,还回去作甚?”

    萧停云回应他的动作是,直接一牵缰绳调转了头,一拍闪电,闪电立刻像箭一样窜了出去。留给了至高无上的三殿下一屁股尘埃。

    “萧停云,我操你姥姥!”萧琛发誓再也不搭理这个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弟弟了。哼,霜落不理他就对了,一定是看出了他没良心的潜质,活该一辈子叫他光棍!

    萧停云骑着马回到了庄子外,他想了想,任马儿朝远处的村子跑去。他想做的事,必须要趁着夜色。这会儿天尚早,他可以去村子里转转,兴许还能问出有用的事情来。

    村子离得庄子不是太远,远远的看着有炊烟,谁知道转过这条长长的泥土路就到了。

    家家户户这个时辰就已经开始张罗着晚膳,在家的妇人们顶着烟火色,做好饭等候在地里忙活的男人们。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萧停云想着。

    正行着,他看到了一个**岁的小男孩,放着一头瘦弱的小牛,正往家赶。

    他翻身下马,让闪电自己玩儿,自己则踱步来到男孩面前。

    小男孩吓了一跳,眼前的大哥哥一脸凶相的看着自己,他忍不住抓紧了手中的绳子,这可是自己家里唯一的一头牛,可别让人抢了去。

    萧停云看出了他眼中的防备,失笑的拂拂脸,自己这么像坏人吗?

    他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小男孩:“这个给你,只需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好,怎么样?”

    男孩的黑眸见到手掌上的银子时放出了光,片刻后就熄灭了,看着手里牵着牛的绳子呐呐地说:“我娘说,不是自己的银子不能拿。”

    虽然他家里很缺银子,阿爹在家不能劳作,只能靠娘下地。

    萧停云看着他老实忠厚的样子,心里起了一丝好感,温和地说:“若是你回答了我的问题,那这银子就不是别人的,而是你自己赚的,你娘还会很高兴。”

    “大哥哥,真的吗?”男孩眼里又闪起了光,若是有了银子,爹爹就能喝点好药,是不是就能快点好起来?

    萧停云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真的,哥哥不骗人。”萧停云心甘情愿的做了平民的大哥。

    “那你来我家,当着我娘问,我怕我不知道,说错了。”小男孩很想要,但善良的心又怕解决不了别人的问题。

    “可以。”萧停云直起身子,正好解决没处去的尴尬。

    他嘬口成哨,闪电飞快地跑了过来,真是的,主人就不多放一会儿假,人家才刚开始玩耍。

    萧停云倒背着手跟着小男孩走,闪电踢踢踏踏的在后面跟着,还时不时的看一眼旁边的胖东西。这是什么玩意儿?小黄牛沉稳的在一边走,看见闪电还有些害怕,哞哞的叫了几声。闪电眨巴着大眼,不是同宗,无法交流。

    萧停云跟着男孩儿左拐右拐进了一个破旧的院门,经过一路的交谈,知道他叫小毛,今年八岁。庄户人家的名字没那么讲究,小猫小狗的名字才好养活。

    小毛对萧停云甜笑道:“哥哥,我去把大黄拴好。”

    萧停云颔首,打量这两间茅草屋,实在是太破败了。若是来一场疾风,他都担心会不会塌掉。难得,这么穷苦的人家,还能养出小毛这样纯净的孩子。

    房子里传出男人的咳嗽声,咳嗽过一阵后,方开口问:“是小毛吗?”

    孩子赶紧答应:“是我,爹。娘一会儿就回来了,我这就做饭。”

    男人笑着说:“我已经做好饭了,等你娘回来,咱们就开饭。”

    “好嘞,您今天下地了?”小毛开心过后,又担心。

    “没事,我的腿好多了,这不扶着凳子走,还是可以的。”

    小毛想拉着萧停云进屋,伸出手后又缩回来,因为他的手太脏了,“哥哥,你跟我来。”

    进屋和当家的男人说了几句话,萧停云差不多就摸清了这个家的情况。男人摔断了腿,没钱看病,腿伤更严重了,连带的开始咳嗽,身子骨折腾的越来越弱,整个家的地都由他媳妇种。

    不过看这父子俩的样子,却还是满满的都是阳光。

    不多会儿小毛的娘回来了,父子俩围前围后的,有说不完的话。一见男人下了地,女人生了气,气他不好好休息。男人连忙解释,今日一点都不难受,所以就想着早做好饭让她回来吃。

    一家三口虽然穷苦,但这满满的爱,让萧停云在一边看的羡慕不已。这才是家,不是吗。

    女人发现了萧停云,有些被吓到,自己这么破败的家,何时来过贵客。就连同村的人,因为害怕自己张口借钱,而不敢上门。

    小毛洗过手,小心的拉着萧停云的袖口来到他娘面前:“娘,这位哥哥是我带来的,他有问题要问你。”不敢说问自己,就说问他娘。这小子还挺机灵,萧停云失笑。

    “大婶请了。”妇人一脸风霜,快赶上祖母的脸老了。

    “小伙子不要客气,用过饭没?家里虽然饭菜简单,但胜在还热乎。”妇人很是热情好客。

    萧停云摆手:“不用,我是想来问一下,你和山那边的阿丑大夫熟不熟?”

    妇人笑:“阿丑啊,算熟,我们一家子头疼脑热的都找他看。只是我们现在没钱,也就不去找人家了,没得给人添麻烦。”

    “他一直就住在山里吗?”

    “应该是吧,反正,我一开始也不认识他,但至少小毛出生时,他应该就在了。”妇人回想。

    萧停云不语,这么说,八年前他就安家在了天麟山。如此说来,岂不是他一出事就被安排到了这里?

    “大婶,你知道他是生过什么病吗?”萧停云问,为什么他也会忘记前尘旧事。

    妇人一脸错愕,“啊?他自己就是大夫啊,还生什么病?”

    转念想了一下,肯定的摇头:“没有,自从我知道山里有位大夫后,他就是这个样子。只是……”

    “只是什么?”萧停云急切的问。

    “只是一开始谁都不知他叫什么,他也不说。因为脸上太吓人,一开始村民都不敢靠近他,还是因为他救过一个人后,才闯出了名头。渐渐地,我们村子里提起他,都叫他阿丑大夫。”

    “哦。”萧停云听到阿丑二字,心里揪的很难受,难怪霜落觉得这个名字不适合他,确实。呵,又想起她了,真没出息啊。

    “大婶,谢谢你,这锭银子你拿着,给大叔看腿。若我所料不差,大叔好像还有别的病症,可千万不要儿戏。”萧停云把银子递给她。

    妇人连忙推脱,“这可使不得,只是问了问阿丑大夫而已,又不是大事。我们承受不起。”

    萧停云见她是真心婉拒,皱紧了眉头,开口道:“这样吧,今夜留我半宿,这就当是食宿费用,可好?我是京城来的,等明日一早再走,劳烦大婶了。”

    男人哈哈大笑,因着笑又咳嗽不止,被妇人白了好几眼。他不疼不痒的继续微笑:“住下就好,说什么费用啊。咱们寒舍请都请不来你这种京城贵客呢。”

    小毛开心的跳:“那哥哥你和我住一间屋子可以吗?”

    萧停云指着银两:“叫你娘收下,我就和你住。”

    小毛恳求的眼光看向娘亲:“娘,大哥哥不是坏人,您就收下吧。您收下,我就有朋友了,大哥哥就是我的朋友。”

    话语说的让萧停云觉得心酸。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何尝不是和他一样,也想有个真心的朋友。可是,因为克父克母的名头,没有大人愿意让孩子和他玩儿,包括所有的皇室子弟,血缘那么近的堂兄堂弟,都瞧不起自己。

    若不是他争气,咬牙练就了一身本领,他相信,现在的阿琛应该也不会和自己交心。

    想到这里,他越发的感同身受,对小毛伸出手:“对,我是你朋友。”

    妇人不好意思的收起了银子,“那就多谢公子了。”她突然很想哭,一个陌生人都能随手给一锭银子让夫君看病,整个村庄里却没有一个人想帮一点忙。

    她擦擦眼睛,连忙用衣袖拂拂凳子:“恩人快坐下,我去给你盛饭。”

    萧停云恶寒,怎么就成恩人了,而且,他看了一眼稀粥和黑面馍馍,实在是一点胃口皆无啊。

    “大婶不用了,我先去小毛房里歇歇,你们用就好。”

    妇人终于自在了些,她也觉得这饭菜实在是拿不出手。那就等他饿时,自己给他荷包俩鸡蛋就好了。

    萧停云被小毛带进了他自己的小屋,说是屋,其实就是木板隔离出的一处不大的空间。木板那边住的是夫妻俩,这边住的就是小毛。一张小木板床,一张黑的看不出木色的桌子,床上有一床被,露着黑乎乎的棉花。

    ------题外话------

    咱们云云想干嘛?二更继续分解……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