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24章 萧琛搭桥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4章 萧琛搭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姚天祁被胖胖的掌柜带进厢房。萧停云猛的转头看过来,一看是他,立刻目光投向门后,是不是,霜落就在后面?

    经过昨夜,他竟然还有期待。

    姚天祁对他俩抱拳招呼,“三殿下,云世子。”在萧琛笑脸相迎下,走过来坐下。

    门被掌柜的关上,萧停云一脸的期盼化成浓浓的失落。姚天祁看在眼里,原以为会很开心,却一丝一毫都笑不出来,只觉得心沉甸甸的。

    原来,萧停云投入的感情这么深。

    同窗几载,他的才气与身份,让他一直都凌驾于众人之上,骄傲的那么高不可攀。你何时见过睥睨天下的傲娇世子,有这么幽怨的时候?

    姚天祁垂眸倒茶,没有多话。他再同情萧停云,也不可能就把妹妹推出去。不合适就是不合适。

    萧停云转过身,端起茶杯饮了一口。昨夜说开后,她就开始躲避自己了,终究还是因为不喜欢吧。

    他觉得心里有些苦,不喜欢就不喜欢,至于连面都不露?是把自己当成了洪水猛兽么。他有他的骄傲,怎么可能死缠烂打。

    呵。

    萧琛扶着额,他不用照镜子,也知道云弟暗算的那一下估计红了。云弟好狠,一点都不怜兄惜长。虽然,他手下留情了一丢丢,要不然就不单单只是红一点的事了。但他照样生气。

    他桃花眼里闪过精光,在默不作声品茶的二人之间梭巡,试着想找出点什么。

    按照以往,没良心的云弟应该早就嘘寒问暖的巴结大舅子了。可到现在,竟然连招呼都不打,更何况霜落没来,云弟都不带问的?

    姚天祁和萧停云的样子,再傻的人也会看得出来不对,更何况他又猴精似的。

    这个时候,萧琛觉得自己该出马了。

    “天祁兄,你骑马过来的?霜落是不是在后面马车里?”他从姚天祁这下手。

    本来无动于衷的萧停云,闻言精神一震。对啊,是不是霜落在后面,或者拐弯去接秦胜蓝了?虽然这可能性微乎其微。

    姚天祁微微一笑:“我坐马车来的。”

    见两人不约而同的一僵,他又加了一句:“霜儿,去看祖母了。”

    “什么?”萧停云没说啥,萧琛反而激动的一拍桌子。

    我的天,难怪云弟一脸惨样,俩人闹顶了!甚至已经这么严重了,严重到霜落都不参加聚会,不屑于见他。

    这可不行啊,他认定的弟媳妇,怎么能跑掉。

    萧琛眼珠一转,正欲说话,就听胖掌柜又敲门:“客人来了。”

    原来是梓成兄妹和秦胜蓝,萧琛暂时咽下嘴边的话,上来招呼。

    秦胜蓝找了一圈,都没看见霜落,跟着三殿下走到桌前坐下后,忍不住问姚天祁:“姚大哥,霜落去哪儿了?”

    姚天祁见梓倩也关心的看过来,暗叹一声再次回答:“去庄子上看望祖母。”

    梓倩一脸惊讶:“可是老人家身体不适?”

    “无事。只是上次去时祖母水土不服,霜儿一直放不下心。正好比试完大休,她就去看看。”

    梓倩哦了一声,若老夫人真的抱恙,说不得她与娘亲也是要去探望一下的。

    秦胜蓝撅起嘴:“她为什么不等咱们聚完再去?人家还想跟她吹嘘一番……”

    这话说的萧停云心里一动,是啊,为什么不来这趟?至少再让我见一面,留个念想。他闷头喝茶,情绪低至谷底。

    萧琛感兴趣的看着秦胜蓝,凑过身子,手搭在她椅靠上:“你想吹嘘什么?”

    秦胜蓝眼睛一亮,眉飞色舞的道:“吹嘘今早接完旨后,我祖父是如何夸我的呀。”

    萧琛撇嘴:“最多夸一句,还是三殿下有眼光,能发掘出你的潜力。”

    萧停云抬眸瞅他一眼,萧琛吧唧吧唧嘴,好吧,是你发掘的。

    说话间,连莲和玉肌县主也到了,楼明光在后面颠颠的跟着,除了霜落,人都来齐。

    照例,玉肌也问了一句,谁让霜落存在感那么强呢。姚天祁又为大家普及了一遍,发现妹妹不在的话,大家仿似都蔫了。

    萧停云一直没开过口,他眼下的青黑大家都注意到了。他的低气压,让众人都默默吃自己的,谁也不敢多说话。

    这顿饭吃的,简直让人消化不良。秦胜蓝看到这么多好吃的,本应该食指大动,但不知为啥她一点胃口都没有了。霜落不在,云世子感觉更可怕了,她想问问三殿下,能不能打包回去吃呢?

    萧琛起身为大家满酒,本就是庆功,没有酒像什么话。到萧停云身边时,他把酒壶放一边,执起茶壶为他在茶杯内添满。

    萧停云不悦,浓眉皱在一起,看着萧琛的目光不善,萧琛轻叹:“喝茶就好。”

    他的眼白布满了红丝,不能再让他喝酒了,伤身。

    虽然不知霜落和云弟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不想看云弟这样。

    萧琛见姚天祁也很沉默,猜他可能知道内情,啜了一口酒道:“天祁啊,你们府里的庄子是不是不远?”

    姚天祁微微一愣:“是,不很远。”

    “霜落自己过去,也挺孤单的,你看,咱们是不是都跟着去玩玩儿,顺便看一下老夫人?”萧琛提出建议,说完后,忍不住自己都给自己一个赞。

    姚天祁被三殿下的建议给说愣了,有点反应不过来,掉头看未来媳妇,却发现她竟然一脸憧憬,好像也很想去的样子。

    萧停云紧握茶杯的手,攥的更紧,大手上骨节分明,都能看得到青筋。

    姚天祁本想拒绝的话,就这么咽了下去,看了大伙一眼,微微一笑:“这倒是个好提议,其实,霜儿想过去看看,还有一丝玩心在里面……”

    “姚大哥你快说说,霜落是去玩什么?”秦胜蓝嘴快的问。

    “我家的庄子座落在天麟山下,前不久,管家发现了一处泉眼,触手生温,竟是温泉。上次去时,霜儿就想修个温泉池子,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估计池子早已竣工,应该可以泡泉了。”

    秦胜蓝抚掌大赞:“还是霜落会享受。不对,应该说,侯府的庄子真是幸运,我家的好几处庄子都未发现一个泉眼……”

    她方才只是顺着姚天祁的话说,说完才懵懂的问:“温泉?是啥?”

    终于气氛被秦胜蓝搞得没那么严肃了,大家纷纷大笑起来。

    萧琛笑得直打跌,秦胜蓝斜睨着他,这个三殿下确定是皇子吗?笑的像个智障似的,虽然自己确实不懂温泉是什么。

    萧琛笑够了,为好奇宝宝讲解:“由地底冒出来的泉眼,触手生温,源源不绝。书上称之为天水。据闻泡这种水,强身健骨呢。”

    秦胜蓝张大了嘴,还有这么一说。她忘记了刚刚对三殿下的评价,只觉得这人学识渊博,不亚于云世子。

    楼明光一直在照顾玉玑享用,这时插言道:“既然如此,天祁兄,咱们就一起去吧。”

    姚天祁失笑,大家对温泉的好奇心还挺大,大到超过了这一桌美食的诱惑。

    萧琛当先站起:“既然如此,咱们这就走?”你们没看见我的云弟已经坐不住了吗。

    连莲饭量小,几乎已经吃饱,她抿抿唇对萧琛说:“殿下,民女去不了,答应爹爹要早回去。”

    这些人好像对自己不太感冒,毕竟自己和霜落几人也不是很熟。

    萧琛点头:“行,那你就先回去,我们还要去泡温泉。”竟然连句挽留的话都不说。

    连莲脸上带着笑走出去,一出门,笑容就再也挂不住了。她只是象征性的婉拒一下,难道就没人知晓开口留她一留?哎,终究是没有姚霜落的号召力,算了,还是回家吧。

    萧琛见她走了,勾勾嘴角。你去我欢迎,你不去,我也不会强制。欲擒故纵,欲走还留,在本皇子这里行不通。

    八个人匆匆结束了午膳,由萧琛统一派人去通知各府,然后乘坐两驾马车赶赴侯府的郊外庄子。

    楼明光和梓成与姚天祁乘坐一驾车,因为楼明光暂时不想挑战马术。萧琛陪着萧停云骑马,二人惬意的或快或慢,与护送土帛人不一样,这次是去心似箭。

    三个女孩子则坐一驾车上,新奇的经历,让她们时不时掀开帘子偷看。

    玉玑长叹一声:“三五知己相约去郊游,这才是人生一大乐事啊。”

    秦胜蓝看着马车出了京城大街,驶上通往郊外的官道,这才收回了脑袋道:“认识霜落以后……不对,不该这么说,我早就认识她了。应该说,和霜落做朋友以后,生活才真的变得有滋有味。”

    梓倩笑嘻嘻的挽着她的手臂:“怎么讲?”

    玉玑看着梓倩巧笑倩兮的样子,突然发现她长得虽清淡,但一笑起来很好看,特别有味道。以前一直不服气,姚天祁为什么选她不选我,如今自己心胸开阔了,也能发现别人的美,甚至不再嫉妒。

    秦胜蓝绘声绘色的给二人回忆:“以前霜落和我不是朋友,我在女学成绩也不好,就只和林琳与李馨逸走得近。霜落生病,我们去看她,才知晓原来这家伙以前都是装的,真正的她又有才学又风趣。越来越喜欢和她相处,渐渐就成了好朋友。她自己有才,还不放弃我们,在年考时硬是带着我们三个考进了起舞阁,这次更甚,还为天凌争了光,得到了金牌……”

    玉玑和梓倩听的津津有味,原来霜落这么厉害。萧琛说的不对,不是他发掘了秦胜蓝的潜力。人家霜落才是秦胜蓝的伯乐。

    三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声音,时不时随着掀起的车帘传到外面。

    萧停云与萧琛行到车旁时正好听了个正着。

    萧琛抬眼看他,发现他一手勒着缰绳,一手垂在身侧,冷峻的看着前方的路,不知所想。

    扯扯他的衣袖,萧停云侧首看看萧琛,看他一牵缰绳,也默契的慢了下来。二人让过两架马车,慢慢地行在后面,方便说话。

    “这会儿没人了,可以跟哥哥说了吧?”

    萧停云嗤的一笑:“说什么?”

    萧琛骂了一句脏口:“不是,都这么明显了,你还隐藏什么?”

    “说吧,你和霜落怎么了?”说完,萧琛严肃的盯着他:“别给我打马虎眼,你应该知道,我能帮得上你。”

    这倒是真的,萧琛虽然是二货,但在真事上,毫不含糊。

    萧停云抿唇,在萧琛期盼的目光下,终于开了口:“萧念家要给他提亲。”

    “我问你和霜落,关萧念什么事?他爱和谁提亲就和谁提!”萧琛想踹死他。

    萧停云脸色一冷,萧琛终于不再急躁,示意他继续:“祖母说,贤王妃相中了霜落,想把她定给萧念。”

    “我去!这也行。”萧琛目瞪口呆。怎么哪儿哪儿都有这帮子女人呢。

    “我就去找霜落,让她告知父母不要答应提亲。毕竟,你知道的,我现在也不可能向她提亲。”

    “然后呢?”

    萧停云苦笑:“她答应了,说她的婚事她做主。”

    “漂亮!”萧琛赞叹,不愧是霜落啊,这帅的。

    “不对啊,那你该高兴,怎么还这么个熊样?”萧琛提出疑问。

    萧停云在马上踹了他一脚,因为离得近,萧琛没地儿躲,被踢了个正着。

    “嘶……你个混蛋,还要不要哥哥帮忙了?”

    萧停云没接话,沮丧的看着前路,继续诉说:“我问她,不接受萧念的话,能不能接受我。”

    萧琛停止揉腿,反正一半是做戏,没那么疼。相比较之下,他对这话题更感兴趣:“那霜落怎么说?”

    萧停云冷眼一瞥,这不废话吗,猜都猜的着。她要是接受的话,我能这么个熊样?

    呼出一口浊气,他有些颓然:“她说……我不适合她。”

    萧琛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答案,不是不喜欢,而是不适合。

    “是不是有误会?哪里不适合了?”

    “她说,她想过舒心的日子,不求多富贵,乐得自在。我们昭王府门第高,是非多,她不想扯进来。”萧停云苦笑,“说来说去,还是被流言左右了吧。”传说他天煞孤星,克父克母,爵位都是抢的叔叔的,没有爹爹在,继承权应该顺延。

    萧琛见他越说越沮丧,皱着眉道:“不对,霜落不是那样的人。”

    “我知道她不是这样的,但你说,她为什么拒绝?我能感觉得到,她不讨厌我。”

    “先过去看看,我看她到底是什么态度。”萧琛想了想:“若她真的是对你无意,咱们也不稀罕。”

    萧琛再对霜落有好感,若是伤了兄弟,他也不会倒戈的。更何况,在他心里,萧停云除了脾气不好,可以说没有缺点。

    马车在二人说个不停的猜测中,很快的就到了侯府的庄子。两架马车上的人都下来开始走动时,三殿下和云世子才姗姗来迟。

    玉玑掐着腰:“我说二位堂兄,你们的马都是宝马,莫非你们迷路了不成?”

    萧琛这会儿没心情和她磕牙,跟萧停云的对话,让他如今也情绪低迷。

    霜落坐来的马车,就停在庄子外面,这会儿马儿还在吃草料,时不时秃噜个响鼻。

    姚天祁招呼众人进庄子,妹妹见自己过来,一定很开心,不过……他回首悄悄看了看萧停云,这个人来,霜儿会不会失态?

    他现在有些没底,到底带这些人回来,是对还是错。

    安伯一见这么多个公子、贵女,有些傻。他是老侯爷的老跟班,自然老眼不瘸。看出这些人家世不低,甚至门楣比自家侯府还要高,连忙派人去给老侯爷返话。

    ------题外话------

    编辑说有大推荐,让渣逸万更,我试试哈……若真有了,渣逸是不是也能红一把?哈哈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