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22章 借酒浇愁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2章 借酒浇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停云说出来的话,比他夜闯闺阁还要惊人。

    霜落自认与萧念从无交集,他王妃娘要来向自己提亲,开玩笑呢吧。在她心里,结为两姓之好的,不应该都像是大哥与梓倩姐姐一样知根知底的么。

    她一脸错愕的看着萧停云:“虽然不知你打哪里听来,但我觉得这事挺荒唐的。看萧念应该不小了吧,怎么可能来求?”

    萧停云想笑,你看,不光是我觉得萧念配霜落有点老了,姑娘本人都这么想。

    “他的年岁是该比萧瑜还要早娶,但一直和二皇子混在一起,估计想联个有用的姻……”话未竟,意已明。

    霜落失笑:“那他就更不该找上我了,我们府可不站队。”

    真是个傻丫头,你爹不站队,可你若真应了贤王府,外人自然而然就把侯府安上了二皇子的标签。

    而且,现在不是说站不站队的问题,这话题是怎么跑偏的?

    萧停云无奈的看着她:“我的意思是,知会你爹娘,别答应他娘的提亲。”

    霜落掩口忍住笑意,他这话听起来像是骂人。

    于是霜落慢条斯理的转身抻被子,准备休息:“若你是为了此事,那我就明白了。放心,我爹娘不用知会,他们不会答应任何一家的。”

    “为什么?”萧停云呆住,那我怎么办?

    霜落款款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因为我的婚事,我说了算。好了,你可以走了。”

    萧停云跟着站起身,瞬间比她高出很多,霜落嘴角一抽。

    他眼神有些躲闪,不与她直视,最后定睛看着床上的薄被。他还记得上次躺在上面的感觉,很软很香,可惜从那之后再无机会上去躺一下。

    “还有事?”霜落抱胸仰脸望着他,一件两件的,事情还不少。

    “别人的事……都说完了,我们……之间的事,你想好了吗?”萧停云声音低沉地说。

    霜落闭眼,果然,还是逃不掉。

    她垂眸看着他前襟上绣的金丝纹,单看这绣工就知价值不菲,她乱七八糟的想着。

    “嗯?”萧停云煞有耐心的问,鼻音清浅,有种宠溺的感觉。

    “我不知道。”霜落本是气焰嚣张的,突然就泄了气。环着胸的手,交叉在一起耷在腹前,开始把玩手指甲。

    “怎么会不知道,和我在一起,很难吗?”萧停云心里一滞,突如其来的失望,铺天盖地的袭向他。

    霜落抬眼看他,是很难,难到我不知如何选择。

    若相交不深,我可以绝情的回复你不行,但这段日子的相处,一点一滴都已经渗入脑海,又怎么能一笔抹杀。难,难于上青天。

    若只论他这个人,霜落还是蛮欣赏的。可是他身份太高,家族事多,又牵扯着皇室与爵位之争,她不想再接触。那真的太累,她受够了。

    想到这,霜落硬下心肠,错过他身子来到窗前,轻轻推开窗,呼吸着夜凉如水:“你初见我时,是不是很讨厌我?”

    萧停云被她问愣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转换话题,他想起来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在女学。但因为婀娜的中伤,他确实对霜落先入为主,印象很不好。

    “只是不甚喜欢。”他小心的用词,还是怕伤了她的心。

    霜落被他的小心翼翼逗笑,回过头来道:“真是,直说就是,我受得起。”

    说完她转回身,悠悠的说:“那时我喜欢掌家,喜欢高高在上,确实是很不讨喜。病了一场后,通透了许多,所以我变了。如今,我喜欢现在的日子,不张扬,不浮华,一家人开开心心在一起就好。”

    萧停云来到她身旁,俯身看着她的发旋,鼻翼间都是她身上的香味:“这很好啊,你若还是以前的性子,我可能不会这么……关注你。”喜欢二字太沉重,还是不要拿出来刺激她了。

    霜落摇头:“你不懂,我说了这半天,你还是不懂。”

    萧停云抿唇,着急的问:“我不懂你就说啊,你告诉我,到底是哪里不对?”

    “我只想安安静静过平稳的日子。”霜落侧身看着他,小脸上全是果决:“我厌恶勾心斗角,不想每日里猜测别人的一言一行,是否都有目的。我不想一睁眼就开始算计,如何不被人害,还要让他自食恶果。不想到最后因为心力交瘁而……”陨灭。

    因为我已经受过一次了,那太苦,太苦。

    萧停云皱眉,这都说的什么,他能让她过那种日子?说到底这是不相信自己吧。

    霜落看着他笑:“瞧,你不适合我呢。”

    萧停云深深地看着她,握住双肩,把她身体转向自己:“你想过的日子,我给得起。”虽然昭王府的事情盘根错节的乱,但他有本事保护她。

    霜落双臂一抬,很轻易的把他的手拂掉,退后一步:“罢了,世子,还是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萧停云的心扭在一起,她拒绝了,还让他放过她。

    哈哈哈,他想摇醒她,问问投进去的一整颗心,该如何放过自己?

    惨然一笑,终究他还是舍不得为难她。

    霜落见他怔怔的站在那,也不说话也不动作,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这么骄傲的一个天之骄子,何时出现过这种神情,可是她过不去自己心里这道坎啊。

    无力的走向自己的床,迈出的一步步,都如灌铅般沉重。

    她坐在床沿,长舒一口气:“世子,夜深了,民女不送。”

    萧停云嗤然一笑,回过头看她,见她已经连一眼都懒得看自己,心痛的无以复加:“愿你……得偿所愿。”

    一个利落的起身,他跃到了窗外,咬咬牙根把窗子关好。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进来了,看着院子里的花木,甚至雕花的窗棂,都让他觉得难舍。

    良久,他苦笑了一声,声音不高不低:“萧琛曾说过一句话,如今想来,应该是特地说给我听的。”

    霜落在屋内支起耳朵,声音很清晰的传进来。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说完,他笑了,一跃而起就到了五步开外,几个起落后踪影全无。

    霜落坐在床前,傻傻的咀嚼着这句诗,大眼睛里已满是泪花。

    但她倔强的勾起红唇笑,一笑,眼泪扑簌掉落襟前。这样也好,瞧,摆脱了一个大麻烦呢。

    萧停云跨上了闪电,只觉得胸臆间升腾着的都是绝望。他人生中唯一一抹温暖,也被硬生生的抽离了。也许,他真是不详的人,不配有人爱。

    闪电觉得被抽的屁股好痛,它只能撒开蹄子奔跑,只希望终点是世子院,全力奔跑,梦在彼岸。

    回到昭王府,萧停云没理会任何人,冷着脸进了世子院。闪电自然有人照顾,而他只想喝酒。

    萧声本带着笑迎过来,一见世子的脸色立刻收敛。开玩笑,世子这样他还敢笑,平白找削啊。

    “送一坛子酒进来。”萧停云扔下吩咐,就径直进了屋。

    萧声看看天,这个时辰喝酒,还带着那样的表情,分明是借酒浇愁嘛。他有些发愁,世子多久不曾这样了?就好像天塌下来一样。真让人心疼。

    但再愁也要去找酒啊,世子的话就是金科玉律,他不敢违逆。萧声叹口气去了酒窖,既然世子心情不好,就不给他找烈酒了,萧声体贴地想着。

    酒被送进去,一霎眼的功夫,就听里面吼道:“萧声你脑子被闪电踢了?你送来的是女人酒,给我滚进来换一坛!”

    萧声一缩脖,我知道是葡萄酒啊,可是这个不那么烈,不伤身。他认命的想进去拿,忽然又听世子轻声一叹:“罢了,就这个吧。”

    声音里透着几分无奈与苍凉。

    ------题外话------

    不虐不虐不虐,重要的事说三遍。

    解开心结,才会勇往直前,等我们的世子抱得美人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