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20章 世子心急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0章 世子心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宴席散了时,大家都可以打道回府。霜落与哥哥一同等候父亲时,被一位熟人叫住。

    淳于景是追出来的,他今日要和万树回土帛了,送了一场嫁,欣赏了一场精彩的比试,此行不虚。

    但是他走前,莫名就想见见霜落。

    “姚兄,大小姐。”淳于景微微有点喘。

    “淳于世子。”姚天祁拱手一揖。

    霜落冲他点点头,未发一言。大人们都说着话往宫外走,女眷们也说说笑笑议论着今日谁表现的最好,这里人来人往的,实在不是个商谈的好地方。

    “借一步说话?”淳于景伸手指着出口。

    霜落对姚天祁说:“大哥你去吧,我等爹爹。”

    姚天祁颔首,笑着摸摸妹妹的额发,“那我在宫门外等你们。”

    淳于景情急之下看向霜落:“你也一起。”

    霜落不悦的抬眼,他怎么这么不讲究,土帛世子和天凌候府小姐凑一起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不嫌事多,她还在意呢。

    “是阿风想见你,这次我把他也带来了。”淳于景灵机一动,把锅让给淳于风背。

    霜落看着裙摆上的五色梅,没有应声。景风先生啊,她几乎都忘记这个人了。她抬眸平静的说:“先生应该无恙,学生就不打扰了。”

    淳于景一噎,拿阿风也不好使?

    霜落突然想到了什么,刚想问他话,就听身后响起了萧琛的声音:“天祁兄、霜落,怎么还没走?”

    她惊讶的回过头,萧琛与萧停云并肩而立,都一脸关心的看着自己。霜落扬起笑脸:“这就回去了。殿下与世子不在宫里善后吗?”

    萧琛夸张的笑:“这就是善后啊,我与云弟的任务是送土帛远客。”

    萧停云深深的看着她,柔声道:“明日别忘了,你与天祁兄可要早到。”

    “忘不了,我和大哥准备把三殿下的年俸吃掉。”霜落笑盈盈的说。

    萧琛捂胸一脸痛楚:“你们……你们好狠,那都是本皇子的媳妇本啊!”

    姚天祁大笑,“那我和霜儿给殿下留一点。”

    四个人和乐融融的说话,因为同场参加比试,都是天凌的大功臣,所以无人侧目。

    淳于景静静地看着他们,两国差异让他无法融入他们的圈子,这让他倍感沮丧。

    萧琛似是这才发现他在,招呼道:“淳于世子,四殿下在和父皇话别,你是出来套马车的吗?”

    淳于景抱手:“正是。”

    “那一起吧。”萧琛拉着他就向外走,萧停云别有深意的看了他的背影一眼,转身对姚天祁兄妹说:“我送他们去城门,先走一步。”

    其实他是想问霜落,淳于景找她作甚。转念一想,还是单独问她的好,于是痛快的跟兄妹告了别,跟在萧琛身后走出去。

    姚天祁和霜落面面相觑,淳于景不是想借一步说话,有话要和自己说吗?霜落耸耸肩,谁知道呢。

    难道是为了景风?不能啊。

    景风先生是他的弟弟,回到土帛,在兄长的照拂下,一定会过得很好。一想起他留下的书本和那颗避毒珠,霜落心里就有一点失落,毕竟这是自己找来的第一位先生啊。

    姚文远和同僚们慢慢踱步出来,耳边都是夸赞自己儿子和女儿的话,这让他笑得合不拢口。

    有位大人问他打听霜落,可否结个儿女亲家,让姚文远一句我闺女还小一笔带过。他心里想,我娇养长大、如花似玉的女儿,能定给你那乱七八糟家里出来的儿子?正妻小妾混一屋,嫡子不如庶子有出息,简直是糟心的很。

    这位大人被婉拒后,其余几位也就收了心,人家侯爷这是放话了,谁也不行。

    老远的他就看见了儿子和女儿,男的站在那里,背影如芝兰玉树,以守卫状呵护着亭亭玉立的妹妹。

    姚文远笑着向他们走近:“天祁,霜儿。”

    霜落和哥哥正说着明日的事,二人听到爹爹的声音,齐齐转身,女孩子那明艳的容颜闪了众大人的眼。

    吉安侯府这位大小姐不一般哪,这样的容貌,嫁人后不知得是什么家世才能护得住。有心提亲的大人怅然若失,难怪人家侯爷看不上。这样的女儿生就是富贵命,一般人家怎么配的上如斯美貌。

    再者,如今兄妹二人皆有金牌学子称谓,谁还敢往上攀。听闻侯府世子还和右丞结了亲,我的天,这还有谁敢惹!

    “爹爹,我与哥哥一直在等你。”霜落一见姚文远,立刻亲昵的挽了上来,侯爷腾出另一只手拍拍女儿的头,很是慈爱。

    父女三人联袂向宫外走,姚文远温声称赞兄妹俩:“你们表现得很好,爹爹很欣慰。”

    霜落探头看另一边的兄长:“您都看到了?”姚天祁回以一笑,温雅的抿抿唇。

    “嗯,同桌的大人从头夸赞到了尾,爹爹与有荣焉。”

    姚天祁和霜落都有些不好意思,三个人心情很好的上了自家马车。

    ……

    萧停云和萧琛先把宫中的土帛人送回了驿馆,等他们收拾停当,开始上路。

    淳于风和萧停云打了照面,他一直装作亲兵藏在侍卫里,进宫人选里没有他。他乐得轻松,一直在驿馆看书。

    和萧停云对了脸,萧停云似笑非笑:“景先生,多日不见啊。”

    他可是很记仇的,这个人从自己芙蓉姿里离开,去当霜落的先生,在她家住了那么久,这让他想起来就酸。

    最让他生气的是,霜落本想送给自己的画,却送给了这个人,还被他给贱卖了,真该打。

    淳于风苦笑:“世子别来无恙?”对于这位前任东家他本没多大感触,可是自己跌落秋明山后,是他陪霜落找寻的自己,然后通知了大哥,也算于己有恩。

    萧停云微微一笑:“托先生的福。”

    淳于风:这天没法聊。

    土帛侍卫收拾完,恭请万树上了马车,和来时比包袱细软少了一大半。这次没有了新嫁娘,回程就快得多。

    萧停云骑着马走在淳于景身侧,二人沉默了一路。远远看见城门时,他冷声对淳于景道:“不该你想的,就不要妄想。”

    淳于景在马上望过来,眉梢一挑:“是吗?若我就是非要想呢?”

    “你大可以试试。”萧停云傲然地说。

    淳于景冷下脸,二人四目相对,火花四溅。

    “本世子只会把想做成事实,云世子拭目以待。”良久,淳于景微微一笑如是说。

    萧停云耸肩,“可以,只要你受得起。”

    闻言,淳于景脸色一黑,这位世子的本事,没人比他更清楚了。而他土帛的那乱摊子还未清理,这很吃亏。

    萧琛不知两人已经过了招,见来到城门,忙勒马停住:“四皇子,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本殿下祝你们一路顺风。”

    万树撩开车帘,笑着抱拳:“希望有朝一日,三殿下能来土帛,本皇子一定亲自招待。”

    萧琛哈哈笑着:“那就这么说定了。”

    两个人倒是挺对脾胃,没想到一接一送,本是萧瑜的大舅子,就这么投到了萧琛的阵营。这也是萧琮始料未及的。

    淳于景目无表情的冲着两人一揖:“多谢相送,告辞!”

    萧停云潇洒的回礼,“世子慢走。”

    待土帛人没有了踪迹,萧琛这才牵牵缰绳让马儿回转,感兴趣的问:“你俩有过节?”

    萧停云不屑的勾唇:“狼子野心,其心可诛。”

    “诶?这话说的,有内容啊。”萧琛眼里冒出精光,他最喜欢听八卦了。

    沉吟片刻,萧停云还是忍不住告诉他:“他妄想一个不该想的人。”

    萧琛张大嘴,最后冒出来一句卧槽。

    “就他也配。”萧琛真是不能忍。在他心里,霜落就是云弟所有,找遍天凌,也只有霜落能配得上云弟了。

    “可不是。”萧停云失笑:“敢觊觎我的人,我会让他好看。”包括他那个弟弟,哼。

    萧琛拉马走进他:“你要行动的话,可要带上我一个,我在宫里老无聊了。”

    萧停云鄙视的看他:“有你二皇兄在,你会无聊?”

    “呵呵,也是哈。跟你说,今日父皇也给了他一个差事,他如获至宝啊。”

    “什么?”萧停云随口问,萧琮爱干啥干啥,他一点都不关心。

    萧琛迷之微笑:“招待北御使团。”

    萧停云皱眉:“澹台明镜身为一国之主,还真是心大。”

    “不不不,新皇明日就走,只留下世子和公主共建两国和谐。”萧琛一本正经的说。

    “那帮子健壮的木炭堆里,还有公主存在?”萧停云扯扯嘴角,觉得惊悚。

    萧琛哈哈大笑,“其实,那小公主长的还有几分姿色。当然,和咱们天凌的小姐没法比,但在那一堆木炭里,还是拔得头筹的。”

    萧停云一夹马肚,懒得和萧琛废话,闪电瞬间就抛下了他。

    “不是,你什么意思!”萧琛一怒,拍马赶上。结果他快人家萧停云更快,始终给他看闪电的马屁股。

    两个人嬉闹着赛了一会儿马,临近京城大街时,不约而同放缓马速,心情很好的对视一眼,一齐放声大笑。今日真爽利!

    “我回昭王府了,明日‘一杯无’见。”萧停云对着萧琛摆手,两人各奔东西。

    萧停云回到王府,把闪电交给了护院,就见管家一溜小跑的跑过来:“世子,您回来了,王妃请您过去。”

    萧停云皱眉,但还是依言跟着他走向老王妃的上房。不知祖母又听别人说啥了,还要叫来自己问话。

    昭王妃不知长孙被派去送客,还以为是他不愿意回来。她吩咐了管家,无论何时世子回来,就立刻带进来见她。

    还以为会等很久,没想到这会儿功夫就回来了。

    昭王妃笑吟吟的招呼大孙子:“停云,来祖母这边。”

    “祖母叫我什么事,孙儿刚送走土帛来客,一身尘土。”萧停云没坐下,如松树般站得笔直。

    昭王妃哦了一声,原来如此,于是她更兴奋了:“这样啊,祖母就是和你说两句话。你看,阿瑜都娶妻了,明显的稳妥了很多……”

    萧停云嘴角一抽,萧瑜?他稳妥个屁。抬眼瞥瞥祖母的笑脸,萧停云暗暗告诫自己:祖母的眼光实在不可信啊不可信。

    老昭王妃依旧絮叨着:“今日比试祖母都看到了,咱们天凌好多闺秀这么优秀,你有没有看上哪一个?祖母好快点给你定下去。”

    萧停云眼前浮现出霜落的容颜,他这辈子,只看上这么一个了。可是,她还小,就算祖母去提,估计人家侯府也会婉拒。

    他不想让霜落有一丝一毫的包袱,他想等她长大,亲眼看着她及笄,然后水到渠成的求娶。

    所以,萧停云淡淡的道:“祖母您就不用操心了,我暂时不想这事。”

    老昭王妃脸上的笑凝固:“你怎么能不想这事?你都多大了,就算不定个正妻,也得有个通房吧?难道你还想学你爹爹,只有你娘一个不成?”

    萧停云猛地抬头看向祖母:“我爹只有我娘,怎么就不行了?”

    老昭王妃气噎,当然不行,于礼制不合啊。你是世子,将来就是王爷,是要有正妃侧妃庶妃的,只有一个正妃,平白让人笑话。

    你爹我那时管不了他,到了你,我还管不了不成?老昭王妃脸色一耷拉,很是不虞。

    “我今儿听说了,阿念他娘相中了一个女孩儿,准备去提。我是想,若你相中的和那个孩子是同一个,祖母豁出这张老脸,也能给你抢过来……”

    萧停云愣了一刹,萧念他娘,就是贤王妃,她能看上谁?今日比试的女孩子里,霜落最为耀眼,贤王妃要是不瞎的话,绝对看不上别人的。

    他不动声色的对着祖母一拜:“那就让她去提吧,萧念毕竟那么大了,能提得上,算他有福。”

    老昭王妃被孙子气到了,直到他走了很久,才呼出这口闷气:“人家阿念才比他大几岁?这个混蛋。”

    萧停云出了上房,脸色一沉,匆匆走回世子院。

    “世子!”萧声迎上来伺候。

    “今日可有何事?”萧停云坐在椅子上,一手端着萧声沏的新茶,一手在案上轻敲。

    萧声恭敬的站在下首:“回世子,天外村有消息传来,最近村里大势修缮,似乎想通山。”

    “通山?”萧停云怔楞,他娘即使失忆,也是这么有魄力。以往是没银子,想都不敢想。如今,看样子淳于景给她留了不少财富啊。

    “派人帮帮她,别让她发现。”良久,萧停云才干干的说。

    “是,世子!”萧声答应道,虽然他很奇怪世子对那地方这么感兴趣,是为了啥。

    “萧念好像看中了吉安侯府,他的人经常在侯府门前走动。”萧声继续汇报。

    萧停云冷笑,果然,这家子人还真是看上了霜落。他本来今夜就是要去找霜落的,如今更是坐不住。

    “盯紧他,这小子很滑。”萧停云对萧念下了定义。

    “一直在紧盯,暗卫说,若不是他迟迟没行动,早就想揍他了。”

    萧停云品了一口茶,声音里带了笑:“好,到时让他别手软。无事的话,去备水,本世子沐浴。”

    “是,属下告退。”每次汇报正事的话,萧声就以属下自居,若是平时闲聊,他就是世子院的管家。

    萧停云慢慢喝着茶,祖母的话给他敲响了警钟,他可以等霜落长大,不代表别人也等得及。

    想到这,这一趟侯府之行,已然迫在眉睫。他要去点醒霜落,因为霜落还欠自己一个答案,虽然这答案的谜底呼之欲出。

    ------题外话------

    想看二更么?想看就留言要啊,你们不要,我怎么知道你们想看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