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19章 金牌无价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9章 金牌无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惟怀今日很是开怀,悬挂心头多日的两国比试,终于以己方大胜而告终。他与皇后坐在高位,北御澹台明镜则和土帛四皇子万树同席,位列下首。

    面对一个落败者,还有一个艳羡者,天凌皇表现的更显亲切,指着摆好的佳肴诚心的让着客人。

    “陛下,两国比试,真是让万树大开眼界。回去后,本皇子也要向父皇奏禀,争取下个十年,能变为三国比试。”万树不愧是年轻人,举起酒杯许下豪言壮志。

    澹台明镜垂眸一笑,凭你们也配?但他点了点酒杯,也不多话,一饮而尽。就算他们北御今日输大了,也不是土帛妄想能比拟的。

    天凌皇萧惟怀大笑,举杯遥祝:“那朕可等着了,不过十年后,朕可就老了。”

    一句话说的所有有心人都一震。

    萧琮想的是,是啊,十年后,父皇说不定就退位了,那么……突然间,他念起了凤命的宇文馥,就这么把她晾在一边好吗?

    萧琛则觉得有些黯然,他抬头看向萧惟怀,这么儒雅端方又有威严的父皇,他无法想象老去的样子。

    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敢动筷,他们是不是该站队了?现在的皇上正当年,但也该立太子了。

    萧停云没在意那么多,他现在只顾着为身边的霜落服务。嗯,宫廷午宴还是招待最高级别来客,每一道菜都不是凡物,他要让霜落多吃一些。

    这一桌应该是最旁若无人用膳的一席了。

    天凌帝全然不知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弄得群臣无心用膳,他想起来今日天凌比试的功臣,看了皇后一眼,起身下了位子。

    大太监连忙端着托盘跟上,皇上看样子是要嘉奖了。

    萧惟怀来到山长那一桌,环视一圈,天凌大儒以及各位先生都在,他和蔼的笑:“众位辛苦,这次比试全靠诸位先生才能赢得一战,来,大家畅饮一杯!”

    能得皇上亲自下台来,山长他们受宠若惊的都站起身:“谢皇上!”

    天凌皇笑着示意他们无需紧张:“这是庆功宴,先生们忘记君臣之分,且恣意一番。”

    “是!”虽然应了是,但依旧放不开。

    皇上摆摆手,对身后跟着的大太监道:“皇家书院与女学还有起舞阁皆赏!众位先生,每人一枚天凌名师的金牌!”

    楼姑姑看向自己的侄女,拍拍她的肩:“天凌名师,孩子,你比姑姑强。”

    楼先生尊敬的起身拜过,姑姑是她的榜样,既是亲人,又是恩师。

    经此一战,女学与皇家书院名声更响亮了。而往后的学生则都不敢恃身份在学院里嚣张,毕竟御赐的金牌在呢,对师长不敬,就是公然藐视皇权。

    楼先生试试眼角,她突然觉得,为了女学而终身不嫁,终于有了最好的回报。而这回报,托福于她那些优秀的学生们。

    萧惟怀慢慢踱向萧停云那桌,萧琮在邻桌看的脸色一僵,父皇,竟然亲自下来嘉奖?他的心有些不是滋味。

    早在皇上站在先生那席的时候,萧琛就看见了。他悄悄杵了萧停云一下,示意他快看。

    萧停云掀掀眼皮,然后又殷勤的开始为霜落布菜。立了这么大功劳,身为皇上的感谢一下臣民有什么。阿琛真是越来越像秦胜蓝了,一惊一乍的。

    被鄙视的萧琛无语望天,这个有异性没兄弟的人,他干嘛要对他这么好!他还不如和小吃货聊天呢。

    霜落小手在桌下轻点萧停云:“我吃不下了。”

    “没事,剩下的给我。”萧停云正投喂的高兴呢,你让他戛然而止,那怎么行。

    霜落气鼓鼓的斜睨他,他好脾气的一笑。指指秦胜蓝那边,让她看。秦胜蓝正埋头苦吃,这一顿不次于一杯无,好多好吃的啊。

    萧琛随时帮她添菜,每每是刚添上,立刻被她扒进口里。她胃口很大,但看上去不见粗鄙只剩可爱。

    一桌十个人,似乎只有梓成和连莲自己吃自己的。其余的都在照顾身边的女伴,霜落释怀。终于对他露齿一笑。萧停云心里这个美。

    萧惟怀走过来的时候,这桌小辈们正吃的开心,自成一派的与周遭人格格不入。

    他羡慕的扫视了一圈,发现一向不近女色的停云竟然也在给女孩子布菜,让他如同见了鬼。

    大家看到皇上来到了席前,立刻都停箸起身,恭敬的问安。

    萧惟怀和蔼可亲的说:“都坐都坐,今日你们可是最大的功臣,就该好好补补。阿琛、停云,做的不错。”

    萧停云和萧琛都抱拳:“谢皇上(父皇)夸赞。”

    “来来来,都说说是哪家的,朕好嘉奖与你们。”萧惟怀饶有兴致的看向霜落,若他没看错,停云今日一直和她坐一起。

    这一近看,萧惟怀阅女无数的人都惊艳了。这么小的小姑娘,就有如此姝色,停云眼光就是好。

    萧琛把座位让给了父皇,自己则亲昵的站在他背后,手扒着椅靠。

    本来皇上一过来,他们都心怀惴惴。可见皇上如此平易近人,大家似乎都没那么拘束了。

    玉玑不怕这堂伯伯,抛砖引玉般当先自我介绍:“我是永郡王府萧玉玑,谢皇上赏赐。”

    “哈哈!你这鬼丫头,就你鬼!朕还未赏赐,你就先谢过,那朕岂不是一定要赏喽。”萧惟怀被逗得开怀,论起来玉玑和萧停云一样,要远一点,可是他就喜欢这些远的。反而萧瑜和婀娜这些近一些的,他非常不想看见。

    玉玑摇头晃脑的:“是皇伯伯说的,君赐不敢辞。”

    “好,你们可听到了,君赐不敢辞,都给朕介绍一下。就从玉玑开始吧。”皇上玩心大起,这都是未来的栋梁之才,他要好好认识一番。

    “谢皇上,学生楼明光,家父礼部尚书楼申。”楼明光遵旨报上名讳。

    “哦,你就是第一项里四人接位赛拔得头筹的学子。原来是楼申的儿子,不错不错。没想到文官的儿子,竟然骑术了得。”皇上认出了人,笑眯眯的道。

    “学生连莲,家父左丞连堃。”连莲倒也是落落大方,毕竟是丞相家小姐。以往是被名利束缚,方走火入魔。一旦抛却,她也是数得着的大家闺秀。

    “很好,连丞相教女有方,朕心甚慰。”他记得这个女娃貌似抚过琴、也答过题。

    连莲连呼不敢,看向身边的梓成。

    梓成起身:“学生梓成,家父右相梓允业,见过皇上。”

    萧惟怀摸摸短訾点头笑:“原来是右丞相家公子,实在是画技了得!”他对那幅画记忆犹新,天凌盛世,当如是。

    梓倩也站起来福福身:“学生梓倩,这是胞兄。”她指指梓成,梓成冲她温和一笑。

    萧惟怀惊讶的哦了一声:“原来梓相女儿也这么有才。你们兄妹的画技,可都是出神入化了。”

    “学生惶恐。”兄妹俩又都站起来谢恩。

    天凌帝实现转向温文尔雅的姚天祁,这位年轻人气质很好,可谓温润如玉。

    “学生姚天祁,家父吉安候姚文远。”

    萧惟怀示意他快坐下:“侯府的大少爷,皇家书院双杰之一,朕可是早有耳闻哪!今日的诗作的相当好,可惜是女子比试,朕没能欣赏到你的所有才华。”

    姚天祁但笑不语。

    然后就轮到了霜落,不自觉的看看兄长,姚天祁鼓励的对她颔首。

    萧停云也热切的扬脸望着她,听她声音清脆的介绍道:“学生姚霜落,这是学生的胞兄。”

    萧惟怀真的是大笑了:“看来有一句话说对了,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姚文远的一双儿女都如此出色,可真是羡煞旁人。霜落?这名字很耳熟。”

    萧停云在一边为皇上科普:“皇后娘娘曾念过一首诗:霜落江树空,布帆挂秋风。”

    “哦!”萧惟怀立刻想到了,毕竟他那位冷淡的皇后不轻易夸人的。

    他本想揶揄萧停云:你记这么清楚作甚,可是一想到这孩子脾气不好,也就罢了。

    “霜落,你参加了最多项,是大功臣,可想过要什么奖赏?”皇上第一次耐心的让别人求赏。

    霜落一怔,咦?她看向萧停云,在突发状况下,她竟然看的是萧停云。这让某世子心花怒放。

    他对她点头,眼里都是笑意,示意她可以随便提。

    霜落怎么可能随便提,她想了想,对皇上道:“君赐不敢辞,焉敢讨君赏?”

    “哈哈哈哈哈……”皇上开怀大笑,这女娃真机灵。话里的意思就是,您赏什么我接着,但让我要,我是不敢的。

    萧停云未等皇上回答,起身自我介绍:“学生萧停云,来自昭王府。”他明摆着就是为霜落解围。

    萧惟怀摆着手示意他一边去:“去去去,别来凑热闹。”

    刚想再和霜落说话,就听他背后靠着的萧琛道:“学生是领队萧琛,家父是皇上。”

    “噗!”萧惟怀差点喷笑出声。

    一桌人都被萧琛逗笑,只有挨着皇上的秦胜蓝在瑟瑟发抖。

    她没想到萧琛会把位子让给皇上,所以一直缩小着身子做不存在状。这会儿人家都作了介绍,就剩下她了。

    “你就是个混蛋!”天凌帝笑骂了儿子一句,看向身边的女娃。

    秦胜蓝站起身:“学、学生秦胜蓝,来自将军府。”

    萧惟怀玩味的看着她,这个位子是阿琛的,阿琛挨着的人,竟然是将军府的小姐,而且,他一直在照顾她用膳。

    “虎父无犬女,你的剑舞英姿飒爽,有你祖父的风范。”

    秦胜蓝瞪大了眼,真的么,这可是最高的评价了,还是来自皇上之口。她真想把话记下来,回去和祖父炫耀。

    皇上被她傻乎乎的样子逗乐,难怪儿子挺照顾她的,傻的可爱。

    一桌人介绍完毕,萧惟怀微笑着看向众人:“很好,都是肱骨之臣的子女,朕能说是朕用人的眼光好吗?”

    “能!”皇上幽默的口吻,让大家笑着应和。

    萧惟怀满意的点头:“那朕就开始赏赐了,众学子听令。”

    萧停云带头站起,于是一桌人都跟着起立,恭敬的看向皇上。这么一来,这一桌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纷纷望过来,有猜疑、有羡慕、有嫉妒也有嫉恨,当然还有单纯看热闹的,真是五味杂陈。

    “两国比试,九位学生在先生们的教导下,为天凌赢得了荣誉,每人奖励白银千两,天凌皇家学子金牌一枚。”

    萧停云微笑,皇上这奖励可谓是用了心的。他目光微垂,看向霜落错愕的小脸,当先谢恩:“谢皇上。”

    杀了的众人立刻有样学样:“谢皇上嘉奖!”

    萧琛撇撇嘴,突然把头伸到前面来:“父皇,儿子呢?儿子可是领队啊,为了这次比试运筹帷幄,高瞻远瞩……有什么嘉奖?”

    萧惟怀嫌弃的把他的头推一边:“难道这不是你应该做的吗?”说完,丢下个迷之微笑,起身回上首去了。

    大太监跟上去前,对大家弓腰道:“圣旨拟出来,会去各府宣旨,还望众位公子小姐在府里等候。”

    人走远后,秦胜蓝瘫坐在椅子上:“我的娘啊,皇上可吓死我了。他老人家干嘛亲自到席面上来啊。”

    萧琛手臂搭在她椅背上:“父皇不下来,怎么认识你们,他就不知将军府上还有未来女将军存在。”

    秦胜蓝精神的坐直身体:“真的吗,我能成女将军?”

    萧琛:“……”你这莫名的自信是哪里来的?

    霜落笑了一下,低下头喝茶。萧停云凑过来问:“适才你怕没怕?”

    “他问我要什么奖励的时候,我有一霎那紧张。”霜落再啜饮一口:“你也不帮我。”

    声音里有些委屈,萧停云连忙轻声安慰:“没事啊,你尽管要就是,我看的出堂伯父是真心想赏。”

    霜落白他一眼,不再搭理他。萧停云偷笑,他知道霜落不会越分寸,才会放心的任她回答。

    不管怎么样,这次比试大获全胜,那枚学子金牌是给予女孩子无价的奖赏。她们以后不论身份,在任何人面前,都可以挺直腰杆,因为她们是为天凌争了光的御赐金牌学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