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18章 一败涂地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8章 一败涂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霜落还未坐稳凳子呢,就见山长招呼两边的参赛者上去,该最后一项了。

    萧停云不知打哪里弄来了一壶热茶,亲自倒了一杯递给霜落:“别管他,喝完再说。”

    霜落接过来,忙活了这么久,还真渴了。

    “你喝了么?”霜落边啜着茶,边问他。

    他冲着霜落一笑:“不急。”

    “哦。”霜落不再看他。

    茶水冷热适度,她怕山长久等,三下两下就喝了个干净。

    空杯子递给萧停云,以为他会放回去,谁料他竟然提起大壶再次注满茶杯。

    “我不……”喝了。

    还未等霜落说完,就见人家根本不是给她的,自己仰脖大口喝尽。

    霜落睁大了眼,贝齿咬住下唇,他这么这样!那是自己用过的杯子啊。

    萧停云似是没看见她的介怀,转身招呼萧琛:“给大家把茶分下去,我和霜落去下棋。”

    “还是云弟想的周到,哥哥失策。你们快去吧。”萧琛自是没注意适才二人的互动。

    霜落揪着手指走在前面,不搭理后面的萧停云。他刚才的举动可以说是很大胆了,若是让旁人看见,成什么样子?

    萧停云紧走两步,和她并肩,悄声道:“别生气。这不是杯子有限吗,我只好节省一个了。”

    “……”这理由,评审的话,霜落把牌子都给他。

    “你可以和三殿下用一只。”

    萧停云嫌弃的啐了一口:“那我宁可渴着。”

    霜落忍不住笑了,转脸嗔他:“你真烦人。”

    “你看,你大哥和梓倩也是用的一只。”萧停云忍不住回身看了一眼,连忙邀功似的说。

    霜落好奇的也跟着回头,发现梓倩正满脸通红的看着大哥喝茶,似乎是萧停云说的那样。

    她斜眼飞过来:“我大嫂和大哥用一只,那是应该的。”

    小模样娇俏的很,萧停云攥紧了拳头才克制住没把她拥进怀中。

    “是,你说得对。”

    霜落见他服软,一高兴也不再计较。两个人并肩前行,萧停云心里所想却是,以后,我和你也会理所应当的共用一只杯子。

    两个人来到场中间站定,见北御方派出的是第一项里射箭的世子,和与玉玑比琴引蝶的那位女子。

    四人对面而立,北御世子看见霜落眼睛一亮,天凌的小姐长的真像仙女,离得越近越好看。就是太小巧了些,不及自己府里女人的圆润丰满。

    萧停云神色一冷,上前一步开口道:“天凌萧停云。”

    看似是自我介绍,其实是呈现护卫状,把霜落护在了身后。

    淳于景远远的看到这一幕,嗤笑了一声,这个云世子,还真是一如既往地爱喝醋。他突然觉得心里很痒,就是想给他找点麻烦。

    北御人见对手这么有礼,也抱拳回答:“北御蒙戈。”

    山长见四人都已到位,示意他们坐到位置上去。那里已经摆好了棋案,两两相对。

    “最后一项,棋局。当然,并不是传统意义的对战,而是双方各摆出棋题,由对方来解。当然喽,依然是沙漏为证。”山长说完,就闪身下去。

    评判六人分成了两批,天凌评审坐到了北御人身后,北御评审则监督霜落和萧停云解局。

    楼姑姑对着双方道:“现在,你们都去摆局吧。摆好之后,沙漏开始计时。”

    萧停云和霜落对视一眼点点头,二人来到书案前,你一子我一子的很快就摆好了残题。

    蒙戈一人摆棋子,桑桑在一边冷眼看着。这种小活,哪里用得着公主出手。因为在北御练了无数次,蒙戈也摆的很快。

    双方交换位置,霜落和萧停云坐到了北御人摆的擂台前。评审把沙漏翻转,计时开始。

    赛金打的主意是至少不会输,因为她对自己找的残题很有把握,她都觉得无解,世人谁能解?

    说到底还是过于自负惹的祸。

    蒙戈与桑桑大摇大摆的坐在案前,两个人开始审视着残题。他们想当然的以为,对面的萧停云二人自是不能解的,毕竟那可是丞相挑出来的题。所以他们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解不解得出来,大不了就和嘛。

    霜落一手支颐,从自己的方向看向棋局,眉头舒展,她忍不住抬脸对萧停云轻启檀口道:“千层宝阁式。”

    这棋谱她在《珍珑孤本》上看见过,而萧停云自然也是熟知的。

    二人相视一笑,觉得北御人真不讲究,直接把书上的残题照搬来糊弄人。

    “我都不想解了。”霜落嘟起唇,赛前参照了那么多孤本,把北御当成劲敌来对待,以为他们不会随随便便出题。

    如今看来,是他们高估对手了。

    “嗯,你歇着,我解。”萧停云温笑着对她说,很喜欢两个人这样的相处方式,面对面,她眼中有他,而他眼里也只有她。

    霜落索性趴在桌上,看着他修长的手指不停地摆弄,煞是好看。

    身后的北御评审,觉得这次来天凌不虚此行,真是学到了不少东西。再看人家年轻人如此熟练的摆子,这棋艺可是相当高,他们就觉得,这一趟就真是来学习的。

    想赢他们?再等下一个十年吧。

    蒙戈和桑桑看着天凌的题,觉得下在哪里都是死局,一时面面相觑,这可怎么解?

    桑桑摊手,我只会引蝶,来解局就是为了沾你的光。

    蒙戈舔舔嘴唇,我平时棋艺也不算低,可怎么天凌出的这题这么刁钻。你看那白棋样子好像个猪嘴,要怎么下?

    “你随便下吧,反正和棋。”桑桑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早比试完,她好回驿馆睡一觉。往日都是睡到日上三竿,为了比试她可是有点劳累过度呢。

    楼姑姑在后边听到了这样的对话,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和棋?天还未黑,你就开始做梦了。

    她现在对天凌书院的孩子们信心十足,不认为解不开残题。更何况,还是最优秀的俩孩子。

    沙漏里的沙流尽,时辰到。这意味着最后一项也已经结束。

    山长走上前,笑着对评审们说:“最后一项比试完毕,先生们可以说结果了。”

    楼姑姑与天凌另两位大儒交换了视线,起身宣布:“北御无解。”

    蒙戈与桑桑无所谓的耸耸肩,无解就无解,反正你们也解不出。

    北御的大儒失望的叹口气,他就知道。这次来天凌简直是一败涂地,就没个争气的。

    他缓缓站起身,声音里带着一股苍凉:“天凌,解。”

    什么?赛金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身,再也顾不得做出丞相的清高状。

    天凌那俩学生,就这么把珍珑棋局里的千层宝阁式给解了?

    蒙戈看向萧停云与霜落,眼睛瞪的很大,他也是真的被震惊了。桑桑也以为是自己幻听,打量天凌那二人,发现这俩人站在一起是那样的登对。

    男的气质冷冽,女的娇美如花。一冷一暖,分外和谐。

    山长一脸正该如此的表情,扬声对着观看的人道:“第五项比试,棋艺,天凌胜。”

    话音一落,天凌的大人们都哈哈大笑,皇室妃子们也发出了娇呼,这可是皆大欢喜的事啊。

    在自己家门处若输了,第一大国的面子往哪里摆?

    萧惟怀呵呵笑着对澹台明镜道:“北皇,承让了。”

    澹台明镜摆摆手,脸上在笑,心里实为气到了极点。还以为振兴教育后,会有多大长进,结果却连十年前还不如。十年前的那场比试,天凌险胜。如今可好,四负一平,败得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萧琛看向自己带的队伍,“午膳一杯无,本皇子请客。”

    “可以随便吃吗?”秦胜蓝开心的问。

    萧琛几乎都忘记了还有这个小吃货在,闻言笑眯眯的看着她:“随便点。”

    看到她这么没心没肺的样子,他就觉得打心里高兴。皇家人都惯于隐藏,这种没什么心眼的人,相处起来最舒服。

    “耶!”秦胜蓝开心的击掌。

    他们热切的看向萧停云和霜落,就等这俩人了。

    萧停云与霜落见北御无心讲解,草草的就下了场,他们二人也就施了礼走下来。

    “赢了,真好。”霜落走在萧停云身畔,仰头看向天空。

    “嗯,必须赢。霜落,五项比试里你最喜欢的是哪一局?”萧停云侧脸看她。

    霜落收回眼光,垂眸思索,然后转向他:“第五局。”

    萧停云脸上止不住的笑,“怎么?”

    “因为我不用出力呀。”霜落调皮的做了个鬼脸,然后疾步走在他前面。

    萧停云摇头,拿她莫可奈何的样子。但他心里也在想着,我最喜欢的也是第五局,因为是和你并肩而战。

    两人回到座位,得到了所有人的欢迎,气氛空前的热烈。

    “好样的!你们是没看见赛金惊呆了的样子,好傻啊。”萧琛忍不住给萧停云学,逗得女孩子们捧腹大笑。

    萧停云嗤笑一声:“井底之蛙罢了。”

    秦胜蓝终于有机会抱到了霜落,迫不及待的给她讲:“一会儿,三殿下请咱们去一杯无哦,可以随便点菜呢。”

    没等霜落说啥,萧停云听到了,立即泼了一瓢冷水:“去不了。”

    秦胜蓝鼓起双颊:“为什么,三殿下都答应了……”鉴于云世子的威严,她不敢大声呛,只好小声的嘟囔。

    霜落笑着搂紧她,轻声为她解释:“应该是要面圣吧?”

    萧停云赞叹的看着霜落,还是她兰心蕙质。瞪了一眼萧琛,冷声道:“你忘记了还有土帛与北御远客吗?”

    萧琛尴尬的挠挠脸,是他得意忘形了,因为,他真忘了。

    他对着秦胜蓝讪讪的笑:“秦家妹妹,你们赢了比试,父皇应该会设宴款待,还要赏赐你们。大概咱们是没空出宫了。”

    秦胜蓝失望的“啊”了一声,小脸一垮。

    霜落想了想:“那不如咱们明日一聚,以相庆贺?”

    萧琛刚想答应,就见他那英明神武的云弟抢先一步应和:“甚好,那就明日午膳在一杯无相聚。”

    秦胜蓝伸出两只指头碰啊碰:“那想吃什么都可以点吗?”

    霜落轻咳,看向一边的护栏。萧停云这么冷的一个人,听到这都有些忍俊不禁,将军府如此苛待孩子,看把个好好的女孩子磋磨成啥样了?

    梓倩抿嘴笑的小脸通红,秦胜蓝太可爱了。姚天祁帮她塞了塞飘落到耳前的碎发,温柔而自然。梓成突然觉得自己很多余,摸摸鼻子退后一步。

    楼明光则低头问玉玑:“明日我骑马去接你,好不好?”

    玉玑县主想都没想的就答应:“行。用完午膳,咱们再去皇家马场跑马。”

    楼明光:“……”他突然觉得裤裆很痛。

    ……

    两国比试圆满的落下了帷幕,不出萧停云所料,所有人都被请去晨辉殿用膳。

    萧停云他们十个刚好凑一桌,萧琮三个臭皮匠想插一脚都插不进来。只好坐在了他们相邻的一席。

    婀娜郡主是跟着南王妃一起来的,这会儿却不跟着王妃坐,硬是凑到了萧琮这一桌,挨着萧瑜的新媳妇永欢公主。

    她不是来攀近乎的,反而白眼一眼一眼都抛给了临席的楼明光。

    楼明光才不关注其他的,自落座后,就开始忙前忙后,为身边的玉玑满茶、拿这拿那。

    婀娜看的眼里都冒了火,这个混蛋。以前跟在自己身后当哈巴狗,如今说叛变就叛变,转而去抱玉玑的大腿。切,她的大腿有自己的粗?

    最让她气愤的是,这次她的劲敌姚霜落可算是长了脸,参加了两国比试不说,还赢了其中几项。最后一项还是搭档云哥哥赢的,真是气死她。

    今日的婀娜气很不顺,就连永欢好意的问她喝不喝茶,都被她粗声粗气的怼回来。

    萧瑜不乐意了,这是他媳妇,哪里有被人嫌弃的份儿。更何况还是婀娜这小孩子,论辈分还得叫永欢嫂子,真是欠教训。

    “想坐在这,就安分点,都是你的哥哥嫂子,你拿什么谱?”萧瑜才不管这是不是他堂妹,他的混劲一上来,六亲不认的。

    婀娜以往不把萧瑜放眼里,在她心里这就是个傻狍子。他这么说,她的火更是蹭蹭上涨,“你可以去一边坐,我没有你这样的哥哥。”

    “放肆!”萧琮发了话,脸色阴沉,声音冷到极致:“婀娜,依我看南王叔是太放纵你了,回你自己的座位去。”

    不敬堂嫂,目无堂兄,身为郡主没有妇言妇容,实在是给天凌皇室丢脸。更何况今日的场合如此盛大,她怎么敢在这样的情境下还不懂事?

    婀娜被他吼的眼里充满了雾气,嘴唇打着哆嗦站起身:“二堂兄,你最坏了,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说完,她离开了这一桌,抹抹眼睛跑出去。

    萧琮心烦意乱,若是她回去乱讲,南王叔别记恨上自己。萧念看出他所想,连忙站起来:“还是小孩子不懂事,我去看看,把她送到堂婶那。”

    “快去快回,让皇叔管管她。”萧琮松了一口气,还是阿念靠谱。

    抬眼间,就见刚刚出口惹事的萧瑜,正凑在他媳妇身边嘘寒问暖的样子,这让萧琮立刻头更痛了。

    为了永欢与阿瑜,他都没敢让宇文馥过来坐,估计现在也委屈着呢,他晚上还得去哄。哎,怎么身边的人就没一个省心的呢?

    霜落这一桌正在谈论刚刚过去的比试,大家聊得热火朝天。三殿下萧琛也不阻止,反正父皇与澹台明镜还有土帛万树要礼貌寒暄好一阵,才会进入正题的。

    他们正好放松一下,毕竟为了这场比试紧张了好久,虽然是白紧张了。

    ------题外话------

    围棋里没有残局一说,称之为题,文里残局都是虚构的,借用了一些棋局之名,考据党勿喷。

    先传这些,我顶着锅盖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