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就是这般美貌 > 第117章 丢人到家

我就是这般美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7章 丢人到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三位天凌评审乐得早结束,也随大流的向北御学习。

    “鄙人也不自作主张了,适才天凌学生三人协作共作了一首诗,你们三人也共题一首。题目是咏夏,如何?”

    楼姑姑不着痕迹的看他一眼,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错。作诗不难,但一人一种思绪,几人作一首,还要切题,那就很难了。

    刚才天凌女孩们自动自发共题一首,她还揪了一把汗,没想到她们完成的那么好。看样子侄女教导的学生真的很棒。

    北御三女在女学也学过平仄,作诗嘛,谁怕。

    她们其中一个拿过笔来,当先写下咏夏二字,就要往上面题诗。

    中间的女孩子和她打商量:“我有词了,第一句我写吧。”

    先拿到笔的人躲闪了一下:“我也有词了啊,你待会儿写。”

    “嘿,你别找事啊,丞相说你们得听我的。”

    “你先写吧。”不情不愿的把笔递给她,一脸委屈看上去好不可怜。

    她们不知,在她们打商量的时候,沙漏已经流失了一小部分。

    “水积春塘晚,阴交夏木繁。”

    中间女孩完成了任务,慷慨的把笔递还给上一人:“该你了。”

    “……”

    她呆呆的执笔想着,问题是我想好的词,和你的不押韵啊。没办法,硬着头皮也得上。

    “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还不错,她沾沾自喜的把笔给了第三位,终于没她的事了。

    “人家天凌第二位写了两句啊,你怎么才写一句?”最后一人情急之下提出反对意见。

    “现在是我们写。”第二人傲慢的说。

    罢,反正破罐子破摔了,第三人开始往上面接。

    “昊天出华月,茂林延疏光。仲夏苦夜短,开轩纳微凉。”写完,她搁笔。抬头看向沙漏,却目瞪口呆的发现,沙漏里的沙早已流光。

    这是,超时了?

    她木然的转过脸,天凌的评审们竟然没有叫停,任由她在过了时辰的情形下,还让她安静的写完。

    这份气度,她觉得,北御的人就比不上。她突然有点明白,天凌作为第一大国,不是偶然的。臣民都这么宽厚,学生又那么有才,国家岂能不强盛?

    诗作被侍卫收了上去,至于评审面前。

    出题的大儒细细读来,摇头叹息,分开来都是好句,凑一起不伦不类。三个人没想到协作这一说,自己想什么就往上写什么,如何能共作佳句?

    “很抱歉,牌子我不能给。”大儒失望的说,若是因为照顾面子就给她们牌子,那他无颜做别人先生。

    楼姑姑也仔细品了一下诗句,点点头,这明明是三首诗嘛。

    最后一位写诗的女生不服气,她觉得自己写的四小句多好的,怎么就没过关呢。所以她忍不住想问个究竟:“敢问先生,为什么就不通过,到底是哪里的问题?”

    大儒不介意,笑着反问:“小友可看你同窗的诗句了?你们三人确定说的是一个意思?协作一首诗,并不是你写一句认为的佳句,我写一句我认为的佳句,凑一起就能成诗的。若小友不同意,可以拿这诗给你们先生看看,他们是不是会给你牌子。”

    一个皮球踢回来,就踢给了对方的大儒。诗作被推到他们的书案上,北御三位先生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

    女生殷殷的目光期盼的看向己方,她多盼望先生们给予肯定。

    可惜,三人除了沉默就是沉默。

    良久,其中资格最老的先生道:“这一局比试,天凌胜。”

    北御女孩子的神情彻底垮了下来,原来,是真的不好。

    她默默站起来,就想退场,再坐下去也是丢脸。可是当先抢着写诗的人此时发了话:“学生有个不情之请,天凌女学才气逼人,能不能让她们解一下第一句的下联,也好让学生们心服口服。”

    这真是……太不要脸了。合着输成这样,你现在都还没有心服口服喽?

    霜落失笑,摇了摇头,北御人的心胸,也就这样的了。

    楼姑姑倒没多气愤,对外人她不会生气,只有对自己人才会怒其不争。

    而且她也很想知道,侄女的学生到底有多大的才气。

    “小友看来对答不上老身的题目,耿耿于怀。也好,我问一下我们的学子,看她们有没有兴趣教教你们。”

    这话说的委实不太可气,下面在座的楼先生拂拂额,姑姑还是这样的心直口快。

    楼姑姑面向霜落三人,脸色和缓了一些:“女娃娃们,你们谁能解我提出的上联?”

    为了勾起她们的回忆,楼姑姑又扬声念了一遍:“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梓倩和连莲同时看向霜落,对对子和作诗不同,霜落最有底气。

    霜落笑着站起身,她不能堕了天凌女学的名头,更不能抹了楼姑姑的面子。

    “回先生,学生有下联。只是不知先生想要写实一点还是工整一点的?”

    楼姑姑脸上带了笑,这小姑娘很入她的眼,美丽张扬的一点都不讨人厌。

    “哦,此话何讲?”

    霜落清脆的回道:“工整一点,就是值得推敲,和上联更达意一些。写实一点嘛,就是那现在这场景说话。”

    楼姑姑哈哈一笑:“那老身还是听写实的。毕竟工整的,老身实在是听了太多。”

    “是。”霜落福福身,这才落落大方的站直身体,说出自己第一时间就对出来的下联:“赛诗台,赛诗才,赛诗台上赛诗才,诗台绝世,诗才绝世。”

    楼姑姑大叫一声:“好一个诗才绝世!女娃娃甚妙,老身喜欢这个写实的下联。”

    “谢先生。”霜落款款坐下,妙目看向对面北御,发现三个女孩子已经站起身,准备偷溜了。

    山长这时笑眯眯的上前来:“当真是很精彩,女学先生教出来的弟子,老夫佩服。女娃娃,适才这些对句,老夫可否拓下来,用来教学?”

    霜落有些不好意思,这实在是太高看她了:“山长,您是在说笑吗。”

    萧停云在下面垂眸浅笑,第一次见霜落如此无措,山长实在是太坏了,自己是不是要为霜落出一下气?

    山长正色:“不不,是真心的,我会与楼先生商议一下的。”

    霜落恢复了恬淡的笑脸,您老开心就好。

    随着山长宣布第四项比试天凌胜,霜落三人悄然下了场。她们三个俨然成了全场的焦点。

    萧停云起身迎接她,霜落冲他微微一笑,走向为她留的座位。而梓倩咬唇掩饰自己的高兴,也坐回了原来的位子,大哥与姚天祁中间。连莲去和秦胜蓝挨着,玉玑被萧琛赶了过来,嘟着嘴坐在楼明光身边。

    “真厉害,霜落经此一战,天凌女学可是扬名天下了。”萧琛赖在霜落右侧,还剩最后一项,他现在无事一身轻。

    霜落耸肩:“三殿下,你的口气若没有看热闹的嫌疑,我会很相信你的真心。”

    萧停云朗声大笑,看着萧琛吃瘪的样子,心里很爽。

    “你伤了我的心,霜落妹妹,本皇子本将心对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萧琛唱念俱佳的抹泪。

    一时间,天凌团队这边其乐融融。

    北御那边却是气压超低,赛金现在已经完全不想讲话了。五局比了四局,三败一平,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如今只能寄希望最后一战,能挽回些许颜面。

    最后的棋局是她找来的孤本残局,由蒙戈与桑桑一齐出战,兴许,会拿回一分,也说不定?

    ------题外话------

    今天字数不少吧,快夸我吧,啦啦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我就是这般美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